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眼中人心为谁动  第一百一十三章 无题

章节字数:3695  更新时间:09-10-12 19: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神啊

    原谅我吧

    我实在是想不出这章该叫啥名了

    -----------------------------------------

    寒冷会让人的意识格外的清醒,而温暖却会让人全身的细胞都松懈下来。

    也许是安念风的背太过温暖,我竟然迷迷糊糊的沉睡过去,没有感觉到半点颠簸,直到四周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的响起,我这才从睡梦中醒来。

    伸手揉了揉惺忪的双眼,打量着四周,卖菜的,卖肉的,卖早餐的,卖小玩艺的,早已挤满了大街小巷,人群川流不息,吵吵闹闹之声就在耳边,我这才发现已经到了天都城内。

    只是奇怪了,通往繁儿家的路并没有这么的繁华呀?

    我拍了拍安念风的肩头问道:“风哥哥,我们这是去哪里?”

    安念风回过头笑道:“睡醒了?”

    我点了点头,想起他看不到,又嗯了一声,问道:“这条路不是通往我住的地方去的。”

    安念风道:“我知道,这是通往相府的路,星儿住在外面多有不便,还是回来住吧,风哥哥也好照料星儿。”

    听了这话,我使劲的拍着他的背急道:“停停停,我要下来,我自己走。”

    安念风止住了脚步,手刚一松,我就急忙跳下了他的背,却因为跳得太急,再加上一晚上腿都维持着一个动作,早就麻了,一下子无力瘫坐在了地上。

    安念一脸忧急的想上来扶我,我连忙止住了他的动作,将腿轻轻的放直道:“别,让我在地上坐会,脚麻了,缓会就好了。”

    “地上凉。”他也随着我在地上坐了下来,将我抱起坐在他的腿上。

    安念风的这个举动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原以为在天都城内,他是该时刻注意些影响的,没想到他竟然毫不在意在大街上做出如此亲密的举动,这思想开放的,就是在现代也鲜少有人敢这么做。

    刚一坐下,我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人来人往的大街,直挺挺的坐着这么两个人,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更何况,那个女人还穿着一身男人的衣服,坐在另一个男人的腿上,更加让人想入非非。

    我就是再厚脸皮,也受不住这么多人意味不明的注视,尤其是我旁边那个包子哥,大概是认为我此举伤风败俗,又可能是因为我正好坐在他的摊位前,挡住了他的生意,两只绿豆眼都快从眼眶里蹦了出来,那嘴巴都要歪到天上去了。

    可是我这人有一个臭毛病,你越是讨厌我,我就越要做一些讨人厌的事,说一些讨人厌的话,让你更加的讨厌我,管它是对还是错。

    我舒了舒腿,无视包子哥怒视的眼神,伸手搭在安念风的肩头,与他悠闲的聊起天来。

    包子哥的眼睛更加的瞪翻了天,我更加的乐开了怀,但似乎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与我有一样的想法,安念风看到了包子哥纠结的脸色,再听到旁边围观之人小声的议论,脸稍稍的红了红,他小声的询问:“腿还麻吗?我抱你回去吧?”

    我也小声的问道:“风哥哥是否感觉不自在?”

    他没有回答我,只是说道:“星儿若是喜欢这样,那我们就多呆会。”

    我看着他不自在的神色,凝视着他的眼睛道:“你明明就不喜欢这样。”

    我的语气非常的肯定,安念风从小就生活在荣华富贵之中,接触的都是些官宦子弟,现在自己又身居高位,就算他为人和善,但长久以来的生活在这种环境之中,那种从骨子里透出的天生优越感是怎么也磨不去的,让他跟着我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做这种有失身份的事,确实是强人所难。

    我稍稍的抬了抬腿,感觉已经恢复了许多,便扶着安念风站了起来,拔开围观的人群往天都郊外走去。

    安念风追了上来,像做错了事般的小声问道:“星儿生气了?”

    我摇了摇头,在这个世界上,行为可以协调,话语也可以协调,但唯独只有思想,并不是想一致就能一致的,时代与文化的不同所造成思想的差异,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融洽的。

    我对着安念风说道:“风哥哥回去吧,我也该回去了。”

    安念风道:“星儿不愿同我一同回去,定是生我的气了。”

    我哑然,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想,相府那地方哪能去呀,一个弄不好,命搭上还是便宜的,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那才叫吃了大亏去了。

    只是这层意思却不能对安念风解释,我笑了笑道:“我没有生风哥哥的气,只是因为我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好,相府人来人往的,我住着多有不便,这样吧,若是我的事情处理完了,我再去相府住一段日子如何?”

    安念风听了不再细问,微微的笑了笑道:“也好,那我先送星儿回家吧。”

    看来今日不让他送我回去,只怕他又会乱想了,我点了点头,与他一起漫步了回去。

    远远的看到了繁儿家的小茅屋,安念风的眉头微微的蹩起,我赶紧开口,指了指四周兴奋道:“风哥哥看这边的风景好吧,又清静,又凉爽,我住得都乐不思蜀了呢。”

    安念风了然的笑了笑,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叮嘱我要好生照料自己,有任何事一定要去相府找他,或者直接去刑部。

    我乖乖的应了下来,送走了安念风,便直奔向院子。

    也不知道繁儿怎么样了,那几个横刀派来的汉子会不会为难她?

    才刚到门口,正好碰到出门来倒水的繁儿,她一见到我,立刻丢了手上的木盆,扑上来拉扯着我,眼泪汪汪道:“星儿去哪里了,怎么这会才回来?”

    我探头朝屋内望了望,屋子里很安静,并不像呆了那么多人的样子,繁儿又扯了扯我的衣袖道:“他们昨天半夜就急匆匆的走了。”

    我松了一口气,伸手替繁儿擦了擦脸上的泪珠,往屋里边走边笑道:“都这么大了,还老是哭哭啼啼的,也不害臊,王洛阳的伤势怎么样了?”

    繁儿跟在我后面进来说道:“好多了,用了星儿留下的药后睡了一天,再醒来已经可以进食了,只是……”

    繁儿没有说下去,小脸上满是心疼,我知道她在可惜王洛阳的胳膊,可惜别说我不是神医,就算我是神医,也无法将他那不知在哪个阴暗角落里发腐发臭的烂胳膊给接上去。

    我没有接话,进屋察看了王洛阳的伤势,没有发烂发脓的现象,伤口处也很干净,看来繁儿照料得很好。

    我看着王洛阳清秀的脸庞,想起了怀中的三瓣花玉,他醒来我该如何对他说呢?如果直接说,他定是接受不了的。

    甩了甩头,不再去想这些,没有法子的事就先不去管他,反正现在他也没有醒来,一切等他醒来再说。而我,也该去补上一觉了。

    我嘱咐了繁儿不要来打扰我,回到屋里躺了下来。

    以前看电视时,看到心事重重的人都会用忙碌来填充自己,因为只要一空下来就会想起谁谁谁的,每当看到这里,我总是笑话他们矫情,可是今天,我一躺下,疲备就扑天盖地的袭卷而来,同时伴随而来的,还有漫天的回忆。

    右手已经不再痛,可是我的脑海中仍是不断的回响起那两巴掌。

    “啪,啪……”

    “啪,啪……”

    一遍又一遍。

    而我的眼前也同时配合着回放凌麒月错愕呆滞的表情,一会又转到了蓝摘星心痛的样子,脑海中总是他们俩人的脸在不断的交替出现。

    “住手!”

    我捂住耳朵,对着那个声音暴喝道,可是它完全不听我的话,照样一遍一遍的响起,它根本就不是从外面传进来的,而是在我的脑子里面。

    我翻了个身,紧闭着眼睛,开始用声音来对抗它:“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四只羊……”

    两种声音在我脑子里交叉响起,吵得我头痛欲裂,根本就不能睡着,眼前也不由自己控制的一片眼花缭乱。

    我恨恨的爬起来,从衣服里找出一粒药丸,一口吞了下去,示威似的自言自语:“有本事你就再吵再闹呀,看你能威风多久!”

    也不知是我的数羊策略发生了作用,还是药效的发作,那个声音渐渐的模糊了下去,离我越来越远,意识也跟着飘然远去。

    ---------------------------------

    有蚊子。

    都秋天竟然还有蚊子?

    手上传来痒痒的触感,头昏昏沉沉的根本睁不开眼睛,我下意识的反手一拍,只听到一声清脆的响声,刺痒的感觉顿时消失,我嘀咕了一声,继续睡去。

    突然间,温暖柔软的被子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触感,还是硬梆梆的,我不悦的皱起了眉头,微微的眯了眯眼,对上眼帘的是黑黑的泥土地。

    脑子猛的清醒过来,我不是在床上吗?怎么一会功夫到地上来了?

    疑惑的爬起来,这才发现全身腰酸背痛,骨头像是拆了再重新装上一般的干硬,我龇歪着嘴,慢慢的爬到床上,抓过被子又眯上了眼睛。

    一阵凉意又猛然的袭来,身上一轻,被子已被人用力的拉扯掉,我这才察觉到屋中有人,晃了晃脑袋,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到了一张怒气冲天的脸。

    我费了好半天的神才想起来他是谁,横刀?

    横刀见我迷茫的看着他,怒气更盛,他使劲的将手中的被子扔到地上狠狠的踩了几脚,手指着我的鼻头怒骂道:“你这个死女人竟然还有心思睡觉,你知道你惹下了多大的祸吗?”

    我发现现在的脑子总是慢半拍,现在更是有些摸不着头脑,我依旧迷茫的看着他问道:“是你把我扔下地的?”

    横刀咬牙切齿的恨声道:“扔下地?我现在恨不得把你扔下河!”

    我仔细的想了想,认真的答道:“我不会浮水,你还是把我扔下悬崖吧。”

    横刀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在极度隐忍,森冷的眼神看向我,拉住我的手将我往外面拖:“你现在就跟我走。”

    我抬腿向他踹去,他竟然不闪不躲,任由我这一脚重重的踹到他身上,依旧是牢牢的抓住我的手往外冲。

    我这才彻底的清醒过来,赶紧拖延道:“横刀,你疯了呀,我靴袜都没穿,衣服也没穿,这个样子能跟你上哪里去?

    他停在了门口,松开了我的手,眼睛牢牢的盯着我道:“别想耍花样,赶紧穿好跟我走。”

    真是个神经病,我好不容易才刚刚睡着一会,他竟然敢来扰我好梦!

    我慢腾腾的走到床边穿靴子,手却悄悄的移到枕头下摸出了一根银针,我套好靴子立刻闪到了墙角,横刀见状走了上来,眼中迸出阴狠的光芒,磨牙道:“不要逼我对你用粗。”

    我将银针夹在手指中,对于他的威胁丝毫不放在眼中,冷笑道:“你可以试试,看是我的针快,还是你的动作快。”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