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痴心人为爱痴狂  第一百二十八章 师弟

章节字数:2799  更新时间:09-10-29 21: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悠扬浑厚的萧声不绝于耳,一直往我耳内钻来,直达心间。

    它总是保持着平稳的曲调,不会因为我相隔甚远而乐声模糊,也不会因为我越挨越近而格外响亮。

    循着萧声踏上一片黑暗的小树林,乐声倏然一转,原本浑厚悠扬的萧声瞬间转变成空灵飘渺,细细倾听,似乎又夹杂着一丝愉悦与轻盈,让我的心情不由的一阵雀跃起来,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穿过小树林,黑暗离去,萧声骤停,林边的的石坡后,站着一个挺拔出尘的身影,白衣飘飘,青丝飞舞,月光洒在他乌黑的发上,泛起一阵润泽的光芒,他背对着我,手臂轻轻的放在两侧,手中空空如也,并没有萧。

    而我却笑了。

    凤鸣,乃是天如雪师门的独家绝技,是师门内用来联络信息的隐蔽之法,用专门的内功心法,催动强劲的内力,使其发出扣人心弦的萧声,如凤凰低鸣一般,是为凤鸣。

    但平常人是听不到的,能听到的人必定也是修炼过师门心法的人,是同门之人,所以用这种法很快就能分辨出谁是自己人,显然天如雪是够聪明的,知道用这种法子来勾我出来。

    我大步的快速跑上去,一把就跳上了他的背,搂住他的脖子兴奋的叫道:“小雪,想死我了!”

    天如雪身子晃了几下,稳住身形将我从背后抓住,笑道:“怎么下山这么久,还是这么没大没小的?就没学到些礼仪吗?”

    我紧紧的搂住他的脖子,像只八爪鱼一个的挂在他身上委屈道:“哪有人来教我礼仪呀,个个都巴不得将我往那火坑里送。”

    说着,又腾出一只手来,往他嫩嫩的脸蛋上捏了一把,更加的不满起来:“小雪,你的皮肤怎么还是这么水灵水嫩的,身为一个男人,竟然比我这个女人的皮肤都要好,你难道不感到羞愧吗?”

    天如雪又笑道:“果然没变,还是这么爱耍贫嘴。”

    我往他身上蹭了蹭,轻轻拉了拉他的衣袖道:“小雪,人家想死你了,你想人家吗?”

    天如雪一下子沉默了下来,没有作声。

    我从他背后跳了下来,绕到他面前,看着他的脸,继续拉了拉袖子娇嗔道:“人家几个月没见到你,感觉心都不是自己的了,你呢?说说,你想人家了吗?”

    天如雪别过头,红晕从脖间开始,慢慢的,一丝一丝的爬上下鄂,耳根,直至额头,我吃吃的笑开了,看着他通红的美颜,伸手又捏了捏他的下巴开心的叹气道:“唉,我们家纯洁的小雪呀,还是这么的害羞,说不上两句话就脸红,哪有姑娘能看看你呀,唉,真让人操心!”

    天如雪的脸更红了,只好搬出他惯用的那一句,沉声道:“星儿,我是你师傅。”

    “是是是,我知道你是宫无忧的师傅。”

    我撇了撇嘴,嘀咕道:“每次都是来这么一句,一点新鲜感都没有,仪香楼的姑娘都比你要解风情。”

    天如雪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我道:“你竟然去仪香楼?”

    听了这话,我不由的一阵兴奋,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的将头凑到他面前道:“不得了了,小雪你竟然知道仪香楼是做什么?”

    接着又低头沉思了一会,抬着看着他,频频的点头道:“恩,不错,虽然你的春天来得是比别人迟一点,但你也不要感到自卑,好歹也终于像一个正常的男人了,先去仪香楼将就着,我再替你去瞄个好人家的姑娘,虽然你不太会说甜言蜜语,但就凭你这副好皮囊,相信还是有很多人抢着要的。”

    突然间我又想到一件很可笑的事情,不可抑制的自顾自笑了起来,越想越好笑,最后竟然插着腰在原地笑得不可开交,天如雪一脸意料之中的表情,我指着他笑得断断续续道:“小雪……你,你娶个媳妇真是…真是赚大了……哈哈,别的男人都要防着老婆出墙,你,你将她往无妄山顶一扔,哈哈,保管你不论出走多久……你老婆一定为你守身如玉……哈哈……

    天如雪又使出了他惯用的伎俩,直接将身子背过去,他总是这样,每次被我调侃得毫无招架之力时,就喜欢留个背影给我。

    而我总是喜欢毫无眼力的蹭到他面前,继续猛烈的调侃他,起初,他总是会落荒而逃,所造成的后果就是,他会消失,然后罢工一天,只给我吃馒头,后来被我调侃的频率高了,现加上做馒头其实也并不轻松,所以他也开始学着顶嘴了,就像现在这样,他挺直了身子,回过头看着我沉声反击道:“师傅的事不用你操心。”

    我没有理会他,笑得更厉害了,果然啊,小雪的反击果然是一如既往的苍白无力,半点惊喜都没有,尤其是我走了之后,他的嘴皮子功夫愈加的退步了,不像某人……

    我倏然的止住了笑,面色沉了下去,怎么跟天如雪在一起也会想到那个人?他有什么好的,也就会耍耍嘴皮子,逞逞口舌之快而已。

    “星儿?”我抬头,对上天如雪关切的脸,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出神了,在天如雪的面前出神,还是为那个人出神。

    我连忙狠掐了一下自己的手指,笑着回道:“什么事?”

    天如雪不说话,只是目光转了转,望向不远处的石块后,我也跟着他的眼光望去,一个人,那里站着一个人。

    黑衣黑披风黑手套,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头上戴着一个可怕的骷髅面具,面具上有一条条纵横至深的用钢铁特意雕刻成的伤痕,在月光下泛着森冷的寒光,为他的整个人更添了一股恐怖之气。

    天如雪看着他唇角微微动了动,并没有半分吃惊的意思,看来这个黑衣人与他认识,黑衣人往前挪动着脚步,走到我与天如雪的面前,恭敬的行了一个礼,用沙涩的声音叫了一声:“师傅。”

    这一声把我叫得惊讶不已,我指着黑衣人,扭头望着天如雪问道:“他是你徒弟?”

    天如雪轻轻的点了点头。

    “什么时候收的?我怎么不知道?比我进门晚还是进门早?”我拉着天如雪的领口连声问道。

    天如雪眉心微蹩,将我的手指一个一个的掰着答道:“很早就收了,与你同一年,但比你进门晚。”

    我松开了他的衣领,同时也松了口气道:“那就好,我生怕自己成了师妹了。”

    难道天如雪每个月底都要下山一次,原来是瞒着我在外边收了个小徒弟,去履行师傅的职责去了。

    我看着眼前的黑衣人,知道他是自己人,而且还比我辈份小后,感觉一下子就拉近了不少距离,装大的感觉还挺不赖的呢,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慈祥的问道:“小师弟,叫什么名字?”

    小师弟转动了两只眼珠子望着我,之所以说是眼珠子,是因为他的面具实在是太过严实,也不知道是在遮掩些什么,整个面具将脑袋紧紧的罩住,就连眼睛,也将眼白的部份给遮了去,只留下两只眼珠子盯着外边,让我很是怀疑,他突然能否看到两边的情形。

    小师弟看了我一会,沙涩苍老的声音答道:“伤心人。”

    我突然间感觉一阵怪异涌上心头,之前被他的样子有点吓住,接下来又被他是天如雪徒弟的消息给惊住,没有过多的去在意别的东西,如今思想一松懈下来,再听他的讲话,突然间就觉得浑身不自在了。

    这么沙涩苍白的声音,让人感觉他上了一定的年纪,说不定比天如雪还要老,这么一个年龄相差较大人,让我叫他小师弟,不是有点怪异吗?更何况,他的人怪,名字也怪,叫什么伤心人,我平生最烦叫这类型名字的人,无病呻吟装忧郁。

    小师弟说完这句子话,便沉默起来不再说话,看样子是有事要找天如雪,我很识趣的向天如雪轻声问道:“你在哪里落脚?”

    天如雪也轻声的答道:“麒王府。”

    怎么会是那里?天如雪小时候与妄山道人赠玉给麒王,这我知道,可是依他那不问世事的性子,怎么会住到凌麒月府上去呢?

    心中虽疑惑,但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小师弟,也不方便再问,只得在他耳边轻声道:“今晚我去找你。”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