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眼中人心为谁动  第九十二章 受托

章节字数:2785  更新时间:09-09-22 23: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说什么?”我激动得一个箭步直冲到他面前,死死的扣住他的肩膀焦急的问道:“你说三瓣花玉?是这样子的玉吗?”

    我用因为激动而微颤的手指在地上草草的画出了一个三瓣花的图形,殷切的望着他问道:“是吗?”

    他面露异色,嗫嚅着嘴唇轻呼道:“姑娘为何会知道?”

    原来是真的!

    听到他的话,我浑身一震,这个世上真的有三瓣花玉的存在!

    那块与我身上的胎记一模一样的玉,那块将我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玉,它必然与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想到这里,我转头紧紧的盯着他,声音也不自主的尖厉起来:“玉在哪里?”

    他怔了一怔,未曾言语泪先流,神情也悲痛起来,喃喃道:“这正是我想求姑娘之事。”

    我赶忙招呼着横刀过来,一起将他给扶到了床上:“躺好,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给我听。”

    他敛了敛神情,静默了一会,这才咽着干枯的嗓子将事情娓娓道来。

    血人名叫王洛阳,是河阳震天镖局总镖头王鹏之子,日前,有一神秘人以万两黄金前来托镖,这托镖之物正是三瓣花玉,总镖头王鹏见酬金丰厚,便接下了这趟镖,并亲自押运,王洛阳也跟着父亲前往。

    岂料刚出了河阳城,便遭到了各路人马劫镖。王鹏心中奇怪,便抓了个贼人审问,这才知晓,原来江湖已传出风声,说震天镖局此次运押之物乃是传说中打开三国先祖当年平定天下之时,共同设立绝世宝藏的钥匙。

    天下间早有传言,得宝藏者得天下,若是朝廷中人则会君临天下,若是江湖中人,则能号令江湖。只因为一直以来谁都没有见过这三瓣花玉,所以百年来,关于宝藏的消息也渐渐的沉淀了下来。

    眼下,这三瓣花现世的消息传出,犹如在平静的湖水中扔下一颗巨大的石块一般,江湖朝廷,各怀鬼胎,各路人马都对此虎视眈眈,蠢蠢欲动。所以王鹏一路上才会遇到这么多的袭击。

    王鹏听后,犹如被人泼了一盆冰水一般,顿时从头凉到脚,悔不该接这趟镖,这万两黄金,只怕他是有命拿无命花。

    震天镖局是王鹏年轻时凭着一腔热血所创立,一直以来在江湖就是靠信誉立足,虽然心里明知道这趟押镖之路便是黄泉之路,但江湖中人讲的就是一个信字,要么就不接,接了,就不能退,就算死,也不能坏了江湖的规矩。

    人在江湖混,生死早就置之度外,王鹏怕只怕,就算是赔上了全镖局的性命,也无法保住这趟镖,震天镖局几十年的信誉即将毁于一旦,王鹏心中万般悲痛,为了平安将镖物送到,他想出了一个主意,镖队行至铁石镇之时,王鹏将三瓣花玉托付给隐居的铁石镇的生死之交手中,自己则带领着镖队继续前行,引开众人的视线,待到天都之后,再与受镖之人相伴,另行折回取镖。

    王洛阳与其父一路上与各路人马厮杀,快到天都之时,三十人的镖队仅剩下父子二人,其余全部被杀,好不凄惨。但毕竟镖是保住了,王鹏的心中还是比较欣慰,只要进了天都,这算趟镖也算是顺利的完成了,岂料到,事倏生变,两人行至天都郊外,被一个英俊冷漠的少年拦住了去路,那少年武功高强,一言不发,上来便伸出五指朝着王鹏的胸口抓去,王鹏竟连抵抗之力都没有,便让少年活生生的将心脏挖出而死。

    这一步之遥,王鹏终究只能遥遥相望,而永生无法跨越。

    王鹏临死前拼命的拉住少年,让王洛阳有机会逃走,那少年甩开王鹏,脚尖抄起地上的剑向王洛阳飞去,王洛阳凄励的惨叫一声,一条手臂就这样被他齐唰唰的削下,王洛阳虽已断臂,浑身是伤,却还是硬撑着从少年的魔爪下奋力逃生,只因为那个去铁石镇取镖的信物在他身上,他不能死,又或者说,他必须完成父亲的遗愿,顺利的将镖物交给受镖人后才可以死。

    王洛阳说到此处,面容掩不住的悲伤与悔恨,他在恨自己的无用,恨自己的鲁莽,若不是自己年轻气盛,不知天高地厚的擅自接下这趟镖,哪会连累父亲命丧黄泉,王家又岂会落到今天这种家破人亡地步?至此以后,江湖上便再也没有河阳震天镖局的名号了。

    荣华富贵与穷困潦倒往往只有一线之隔,他本想以死向九泉之下的父亲谢罪,却因任务未完成,就算死也没有脸面去见父亲,这才苟且偷生的活下来。

    王洛阳断断续续的将这一切事情道来,抬头望着我请求道:“洛阳已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知,还望姑娘能助洛阳一臂之力。”

    “你想让我替你去取玉,至于这取玉的信物,就是你身上的木制雕刻是吗?”我毫不怀疑的说,王洛阳说了这么说,意思是再明显不过了,只是恰巧,我也正有此意。

    他细微的点了点头道:“洛阳知道这样会将姑娘带入一场纷争之中,只是洛阳实在没有半分的法子可想,唯一可以仰望的人也只有姑娘了。”

    他说着说着,又是一阵悲从心来,眼眶也微微的泛着红。

    “好,我答应你,不过你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他抬头感激的望着我,有些激动的说:“姑娘如此仗义,莫说一个条件,就算是一百个条件洛阳也答应。”

    我笑道:“你听好了,你的命是我救的,在我没有答应你死之前,你绝不能擅自死,你可答应?”

    听王洛阳的意思,似乎是将玉送到后即要自尽以谢王家,其实这大可不必,押镖之人,过的就是刀口舔血的日子,干得就是脑袋拴在裤腰带的活,生与死早已看透。只是王洛阳觉得此事因自己而起,愧对父亲,所以才无脸活下去。

    他在绝望之中将如此重的事情托付于我,而我,必定不会如他所愿,我此去的目的,就是将那块玉抢到手,因为它对我来说,也同样的很重要。

    王洛阳受了如此重的伤,却因为责任未了,所以仍坚持着找人救援,可见此人的责任心很重,答应了的事必定会全力完成。我让他答应我的条件也是这个原因,既然我注定要辜负他的信任,那就让我保住他这条命,保住王家唯一的血脉吧,这样,也许我的心中会舒服一点。

    他毫不犹豫的点头:“只要姑娘能替洛阳完成心愿,洛阳这条命就是姑娘的,姑娘怎么说洛阳就怎么做!”

    我点点头,从他手中接过木制雕刻塞入怀中,又将繁儿叫进来嘱咐了她一些事情,便准备马上启程去铁石镇。

    “铁石镇此刻必定江湖各路人马云集,天下人都在找三瓣花玉,你一个人去太危险,还是带上我吧,也好有个照应。”说这话的是一直没有说话的横刀。

    我斜睨了他一眼,唇边勾起一丝若有所思的笑:“你也是为那三瓣花玉而来的吧。”

    我的语气很肯定,方才王洛阳讲故事的时候我也曾偷偷的观察他,当王洛阳讲到宝藏的时候,他的表情没有半分的变化,连一丝惊讶都没,可见他早就知晓宝藏之事,此次来也定是为了那三瓣花玉。

    他眼睛直看着我,没有否认。

    我朝他笑了笑:“带你太麻烦,我一个人省事。”

    我又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纸包递给繁儿吩咐道:“两天后给他再次服下,一定要看好他,千万别让他跑了,切记!”

    横刀想得天真,玉只有一块,带上他岂不是多了个敌人?这么傻的事情我又岂会做。

    “你认为这个小丫头看得住我吗?若是我的同伴寻来,这个屋里的人一个都活不了,你确定你要将我留下?”他适时的出口威胁。

    横刀的话提醒了我,若真他的同伴寻来,手无寸铁的繁儿与半死不活的王洛阳可就真的只能任人宰割了,这样我岂不是害了他们吗?

    “横刀,你是在提醒我要现在就将你杀人灭口,再毁尸灭迹吗?”

    “不。”他笑道:“我是想提醒你,一个知根知底的敌人要比一群未知的敌人安全得多,我可以先联手,待玉得手之后,再各凭本事,如何?”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