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眼中人心为谁动  第九十四章 拔剑

章节字数:2847  更新时间:09-09-26 13: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今天的黄昏比任何时候都要旖旎。

    今天的残阳比任何时候都要血艳。

    四野透着静谧,一种不合时宜的静谧,最起码,它不该在此刻的鸣阳小筑出现。

    越接近鸣阳小筑,就越觉得这里安静得过份,如果不是空气中弥漫的浓重血腥味,我几乎要以为,眼前这座四方的小院子只是一座普通的农家小院而已。

    才刚悄悄的爬上墙头,还未来得及探出头,便听闻里头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女子冷喝:“既然来了,就莫在外头鬼鬼崇崇的偷窥!”

    我心一凛,当下奇怪,我的轻功何时变得如此不济了?难道真的是悠闲的日子过久了,所以才会退步吗?

    罢了,既然已被发现,再躲下去也没意思,我抚了抚额边的一丝碎发,正准备现身之时,只听里面由远及近的传来一阵急促而整齐的脚步声,像是有不少人从正门那边蜂涌而至,我又将头低了下来,静静的凝听,脚步声响了好一会,行到院中央的时候停住,这时院中的气氛又开始僵硬起来,没有一个人说话,就连之前的那声冷喝也悄然无踪。

    又静静的等了好一会,才听见之前的那声娇丽冷喝响起:“朝廷与江湖向来素不相干,为何今日要来插手江湖中事?“

    这句话让我不由的打起了精神,朝廷中人?难道是凌麒月?没想到他已经权倾朝野,却还是敌不过这最高权位的诱惑,想要坐得更高。这下可好,我的敌手可是越来越多了。

    我悄悄的抬起头,眼睛往院中瞄去,本以为会看到一幅修罗地狱,横尸满地之图,毕竟刚刚这里才经历过一场恶战。却不料院中十分干净,之前战败的尸体已经被人拖了出去,黄土地上只留下了一团团腥红的血迹,提醒着残存下来的人生命的宝贵。

    尽管那么多人已经在此死于非命,院中仍是挤得满满的,那些从厮杀中拼过来的人,心中燃起了更高的希望,谁也不愿意在此刻放弃。

    我的视线一一的扫过去,院的正中间伫立着一名女子,黑发白衣,神态飞逸,英姿勃勃,她的后面伫立着一位左手拿刀的男子,正是与我分别不久的横刀,只是那刀上却是雪亮一片,连一丝血迹都寻不着,显然是还未履行它的使命。

    横刀的视线正随着白衣女子停驻到前方不远处一个身着月牙白锦衣的年轻男子身上,日落的最后一丝晚霞照在他年轻的脸庞,更显得英气勃勃,容光焕发。

    我的视线也随着移了过去,却大吃一惊。

    来人竟然是安念风?

    安念风在这个时候来,究竟是代表了谁?

    如若我没有在皇宫里见到了安念昔,我是不会对他产生任何动摇的,可是当时我代嫁之时的情景记得清清楚楚,安念风对安念昔的重视让我不得不怀疑,他极有可能为了亲爱的妹妹而受制于人,而这个威胁他的人,除了凌漫阳我不作第二人想。

    可是凌漫阳已经坐上了天溪国最尊贵荣耀的位置,他为何还要来多此一举呢?人的贪念真的这么无止无境吗?

    安念风微微一笑道:“姑娘此言差矣,白放鸣只是铁石镇一个普通的镇民,并非江湖中人,本官又岂能算是插手江湖之事呢?”

    说罢手一挥,身后排列整齐的官兵顿时分散开来,将这院子围了个水泄不通,安念风再次笑着解释道:“今早有人来衙门报官,说有人欲对铁石镇的镇民不利,求本官派人加以保护,只要不威胁到我天溪朝子民的安全,各位英雄豪杰要做什么,本官一概不插手。”

    安念风不愧是久经官场之人,这几句话说得是既合情又合理,让人无法反驳。

    白衣女子静静的看着他,还未开口,横刀一马当先的挥刀就朝安念风劈来,口中道:“那就让我先来了结你这个狗官!”

    安念风不慌不忙,只是在原地站着,眼看着那把雪亮的刀就要劈到了他身上,他却仍然不闪不躲,只是抬起左手随意一挥,横刀的刀便被他轻易给弹了出去,横刀后退几步,稳住了身形,眼中露出赞许之意:“没想到朝廷之人倒还有几个能上眼的。”

    白衣女子不满的轻叱一声:“横刀,莫忘了正事。”

    横刀嘿嘿一笑,收刀退了回去。

    安念风仍然笑着伫立在原地,白衣女子似乎根本没将他放在眼中,她的注意全放在了正前方那个一身红衣,长相甜美的女子,那女子面如白玉,颜若朝华,樱唇一抿,左颊隐现浅浅梨涡,十分的讨人喜爱。

    这分明是一个甜美可人的娇俏少女,可她是似如临大敌般的警惕望着,她心中明白,这才是她今天最大的敌人。

    我看到那红衣少女心中又是一惊,不免躲在墙头心中暗骂,凌麒月真是个王八蛋,修罗才刚让他打成重伤,伤势还未痊愈他就派她来夺玉,这不是要她的命吗?

    修罗此刻也紧绷着俏脸紧盯着白衣女子,修罗身边还站着一个妖艳姿媚的黑衣女子,面色冷然,如霜的眸子紧紧的盯着这院中唯一的一间屋子。

    那屋子虽然房门紧闭,却是重兵把守,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若有似无的飘了过来,看来白放鸣就在那屋子里面。

    这白放鸣也真是个人才,这满院子里的人为他拼得天昏地暗,杀得血流成河,而他却不摇不动,依旧还能安稳的呆在自己的屋内,丝毫不担心己身安全,让人不得不佩服他的淡定。

    众人都盯着那间屋子,却没有一个人敢擅自行动,这个时候,谁要敢擅动一步,一定会成为众矢之的,受到众人的围剿。

    气氛压抑得连空气都凝固了起来,大家都大眼瞪小眼的相互望着,我却在这头急了起来,安念风身后有成队的官兵,修罗也有帮手,白衣女子的身后也跟着一堆门人,甚至各种龙蛇混杂的小帮派都是成群结队的,只有我一个人势单力薄,若是再这么僵持下去,先不说抢玉,光是体力我就耗不起。

    “各位。”正在沉默间,一个一直在门边的年轻男子突然走出来道:“当务之急是要问出玉的下落,否则我等在此相互争斗只是白费力气。”

    我在这头猛的点头,这话说得太对了,光抢人有什么用,关键还是要知道玉的下落。人群中与我有同样想法的人亦不少,连修罗也点了点头,展开醉人的梨涡道:“木少庄主这话说得在理,就让我前去问这玉的下落吧。”说完,朝前出列了一步。

    我心中一阵爆笑,修罗呀修罗,你这话说得也太赤裸裸了吧,傻子都听得出你要干嘛,人家哪里会肯干。

    果不其然,看到修罗动了身形,那白衣女子也上前一步,二话不说就拔剑出鞘,直向修罗身后刺来,修罗听得耳边风声,闪身一躲,这一剑扑了个空,那白衣女子冷哼一声,及时收住剑势,身形极快的调转剑头,直扑修罗的要害而去,招式凌厉,手法狠毒,是置人于死地的打法。

    修罗反手拔剑,将一把长剑舞得银光闪闪,密不透风,暂时阻住了白衣女子的攻势,两人在院中你来我往,一白一红,在晚霞的照耀下,两道优美的身形在落日下恣意舞动,若不是两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杀气和不时刺目的剑芒,定会让人以为她们只是在翩翩起舞。

    众人都只是静静的呆在原地看着中间这一对打斗的人,谁也不出手,却又都紧紧的盯着别人,以防让人抢了先机。

    横刀一只眼睛盯着战况,另一只眼睛不时的扫视着院内的情况。与修罗同来的妖媚黑衣女子眸子阴寒,紧盯着院中所有人的一举一动,安念风仍是负手立于原地,面带笑容的看着院中两人热火朝天的生死打斗,仿佛在看着两个闹别扭的小女孩相互打闹一般。

    安念风此时的神情让我感到有些陌生,那是我从来都未从他脸上见过的,他虽然笑着,我却能感到那笑容下的无奈与苦涩。

    风哥哥,你究竟是为何而来?难道你真的对那块富有魔力的玉佩产生了欲望吗?

    ------------------------------------

    呼呼,真是没有想到,临到封推竟然卡壳了,呜呜……

    今天下午还有一章更

    请亲们继续支持莫莫吧

    收藏票票一个都不能少哦!*^_^*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