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眼中人心为谁动  第九十五章 问题

章节字数:3151  更新时间:09-09-26 23: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日头渐渐沉没,夜幕爬了上来。

    入秋之夜的凉风,总会让人感觉无端的萧瑟。

    一道身影从门边鬼魅般的溜过,偷偷的潜到那个妖媚的黑衣女子的身边,附耳小声说了几句,又恭敬退于身后,黑衣女子如霜的唇角噙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此时修罗与白衣女子已经过了百余招,黑幕中只听见两人兵器相碰时急切而又短促的脆耳声,两人功夫不相上下,难分仲伯。

    她们过招的时间越久,我就越担心,虽然修罗的面上看不出任何的端倪,但我却清楚的知道,她伤势未愈,定不能久撑。

    修罗显然也明白这一点,或者说可能她已经开始感觉到自己身子的异样,手上的招式不免急切起来。

    高手过招,必须全神贯注,一个小小的疏忽都有可能会致命。

    有时候,一个人会输给另一个人,完全是因为自乱阵脚,给敌人可乘之机。

    白衣女子身形加快,以剑击剑,借着强大的内力双手持剑直直的朝胸前刺去,顿时剑气四溢,令人眼花缭乱。我心中暗叫不妙,修罗的内力定还没恢复,若是拼内力,只怕会吃亏。

    果然,修罗的身子微微的摇晃了一下,剑尖一指,瞬时贴着地面划出一道难听的尖锐之声,虽然极力稳住身形,但已被白衣女子占了先机,待她抬首之际,白衣女子的剑尖已经杀气腾腾的直逼她喉间而来。

    我身子一动,正欲出手,却听闻“叮咚”的清脆一响,白衣女子的剑尖微微一偏,擦着修罗的青丝而过,黑衣女子疾速闪身上前,将修罗往身后一推,不带笑意的冷声道:“久闻逐月门飞天之羽剑法高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让魅影也来领教领教!”

    言未落身先动,魅影竟然赤手空拳的迎上了飞羽的利刃,飞羽立刻整姿挥剑,既然敌人自己迎上来,她又岂有退让之理?

    岂料魅影到了飞羽面前却不出招,只是不停的躲闪着,偶尔用青葱手指去挑拔飞羽的剑锋,却又在两者相触之时飞快的移开,脚步疾速的转换,只闪不打。

    众人看得是莫名其妙,一头雾水,魅影这是唱的哪出?

    飞羽一阵恼怒,蓦然间停下脚步,剑尖指向魅影喝道:“你如若不打,就给我闪一边去。”

    魅影依旧不愠不火,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魅影早说过要领教飞羽的高超剑法,飞羽莫急,魅影这就出招。”

    说话间,魅影欺身上前,以手作刀,朝飞羽迎头劈下。飞羽眼睛微微眯起,透着一股狠决之光,不守反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剑尖由下至上直刺魅影命门。魅影速收攻势一个急转身,避过锋利的剑尖,足下发劲,又远远的离开了飞羽身边。

    我观着院中的形势,心中也在猜测这魅影到底在搞什么?抢东西本就是个争分夺秒的活,比得就是看谁出手快,看谁占得先机。照魅影的这种打法,就是打到天亮也打不完呀。

    打到天亮?

    我心中突然一动,魅影难道是想拖时间吗?

    通常拖时间只有两个原因,一是趁机逃跑,二是等待援兵。

    第一条不用想都已经被否决了,那就只有第二条,等待援兵的到来,而这个援兵必定是比她们自己要更为强大的人。

    想到这里,我心头一颤,难道是……?

    打斗中的飞羽显然已反应过来,也察觉到不对劲,她一面纠缠住魅影,一面对着横刀喝道:“快抢人!”

    横刀握刀冲到门前,却被修罗掷剑挡住,踌躇间,修罗已飞身至前,阻住了他前行的势头。

    其余各派众人各怀鬼胎紧盯着两大门派的行动,修罗与横刀的开战无疑给了他们一个极好的信号,于是纷纷拔剑与自己身旁的各门各派拼杀起来。

    每个人都瞪着赤红的眼睛,恨不得将对方剥皮拆骨,他们只知道,多杀一个人,便少一个人争夺那通往权利财富之路的宝物,于是下手便狠毒不留情,小小的鸣阳小筑顿时刀光剑影,血肉横飞。

    凡事都皆有例外,在这鸣阳小筑也有一个例外,那便是安念风。

    尽管院中已经打得如同一锅乱粥,安念风仍是负手静静的笑望着,真如他所说的一般,只要不威胁到天溪百姓的性命,他绝对不插手,一派置身事外之态,他带来的官兵也静待原地,等候指示。

    这世上也许真的会有人心忧天下,心系百姓,但那绝对不会是此刻的安念风,一个看着血肉横飞的场景还能挂着冷漠微笑的人!

    透过杀戮的众人,我静静的凝视着他,风哥哥,你想做那得利的渔人,却有没有想过,还有人会做那精明的黄雀呢?

    不能再让他们打下去了,再打下去,等凌麒月一到,带走了白放鸣,我再要寻他就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打蛇打七寸,对于杀红了眼的人,想要让他们停下来,便只能挑他们最在乎的事情说。我凝神运气,用尽内力朝着院中喊道:“不要再打,玉在我这里。”

    这句话无疑是一个爆炸性的消息,能在最快的程度吸引众人的注意力。最先停下来的人是飞羽与魅影,锐利的眼神快速的扫过四周,寻找着发声之人。

    其余的众人也都陆陆续续的停了下来,我这才从墙头现身,一跃而下,小心的避开那些死尸,稳稳的落到了院中央。

    众人的目光放肆的打量着我,仿佛要把我看穿似的,我微微一笑,迎上他们的目光道:“不用再看,方才说话之人确实是我。”

    飞羽的手微微的动了动,身子轻微的向前倾了倾。修罗见了我微微诧异,却未出声与我说话,只是紧贴着横刀,以防他妄动。

    我接着开口道:“方才我说了谎话,我并没有玉,但是,我能让里面的人交出那块玉。”

    飞羽冷哼一声,唰的一声将剑尖指向我眉心道:“想用这种伎俩来抢人?”

    我用手指了指横刀,不急不慢道:“我有没有说谎,你可以问他。”

    飞羽回过头去望横刀,顿时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横刀的身上,横刀嘴角抽了抽,轻轻的点了点头道:“她说的是实话,她身上确实有王洛阳交给她的信物,这是我亲眼所见,有了那个信物,白放鸣必会将玉交给持物之人。”

    横刀将“必会交给持物之人”这几个字咬得极重,众人一听,眼光又齐唰唰的回到了我的身上。

    耳边一丝细微的风声传来,我伸出两指,反手一夹,一根细如青丝的银针瞬间被定格在指尖,眼中寒光一闪,手腕一翻,一根更细的银针从袖口疾速滑出,与指尖定格的银针重叠在一起,顺着来时的方向激射过去。

    只听人群中传来一声凄厉惨叫,一个尖下巴的中年男子顿时抱着头在地上剧烈而痛苦的翻滚,他的头被两只手紧紧的抱住,看不出他面上的表情,但是那惨烈而竭力的嚎叫,却让每个人的心头一阵发瘆。

    许久,男子的叫声渐渐的低了下去,滚动的身子也逐渐消停下来,像一瘫烂泥般的伏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有同伴大胆的上前一探鼻息,失声惊叫道:“他死了!”

    眸光徐徐的从在场的众人脸上扫过,我冷哼一声警告道:“若是再有人敢对我行这偷袭之事,下场必定比他惨千百倍!”

    我并不去看那倒地身亡的男人一眼,我知道,他此刻的模样一定可怕极了,因为我射向他的银针上淬了曲扭散。这种毒,只要射进皮肉立刻沿着血管进入到脑部,扭曲人的神筋,从而控制人的面部表情,死得快,也死得惨。

    我并不同情他,若不是他先存害人之心,我也不会心生反击之意,他射向我的银针上同样也含有剧毒,如不是我从小精于此道,也许此刻倒在地上痛苦不堪的那个人就是我。

    有了前车之鉴,众人不敢再有异动,只是紧紧的盯着我。

    我侧身缓缓走到修罗跟前,轻轻一笑,问道:“修罗,这玉你是势在必得吗?若是我与你抢,你会让给我吗?”

    修罗的嘴唇张了张,却没有说话,眸中涌现痛苦挣扎,良久,才抬首望向我,面上浮现愧疚之色。

    我顿时明了她的选择,她也只是听命行事而已,尽管心中饱含着对我的歉意,但仍然选择了为主子尽忠,我不能怪她,对于一个忠心的人,我没有理由去怪她,若真要怪,就只能怪我们不是同在一条路上。

    我默不作声的离开了她面前,缓缓的走向静静伫立的安念风。

    安念风的神色只在我出现之时变了一变,又立刻恢复如初,我走向他的时候,甚至不敢去抬头看他,安念风在我心中,是一个特殊的人,也许是因为他曾说过要当我的亲人,所以我对他总是存着一份异于常人的希望与亲近。

    正因为这样,我才更怕有一天会与他处在对立的立场,因为我明白,自己的胆子是何等的小,根本承受不了希望破裂之时的痛苦与失望。

    但是人生从来不由己控,该来的总要来,该面对的也总得面对。

    我在安念风的面前站定,缓缓的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轻轻的,忐忑不安的重复了一遍我的问题:“风哥哥,这玉你也是势在必得吗?若是我与你抢,你会让给我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