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眼中人心为谁动  第八十八章 离开

章节字数:2885  更新时间:09-09-18 21: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蓝摘星说完这番话,将缰绳塞到我手中,头也不回的投入茫茫夜色中。

    我站在原地静默,直到那道白色的身影消失在天地之中,这才松开手中的缰绳,轻轻的摸了摸飞扬的头:“去吧,去找你的主人吧。”

    飞扬看了我一眼,那眼神中竟然充满了怜悯,真是好笑,一匹马看人的眼神中竟然会充满着情绪,我狠狠的朝马臀拍了一下,飞扬嘶叫一声,扬蹄朝着蓝摘星消失的方向奔去。

    唇角浮上一丝笑容,我慢慢的朝着原路返回,走得极慢,慢到沿路的一株细微的小花都能看得清楚,那花瓣上露珠滴落的一瞬间都能听得真切。

    可是为什么,我走得如此的缓慢,却仍听不到自己的心跳?

    --------------------

    芦苇荡西面的小树林中,一白一紫两条傲然身影相互对峙在天地间。

    白衫清朗俊雅,温润如玉,风姿卓越。

    紫衣慵懒华贵,邪恶如魔。妖娆魅惑。

    如果说白衫男人是美玉,淡淡的散发着清辉萤光,那紫衣男子就是毒,致命却又让人无法戒掉的毒。

    两人都死死的盯着对方,眼中毫不掩饰的流露着对彼此的仇视,却又为了各自的利益而不得不与相斗了十多年的死对头合作。

    这世间的事情往往就是这般的无奈,半点不由心。

    紫衣男子最先打破了沉默,唇边浮起一抹妖娆的笑意:“郡王真是好兴致,温香软玉在怀,怕是将仇恨都抛诸脑后了。”

    白衫男子不为他话语所动,回笑道:“麒王不也是好兴致么,深夜不在床上安睡,却来作这偷窥之事,难道那兰儿还不能满足王爷的需要么?”

    紫衣男子神情依旧慵懒,只是言语中含有隐隐的怒气:“本王的事不劳郡王操心,本王只是想提醒郡王,莫要忘了与本王的约定。

    白衫男子面色平静:“王爷也莫忘了与蓝某的约定。”

    紫衣男子闻言竟笑得开心:“你要的东西本王早已托河阳震天镖局送往天都,本来今日便可到,只是本王刚刚收到消息,震天镖局老镖头已于半夜被人发现横尸在城郊,东西不知所踪,一起失踪的还有镖局的少镖头王洛阳。”

    白衫男了听闻脸色一变:“如此重要的东西你竟敢托镖?”

    紫衣男了似有一丝幸灾乐祸:“押运东西自然是镖局的事,不托镖还做什么?”

    白衫男子冷哼一声:“如此不妥当的事可不是麒王会做的。”

    紫衣男子轻轻一笑,目光投向远方:“人总会做一些以前从来不做的事情,这点郡王应该比本王更清楚才是。”

    白衫男子像想了什么开心的事,也笑了:“蓝某一直都以为自己是个可怜之人,却不料今日才知,原来王爷比我更加的可怜。”

    凌麒月认为蓝摘星付出一切却得不到半分回报,是为可怜;

    蓝摘星认为凌麒月连心中所爱都不敢大胆追求,是为可怜;

    究竟,谁最可怜?

    紫衣男子但笑不语,蓦然间,远处传来清晰的马蹄声,白衫男子一听脸色微变:“夺镖之事就不劳王爷忧心,蓝某自会解决,至于王爷应允之事,也请遵守承诺。”

    紫衣男子纵身飞出,只留下一句话:“彼此彼此。”

    -----------------

    回到将军府,我径直回房收拾东西,蓝摘星的房中无半分动静,也许还未回来。

    其实没有什么好收拾的,除了这一身衣服,我能带走的东西一样都没有。可笑的是,就连身上这身衣服也是蓝摘星给的。

    自嘲的笑了一笑,转身走出了房门,却看见柳总管站在门口,神情复杂的望着我。

    我笑了笑,问道:“柳总管有我有事?”

    柳总管收敛面容道:“是将军找你,跟我来罢。”

    是柏广找我?

    我静静的跟在柳总管的后面,一路无语的来到了花园的一座精致亭子前。

    柏广一身随意的青袍端坐在亭间捧着书卷看得认真,卸下甲衣的他少了分威严,多了分和霭。

    我轻轻的上前,他看得专注,我也未出言打扰。

    直到我站了很久,久到脚后跟有些微微吃痛,他才从书中抬首,语气平顺的吩咐:“坐。”

    我依旧站着未动:“不需要,想必将军与我说的话也不长,听完我就走了。”

    他怔了一愣,放下书本,锐利的眼神从我脸上缓缓扫过:“既是如此,那我就长话短说了。”

    我点头聆听。

    “蓝儿喜欢你,这我知道,但你的意思如何?”

    听到这话我并不意外,我与柏广本无任何关联,唯一扯得上关系的,也只有蓝摘星而已。

    “郡王身份尊贵,我只是一个丫头,不敢高攀。”

    柏广紧紧的盯着我道:“既是如此,你就不该让蓝儿对你心存希望。”

    “我也是如此想,将军不必忧心,三天之后我便会离开。”

    “既要离开,就莫再停留。方才蓝儿让我转告于你,你的毒已彻底清除,不再需要他为你疗伤了。”

    听到这话我有一瞬间的愣神,既感到轻松,又觉得失落,这最后一丝的联系也断了,这是上天听到我的心声,要让我彻底的抽离吗?

    “我会让柳暗替你准备些盘缠,走了就别回来,再也不要见他了。”

    我摇头:“回不回来,见不见他都是我的事,将军没权利替我决定。”

    柏广的眼神愈发的锐利,声音也严厉的沉了下来:“你若敢再与他纠缠不清,我必杀了你,永绝后患。”

    恐吓我?我冷笑一声:“我若真死在将军手上,也只能怪自己学艺不精,绝不会从地狱回来找将军寻仇。”

    柏广鹰一样锋利的眼神像座大山般朝我压迫下来,我也毫不示弱的站直了身子,与他注目对视。

    我想做什么,想去哪里都只能由我自己决定,谁若想掌控我的生活,除非能将我变成一个木头人,不,就算我成了木头人,我也会全力反抗。

    柏广沉默注视了我良久,才转身继续坐在石凳上捧书阅读。

    该说的话都已说完,我连告辞都没有便转身离去。

    柳总管追出了府门,捧着一个小包袱道:“这是将军给你准备的盘缠,出门在外多有不便,你一个女子孤苦无依,还是拿着,也可维持些生计。”

    柳总管的关心让我有一丝感动,只是我有自己的原则,也有自己想维护的东西,更重要的是,我不愿拿柏广的钱。

    我摇头道:“多谢柳总管,这盘缠星儿不能收,还请柳总管代为还给将军,就说星儿心领了。”

    柳总管叹息着看了我一眼:“你何必呢,如此逞强最终吃亏的还是自己呀!”

    我笑了笑道:“自己做的选择,就算错了,吃亏也是应该的,怨不得别人。”

    柳总管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惋惜着进了府。

    我站在高大的将军府门口,却是犯了愁,该去哪里呢?

    正在蹰踟间,突然间被一个柔软的身子从后面抱住,我使劲的回过身,却对上一张泪眼婆挲的脸,繁儿委屈道:“星儿要走也不与繁儿告别,若不是刚刚遇到柳总管,繁儿岂不是就再也见不到星儿了?”

    我伸手替她抹了抹眼泪:“我也不想如此,只是走得太过匆忙,来不及与繁儿告别。”

    繁儿握住我的手道:“星儿要去哪里?”

    我茫然的摇了摇头:“不知道,还没有想到要去哪里。”

    繁儿的眼睛一亮:“星儿没有地方去,就去我家暂住吧!”

    繁儿真的是个热心的孩子,我还未答应,她早已破涕为笑,一边跟我说着让我在门口等她,一边跳起来向府内跑去。

    反正我暂时也没有地方可去,想想有个现成的落脚处也不错,便跟着繁儿来到了她的家中。

    繁儿姓周,父亲早亡,母亲是一个朴实贤惠的农家妇女,独自一人居住,这也是我会来的原因,清静。

    繁儿将我安置妥当后拉着我的手不舍道:“繁儿只跟柳总管告了一会儿的假,马上就要回去了。”

    看她这副不放心的样子,我忍不住笑出了声:“繁儿回去吧,我又不是三岁孩童,会照顾好自己的。再说,不是还有周大娘在吗,繁儿不用担心我。”

    繁儿这才放下心来,安心的离开。

    “繁儿。”我叫住了正欲出门的她。

    繁儿回过头,我笑了笑道:“繁儿就当今日没见过我,别告诉任何人我在这里。”

    繁儿一脸的不解:“谁都不能说吗?”

    “恩。”我点了点头:“柳总管或是你家少爷,除了你,不要让任何知道我的行踪。”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