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痴心人为爱痴狂  第一百二十九章 陪睡

章节字数:3175  更新时间:09-10-30 21: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麒王府,

    朱红大漆门挡住了冷冷的寒风,时值深夜,这个时候,除了更夫与看门的门人,其余的人只怕早就进入了梦乡,可是有个人却无心睡觉,他不时的搓着手站在朱红色的大漆门前来回的走动着,不时探头张望着通往麒王府的每条路口,心急如焚。

    终于,东边的路口缓缓的出现了一个飘逸的身影,白衣胜雪,夜河见了心头一松,急忙迎了上去,行了个礼道:“国师,王爷一直在等您。”

    天如雪微微的点了点头,随着夜河踏入了王府大门。

    凌麒月的书房还亮着烛火,夜河将天如雪带至书房门前,通报了一声,便退于一旁。

    门吱呀一声从里面拉开了,凌麒月站在门口,朝着天如雪微微一笑,语带恭敬的唤了一声:“国师请。”

    待天如雪进了书房,凌麒月又亲自搬来一条太师椅,请天如雪入座。

    天如雪也不推托,径直坐了下来,待天如雪入座后,凌麒月又亲手奉上一杯香茗,站于天如雪的左侧,看到天如雪抿了一口热茶后,这才缓缓开口道:“国师是世外高人,对于明日之事,还请国师指点一二。”

    天如雪放下茶盅,淡淡道:“明日是皇后娘娘的生辰宴,我只是应王爷之邀前来为皇后祈福,至于其它的事,我一概不过问。”

    对于天如雪的超然世外,凌麒月不以为然,他唇角微勾,绽出一个勾人的笑出言提醒道:“国师既然来了,想要安然置身事外恐怕不是件容易之事。”

    天如雪像是没有听出他的话中之意,语气仍是淡然道:“我当年欠下蝶舞一个人情,今日你既以人情相邀,我便走这一趟,当是还了这个情,至于其它的事,王爷就请不要再浪费时间在我身上。

    天如雪说完这番话,放下手中的热茶起了身,走至门边又道:“多谢王爷的盛情款待,待明日为皇后娘娘祈福完后,我便动身回无妄山,在此向王爷先行告辞了。”

    凌麒月站着没有动,直到那杯热茶变得冰凉,才抬首望向天如雪消失的方向,妖魅的笑开了,大费周章的将他请来,怎么能没有任何动静就让他回去呢?更何况,还用了他一个如此珍贵的人情。

    ---------------------------------

    天如雪出了凌麒月的书房,直接向他居住的如雪轩走去。

    才刚进了院子,便瞧见他住的屋子突然亮起了昏暗的烛火,烛光跳跃在窗棂上,让他有一瞬间的恍神,他心中悄然一笑,这丫头,动作倒是越来越快的,不但堂而皇之的入室,还明目张胆的点起了烛火,也不怕被人当贼给抓了。

    他笑了笑,上前推门进屋,屋子里瞬间飘来一股清香,他环顾了四周,屋子里一切都是原样,只是在床榻的帐子已经放了下来,榻前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一双秀气的靴子,床上有女人。

    天如雪皱了皱眉,想起了星儿方才晚上所说之话,难道这丫头胆大得真将女人送到了他床上?

    正猜测间,突然床上的帷帐被撩起了一角,一只玉白藕臂伸了出来,手掌朝上,四指握紧,只留下一只食指由外往里的勾动着,看到这个动作,他哑然失笑,这个动作,只怕也只有她做得如此自然。

    明白了床上之人是谁,天如雪倒也不急不慢,任凭那只手指在不停的勾动着,而他只是坐在桌边,倒了一杯茶,慢慢的喝了起来。

    我躲在帷帐之内,伸出食指勾了半天,直到手指都快抽筋了,天如雪这家伙依然是岿然不动的坐在桌边,气得我一把掀起帷帐,坐在床边瞪着他,狠狠的道:“过来!”

    天如雪看了我一眼,又转过头去平静的喝茶。

    我气得一下子爬了起来,站在床上叉着腰咬牙道:“你过不过来?别逼我用强!”

    天如雪这下是有了动静,却不是朝床这边而来,而是起身准备出门去,我见状立马从床上跳了下来,快他一步的堵在门口,昂着下巴望着他道:“我是三头妖怪还是九头兽?可怕到你见到我跑都跑不及吗?”

    天如雪轻轻叹了一口气道:“星儿,男女有别,以前你小,没有关系,现在你长大了,不能再与我同床而睡了。”

    我哼了一声道:“小?我以前可不小,虽然身体是小孩,但思想是大人的,这点你又不是不知道,若不是你把我抓来这个鬼地方,我现在正好好的躺在家里吹着空调,看着电视,不知道有多逍遥自在,用得着用你来暖身子吗?”

    天如雪低了低头,轻声道:“你下山的这几月,不也是好好的吗?”

    “那是,没得用当然只能不用了,我总不能随便抓一个人就跟他睡吧?我也是有标准的好吧,现在你来了,这就是你的义务,难道你想逃?”

    天如雪无奈的看着我道:“我说过会帮你回去的。”

    我无视他的缓兵之计道:“你这只是将功补过,但你的过太大了,这点功只能补上小小的一角,所以,还是用你的身体来偿还吧。”

    我说完,一把拖住天如雪的衣袖,将他往床边拖,边拖边出言哄道:“放心,我不脱衣服,真的。”

    任凭我如此的苦口婆心的劝说,天如雪仍是死活不愿,发动功力牢牢的站在原处,任凭我使出吃奶的劲都拉不动。

    我松了手,站在原地杏目圆睁的瞪着他问道:“你不愿上床是吧?”

    天如雪坚定的摇了摇头。

    “好!”从牙缝中崩出这一个字后,我开始解开胸前的扣子,天如雪一见就慌了神,淡然的脸上也浮现出紧张的神色,他抓住我已经开始解第三颗扣子的手,嗫懦道:“你又来了。”

    “那你去不去?不去我就接着脱,然后把整个王府的人都叫过来,让天下人都知道你调戏我!”

    我得意的朝天如雪笑笑,以前在无妄山顶的时候总是用这一招,但是无妄山顶只有我们两个人,天如雪可以跑开,或是闭着眼睛,反正我再怎么叫,也不会有人知道,于他的清誉没有半分的损伤,现在可不同了,人言可畏,天如雪绝对不会不顾及的。

    果然,天如雪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自己爬上了床,我也跟着一个饿狼扑食的扑了上去,感觉到天如雪崩得紧紧的肌肉,我偷笑的拍了拍他的肩头道:“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只是用你来取暖而已。”

    说完,坐起了身,又开始解领口的盘扣,天如雪一下子就坐了起来,抓住我的手紧张的说:“你说了不脱衣服的。”

    “外衣总要脱吧,不然怎么睡?”我抽回了手,继续的解扣子。

    天如雪低下了头,身子一点一点的往外挪,我脱了外衣,回头却看到天如雪已经移到了床沿,伸手又一把将他拉了回来,往床上一倒,感觉到他越来越僵硬的身子,我这次狠狠的捅了一下他的胸膛道:“放轻松,你僵得跟一块冰一样,我还怎么取暖?”

    说完往他跟前蹭了蹭,伸手抱住了他的腰,天如雪猛的一愣,身子因为过份的僵硬和紧张而微微的颤抖起来,我眯着眼睛感叹道:“咱们家的小雪到底是开窍了呀,以前你跟我一起睡的时候可是从来都不会抖的。”

    天如雪再一次红的脸解释:“那时你还小。”

    “你放心,不管是小还是大,我对你的感情都超越了男女,真的,所以不用担心我会侵犯你。”

    我认真的回答,这话说得是真心话,对于天如雪,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或许是他的长相太过完美,美的不像是人,或许是因为他的性格太过淡然,丝毫不解风情,又古板的只知道遵守着师门的规定,所以我对他,完全没有任何别的心思,就算抱着他,也如同抱着一个女人一般,不会起任何的歪心思,当然,有时候想逗逗他解闷除外。

    天如雪没有接话,只是将手放在身子后面,眯着眼睛轻声道:“睡吧。”

    暖气从天如雪的那边传了过来,我又往天如雪的怀中靠了靠,直到全身被一股暖意包围,这才惬意的眯上了眼睛问道:“小雪,你怎么突然下山来了?”

    这个死守着师门规定的人,突然下山来了,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天如雪老实答道:“明日是皇后娘娘的生辰,麒王亲自前去无妄山请我来为皇后娘娘祈福的。”

    是凌麒月去请他来的?明日就是皇后娘娘生辰了?我猛然的记起那宗暴毙案来,记得凌麒月好像说过,最后一个人就是宫中之人,而明日,正是莫云初取最后一人心脏的时日,可是皇后既是明日生辰,那就不符合七月十四日的定律呀,如果不是皇后,那究竟是谁呢?

    那些都不是我该想的,眼前不解的是,天如雪这个老古董会这么好说话,凌麒月一请就下山来了?

    我仰头问道:“他一请你就下来?你什么潜心静修吗?什么时候也对这红尘之事在意起来了?”

    天如雪道:“本来我是不理会的,但当年我欠了麒王母亲一个人情,此次下山,实则为还人情而来。”

    还有这种事?天如雪竟然也会欠人的人情?我兴致一下子就上来了,正好奇的想问个究竟,门外突然传来了低沉又魅惑的嗓音:“国师,我可以进来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