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眼中人心为谁动  第一百零三章 侵犯

章节字数:2782  更新时间:10-04-12 05: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奇耻大辱呀,我竟然让凌麒月给点住了?

    这个阴险的家伙,我就不该对他心软的,若不是看他堂堂一个王爷做个鱼也不容易,岂会如此轻易的就着了他的道?

    凌麒月点住我之后,将鱼从我鼻尖收回,坐到地上开始慢斯条理的挑起鱼刺来,他挑得极为认真,那些细微的鱼刺在他手指的灵巧拔动下纷纷弃械投降,而我,就跟一个雕塑一样的傻站在他面前,看着他做着挑鱼刺的表演。

    有人说过,男人认真的模样最迷人。虽然凌麒月此刻进行的是一项挑鱼刺的活动,但是如果你没有看到他手上动作,光看他脸上认真的神情,那微微垂下的眼帘,轻轻抿住的薄唇,会真的为他深深的着迷。

    当然,如果你还有看到他挑完刺后抬起头来朝我的邪魅一笑,会将之前的感觉通通推翻掉。

    凌麒月站起身来,将我的左手微微抬起,把那串着鱼刺的树枝握到我手中,左手紧捏着我的下巴,将嘴掰开,右手捏起一块鱼肉往我口中塞。

    我的下鄂被他捏住动弹不得,只得瞪着两只喷火的眼睛愤怒的看着他。

    他的唇角轻轻一勾,绽放出一个摄魂的笑,将鱼肉塞到我口中后,微微松了松钳住我下鄂的铁手,命令道:“咬。”

    我趁着他松手的一瞬间,将口中的鱼肉奋力向他吐去,口中大骂道:“凌麒月,你这个王八蛋,变态,强迫症狂……呜呜呜……”

    还没等我骂完,他的手又一次将我下鄂钳住,口中轻叹道:“还真是不听话。”

    右手又捏起一块鱼肉塞到我嘴里,平声道:“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做才能少受点苦,张嘴,咽。”

    人生最痛苦的事就是被人逼着吃一些不爱吃的东西,我当然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不过这头低得我有一些窝囊,还有一些委屈,人家都是痛并快乐着,而在我这里,痛的是我,快乐的就只有凌麒月了。

    索性要死,不如死得快一点。我张大了口,示意凌麒月将鱼肉大块大块的塞进来,然后再一口吞下,看着凌麒月脸上越来越满意的神情,我的怒火也相应的越烧越烈。

    终于最后一块鱼肉下肚,我已经满嘴流油了,愤怒的盯着他,这下可以解开我的穴道了吧?

    他拍了拍手,将刚刚喂鱼,现在沾满了鱼渍的手指轻轻的放在唇边吮了一口,低头认真思索了一会,这才自言自语道:“果然是淡了一点。”

    我牙齿都要咬碎了,狠狠的看着他道:“现在才说淡晚了点吧。”

    他并不理会我的怒火,仍旧紧皱着眉头思索,似乎在回味着余味,过了一会才开口像是询问着自己:“好像又不淡,不如再尝尝。”

    说完,用手轻轻的托住我的下巴,将脸迅速的压了下来,我只感觉到一个温热润滑的柔软在我的唇边迅速的绕上一圈,舔走了一些残留的鱼渍,他满意的咂巴着嘴,给自己的手艺下着定义:“真是越尝越好吃。”

    接着,又面带惋惜的为难道:“怎么办呢,我才尝到美味,可是都给你吃完了,不如就让我尝些残渍吧。”

    我被他紧紧的制住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唇又靠了过来,伸出红润的舌头在我的唇边轻轻的,仔细的一圈圈舔着,一阵酥酥痒痒的感觉传来,我又惊又气,却又无可奈何,只得用力的握紧拳手,将指关节捏得微微泛白。

    他将鱼渍悉数收进嘴中,末了,还在我的唇上轻轻的吮吸了一口,唇角勾一个满意的笑容,却又抬头看向我时僵在了脸上。

    “我的触碰就让你这么讨厌?”他的声音突然低沉了下来,神情也染上了阴郁。

    我闭着眼睛,将脸板得紧紧的,面无表情道:“难道你认为对一个女子做这种事情,她应该很愉悦的接受,并全力配合你吗?”

    我冷哼一声,嗤笑道:“如果王爷想要这样的效果,应该尽早回府才是,我相信无论是那个竹香夫人还是兰美人,又或者是王府内的任何一个小丫头,都会对王爷的这种行为感到受宠若惊的。”

    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我又紧接着道:“也许王爷今日正好兽性大发,赶回王府已是不及,又碰巧在你眼前有我这么个倒霉的替代品,所以也就将就的用着,男人的心思嘛,我也算是懂一些,今天算我倒霉,既然已经成了刀板上的鱼肉,那就只能任人宰割了,我就当今天是被狗咬了一口,只求王爷动作快点,千万别让我恶心太久。”

    我噼哩啪啦的说完这一大堆话,最后深吸了口气,神情肃穆,像是英勇就义般喊道:“来吧。”

    凌麒月半天没有动作,我心里也打起了小鼓,刚才灵机一动,记起了阿絮在某个夜晚连夜看完一本言情小说后,对着我发起了感慨,她说,男人都有一种征服欲,你越是强烈的反抗,他就越兴奋,不为别的,只为心中的那股男人的本能,所以你若是如死鱼一般的毫不反抗,男人就会对你失去了兴致。

    反正我现在也没有法子逃脱,就死马当活马医,试一试阿絮的那个法子,况且我刚刚又将他比喻成狗,依着凌麒月那高傲的性子,是断不能容许的,我只盼他恼修成怒的拂袖离去,或是怒火中烧的给我一掌,都比现在这种无力的挫败感与暖味要让我好受得多。

    他冷冷的盯了我半响,突然间又笑了,笑得极是妖娆,他紧搂住我的腰,俯首将头埋在我颈间道:“既然你当猪,那我做狗又有何不可?”

    脖间一股暖意传来,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觉察到一个湿滑的东西在脖间滑来滑去,偶而还夹杂着牙齿的厮咬,他灼热的气息喷到我的脖间,引发了我浑身的一阵颤抖,我就是再笨也知道他此刻在干什么。

    事情完全脱离我预料的方向,我不禁慌了手脚,颤抖着唇急冲冲的喊道:“凌麒月,要冷静,你千万要冷静,我错了,真的,我就是个臭嘴,你千万别把我的话放在心上,其实像你这种人中之龙会看上我,我应该感到荣幸才是,可是我非但不感恩戴德,反而不知好歹的骂你,真不是个东西,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大人有大量,千万别和我计较呀!”

    我信誓旦旦的保证着,说到最后,几乎快哭了,心里快后悔死了,早知道他今天这么的不正常,就不该说那些自以为是的话来刺激他的,给他啃几下又怎么样,起码可以舍小头护大头,现在可好,清白都要不保了……

    凌麒月真是一个硬心肠的人,我这么的哀求他,他依旧不为所动,只是认真的做着自己的事,火热的吻也开始从肩头往下移,指尖更是不安份的撩起紧贴在我身上的衣衫,往身体上抚去。

    我全身绷得紧紧的,死死的咬住嘴唇,不敢相信他来真的了,正不知所措间,肩头突然一阵凉意侵来,我倒吸一口冷气,肩头的衣物竟然被他扯下了,我急得冷汗直流,正准备不管不顾的破口大骂,他却又将衣物扯了上去,撤身抽离了我的颈间。

    我余悸未惊的松了一口气,却又在看向凌麒月的下一秒钟,将刚放下的心又重重的提了上来。

    凌麒月妖娆的脸上布满了微微的红晕,他朝我妩媚的一笑,右手伸到腰间,轻松的解开了自己的腰带往空中一抛,紫色的长袍顿时像一束没有抽离了丝带的鲜花一样松散了开来。

    他修长的指尖移到领口,轻松一扯,长袍顺势从他身上滑落,柔软的堆在了地上,

    凌麒月这次的笑容是真的让我感到危险了,我心中这才后知后觉的浮上了一丝害怕。

    以往的每次都是小打小闹,可是这次,他不再怜香惜玉,而是伸出了手指牢牢的拽住了我的衣领,狠狠的一扯,布料撕裂声就像是一道闪电一般劈到了我的心上。

    ------------------------

    今天是国庆节呢

    祝亲们国庆节快乐

    呃,莫莫参加了本月滴原创大赛

    亲们如果有橄榄枝滴话别忘了投莫莫一票哦

    偶潜水继续码字去了O(∩_∩)O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