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痴心人为爱痴狂  第一百二十二章 接吻

章节字数:3083  更新时间:09-10-23 22: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听了凌束默的猜测,蓝摘星向他投来了赞赏的一瞥,凌束默苦笑道:“如此重要之事,皇叔必定准备得万分周全,我们又如何得手呢?况且王府内高手济济,皇叔叔若真有心要救下莫云初,就算我派人守在母后的身边,也未必能得手。”

    蓝摘星笑道:“这个就不劳太子殿下费心,景岚自会派人相助殿下,殿下所需做之事,便是让所有的文武百官看到你亲手将连杀天都百姓八人的凶手给擒了下来,赢得民心即可,其余之事,景岚自会替殿下安排。”

    凌束默问道:“如果由我出面将莫云初擒了下来,自然是能赢得民心,但景岚就不怕弄巧成拙,反倒引来莫道融的仇视吗?”

    如若赢得了民心,却让莫道融向麒王靠得更紧了,岂不是得不偿失吗?

    蓝摘星安慰道:“殿下不用担心此事,只需擒人的时候动作快些便可,负责宫内的安全本就是殿下的职责所在,莫道融也无从怪起,毕竟凶手的判决是握在麒王的手中。”

    凌束默不作声,默了默又问道:“景岚是如何得知莫云初就是凶手的呢?”

    他总是觉得蓝摘星的身上有种神秘感,他好像知道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比如,关于麒王的消息,他总是来得那么灵通和快速。

    蓝摘星没有回答,凌束默哑然失笑,果然还是跟往常一样,他不想回答的问题,就直接用沉默表示,无论你怎么问,他都不会再开口。

    秋夜的风带着一丝冬前的寒意,钻过层层薄纱向亭内呼啸而来。

    一只干净洁白的手指将被秋风吹得四处乱舞的轻纱定在指间,轻轻一用力,薄纱便飘渺着无力的垂落在他手心,仿佛一直蒙着眼睛的黑布腾的一下被人扯开一般,一直被薄纱阻隔在外的月光,瞬间洒在他略带笑意的俊美容颜,他起身,欣长的身躯静静的伫立在临水的亭边,一身如雪白袍,映衬着粼粼波光,托得他如同不染尘埃的仙人般。

    凌束默目不转晴的看着他,心中突然腾的升起了一把无名火,从下身开始燃烧,一直烧到心头,他觉得脸开始有些微微的发热,那股火仿佛在全身四处游走一般,不多会,全身都被一股燥热包围着,他突然间想做些什么。

    蓝摘星轻轻的倚在亭柱上,微微阖上眼敛道:“此计若成,麒王至少有一段时间内将会无暇顾及太子,太子殿下则可趁这一段时间积聚实力,静待佳机,一举将麒王歼灭。”

    凌束默轻轻的恩了一声,意识开始涣散了起来,只感觉全身越来越热,他端起了矮几上已经凉透的桂花茶,想将那股躁热压下去,岂料茶一下肚,那股火不但没有压下,反倒越烧越烈。

    他不由自主的轻移着脚步,来到蓝摘星的面前,蓝摘星依旧静静的闭着眼睛,轻靠着亭柱,凌束默听着他平稳的呼吸,注视着眼前轻抿的红唇,一股冲动突然涌上心头,他情不自禁的倾身向前,做了一件一直以为很想,却不敢做的事,朝着那抹嫣红压了下去……

    一阵轻风吹过,掀起了轻纱的一角,远处的湖畔,静静的站着一个人,注视着亭内的水眸中写满了惊愕……

    ---------------------------------------

    我拉着木玲珑一路尾随着凌束默而来,到半路上,却见他停下了轿子,一个人在宽敞的街道上狂奔了起来,不禁纳闷了起来,这凌束默是刚才大鱼大肉吃太饱了,想要搞搞晚炼吗?

    奔跑的只有凌束默一个人,他那宝贝星儿侍妾依旧是呆在轿内,不急不慢的往太子府而去。

    我想了想,松了木玲珑的手指着星儿侍妾的轿子对她道:“木家小妞,你去跟着那个轿子内的人,要牢牢的看住她,别跟丢了。”

    木家小妞望着我道:“那你呢?”

    我没有回答她,只是朝她摊开了手心道:“还有银票吗?”

    木家小妞朝怀中一摸,又摸出一张银票来,我一把抢过,对木玲珑急急道:“他们应该是回太子府,你跟着去,探好地了在后门等我,我呆会去寻你。”

    说罢,转身朝仪香楼的方向跑去。

    我跑进仪香楼,几个人正在收拾着刚刚木玲珑坐的桌子,我奔至桌边,将银票往吴妈妈怀中一塞道:“吴妈妈,本公子今日兴致来了,要带个姑娘回府玩。”

    吴妈妈掏出银票看了一眼,热情的招呼着我道:“公子随便挑,咱们这的姑娘,个个都水灵着呢,包管将公子伺候的欲仙欲死。”

    说着,又朝我挥了挥手中飘着浓郁香味的帕子,一脸的暖味。

    我目光在堂内扫视了一眼,挑了一个最丑的拉着就跑,跑到门边,又停了下来,往回望着身后这个不知名的姑娘悄声问道:“有带一些助兴的好东西吗?”

    我说得很含糊,但身为仪香楼的姑娘,她一下子就听明白了,朝着我挤眉弄眼道:“公子说的是春风散吗?”

    春风散?听这名字应该是春药了,我猛的点了点头,她伸手往腰间摸去道:“奴家随身带着呢,公子现在就要吗?”

    “要要。”我从她腰间掏出一小包药丸,拉着她往太子府的方向狂奔而去,木玲珑早就等候在后门,见我来了,急忙迎了上来,看了一眼在我身后正剧烈的喘着粗气,使劲的拍着胸口的姑娘一眼,不解的问道:“这不是仪香楼的姑娘吗?你带她来做什么?”

    我坏坏的笑道:“自然是有用处。”

    我回头对着那姑娘道:“你先在这歇会,缓缓气,但不要乱跑,我过会来找你。”

    她此时正跑得透不过气了,听到我让她在这里休息,忙不迭地的就答应了。

    我拉着木玲珑从后门摸进了太子府内,木玲珑轻声的问道:“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我阴阴的一笑,问道:“你知道要如何将一个女人从天堂打入地狱吗?”

    木玲珑摇了摇头。

    我捂嘴偷笑道:“这个叫星儿的侍妾,仗着太子独宠她一人,娇横无礼,压根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我今日来就是要杀杀她的锐气,你说,如果让她看到她心爱的太子殿下与一个青楼女子在她的眼皮子底下行那颠鸾倒凤之事,她会怎么样?”

    木玲珑定定了看了我好一会,这才从口中蹦出四个字:“你真恶毒。”

    紧接着,脸上又扬起一个更加阴恻恻的笑容道:“不过我喜欢。”

    四只闪烁着恶毒光芒的眼睛对视,相视一笑。

    木玲珑跟在我身后,一边往府内摸去一边问:“你不是说太子独宠她一人吗?又如何让太子与这青楼女子成就好事呢?”

    我卖弄着神秘道:“这个嘛,高人自有妙计。”

    男人嘛,尤其是古代的男人,对于送上门的女人一般都不会拒绝的,更何况,我早有先见之明的备了春风散,来的路上我就问过了这姑娘春风散的药效如何,她一脸淫荡的答道:“这药,能让和尚变为淫贼。”

    不愧是天都城内最火的青楼,连春药都是高档货。

    问清了木玲珑太子的去处,我嘱咐着木玲珑道:“你先去那女人那边看着,呆会我一给你信号,你就将那女人引过来。”

    木玲珑应了一声,朝另一方向而去,我顺着她指的方向也寻了过去。

    寻到一方小湖边,远远的看见湖中弯弯曲曲的小径上有一个身影,正掀开层层轻纱走到亭子中间,轻纱舞动,让人看不清亭内的情景,我心中暗暗叫糟,这湖上根没有任何的遮掩物,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靠过去很难,唯一的一条小径,只要一站上去,立马便会让人发现,那我要如何给他下药呢?

    思考了半天,最终决定退到树后干等,秋夜风寒,他也许只是到湖中散散心而已,应该不用一会便会出来的。

    静静的等了一会,冷风吹来,我不禁打了个寒颤,这凌束默,他就不怕冷吗?怎么在那里面待那么久。

    我口中正抱怨着,忽然瞧见一个女婢托着精巧的托盘从远处向湖边走来,看她样子,似乎是要给亭中人送茶水的,我心中大喜,真是天助我也,捡起一颗小石头,朝着那女婢的膝盖射去,女婢的膝盖受到石子的袭击,站立不稳,一个踉跄,手中的茶水差点翻了出来,我趁着这个瞬间,将春风散远远的从微微倾斜的茶盖缝隙中弹了进去,大功告成。

    我静静的呆在树后,看着那个女婢走进了亭中,再次出来之时,手中的托盘已空,我笑了笑,只等着凌束默的药效发作了。

    心中掐算了会时辰,估摸着药效该发作了,我偷偷的从树后闪出,摸到小径的前面,望着轻纱起舞的湖心亭,纠结着到底要不要去亭中去看个究竟,上天像是感应到了我的所想似的,突然间一阵风起,刮起了轻纱的一角,我连忙定晴瞧个究竟,却赫然发现亭中竟然有两个人,除了凌束默外,还有一个人,一个身形挺拔的白衣男子,而凌束默的唇正压在那个男人的唇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