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眼中人心为谁动  第一百零六章 交换

章节字数:2756  更新时间:09-10-03 17: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凌麒月神算子似的表情让我大感疑惑:“你怎么知道他今晚会来?”

    他不答反问,指着那条溪水对我说:“你知道这个地方叫什么吗?”

    我看着他探寻的问道:“难道这里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

    他微微一笑:“这条溪叫若兰溪,是当年欧阳若兰与先帝初次见面的地方,也是赠玉之地,身为云族的族长,他必定知道这件事,而且你身上的三瓣花玉只要一到这个地方,就会与云族族长产生天然的感应,所以他今晚一定会寻来。”

    我倒吸了一口气,跳起脚来骂道:“你这不是害我吗?怎么不早说?”

    站起身就要离开,凌麒月一把挡在我面前,将我按住道:“不急,等他来了再走也不迟。”

    “你是故意在这里等他来的?你究竟想干什么?”

    不管凌麒月想干什么,我的要求只有一个,就是要保住这块玉,可是一旦云族族长一到,这种机会几乎是微乎其微,我不确定凌麒月是否会出手帮我,或许我此刻也是他手中一颗棋子,一个掉入他陷阱中的猎物而已。

    凌麒月轻轻一笑,笑得极是邪恶:“我只是想看看,一个人究竟可以为另一个人牺牲到何种程度。”

    “这话是什么意思?”凌麒月的话让我有一些隐隐的不安,好像觉得要发生什么事情一样。

    “说起这个云族族长,你们也算是老相识了,或许他真会为了你而放弃这块玉也说不定,这可比你到处躲躲藏藏要好多了,难道你不愿意试一下吗?”

    “云族的族长究竟是谁?”会为了我而放弃这块玉,我心中隐隐有个答案,因为只有他才稍稍符合这个条件,但又不敢确定。

    他绽颜一笑:“就是爱美人不爱江山的安国郡王呀!”

    我心头一颤,果真是他,我抬头望向凌麒月问道:“如果他放弃这块玉,会有什么后果?”

    他唇角笑意加深:“死路一条,没有云族的依靠,他和他的家族会被我或是镜月国君所灭。”

    我浑身一震,爱美人不爱江山我只在故事里听过,现实中我压根就不相信会有这种人存在,更何况还要赔上自己还有整个家族的性命,蓝摘星定是不肯的。这天下的芳草这么多,只要得到了江山,何愁没有美女送上门?这个算盘,就是再傻的人都会打,那我要怎么做呢?

    “你不是说先帝嘱付你将玉交给云族族长吗?你将玉给我,岂不是有负先帝所托?”我突然间想起,凌麒月刚刚明明可以轻而易举的带着玉走掉,为何又要将它给我呢?

    为了这块玉,我似乎与我所熟悉的人都成了敌人,安念风是,修罗是,如今连蓝摘星都要与我站在对立的立场,唯一一个不是敌人的凌麒月却比敌人更加的可怕,难道我要回去就这么难吗?

    “我已经告知了他玉的地点,他要从你身上夺玉,是轻而易举之事,关键在于他愿不愿意。”凌麒月的语气似乎有一些幸灾乐祸的成份在里面。

    草丛中响起了微不可闻的悉悉嗦嗦声,似是有人穿过树林而来,凌麒月将火堆拔了拔,火焰烧得更烈了,只听见前方密林中一声轻喝:“前面有人。”

    凌麒月转过身子来冲我一笑,扑上前来用力将我压在了他身下,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被他扑倒在地,抬头正欲挣扎,余光瞥见密林中走出几个身影,领头的那个一身飘飘白衣,风华绝代。

    “原来是一对苟和的狗男女。”这是飞羽的声音。

    凌麒月没有抬头,只是右手轻轻一挥,只听啪的一声,飞羽的脸瞬间红肿了起来,他偏了偏头,望向蓝摘星笑道:“蓝门主,你的属下若再出言不逊,本王不介意替你清理门户。”

    紧接着从我身上爬起来,左手将我拉起,牢牢的搂在腰间,望向蓝摘星,唇角笑意更甚。

    我这才抬头看向来人,除了蓝摘星,还有飞羽与横刀,另外一个年轻的男子也眼熟,就是在鸣阳小筑见过的那个修罗口中所称齐云山庄的木少庄主。

    蓝摘星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我,眼中说不出的诧异和震惊。

    我刚想开口解释,又想起飞羽刚刚所说之话,又看看自己身上胡乱的套着凌麒月的衣裳,而他只是穿着一件薄薄的中衣,此刻也是衣衫凌乱,这才意识到,像这种时候,就是长了八十张嘴也是说不清的,索性低头不语。

    岂料我这一低头,看在蓝摘星的眼中,却成了默认,他仰天望天,深深的吸了好几口气,颤抖着唇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

    我抬头望向他,他眼中的悲伤与痛楚让我的心莫名其妙的揪了起来,可是我也回答不出为什么,我不敢与他对望,只得硬忍着那揪心的痛,撇开了眼睛。

    有什么好解释的?反正过不了一会,我们就会因为这块玉而成为敌人,误会又如何?误会才好,只有误会了,呆会才能狠得下心来。

    我知道,凌麒月方才所说都是真的,而我突然间发现,我不愿意蓝摘星为了我而失去性命,但是要我亲手丢掉回去的希望,也是我极不愿意的,这个两难的选择,无论我怎么选,结果总会让人伤心。

    这个世界上总有解决问题的办法,有时候死也是其中的一种,正如我跟安念风所说一样,今天大家各凭本事,无论谁死在谁手中,都不要感到内疚,因为,这是我们各自的选择。

    我们是没有错的,错的是世事,是造化弄人。

    想到这里,我的心显得异常的平静,我抬起了头,静静的看着蓝摘星,将他眼中的悲痛都看进眼里,刻进心头,我面容平静,朝他嫣然一笑:“正如你所看到的一样。”

    凌麒月手中猛一用力,搂在我腰间的手更紧了。

    蓝摘星移动着脚步,慢慢的一步一步向我挪进,仿佛每走一步都要用尽全身的力量,他走到我面前,眼睛直逼视着我,满含哀求的轻问:“是不是他逼你的?”

    我摇了摇头,眼神平静的回望着他:“没有任何人逼我,是我自愿的。”

    他紧紧的凝视着我,听到我的回答,眸子瞬间就红了,我似乎看到他眼角隐隐有晶光闪动,他就这么瞪大着眼睛望着我,一动也不动。

    “不要哭,不要流泪。”我看着他,心中激烈的摇头,不断的默念:“若是觉得伤心,觉得愤怒,觉得不堪,呆会下手时就不要对我留情,因为你只有这么一次机会,我也只会给自己这么一次心软的机会。”

    耳边风声呼啸而过,蓝摘星将全身的力量凝聚在右掌,猛然向凌麒月拍去,凌麒月松开了我,仓忙接招。

    我就这么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黑暗中两道纠缠在一起的身影,听着凌厉掌风扫过,不时咔嚓而断的树木声,半天没有回过神来,打错人了吧?不是该打我的吗?

    飞羽见蓝摘星与凌麒月打了起来,唰的一声抽出长剑,疾速的架在我脖子上,轻喝一声:“交出玉佩。”

    我冷哼一声:“就凭你?还不够格。”

    飞羽面色一沉,正欲挥剑,只听咣当一声响,一阵寒光闪过,脖子上的长剑被另一把闪着冷洌清光的剑挑开了去,飞羽气恼的望着眼前的木少庄主,怒喝道:“木非木,你敢坏主人的事?”

    木非木收剑入鞘,站在原地道:“你若是伤了她,才真是坏了主人的事。”

    飞羽道:“什么意思?”

    木非木并不回答她,只是望着我笑了笑道:“我认得你。”

    我大感疑惑,指了指自己的鼻尖问道:“你认得我?”

    他点了点头:“曾经有一位淡月公子拿着你的画像来到齐云山庄,好像是要代人与少主交换一些什么。”

    淡月?他一说我才想起,似乎从我进宫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淡月了,他口中的少主自然是蓝摘星,那淡月所代表的肯定是凌麒月。

    凌麒月派人拿我的画像与蓝摘星交换?交换什么?

    -------------------------------

    嘻嘻,今天中秋节耶,祝亲们中秋节快乐

    嘿嘿,下章更劲爆哦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