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痴心人为爱痴狂  第一百三十章 施暴

章节字数:2781  更新时间:09-11-01 23: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是凌麒月!

    我一下就听出门外的人是谁,凌麒月这妖孽的声音如此的魅惑人心,任何人只要听过一次,便永生都忘不了,更别说,我这听过许多次的人了。

    门外响了一声便再无动静,我知道,凌麒月一定站在外面等着回答呢,不由的捅了捅天如雪的胸膛,朝门外呶了呶嘴小声道:“就说你睡下了,打发他走吧。”

    天如雪往门的方向看了一眼,淡漠出声道:“王爷,我已睡下,有何事明日再说吧。”

    凌麒月道:“本王只是想给国师看一样旧物,不会占用国师太多时间,还请国师开门接见。”

    听到凌麒月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回答,天如雪又回过头来看着,眼神征询我的意见,我却大感意外,这凌麒月平常都横得要命,眼睛长在头顶上谁也不放在眼中,就是见了凌漫阳,也是像只骄傲的孔雀一样翘着尾巴,傲得要死,怎么对天如雪的态度就如此的恭敬呢?而且他刚才唤天如雪作国师,我跟了天如雪十几年,竟然还不知道他也在天溪城当了这么个官?

    有鬼,实在是有鬼,看来明天那事,绝不止祈福这么简单,而凌麒月执意要给天如雪看的东西,也必定不是简单的东西。

    我小声的对天如雪说:“看样子他不进来是不会走了,你就出去应付一下他吧,反正只是看个东西,相信也不会太久,我躲在帷帐里就好了。”

    天如雪点了点头,起身下床坐到桌边,淡淡道:“进来吧。”

    门外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我正准备放下帷帐缩回被子里,眼神一瞟,却赫然看到了摆在床前踏板上的靴子,心里猛然一惊,伸手想将靴子拿进帐里,这个时候凌麒月已经踏进了门槛,我紧张的一抖,靴子反倒滚到床下去了,我只好迅速的缩回手,躲进床里一动也不敢动,只希望凌麒月不要注意到这边才好。

    只听到天如雪率先开口道:“王爷想给我看何物呢?”

    外边许久没有动静,也不知道凌麒月在做什么,也没有听到天如雪的声音,我好奇的想掀开帷帐去看,却又怕被凌麒月发现了动静,只好硬忍着,半响,才听见凌麒月略带笑意的说道:“打扰了国师的好事,是本王的不是,明日本王便挑选天都的美姬十人送予国师赔罪。”

    听了凌麒月这话,我一阵汗颜,那双靴子果然还是被他发现了,他竟然以为我跟天如雪在……

    这样也好,这样他就不会失礼的掀开帷帐来看了,反正谁也不知道帐子里的是谁,丢的只是天如雪的名声而已,我心中一阵放松,动了动身子,坦然的在床上躺了下来,心中暗想着天如雪此刻的表情,可惜不能出去,不然我还真想看看,一定好笑极了。

    “不必了,多谢王爷好意。王爷深夜前来,不是说有旧物给我看吗?”天如雪的声音还是那么的镇定,我心中暗笑,原来小雪也会面色不动这一招呀。

    见天如雪扯开话题,凌麒月也知趣的不再继续,我只听到外面又是一阵静默,接着响起天如雪略带慌张的惊呼:“这是……”

    凌麒月笑道:“明日之事,还请国师多多费心了。”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脚步声渐行渐远,我掀起帷帐下床来,却见天如雪坐在桌边发呆,我走过去摇了摇他的肩膀道:“你怎么啦?失魂落魄的?”

    天如雪没有答话,只是呆滞的望了我一眼,接着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默默的回到床边睡下,我也跟着爬上了床,躺在他身边问道:“到底怎么啦?凌麒月给你看的是什么东西?”

    天如雪一句话也不答,只是睁着两只眼睛望着床幔,把我急得,是又悔又恼,后悔刚刚没有壮着胆子偷看一下,到底凌麒月给天如雪看的是什么东西。

    现在可好,就他这么个沉默法,别说我要问他刚刚看到的是什么东西,就算是我要问他关于国师的事情,他只会一个字都不会回答。

    泄气的闭上了眼睛,既然他不肯说,那我明日就混进皇宫去看个究竟,凌麒月说明日之事还请天如雪多多费心,我倒是要看看,天如雪费的是个什么心。

    再次睁眼,窗外已现微亮,我是被渴醒来的,迷迷糊糊的眯着眼睛,爬下床来倒水喝,刚喝了一口,便听到门外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下意的端着茶杯去开门,门开的瞬间,一股清晨的寒意伴随而来,我不禁打了个冷颤,当我看清楚门外之人是谁时,再次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人也跟着清醒过来了。

    凌麒月一身玄色亲王长袍,穿戴得整整齐齐的站在门外,惊望着我的眸子先是睁大,然后迅速的收缩,最后在眉头的挤压下,只剩下了一道缝,而他那比秋意更寒的目光就透过那一道缝集中寒意的向我射来。

    他猛然拉着我的手腕,将我拖到院子里,咬着牙,脸色铁青的问道:“昨晚在国师房中的人是你?”

    我被他骤然的拖到院子中,一时间还没适应突如其来的寒意,不禁冷得全身发起抖来,我一边抖着身子,一边说道:“先让我穿件衣服吧,这样下去会冷死的。”

    说出话来,竟然发现唇齿间都带着颤音。

    事实再一次证明,凌麒月真的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

    他不顾我站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样子,只是将我的手腕一握再握,一紧再紧,直到紧得快要断了,这才恨恨的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昨夜在国师房中的人不是你,对不对?”

    我冷得快受不了了,火气一下就冒了上来,冲着他喊道:“是不是我关你什么事呀,你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这句话就像是一个火把,扔到了凌麒月这把干燥的稻草上,一下子就猛烈的燃烧了起来,他将我狠狠的摔到墙边,大力的握着我肩膀,眼神狠狠的盯着我,我甚至能听到他牙齿磨动的霍霍声,直觉告诉我,这个情势不太妙,于是,我趁着他还没有任何动作之前,用尽全力的喊道:“小雪,救……唔……”

    未完的话语被凌麒月大力的堵在唇边,他一下子欺身压了上来,用牙齿狠狠的咬住了我的唇,又恨恨的咬了一口,我只感到唇上一阵刺痛,一股咸涩的味道在齿在漫延开来,心一下子沉了下来,这个疯子,肯定出血了,我要怎么出去见人?

    他的大手摸到我的颈间,只听见“呲拉”一声,我身上单薄的中衣被他大力的撕扯了下来,身上只剩下一个贴身的肚兜,遮挡着四处入侵的寒意,却无法挡住那双侵略的手。

    他狠狠、用力的、不带任何感情的吸吮着我的嘴唇,舌头趁机伸了进来,感觉到一个滑腻的东西在我唇间灵活的游动,我心中害怕极了,死死的咬住牙关,呜呜的叫着,手大力的往他身上打去。

    凌麒月将我死死的制住在墙角,我连一丝闪躲的力气都没有,他左手钳住我的两颊,用力一捏,牙关在外力的作用下便自动的开启,他的右手隔着肚兜在我胸前狠狠的一抓,我顿时疼得倒吸一口凉气,凌麒月本就邪魅的脸此时在我的眼中更是闪烁着嗜血的光芒,他就像是一只盛怒中的狮子一样狠狠的看着我,脸上却是掩不住的鄙夷之色:“我还以为你是贞洁烈妇,原来你也只不过是只装模作样的荡妇而已!”

    蓦然间又把脸凑到我面前,用手捏着我的两颊将我缓缓的从地面提起,直到提至他的面脸,这才残忍的笑道:“你既能跟别人睡,也能跟我睡!”

    我恨恨的睁着两只眼睛盯着他,他紧紧着抓住我的下巴,欺身吻了上来,手中却不再怜香惜玉,使劲一扯,唯一遮体的肚兜应声落地,我赤身裸体的呈现在了空气中。

    口不能喊,身不能动,这种无力的屈辱感让我不知该如何是好,眼泪哗哗的直往下流,凌麒月停住了在我口中的动作,伸出舌头舔了舔颊边流下的热泪,讽刺道:“怎么,还想装作良家妇女吗?你的眼泪已经唤不起我任何的同情了,今日我便要了你,看你会不会如同上次所说一般咬舌自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