卷二 眼中人心为谁动  第八十五章 选择

章节字数:2990  更新时间:09-09-14 06: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修罗扶起,又在床头垫了个软枕,让她轻轻的靠好,修罗似乎很累,连做这些细微的动作都轻轻的喘着气。

    转头在这屋外扫视了一眼,怎么连个茶壶都没有,这样要怎么吃药呢?

    兰儿收回了已经探出门一大半的身子,不悦的看着我:“你在干什么?不是让你跟我来吗?”

    我望向她吩咐道:“这房内怎么连水都没有?你去弄点水过来。”

    “我说让你跟我过来你没听到吗?”

    她似乎有一丝被无视的恼怒,玉手一伸想过来拉我的手,我闪身一躲,靠着床头也有些不悦:“我没聋,也不傻。麒王是你的男人,要了解他你自个去就好了,我没空,更没兴趣。”

    说完迈出了门,这间小房子里没有水,那兰清阁里面总会有。飞快的跑到兰清阁取了水回来,从怀中掏出一粒褐色的药丸,递至修罗的唇边道:“吃下这颗药,会好受一些。”

    修罗感激的望了我一眼,却轻摇了摇头,紧闭的嘴唇,说什么也不张口。

    “你的记性似乎不太好,方才我就说过,没有王爷的允许,就算活活疼死,也不能自行疗伤。”兰儿的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嘲讽,仿佛在嘲笑我的天真。

    我放下杯子,绷着脸望向她:“我说兰主子,你就不能闭上你那张美丽诱人的小嘴吗?”

    听到这话,她美目一瞪,面含怒意:“你敢叫我闭嘴?”

    懒得与她做无谓的争执,我起身往门外走去:“好好照看着她,我去请那尊阎罗。”

    解铃还需系铃人,既然修罗唯凌麒月的命令是从,那就只好让凌麒月来让她吃药。

    只是兰儿的话让我有一丝的困惑,她方才说,凌麒月将修罗打成重伤是因为修罗没有保护好我的缘故,回想起今晚他一些异于常人的举动,我终于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那也是我最担心的事情。

    一直以来,我都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感情,可是我无法控制别人的感情。不止是凌麒月,还有蓝摘星。他们待我如何,我心里清楚得很,就算一直刻意不去注视它,也不并代表它不存在。

    我一直都认为,情债是最难还的,它不能用金钱,也不能用这世上任何一样珍贵的东西,它所需要的,恰恰是我最不能给的。

    抬手欲敲门,门却从里面自己开了,正对上凌麒月平静的面容。

    “修罗快死了。”我站在门口轻声说。

    他面容平静,薄唇轻吐出两个字:“不救。”

    “当时是我让她来通知你的,你不能因为这个原因而将她打伤成那个样子!”我气愤难平。

    凌麒月不语,幽黑的眸子望着我良久,才嗤笑出声:“她会受到惩罚是因为没有完成任务,你该不会是认为因为你的缘故吧?”

    我一愣,也跟着嗤笑一声,跟凌麒月一样,也在笑自己。笑自己的自作多情。

    我笑着望向凌麒月道:“她会死吗?”

    他默了一会,终究还是回答了我:“不会。”

    “啪啪啪”,我使劲的朝他拍了拍手掌,清脆的巴掌声在这黑夜中格外的响亮,我赞叹道:“真不愧是麒王,赏罚分明,治下有方,实在令人心生钦佩。今夜倒是我唐突了,这天下间的不平事,我管得了一桩,还能管一辈子吗?修罗是你的人,你要赏或要罚,都不是我应该管的事情,我实在不该插手。告辞了!”

    “要下雨了,让下人给你拿把伞。”他的声音从风中传来,听在我耳中,清晰却也模糊。

    “用不着。”我拒绝了他的好意:“一把小小的雨伞,从来都不能让我遮风避雨。”

    站在门口抬头望了望天,天比之前更加的黑了,乌云密布,虽还未打雷,却是闪电先行,真有风雨欲来之势。

    狂风吹得衣袍哗哗的作响,我却爱极了这种感觉,这种风雨之前的天气,让我觉得别有一番韵味,尤其是在黑夜中,更让我觉得兴奋。

    直到豆大的雨滴迎风打下,这才觉得应该结束这场风中漫步,尽管使出了轻功,却还是让雨滴打湿了一角衣襟,我来到将军府的后院,准备偷偷溜进房中,先美美的洗个热水澡,换身衣服再去找蓝摘星。

    才刚刚跃上墙头,便瞧见院子中站着一道白色的身影,傲然挺拔,仿佛一株风雨中屹立不倒的苍天大树。

    靠着屋檐,我在墙头坐了下来,这么大的雨,他怎么也不回屋躲躲,却要在这院中淋雨呢?

    我目不转晴的盯着他的背影,他始终没有动过位置,我在墙头坐了多久,他就站了多久,全身都被雨淋得湿透,却仿佛毫无感觉一般。

    我终于忍不住了,跃下墙头,朝着他走去。他听到了脚步声,猛的回过头来,雨珠不断的顺着他光滑的额头流下,几缕黑发紧贴着白玉般的脸颊,他也不去拔弄一下,双眼定定的望着我,饱含浓浓情意。

    在这狂风暴雨之中,饶是再风华绝代的人也会稍显狼狈,蓝摘星的形象此刻就有这么一刻的狼狈。

    “怎么站在这里淋雨?”我伸手抹了一把额上的雨水,这雨下得还真是又猛又急。

    “等你。”他开了口,声音却异常的沙哑。

    我拉着他的衣袖往房中走去:“我说过子时之前会回来的。”

    “我知道。”他随我拉着往房中走去。

    将他送至房门口,我替他开了门让他进去:“虽然我是你的丫环,但今晚怕是不能服侍你了,我换完衣服再来找你,你也洗个澡收拾一下吧。”

    回到房中换了身衣衫,再次推开蓝摘星的房门,却发现他依旧保持着与我分别时的那个姿势,连位置都未动过。湿透的白衫紧贴着肌肤,水滴顺着衣襟不住的往下滴,脚边的地板已经被雨水浸湿了一圈。

    我皱了皱眉头,向他走去:“怎么不换衣服?”

    “如果不用解毒,你今晚还会回来吗?”他双眼紧盯着我,并未回答我的问题。

    我哑然,这个问题我从未考虑过,如果我真的不需要蓝摘星替我解毒,也许真的不会再踏足将军府。

    看到我的沉默,他苦笑一声:“你不会回来,对不对?”

    是的,我不会回来。

    这是我内心最真实的回答,但我却不能说出口,因为此刻的蓝摘星让我觉得,要对他说出这种话是件很残忍的事情。

    他见我不再说话,缓缓垂下了头,像是在沉思着什么,半响后,再次抬首,唇角带着一抹温和的笑意,话语也变得格外的温柔:“没关系,你若不回来,我便去找你,不管是上天还是入地,我总会找到你的。”

    说完他径直往床上走去,坐好后拍了拍床沿道:“还不快过来?”

    “你要不要先换下湿衣衫?这样会着凉的。”

    他摇了摇头:“不用,时辰快到了,疗完伤再换也不迟。”

    我勉强的笑笑,也上了床。

    蓝摘星的内力进入我经脉的一瞬间,浑身的暖意让我突然间想起了凌麒月的话,那个付出了一切却又什么都得不到的人,会是蓝摘星吗?

    如果是他,他付了什么呢?

    如果不是他,那么又是谁肯为我付出一切呢?

    蓝摘星收了掌,我回身深深凝望了他许久,起身下床,走到门槛边坐下。他也跟来,轻轻的坐在我身边。

    夏日的骤雨总是来得也去得快,此刻雨势渐止,月色如洗,深蓝的天空一片透明澄净。

    我凝望着那轮明月好一会,不知是在问他还是在问我自己:“得到了再失去和从未得到,你觉得哪个更残忍?”

    “尝过了美好再失去固然痛苦,但比起从未尝过,懵懂不知却要幸福得多。”他似是思考了一会,这才给出我回答。

    “那你呢?如果让你选择,你会选哪样?”我认真的看着他。

    他几乎是毫不迟疑的回答:“我两样都不会选,我所想所要的会不顾一切的将它留住,既然得到,就不会让它有机会失去。”

    我浅浅一笑,再度望向浩瀚夜空:“决心是好的,但是世事往往不如人愿,有些事,是你强求也无用的。”

    “人生在世,总要求一些什么,总有一些事,一些人会放不下。如若毫无追求,岂不是白来这世上走一趟?”

    我点了点头,对他话表示赞同:“是啊,总有一些人会放不下。”

    他抬手拔了拔额头的湿发,笑道:“你今夜似乎感触颇多。”

    我也笑着望向他:“你还未回答我的问题,若是两者定要选其中,你会选哪个?”

    “你真固执。”他失声笑道:“若真要选,我宁愿抱着甜蜜的回忆,也不愿面对空白的人生。“

    我轻轻的拉过他的手,笑得温柔:“这可是你自己选的。”

    他神色似有一僵,反手紧紧将我手指抓在手心:“是我选的。”

    我抽回了手,起了身,将他往房中推:“换好衣裳后,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