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眼中人心为谁动  第九十章 软禁

章节字数:3143  更新时间:09-09-20 23: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书生闻言竟然没有我想像中的恼怒,反而推了门进来,两只手一边拉扯着开始解自己的腰带,一边抬起头看向我:“大娘说话可算话,只要在下将大娘伺候舒坦了,大娘可得将那人的下落告知在下。”

    我被他的动作吓得一愣神,天啦,我这运气也太好吧,早上才刚救下一个半死不活的人,这会又来一个自动献身的人?

    等我反应过来,那书生已将腰带解开扔在地上,开始神色坦然的脱起上衣来。

    真是高手呀!我算是知道了,这书生要么就是看破我的心思,索性来个反客为主,要么就是个披着和善外皮的淫贼,而且还是一个饥不择食,老少通吃的没品之人。

    我索性坐回竹椅上,好整以暇的冷眼旁观,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样来,不就是脱个小衣,露个小腹吗?姑奶奶我还受得住。

    书生脱完了上衣,露出了精壮的上身,朝我走来,脸上挂着和善的笑意道:“在下已经脱下了上衣,不知大娘是否满意?或者,大娘喜欢在下一丝不挂?

    他说着,又要伸手去脱裤子,我连忙出声:“慢!”

    他的手放在裤边上,一脸趣味的看着我。

    我也一脸趣味的盯着他道:“既然是你伺候大娘,那是否应该按照大娘我的意思来呢?”

    从他无耻而不自知的表情,我已经可以肯定,他绝对是在调侃我,我们离得这么近,他十有八九也已知晓我在戏弄他,他想用这种方法逼我自动投降,门都没有,姑奶奶就陪你玩这么一场,看谁先败下阵来。

    他点了点头,手仍然紧贴着裤沿,似乎只待我一声令下,便放狼出山。

    我满意的笑了,笑得狡猾,笑得邪恶。

    我连声嘱咐他在这里等着,拾起他扔在地上的上衣,蹬蹬的跑到灶房后,捏着鼻子,用他的衣衫包住桶柄,晃晃悠的提着一桶潲水回到了院中。

    书生一脸不解的望着我,我将那桶潲水往他面前一放,指着里面散发着酸臭气味的烂菜馊饭道:“大娘我有个特别的嗜好,只有在这种酸臭味中才能尽兴,你先用这个洗个澡,余下的节目咱们再慢慢的商讨。”

    说完还用力的在空气中嗅了嗅,强忍住胃中欲吐的冲动,闭目陶醉道:“多美好的味道,好久没有年轻人肯这么顺着大娘我的性子伺候我了。”

    睁开眼睛,只见书生站在原地一脸嫌恶的望着我,迟迟不动作。

    我杏眼一瞪,呵斥道:“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

    说着,用手拽住他的胳膊将他往桶中按去,他死命的挣扎,一把甩掉我的手转身欲跑,我哪里肯依,又踩住了他的脚,压着他往桶里拉去。

    “你们……”

    正在拉扯间,忽闻一声带着惊慌的嗓音从门边传来,我与书生皆回头张望,只见繁儿瞪大了眼睛,一脸呆滞的站在门边,手直直的指向我和书生。

    我回头看向书生,心中暗叫不妙,糟了,这书生上半身裸露,看在他人眼中,只怕真以为我与他有什么暖昧关系,想到这里,我连忙朝繁儿摆手道:“繁儿别误会,我跟他……”

    手指了半天,却突然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好像怎么解释都不对,那书生看着我左右为难的表情,不禁拍掌笑了声来,冲着呆呆的繁儿道:“没错,就是你看到的那样。”

    我大为恼火,干脆不解释,趁他幸灾乐祸之时点了他的穴,书生似乎没想到我会有此一举,这下可笑不出来了,拍着的手掌还停在半空中,皱着眉头叫道:“快放开我!”

    “吵死了。”我叫囔着,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又伸手将他的哑穴给点了,把他扔在院中,拉着繁儿进了屋。

    繁儿一进屋看到床上的那个血人,又是惊声尖叫声来,我连忙捂住她的嘴,她瞪着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惊恐的望着我。

    我冲她笑笑,试图缓解她紧张的情绪,将声音放得缓慢柔和:“繁儿听我说,这个人是我早上碰到的,他伤得很重,我若不救他,他便只能死路一条,你说,我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而不救他吗?”

    繁儿睁着灵动的眸子摇了摇头。

    我松了一口气,慢慢的移开捂着她的手,繁儿果真没有再惊声,只是眼睛不敢去看床上的血人,却又好奇不住的瞟上一眼,又害怕得飞快移开视线。

    我看着繁儿的反应,眉头皱了皱,看繁儿的样子,是比较害怕的,这样我还如何让她来照顾这个血人呀?

    我再次对繁儿进行了思想改造:“繁儿你看,这个人伤得这么重,任何一点照料的不妥当,都有可能要了他的性命,你说好不容易将人救回来了,却因为照顾不当,而让他再次去见阎王,岂不是可惜吗?”

    繁儿点了点头,脸上流露出同情的神色。

    我抿了抿嘴,愁眉苦脸道:“可是我这笨手笨脚的,自己都照顾不好,又怎么去照顾别人呢?我真怕他会被我弄死呢。”

    繁儿总算是反应过来,两只眼睛扑闪扑闪的望着我道:“星儿是想让繁儿照顾他吗?”

    我眼中流露着渴望的光芒,猛的连连点头:“繁儿这么细心,有繁儿的照顾,不出数日他必然会痊愈的。”

    “可是……”繁儿一脸的为难,心中可怜着他,却又被他的样子给吓住。

    我明白繁儿在害怕什么,再次动用柔情攻势:“繁儿莫怕,只要将身上的衣衫给换了,他还是同常人无异的,你看他,失去了一只手臂多可怜呀,我们应该关心他才是。”

    繁儿动了动容,又看了一眼床上的血人,咬了咬牙道:“那繁儿就照顾他吧。”

    我拍了拍繁儿的肩膀,欣喜道:“那繁儿就去柳总管那里辞了工吧,工钱我开双份给你,繁儿快去快回吧。”

    繁儿听到我让她辞工,一脸的犹豫,我赶紧开口:“告假也行,他现在极需人照料,至少要有一个月的时间身子才能好转,繁儿若再犹豫,他便多一分性命之忧。”

    繁儿终于下定决心的点了点头,我将她送到门外,看着她急匆匆的离去后,这才转身看着院子里的书生,该怎么收拾他呢?

    我走到他面前,朝他甜美一笑:“院子离房门好近的,方才我们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吧?”

    他动了动嘴,眼睛飞快的眨着。

    我更加开心了,靠近他的耳畔,轻呵了一口气:“你知道如果一个人发现了他不该知道的秘密,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罚吗?”

    他瞪大了眼睛,嘴唇大张,将眼睛眨得更快了。

    我咧嘴大笑:“说不出话的感觉很难受吧?想说吗?”

    他的眉头紧紧的皱起,使劲的眨了两下眼,向我示意他有话要说。

    我冷哼一声:“你的话,本姑娘一个字也不想听。”

    随手中怀中掏出一堆小纸包,认真的筛选了一会,捏出一粒黄豆大的小药丸,捏起他的下巴,直接从喉咙给灌了下去。

    他惊恐的望着我,我朝他眨了眨眼,伸手解了他的哑穴。

    “你给我吃的什么?”他有些咬牙切齿。

    “哦,没什么。”我说得轻松无比:“只是一些会让你暂时全身无力,连个三岁孩童都打不过的药物而已。”

    他愤然:“你竟然敢给我吃软筋散?”

    “软筋散是什么?”我偏头问道:“这个可不叫软筋散,是我前些日子刚研制出来的,还未取名呢。”

    “你究竟是谁?”他已经冷静下来,冷冷的盯着我。

    “我是谁你没必要知道,你是谁我也不感兴趣。”我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恶狠狠道:“你听着,从现在起,直到里面的那个人离开为止,你都会被我软禁,在此期间,你最好乖乖的,否则,有你好果子吃。”

    这书生摆明是来找里面那个血人的,不管他是什么目的,放了他一定是个麻烦,我懒得动得那么的心思去对付他,索性快刀斩乱麻,直接关着他就省事了。

    ------------------------

    城郊,曲阳酒馆

    此时已近午时,曲阳酒馆却是大门紧闭,连馆外挂着的旌旗也受到了这安静的气氛感染,呆呆的立在杆头停止了飘动,

    白衣飘飘的少年静静的站在院中的大树下,望着手中的一片叶子出着神,好看的眉头紧皱,似有万千解不开的愁苦。

    门吱呀一声开了,少年寻声望去,只见一个身披红衣,面部表情冷峻的男子急急而来,向着少年摇了摇头。

    少年修指一收,那片叶子便打着转儿的落到了地上。

    “横刀早上说发现了血迹,追寻而去便一直没了踪影,是否出了什么事?”月杀担忧的问道,横刀做事一向谨慎,像今日这种毫无交待便失踪的事还从未发生过,难怪他会担心他的安全。

    蓝摘星信步至大树前,又接了一片绿叶放在手中细细摩挲道:“不用管横刀,飞羽那里查探出什么消息了吗?”

    月杀低头道:“飞羽查到王鹏与其子王洛阳在护镖的途中,曾在铁石镇停留过整整一日,也许可以从那里查出些端倪来。”

    蓝摘星沉思一会,俊朗的面上隐现一丝狠戾,沉声吩咐道:“让飞羽多派些人手去铁石镇查探消息,一旦寻着东西,不惜任何代价也要拿到手,若有人阻拦,一律杀无赦。”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