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眼中人心为谁动  第九十一章 帮我

章节字数:2711  更新时间:09-09-21 22: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许是担心着血人的伤势,繁儿回来得极快。在她回来之前,我已经将书生的穴道解开,拖着他进了房。

    正愁着找不到人替他换衣裳,这下可好,来了个现成做事的,而且毫无反抗之力任人柔虐,真是快哉!

    嘱咐完一切事宜后,我这才开始向着街上出发,血人的衣服最少得置两套,还有书生的上衣也被我拿去沾了潲水,也得备一套,自己说什么也得准备两套,繁儿身上没有多少银子,那穷酸书生搜遍了全身也没翻出一个铜板,真是个穷鬼,还是得自食其力。

    天都的街头有一点好,繁华,一个地方一旦繁华,自然也就人来人往。前世今生十几年来练就的眼神让我一眼就能看出,谁有钱,谁没钱。在街上左右来回钻了一下,手上便多了一包鼓鼓的银子,寻了个客栈舒服的洗了个澡,将自己收拾妥当后这才提着衣裳回家。

    远远的就看见繁儿在院门口张望,一见到我,立刻小跑上前来,纯真的脸蛋上满布委屈:“那个书生不肯替他擦身子,我…我……”

    我一听就明白了,繁儿是个单纯的女孩,准是那书生咽不下这口气,不但拒绝替血人清理,而且还说了一些难听的话,不然繁儿不会气得脸都红了。

    真过份,欺负小女孩算个什么劲呀,有本事冲我来。

    我跨进房门,这小子正在悠哉的坐在房中唯一的一条竹椅上摇头晃脑的假寐,我冷笑一声:“还有精神晃脑,看来我的药份量下少了。”

    他闻言连眼睛都未睁开,只是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我走到水盆边拧起湿毛巾丢到他身上:“去把他身子给擦干净,换上套干净的衣裳。”

    他仿佛没有听到我说的话,将我当作透明的空气一般无视。

    我伸出腿就是一脚踹过去,他猝不及防,再加上全身无力,被我一下子踹到了地上,这才睁开了眼睛,惊怒的看着我。

    我朝他甜美一笑道:“恨我吧?恨不得杀了我是吧?”

    他两眼喷火的看着我,那样子,让我再一次庆幸自己将给他服用了软筋散,否则就他现在的样子,一定会把我生吞活剥掉。

    他越发怒,我就越高兴,我走到他面前慢慢的蹲下道:“恨我就要好好的听话,乖乖的做事,这样才能活下来,才有机会找我报仇呀。”

    他的面容有一丝的松懈,似乎是在考虑我话中的真假,我慢慢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纸包在他眼前晃了晃,笑得无害:“还是你真的很想试一试我这包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药?”

    他的脸色已经由红转为黑了,从牙缝里狠狠的挤出两个字来:“我做。”

    我满意的笑了,起身唤了繁儿进来,将衣裳搁在床头便到院中等候。

    繁儿去灶房熬药了,我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这才推门进去。书生正在净手,看到我进来,怨恨的看了我一眼,我不理他,走至床前,床上的人已经换上一套新衣衫,伸手轻轻翻了开来查看,身上的伤口已经包扎好了,解药早已给他服过,又摸了摸他的额头,并无发烧的迹象,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条命总算是留下来了。

    接下来就只是等着他醒来了,我瞥了又坐回竹椅上的书生一眼,他正在微微的喘着气,没想到这药竟然这么厉害,才做了这么点事竟让他累得不行了,看来以后要慎用了。

    “你叫什么名字?”

    “横刀。”他不情不愿的回答,这是个聪明人,虽然心有不甘,但仍记着我说的话,好歹也及时的回答了。

    “横刀,好好看着他,有任何事情马上通知我。”

    我说完这句话,又到灶房去告知繁儿一声,拖着条竹椅便往院外的路旁走去。

    繁儿气喘吁吁的追了上来道:“星儿又要去哪里?”

    我提着椅子道:“我看这边风景挺好,想坐在这里休息一会,繁儿别管我了,快回去吧,有事再来这里找我。”

    繁儿嘱咐了一声莫坐太久,便乖巧的回去看着药罐了,我寻了块干净的地,将竹椅放在树荫下坐了起来。

    心里总有些不安的情绪,总觉得有什么漏掉的地方,直觉告诉我,今天所捡的这个人一定是个大麻烦,虽然血迹已经清理掉,但匆忙之中,难免不会有遗漏之处,这书生不就寻来了吗?

    若我单身一人倒还好,可是还有繁儿与周大娘,我定不能连累她们,还是守在路旁较安心,若无事便好,要真有人寻来,也能争取时间好想个对策。

    正值八月,渐入秋,日头也不太毒,坐在这树荫下,还有一丝清风吹来,催人入睡。

    仰望着头顶的悠悠碧空,游动的朵朵白云,正昏昏欲睡之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我猛然睁眼一看,只看繁儿正从道路的尽头一阵急跑而来,我连忙迎了上去,繁儿跑得脸蛋红红,口中不断的喘着粗气:“醒……醒了……他……”

    血人醒了?

    我话还没听完拔腿便往房中跑去,刚跨进房门,只见横刀有气无力的瘫坐在床边,两只手拼命的按在血人的身上,想要阻止他的动作,那血人此刻正扭动着身躯挣扎着想要爬下床来,我连忙奔至床边大吼一声:“想死吗你?给我躺好!”

    血人的脸色苍白如纸,听到我的吼声停止了挣扎,看着我的眼中含着无尽的悲痛,口中呜呜道:“我要走,让我走。”

    他的声音沙哑得仿佛完好的嗓子被人在上面砍了一刀,又用火烧过一般,我连忙从桌边倒了杯水喂他喝下。

    “你既然求我救你,必然有非活下去不可的理由,你现在的这个样子,连这个房门都出不了,又还能做什么呢?听我的话,天大的事都暂时放一边,好好的养伤,伤好了,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

    他听了我的话,眼中含着泪水,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蓦然间,仿佛想起什么似的,用没断的右手在腹处慌乱的摸着。

    “你在找这个吗?”我举起那个木制雕饰问道。

    他看到我手中的东西,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右手微微的抬起,朝我伸来。我将那木制雕刻放在他手中,他紧紧的护在胸前,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就在我以为他累得睡过去之时,他突然间将眼一睁,哀求的看着我。

    “你又有事要求我?”我探寻的问道。

    他将手中木制雕刻缓缓朝我递来,沙哑的嗓子艰难的吐出两个字:“帮我。”

    我迟疑的看着他,并不伸手去接那木制雕刻,谁知道他惹的是什么事情,才刚救了他,就有一个横刀找上门来,若是再帮他,指不定又有什么更大的麻烦在等着我。

    我实在是不愿意去淌这趟浑水,只盼他伤好一些后,快些将他转移了事才好。想到这里,我朝他摇了摇头道:“别求我,也别跟我说什么,救你已经是我的极限了,我不会帮你,也不想知道你的事,有什么事等你伤好后自己再去办吧。”

    他使劲的摇头,眼中的伤痛更甚,用尽全身的力气翻了个身,一下子从床上跌落了下来,身上的伤口重重的碰撞到地上,鲜血立马从白纱中渗了出来,他疼得额上冷汗直流,却还是紧紧的咬着牙不吭一声,双膝跪地,用残余的右手狠狠的撑在地上,想支撑起自己的身子,却终因伤势过重而倒在了地上。

    横刀坐在床头焦急的看着,也是有心无力,只得将希望寄托于我。

    “别看着我,救了他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我没有义务要帮他做什么,也不想帮他做什么。”

    我冷冷的看着在地上想要站起来的血人,心中一阵恼火,他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我也有啊,我去帮他,那谁来帮我呢?难道救人就一定要救到底吗?我救了他,就应该要替他解决困难吗?

    看到我要离开,血人的眼中流露出一阵绝望,声音也因为悲愤而变得异常的难听:“难道我父子二人就要因为一块三瓣花玉而毁了几十年的声誉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