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眼中人心为谁动  第八十九章 血人

章节字数:2718  更新时间:09-09-20 01: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知是否是昨天整夜未睡的缘故,繁儿走后,只觉得身心困倦,倒头便睡,这一睡,便睡了整整一天一夜,再次醒来,天边透着朦朦月光,一轮残月将落。

    屋子里静悄悄的,周大娘已经出门,在附近的大户人家帮着洗衣服维持生计,生活很是清苦,简陋的屋子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精神饱满的伸了个懒腰,将桌上周大娘留的饭菜一扫而光,本来打算烧点热水洗个澡,可惜那灶火硬是跟我作对一般,吹了老半天,直到一脸乌漆抹黑都没吹燃,只得放弃了这个想法,反正也要上街换件新衣裳的,不如就近找个客栈舒舒服服的洗个澡吧。

    三天没洗澡,若是在严寒的冬天还好,可是这七八月天里,这股酸臭味实在是难闻极了,连我自己都闻不下去,更莫说别人了。

    幸好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路上虽有早起的人,却是零零散散几个,我一路上靠着墙边走,倒也一路平顺。

    世上的事就是这么的不尽人意,你不招惹别人,并不代表别人不来招惹你。

    我只差快贴着墙角走了,却还是有冒失鬼迎头撞上。

    本能的用手一挡,指尖传来湿滑腻腻的感觉,我不悦的抬起头,正想看看是谁这么不长眼,顺便呵斥几句,却被眼前的情景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老天,我难得这么早出门,你却让我出门就见血?

    眼前这人分明已经血肉模糊,面容上沾满着黑色的血迹,完全看不出他长什么样子,身上的衣裳也被大量的血浸得已经看不出它本来的颜色,胸口处的衣裳已经被砍得破破烂烂,露出了里面黑红的血肉,他用仅剩的右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左腹处的伤口,左手却是被人齐肩削断,正汩汩的往外冒着鲜艳的血,而我的指尖正好死不死的按在了他左肩的断胳膊处,那湿滑温热的感觉正是不断争先恐后往外涌着的血。

    我吓得慌忙收回了指尖,在墙上蹭了几下,却蹭不掉手中的血迹。

    “救我。”他被我撞得瘫倒在墙上,无力的看了我一眼,用尽全身的力气吐出这两个字,身子缓缓的倒了下去。

    我连忙蹲下去拍打着他的脸:“你醒醒呀,喂,你快醒醒,别死在这里呀。”

    地上的人一动也不动,似乎刚才的那句“救我”已经耗费了他所有的精力,我顿感无奈,头皮一阵发麻,这个人断了胳膊,粗一估略,身上大大小上的伤绝对不下十处,最糟糕的是,他的血肉已经泛着黑,显然是中毒的迹象,救起来真的很麻烦。

    伸手到他鼻间探了探气息,虽然微弱,但总还是有的。无奈瞧了瞧自己身上,本来就有股气味,被他这么一撞,全身上下都沾满了血腥味,这副样子还怎么上街?

    算了算了,老天爷给我机会做好事,我哪好意思拒绝,再说呆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先将他弄回去再说,至于救不救得活,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伸手替他点上了穴道,暂时止住他的大量出血,费劲的将他扶了起来,幸好他不太重,虽然个子高,但是挺单薄,停停走走也被我给拖了回来。

    等我将他放到床上之时,自己也同他一样成了个血人。

    当务之急,是要赶快替他止血,不然他不毒发而亡,就会血尽而死。可是我身上并没有止血的药物,还是得去街上买。

    跑到周大娘的屋内,胡乱的翻了套衣服换上,朝着街上狂奔而去。

    街上的店铺都未开门,寻到了药铺的牌匾,撞开了门,也不顾睡意惺忪的掌柜一脸错愕的表情,自己到柜前抓了需要的药就跑,身后只远远传来回过神来的掌柜惊声的叫喊:“抓强盗……”

    当我再次回到屋内之时,他已经奄奄一息,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我赶紧将药物敷在他的伤口处,总算是将血给止住了。

    我扫了一眼他胸口的伤,从怀中掏出一颗定极丸给他服下,这毒不难治,身上的伤才是致命的,胸口那一剑,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要刺破心脏,也亏得他命大,才能坚持到现在。

    我想清理他腹上的伤口,他虽然昏迷,右手却紧紧的握住腹部,我用了很大的劲才将他的手扳开,却发现他腹上根本就没有伤口,他死死握住的,是藏在腹部的一块木头雕刻的饰品,虽然精致,却也被血水染得通红。

    赔上性命也要死死守护的东西,必定是极其珍贵,我将那块木雕小心的收好,包扎好他的伤口后,在院中熬上了药,便出了院门。

    方才去买药的时候,见到一路上都是拖曳的血迹,为免麻烦,还是尽早处理掉。

    一切收拾妥当,天也正好微亮,搬了条竹椅坐在院中,一边看着炉火上的药罐,一边发着呆。

    这人伤成这样,不是仇家寻仇,便是官府通辑,不管是哪一样,都是个麻烦的主,住在周大娘这里怕是会连累到她,待他醒过来还是让他走吧,或者替他寻个僻静之处养伤。

    他的伤虽重,小心调养却还是能养好的,我只是好奇究竟是谁这么狠毒,竟然将人伤得如此彻底,不如知道他醒来后是否能接受自己已经断臂的这个事实?

    仰头望着灰朦朦的天空,老天爷呀,你安排他遇上我,所以我就救了他。我如此的听话,你可一定要保佑顺利的找到凌麒月的母后,顺利的回到我的世界,再次的见到阿絮呀!

    思绪正游离着,忽然一阵异味传来,我猛然回过神来,糟了,药给烧干了!

    我猛的跳起来,跑到厨房舀了一瓢水全部泼在炉子里,炉中顿时传来滋滋的声音,同时一股白烟冒起,空气中弥漫着怪异的气味。

    我用手中的瓢拔了拔罐盖,果然给烧干了,索性将它丢在一旁,反正他这会也没醒,熬了药也没法喝,不如等他醒了再说。

    我又坐回了竹椅上,舒服的闭上了眼睛养神,也不怕有人闻到身上的异味了,更不怕被人看到我这脏乱的样子,这院子总共就只有两个人,里面的那个比我还脏呢,只有我嫌弃他的资格。

    上帝关上了一扇门,就会打开一扇窗。我闭上了眼睛,耳朵就变得异常的灵敏。

    轻而稳重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正慢慢的向这边靠近,只有一个人,脚步虽轻,落地却重,这是一个男人。

    是砍柴的樵夫?还是打猎的猎户?又或者是下田的长工?

    正在无聊的猜测间,耳边传进一声彬彬有礼的问候:“这位大娘,请问有没有看到一个身受重伤的年轻人?”

    周大娘回来了?我猛的睁开眼睛,四下打量,却发现院子里除了我,便只有院门口站着的一个文质彬彬的书生。

    那位书生见我睁开了眼睛,恭敬的行了个礼再次问道:“大娘,请问你有没有见到一个身受重伤的年轻人?”

    确定他确实是在跟我说话后,我眼睛都快瞪裂了,完全没有听进去他后面问的那句话,只是回荡着那句称呼,大娘?大娘?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虽然身上穿着周大娘的衣裳,头发又乱了点,脸上又因为生火而沾染上了炭黑,但怎么也不至于将我错认为是大娘吧?

    这书生的眼睛是长在哪里的?难道看不出我是个妙龄少女吗?

    书生见我只是看着他不吱声,笑了笑,一点眼力劲都没有道:“大娘莫怕,在下不是坏人。”

    我顿时间火冒得都快冲出青天了,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继续坐下闭目养神,漫不经心的问道:“是不是一个高高瘦瘦,受伤很严重的年轻人呀?”

    “大娘看到了?能否告知在下他在何处吗?”书生的语气中透着一丝兴奋。

    “当然可以。”我眼中放出淫荡的光芒,起身走到他面前,伸手快速的在脸上捏了一把,挤出一个猥琐的笑容,将声音压得极暖昧道:“大娘我最喜欢像你这种水嫩的公子了,只要你答应陪大娘一晚,将大娘伺候舒畅了,大娘我就告诉你他在何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