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眼中人心为谁动  第一百一十二章 奇怪

章节字数:3157  更新时间:09-10-11 17: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莫云初竟然也跟来了?

    我回头的瞬间,只来得及看到莫云初双手化作利器朝我抓来,他的脸近在眼前,我清楚的看到那两只空洞的瞳孔中毫无生气,就像安上去的一对假眼一般,他的眼神没有看向我,而是虚无的不知飘渺在何方,手中却精准的朝我捅来。

    安念风抱着我一个转身,将我紧紧的护在怀中,伸出左手反手一拍,竟然单手与莫云初过起招来。

    我却注意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莫云初总是找间隙向我袭来,有时候被安念风的胳膊挡住了,他却退了回去,再找机会冲我下手。

    这让我心生奇怪,莫云初不是没有自己的思想吗?又怎会认得人呢?可是如果他不认得人,又怎么会只冲我一个人下手呢?

    可是如果他认得人,顾念着与安念风从小一起长大的情份,那应当也认得我这个救命恩人才是,不该下如此狠手的。

    我决定找个机会试一试他,于是挣脱了安念风的怀抱,朝另一个方向大力跑去。

    果然,莫云初不再恋战,甩下安念风朝我追来,这让我更加的肯定了他的目标只是我一个人而已。

    我飞身跃上一棵大树,站在枝头朝莫云初大喊道:“莫云初,你还认得我吗?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说过要粉身碎骨报答我的!”

    莫云初听到这话面上的表情没有半分的变化,甚至连动作都没能一点迟疑,直接跃上树凶猛的朝我攻来。

    安念风从背后拍的挥出一掌,凌厉的掌风将莫云初的手掌拍到了另一边,我趁机将藏于袖中的银针往他射去,明明看到银针没入了他的身体,他却连哼都没哼一声,依旧攻势不减。

    我顿时木然,怎么会这样?

    当初我对凌漫阳下引魂草的针,他虽然在关键的地方卡了壳,可到底还是有效果,说了很多平日里绝对不会说的话,可是这引魂草对于眼前的莫云初显然没有任何的效果,不要说探出他的话,就是让他动作稍缓都不可能。

    引魂草可以引出人魂魄,如果没有效果,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人根本就没有魂魄,没有魂魄,那是个什么东西?

    我心中暗叫糟糕,如果真是这样,那莫云初身上的秘密岂不就永远无法知道了?他为何要杀安念昔,为何要杀我,为何要夺三瓣花玉,这一切的一切,就永远只能是个谜了吗?

    突如其来的想法让我心中一阵恶寒,性情大变的莫云初在我眼中现在就如同一个怪物一般。

    风中传来一声轻微的怒喝:“疯女人!”

    伴随着这声轻喝而来的,是一道长长而耀眼的银光,及时的我与莫云初隔了开来,越过我们,击到身后的另一棵大树上,那棵参天古树霎那间无声的化为了一堆木屑。

    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我一心想引出莫云初的魂魄想问个究竟,却没有料到莫云初对我施以的引魂草完全没有任何的反应,一时愣在当场,差点命丧于他手。

    救我的人是安念风吗?这功夫怎么与凌麒月这妖孽的招式路数如出一辙?

    安念风见我已经避开,在莫云初的又一掌来临前及的的跃上枝头,将我抱了下来。

    我在他怀中问道:“风哥哥,刚刚是你救了我吗?”

    安念风摇头答道:“不是,我还未来得及出手。”

    我心中更加的肯定了,刚刚的那声轻喝,虽然极小,但我仍是听得清楚,安念风是绝不会骂我疯女人的,一定是凌麒月来了。

    久不得手,莫云初似乎是发了狠了,一掌拍在地上,顿时出现了一个脸盆大的土坑,不断的往上冒着热烟,他凝气于双掌,使劲全力朝我一击,安念风迅速将我放在地上,袖袍翻转,掌心向上朝他迎了上去。

    我认真的盯着战场,安念风刚刚迎战,莫云初似乎对安念风有感应一般,硬生生的将阴狠的掌给收了回去,自己遭到内力反噬,喷出了一口腥臭的黑血。

    安念风没有想到会有这种变故,看着摇摇晃晃已站立不稳的莫云初,关心的想上前去扶他一把,岂料莫云初连看都不看他,头也不回的飞身跃出树林,不见了踪影。

    那股腥臭的味道在树中迅速的扩散开来,闻得人心中一阵恶心,鲜血的气味我闻过,那并不是鲜血,那气味,反而像腐蚀已久、发脓发烂的尸体的气味。

    安念风也感觉到了那股气味的不对劲,皱了皱眉头,从怀中掏出一块帕子递给了我。

    我接过丝帕,捂住了鼻子,没有说话。

    安念风也没有说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我却在想,刚刚发生的怪事。

    莫云初刚刚的举动已经不单单可以用与安念风的相交之情来解释了,如果他真的顾念这些,就不会亲手杀死安念昔,这个他最爱的女人。可是他又明明宁愿自己受伤,也不愿意伤安念风半分,如果莫云初真的已经没有魂魄,那么这些意志一定是操控他的那个人强加给他的,那个人会是谁?安宣温吗?

    我记得安念风说过,他在黑道中听到安宣温在求他师傅放过安念昔,可是那个无情的声音回答,安念昔非得死在黑风林不可,这就证明安念昔的死安宣温从头到尾都是知道的,再加上他又异常的疼爱安念风,这个幕后黑手有很大的可能性就是安宣温。

    只是他想做什么呢?莫云初是兵部尚书莫道融唯一的儿子,控制了他就等于控制了莫道融和他手中的兵权,一个大胆的想法浮上心头,难道他也对那皇位感了兴趣,想将安念风一举推向王权的颠峰吗?

    在权力与野心的驱使下,包括亲人在内的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拿来牺牲,这个道理我懂,却不能理解。相对于安宣温的玩权弄术,我更感兴趣的是他究竟是用的什么法子将莫云初变成这副活死人的样子。

    “星儿,在想什么?”

    安念风的声音将我从沉思中唤了回来,我抬头,心中百般不是滋味的看着他关切的脸,此事他定是不知情的,现在的他只是为了安宣对安念昔见死不救而耿耿于怀,如若让他知道,安念昔的死根本就是在安宣温计划之中的,是他最敬爱的父亲亲自下的命令,他的世界从此以后也许会天崩地裂。

    我收起情绪,朝他笑了笑道:“我在等刚刚救我之人呀,本以为他会现身,谁料到等了这么久,他仍未出现。”

    安念风道:“也许他已经走了,方才我也察觉林中有人,顾着救你,未细细察看,云初走后,我再细听,林中除了我们,已无任何人。”

    我看了他一眼,问道:“风哥哥知道救我之人是谁吗?”

    他摇头道:“不知,星儿难道知道?”

    安念风不知救我之人是谁,这证明他并没有看到凌麒月与蓝摘星的打斗,也并没有见到我打的那两巴掌,难怪凌麒月不愿露面,就他那自负的性子,此刻狼狈丢人的样子怕是不愿让任何人看去吧。

    我笑了笑,开玩笑道:“我也不知,也许是过路的好心人吧。”

    安念风也不细究,只是背对着我,在地上半蹲了下来。

    我茫然的看着他,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安念风笑道:“星儿今晚一定累了,就让我背星儿回去吧。”

    我一愣怔,除了小时候死皮赖脸的硬赖着天如雪背我外,还从来没有任何男人背过我,一时间站在原地,有些反应不过来。

    安念风也不催,只是一直在原地半蹲着安静的等我,这让我倒有点不好意思了,不就是让男人背下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实在是不该如此扭扭捏捏。

    想通后,我猛的跳上了安念风的背,安念风似乎没有料到我会如此的大力,突如其来的重量让他的身子往下压了压,安念风止了止下压的势头,用手臂将我的腿牢牢的固定在他的腰间,稳稳的站了起来。

    我紧紧的搂住他的脖子问道:“风哥哥,我很重吧?”

    我的身形虽然不胖,但也算不上纤瘦,绝对不是属于骨感美人的那种类型,这点我很有自知之明。

    安念风一面走,一面很老实的回答:“有点。”

    我狠狠的揪住他的耳朵使劲一扯,他疼得哎哟叫出声来,我气呼呼的说道:“笨蛋,记住了,以后如果有美女问你她瘦不瘦,只要不是胖得离谱,你都要回答瘦,若是问你她美不美,只要不是丑得吓人,都得回答美,知道了吗?

    安念风满脸的茫然不解:“为什么?这不是骗人么?”

    我耐心的解释道:“这叫善意的谎言,说了会让人开心高兴的谎言,是被允许的,懂吗?”

    安念风轻轻的点了点头,笑道:“我知道了。”

    我满意的趴在了他肩头,安念风的背宽厚温暖,我紧紧的贴着他,一阵倦意袭来,我放心的将自己交给他,迷迷糊糊的打起了瞌睡。

    秋夜风寒

    有人心中温暖如春,有人心中寒冷如冬

    谁也没有注意到,在一个阴暗的角落,孤单单的伫立着一道萧瑟的身影,薄薄的中衣随意的披在身上,秋风一吹,露出了胸口一大片裸露的肌肤,一块洁白精美的玉静静的贴在他的颈间,那玉下的白皙肌肤,却已是通红一片……

    ――――――――――――――――――――

    今天一更献上

    晚上还有一更

    敬请期待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