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眼中人心为谁动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两全

章节字数:2870  更新时间:09-10-13 21: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横刀朝我步步逼近,但他的脚步挪得极慢,我已经靠在了墙角边,虽然退无可退,但身体却是不自觉的仍然往墙角靠。

    “横刀,你难道忘记你身上的毒还未解吗?不想要解药了?”我出声提醒着他。

    横刀的眼睛眯了眯,脸上的表情很奇怪,语气却不似刚才那么阴狠,说道:“跟门主的性命比起来,我横刀这条小命又算什么,只要你今日跟我走,便是不给我解药我也要感激你。”

    横刀这话有些让我越发的摸不着头脑,他口中所说的门主是指蓝摘星无疑,但是蓝摘星的武功那么高,身边又是高手环绕,就算是有什么性命危险,我去了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啊。

    最重要的是,我昨天夜里已经与他正式决裂,我相信,在这个男权社会,任何一个有自尊的男人都不会愿意再次见到当众给自己难堪的女人,因为这样的女人太不善解人意,也太不温柔,她会将男人的满腔热情一点一滴的浇灭,这点我自始自终都知道。而且我也下定决心要与他们撇清关系,所以这一趟,我死都不能去。

    “你们门主的事与我无关,有麻烦,请找官府,生病了,请找大夫,我什么都不是,别找我。”

    我没有问蓝摘星发生了什么事,对于他的一切,我自动的选择了不问,不看,也不听,因为只有这样,也许才能够不管,不顾,也不痛。

    横刀脸上的表情再次的阴狠起来,怒不可遏的指着我道:“你的心究竟是什么做的?若不是门主下了死令,我早就收拾你了!”

    我冷哼一声:“那也要你有这个能耐才行,看在你忠心为主的份上,今日你的冒犯之处我就不与你计较,若是你再纠缠,别怪我不客气。”

    “我今天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怎么个不客气法。”

    他依旧是慢慢的挪着脚步,却是离我越来越近。

    我静静的贴着墙角站着,指间的银针夹得更紧,冷声道:“我的暗器使得如何,你在鸣阳小筑早已见识过,不要用你的性命来做一些无谓的试验。”

    他听了我的话,两手抓住胸口的衣领,一把扯开,露出了里面古铜色的肌肤,情绪突然间失控的喊道:“来啊,朝这里射,最好一针将我毒死,否则……”

    他的表情突然狰狞起来,虽然没有大喊大叫,但我仍觉得他就像一个疯子一样,在做一些疯狂又让人无法理解的事情。

    我觉得这个时候我们都在相互说着一些废话,我说的,他什么都听不进,而他说的,我也一句都听不进。

    指尖轻轻一动,银针飞一般的脱手而出,直朝他胸膛射去,他连闪都不闪,任由那根细小的银针钻入他的皮肤。

    中针的那一瞬间,他停住了脚步,看着我道:“我已经受了你一针,现在你能跟我走了吗?”

    我将眼神投向门边,冷声的将他的希望打破:“我不会跟你走的,这针上没有毒,只会让你在一柱香的时辰内暂时没有动武的力气而已,你若真心疼你主子,现在就该赶回去,而不是在我这里磨蹭时间。”

    我说完这些,不再搭理他,绕过他径直走出了房门。

    繁儿满脸忧色的站在院子中间朝着这边紧张的张望着,看到我出来,忙走了上来,拉着我左右看了一圈,关心的问道:“星儿没事吧?”

    我微笑摇头,示意我很好。

    繁儿又说:“王公子已经醒了,听说星儿回来了,正想找星儿呢。”

    我讶异:“他这么快就醒了?我才睡了一会呢。”

    繁儿怪异的看了我一眼,惊讶道:“早就醒了,星儿难道不知道自己已经睡了整整三天了吗?”

    “什么?”我紧紧的抓住她的手问道:“你说我已经睡了三天了?”

    繁儿被我抓得有些疼,清秀的眉头微微的蹩起,却没有作声,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连忙松开了手,心中诧异不已,我怎么会睡了三天呢?睡前服用的那颗药也仅仅只会让我安睡一天而已,就算我再怎么疲劳,也不至于睡了三天而不自知呀,今天若不是横刀将我弄醒,也许我还会继续睡下去,怎么会这样?

    我原以为昨夜才与蓝摘星分手,竟没想到已经过去了三天,横刀这么心急火燎的跑来找我,究竟这三天之内,发生了何事?

    “姑娘……”

    一声轻弱的呼唤传来,我回头一看,只见王洛阳虚弱的靠在门边,脸色苍白的望着我,嘴唇嚅了嚅。

    繁儿赶紧上去扶住他,责备道:“王公子,你现在身体虚弱,需要静养,不能下床的。”

    王洛阳依旧靠在门边没有动,我知道他在等我的回答,他现在的心情与我一样,都是心急如焚,只是他急的是那块玉的下落究竟如何,而我急的是,该如何给他个交待。

    没想到自己竟然一觉睡了这么久,本来打算稍稍休息一会,再来想想该如何面对王洛阳,没想到不等我想出个结果来,王洛阳就迫不及待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看着他定定望着我的眼神,心里发了愁,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只得迎了上去,掩饰的笑笑道:“外面风大,对你的伤不好,先进去再说。”

    王洛阳没有作声,只是任由繁儿扶着进了屋,繁儿在他背后垫了个枕头,让他轻轻的半坐着靠在床头,又从柜子中取出药物与纱布,将帕子在架上的木盆中轻轻打湿,准备替他换药。

    王洛阳静静的任由着繁儿的摆布,眸子定定的望着我,他依旧在等我的答案。

    我叹了口气,接过繁儿手中的纱布与药物,轻轻的解开他左手的创口,将伤处擦拭干净,替他上好药,换上了干净的纱布,一切处理好之后,我静静的坐在床边不吱声。

    “姑娘……”

    王洛阳再次出声唤道。

    “信物我已经交给了白大叔,玉也已经拿到手了。”我低着头,将面容埋在发丝下,轻声回答道。

    “那玉呢?”王洛阳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情绪一阵激动,挣扎着想起身,却不料牵动了胸口的伤处,引起一阵剧烈的咳嗽。

    繁儿连忙上前替他检查,看到伤口没有崩裂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埋怨道:“都跟你说了不能激动,你偏不听,星儿都说拿到手了,你还急个什么呀。”

    王洛阳苍白的脸上浮现一丝红润,微微的笑道:“繁儿姑娘说得是,是我不对,我只是听到这个消息太高兴了,难免忘乎所以。”

    看着王洛阳愉悦的面容,我心里却半分都高兴不起来,只是静静的默数着时辰,5、4、3、2、1……

    一字刚在心中落下,王洛阳突然惊呼一声,面容由苍白转为惨白,右手猛然捂住左手的断处,豆大的汗珠一滴滴的往下落。

    繁儿被他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住了,扑上去叫道:“王公子,你怎么了?”

    王洛阳紧紧的咬住牙根,没有回答她,繁儿又转过头来,泪眼涟涟的望着我道:“星儿快来看看呀,他到底怎么啦!?”

    我上前去,察看了左手处的伤口,伸手点住了他周身的几大穴道,止住了他的痛苦,沉声道:“情况不妙,他的伤口余毒未清,所以才作发作,繁儿,你先照看着他,我去外面找找,看有没有解毒的草药。”

    繁儿点了点头,道:“星儿可要快去快回呀。”

    我颔首,看了一眼王洛阳,走出了屋门。

    走在小路上,我的心里有一些沉重,伸手摸到胸前的硬物,心中挺不是滋味。

    如若不是王洛阳的信任,将信物交给我,我也不会如此顺利的拿到这块玉佩,既然应承了下来,我理应将玉佩交给他的,让他完成任务。可是,这块玉佩是我千辛万苦夺来的,让我就这么眼睁睁的让出去,我心有不甘。

    本来打算这一次对不住他的,可是刚刚看到他欣慰的样子,若是我说不准备将玉交给他,他自然不能拿我怎么样,可是我相信,当他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后,他会毫不犹豫的以死谢罪,这样,我岂不是害了他吗?

    心中一阵烦躁,只得先拖延些时间,我尽量想一个两全的法子,既让我不失去这块玉,又让王洛阳能够完成父亲的嘱托,也算是还了王洛阳这个人情了。

    只是这世上,真的会有两全的法子吗?

    -------------------------

    下一章

    万众瞩目的阿絮终于要出场了

    呃,我得好好的构思一下O(∩_∩)O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