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眼中人心为谁动  第一百一十一章 愧疚

章节字数:2467  更新时间:09-10-09 22: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有的时候,我的脑子会在不恰当的时候想一些不恰当的东西,譬如现在,我就在想,这个时候的安念风也许会需要一根烟来舒缓一下情绪,但我无法将一身古装的他与抽烟的他重叠在一起,那种只有在古装片拍片现场才能见到的情景,对于现在来说太可笑,也不切实际。

    我没有看安念风,因为我也不知道在这种时候该说些什么才是恰当的,或许,他需要的也不是这些,只是那些深埋在心底的秘密长久以来将他压得太苦,想找个人倾诉一下,所以我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静静的听他说下去。

    “从小,父亲就对我非常的疼爱,不但亲自教我诗书,更是请来高手教我习武,只是不知为何,我虽有习武,父亲却不准我张扬,更不许在外人面前显露武功。”

    “在我五岁那年,父亲带我进宫赴宴,一帮官家子弟在一起切磋功夫,当时年纪小,学了些功夫总想比较比较,于是也下场与人较量起来,结果技压群雄,就连当时的麒王也是我的手下败将,皇上龙颜大悦,直赞我少年有为,将来必定大有作为。父亲知道后,非但不高兴,反而气极了,回家后用马鞭将我狠狠的抽了一顿,并将我关在房中,喝令下人三天之内不许给我送任何东西,三天后,当父亲打开房门之时,我早已饿得奄奄一息,父亲抱着我,心疼的泪流满面,那是我唯一一次见到父亲流泪,从那次以后,我便再也不会再任何人面前显示我的武功了。”

    我轻声的问:“这就是你不出手救我的原因吗?”

    他轻点了点头,又接着摇了摇头道:“星儿出嫁的前一日,父亲曾千叮万嘱过我,送亲途中如遇到任何的状况,千万不要出手,此趟只会有惊,而无险。”

    无险?

    我心中止不住的嗤笑,傻风哥哥,你父亲说的有惊无险是指你,而不是指我。真没想到,当日不但被凌麒月卖了,还被安宣温卖了,我是有多吃香啊?

    安念风的脸上突然呈现痛苦的神色:“当我知道星儿被掳生命受胁的时候,我真的好后悔,若是我早知会如此,便是让父亲用马鞭狠狠的抽十顿也要救下星儿的。”

    “不怪你。”我轻吁了一口气道:“这些事情都过去了,我现在也好好的站在这里,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所以就别再老记着不忘了。”

    安念风脸上的痛楚稍稍缓了缓,接着说道:“从宫内回来不久,娘亲便生下了昔儿,娘亲非常的疼爱昔儿,对我,反倒是有一分生疏,我当时以为,娘亲比较疼爱女儿,而父亲则比较疼爱儿子,也没有太过在意,直到有一天,我偷偷进到娘亲的房中,想抱一抱昔儿,谁料昔儿突然大哭,我一惊,便失手将昔儿摔到了地上,娘亲正好进房来看到了,她心疼的抱起昔儿,气得口不择言的朝我大骂,她说,你这个野种,想摔死我的女儿吗?”

    我当时就懵了,虽然才五岁,但我已懂得野种这两个字的含义,我哭着跑去问父亲,为何娘亲要骂我是野种?父亲一听,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不停的安抚着我,待我睡下后,父亲便出了书房的门。

    我不放心,便偷偷的爬起来跟在父亲的身后,我看到父亲进了娘亲的房间,过了一会,里面响起了激烈的争吵,我只听到娘亲尖锐的叫声,她说,你为了那个来历不名的野种,连妻女都不要了吗?父亲暴喝着让娘亲闭嘴,我只听到房内传来一阵劈哩叭拉的响声,好像有什么东西被碰倒一样,接着传来父亲呼唤娘亲的声音,我心里着急,便跑到门边偷看,却看到娘亲倒在了血泊中,父亲在不住的摇晃着她……

    安念风说到这里,已经说不下去了,只是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脸色紧紧的绷着。

    我掰过他的脸,让他看着我,凝视着他的眼轻轻说:“你就是因为这样,觉得自己对昔儿有亏欠,若不是你,昔儿也不会从小失去母爱,所以你暗自下决心,要补偿昔儿,对她的所有愿望都毫无条件的满足,对吗?”

    安念风痛苦的看着我,微不可及的点了点头。

    “真是傻子。”我轻叹一声,对上安念风有一些错愕的脸,我笑了笑道:“风哥哥知道我为什么要握着你的手吗?”

    安念风眸子中透着不解,静待着我的回答。

    我再次的笑了笑道:“并非是因为想安慰你,而是秋夜风寒,恰巧风哥哥的手很温暖,于是本能的就握住了。”

    “星儿想说什么?”安念风明亮的眸中仍是不解。

    我将整个手掌捏拳缩在他手中道:“星儿想说,人都会自动屏弃寒冷,汲取温暖,这是人的本能,为何风哥哥却还要记得这些让人心寒的事,而不向着温暖靠近呢?”

    “昔儿母亲的死,本就不关你的事,为何你要自责至今呢?有些事情,得到了,是运,得不到,是命。不管相爷是否是你的亲生父亲,至少他疼爱你的这份情是真的,如果风哥哥因为这种事情心中存有障碍,那么像我这种从来没有感受过父母亲情的人又该如何活下去呢?”

    安念风有一丝惊讶,继而眸中泛起怜惜:“星儿,你……”

    我笑了笑,打断了他的话,不让他再继续说下去:“风哥哥,我说这些不是想让你同情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比起那些不幸的人,你已经很幸福了,要懂得惜福,不要为一些无谓的事情瞎烦恼。”

    他轻轻的笑了笑道:“想不到,星儿年纪不大,看待事情却比我透彻得多,实在让我惭愧。”

    有时候人在局中,会看不清一些事情,安念风所说的透彻,大概也是因为事不关己,所以总是能看到一些局中人所看不到的事情,一旦入了局,便也会被那浓雾给迷了双眼。

    我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只是问道:“风哥哥知道那个青衣人是谁吗?”

    从安念风刚开始说时,我就一直在想,这个青衣人为何要安念昔死在黑风林?与莫云初的变化有关系吗?或许,与我也有关系,可是我实在想不出这究竟是为什么,只得从安念风身上寻找答案,他既是来提醒我小心的,想必也知道些什么。

    我紧紧的盯着他,他却摇了摇头道:“我只知道他是父亲的师傅,后来我也曾偷偷的进入过那个秘道,但是里面已经空无一人,父亲很警惕,从你出嫁后,我便再也探听不到什么了。”

    “没关系。”我拖着他站了起来,松开了手,拍了拍屁股后的泥土道:“这事我会放在心里的,眼下,我们该回去了。”

    他点了点头,却趁我不注意,迅速伸手拖住我的手,往他怀中一带,力道大的我狠狠的撞到他胸口,我摸了摸发痛的鼻头,正准备发问,却听闻耳边一丝细微的利器声破空而来,眼角冷冽寒光一闪,只听安念风一声厉喝:“云初,住手!”

    ---------------------------

    今天只能写出这么多了

    本来想凑够三千字的

    但是从头到尾了看了几遍

    发现这些已经足够将事情交待清楚了

    如果再加字进去,就显罗嗦了

    还是就这样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