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痴心人为爱痴狂  第一百二十三章 挨打

章节字数:2772  更新时间:09-10-24 17: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糟了,出大事了!

    原以为亭中只有凌束默一个人,只待他药效发作,欲火焚烧之时将那仪香楼的姑娘神不知鬼不觉的带出来,成就好事,哪料到亭中竟然还有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侧对着我,看不清他的面容,只能隐约看到两人相碰触的嘴唇,凌束默似乎很享受,我脸上顿时一阵发烧,正准备离开另想办法,忽然间,亭中的那个男人猛的睁眼,一把推开了凌束默,站直了身子,惊怒的望着他,我看着那个男人的脸,突然间像有一道闪电在我脑子里劈开,烧得我浑身冒烟,那个男人,他竟然是……

    他竟然是木玲珑口中那所谓的因为我那一巴掌,而伤心的将自己关在房中三天三夜不吃不喝的好师兄!

    他此刻不但没有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反而精神奕奕的在这亭中与凌束默接吻?

    我说不清心中什么感觉,只觉得心头一阵麻木,一时间怔愣在当场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轻纱飞舞,又飘飘渺渺的落了下去,将亭中的情形也一并遮了去,我呆呆的望着湖心亭,虽然现在已经看不到任何的东西或人,入眼处,只有一片茫茫的白。

    忽然有人在我背后狠狠的拍了一下,我茫然的回过头,只看到木玲珑有点不悦的脸,她搭着我的肩膀道:“我都等你好久了,你不发信号,在这里发什么呆呢?难道事情搞不成了?”

    我看着她不说话,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那是怎么了?你……?”木玲珑狐疑的看着我,问道:“你怎么啦?怎么这副斗志全无的死样了?”

    听了木玲珑的话,我深吸一口气,冷气吸进肺里,冰凉冰凉的,由里冷到外,我脑子一下子清醒过来,退到树后,垂下眉眼轻声道:“我给太子下了春药,现在他已经发作了。”

    木玲珑也随着我移到了树后问道:“那不是正好吗?你怎么不将那仪香楼的姑娘给带进来?”

    我低着头,扯了扯嘴角道:“不用了,已经有人了。”

    “是谁?”木玲珑急切的问道。

    我抬起头,目光扫过湖心亭一眼,转回来看着她平静道:“我要回去了,这事就到这里吧。”

    我越过她朝外边走去,木玲珑一把抓住我的胳膊,走到我面前气恼的问道:“你到底怎么啦?”

    “没事。”我答道,这一刻,我突然间发现我的心情特别的平静,平静到我可以冷静的回答木玲珑的任何一个问题,而没有丝毫差错,比起刚开始看到的蓝摘星与凌束默两人的不知所措,现在的我,头脑中清晰得连一根线都能理得分毫不差。

    我冷静的看着木玲珑说道:“今晚我本就不该来的,她娇横,她无理,她受到太子的独宠,这又与我何干,我没有任何来整治她的理由。”我自嘲的冷笑道:“我今天此举纯属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木玲珑定定的看了我一会,将我的脸扳到她面前,神情严肃的柔声问道:“你到底怎么了?跟我说说。”

    我没有理会她的问话,绽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径直说道:“不过今天也算没有白来,总算是让我幡然醒悟,让我记起,我们原本就是两个不相干的人,我已经偏离原来的轨道太久了,也是时候该回去了。”

    木玲珑见从口中问不出什么,松开了紧握着我肩膀的手,大步的向亭中走去:“我倒要看看,到底你看到了什么会变成这幅死样子!”

    我没有阻止她,看着她的身影踏上湖心小径,离那座亭子越来越近,心中却忽然害怕了起来,我害怕当她掀起轻纱的一瞬间,会看到不堪入目的一幕,那股不知所措的感觉又重新回来了,我惊奇的发现,我竟然会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紧盯的木玲珑的身影,在她举手掀起轻纱的一瞬间,终于忍不住的逃出了太子府,像一个胆小鬼一样的逃了。

    我不敢去揣测木玲珑究竟看到了什么,正如我不敢去揣测自己此刻的心思一样。

    我埋着头,顺着回繁儿家的方向,一股劲的往前冲,什么也不看,什么也不听,什么也不想。

    我走的很快很快,快到像要飞起来一样,身后扬起了一片朦朦的尘土,我一面走,一面不停的拍着自己的脸碎碎念道:“是梦,一定是梦,我要赶紧回去睡一觉,醒了就没事了,一定,一定的。”

    我低着头,边走边念,全然不顾外界的情况,直到鼻头一股温热的痛感传来,我这才察觉到前面有一个障碍物,捂着发痛的鼻头恼怒的抬首望向来人,这是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他的身形挡住我眼前,将本来就不多的月光遮了个严严实实,只留下一片阴影给我。

    确切的来说,他又不能称之为男子,虽然他的身高与成年人无异,但那张脸,却是稚气未脱,一脸的娃娃气。

    我一阵怒起,虽然明明是我没有看路而撞到了他,却不由分说的朝他骂道:“你瞎了狗眼啊,不会看路的吗?”

    娃娃脸见我朝他破口大骂,不但不恼,反而朝我咧嘴一笑,伸出手来朝将我的下巴挑了挑,调笑道:“小姑娘,月深露重,来陪大爷玩玩?大爷给你暖暖身子。”

    他这几句话说得虽然顺溜极了,却带着一丝僵硬,不像顺口而出,反倒有一点像是死记硬背出来的。

    原来是该死的登徒子,今晚碰到老娘真是算你倒霉!

    我想都没有想,火速的伸出手掌朝他脸上左右开弓,啪啪就是两掌,怒道:“现在你的身子暖了吗?不暖的话老娘再给你几巴掌,让你浑身火辣!”

    娃娃脸似乎被我吓傻了,愣愣的站在原地,我又朝他大腿狠狠的踹了一脚,感觉心里的郁结舒解了一些,这才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继续赶路。

    娃娃脸傻愣愣的站在原地,一张清俊的稚脸上写满了委屈,两手分别摸了摸左右两边已经发烧的脸,竟然哇的一声哭出声来。

    深夜的路旁,一个大男人,顶着一张娃娃脸,蹲在地上哭得肝肠寸断,这场景实在是诡异极了。

    娃娃脸边哭边对着空中喊道:“死老头,你骗我,一点都不好玩!”

    空中静默了一会,突然间响起了一阵咯咯咯的笑声,一个白须白眉,头戴一顶金边绣丝羊角帽的老者从黑暗深处缓缓现身,他一边走一边笑的开心:“乖徒儿,那日你看到这小丫头扇宫景岚这小子的耳光时,可是直呼好玩的,所以为师才想出这么个好玩的法子,想让你开心开心的。”

    娃娃脸站起来,抹了一把眼泪委屈道:“打他好玩,打我就不好玩了。”

    白须老头两手一摊,无奈的叹了口气,安慰他道:“为师也没有想到那丫头的性子何时变得这么烈了,本想让她跟你玩一玩的,没料到她竟变得如此凶恶了,这打都打了,也收不回去了,顶多下次为师再找个好玩的法子给你咯。”

    娃娃脸捂着两边发烫的脸,气得说不出话来,虽然明明知道自己又着了师傅的道,可硬是想不出反驳的理由,只得硬生生的吃下这闷亏。

    只是这傻小子想不明白的是,她为什么不分清红皂白就要打自己?自己经常要师傅陪自己玩,也没见师傅冲他发过火呀?

    正纠结不解时,白须老头一把提起娃娃脸迅速的闪到一棵粗壮的树后,不多会,前方黑色的道路上,出现了一个白衣男子,他一脸焦急行色匆匆的朝刚刚那女子离去的方向追去,那男子的身后,远远的紧跟着一个一身火红衣袍的小姑娘,虽然跟得费劲,却也拼尽全力的跟着。

    白须老头等他们过去,这才从树后闪了出来,冲着两人消失的方向嘿嘿一笑道:“乖徒儿,又有好玩的东西可看了,快跟为师来。”

    娃娃脸经过刚才的一事,已经长了个心眼,摸了摸愈来愈火辣疼痛的双颊后退了一步,警惕的盯着白须老头。

    白须老头摸了摸他的头,怜爱道:“乖徒儿,放心,这次的事保证好玩。”说着,又是开怀一笑道:“你这才挨了两巴掌,今夜有人只怕不挨个两百巴掌是收不了场咯!”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