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长大的朵朵(1)  一 嫁衣

章节字数:3236  更新时间:10-10-23 22: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生完孩子后,我一直没出过门,走大街上一看,全国上下民心安稳,尽管时下发牢骚的人不少,但大街上还是一派欣欣向荣之感。

    陆定远的姐姐陆馨儿和姐夫温远道接走了我的儿子,孩子依旧叫念浩,不过改了个姓。大家一致决定让对小念浩保守秘密,直至到迫不得已的一天。看着馨儿夫妇如此爱孩子,我也心感欣慰。

    “朵朵,你放心!我保证会照顾好浩儿的!我都四十了,再也生不了了,如果不是远道厚道,我的婚姻也到尽头了!”馨儿泣道。

    “姐姐,你真幸福,遇到了姐夫!他如此全心全意地待你,这辈子没白活!”我感叹道。

    “朵朵,你也遇到了啊!定远是世间少有的好男孩,难道你看不出他对你一往情深?”

    ……

    公园里的轻飘柳叶,阵阵涟漪,微风淡扰了我的心。陆定远喜欢我,这我知道,然而我需要的不仅仅是他的喜欢了,这热闹的都市又岂是一个“美”字可以形容的,然而所有的大龄剩女到了最后都是一个心态——找个人嫁了,有个归宿。

    恰逢中秋佳节,公园的酒楼里高朋满座,这都市逢上节日热闹不输京城,国泰民安,欣逢盛世?或许吧,但人生难得几回乐?

    想的正入神,大街上的喧哗声都无法干扰我心底的安宁。长年思虑之中的我早已练就一颗比常人更敏锐更鉴定的心,那就是不轻易被外界的环境所干扰。

    C城内最繁华的大街上,本就人群聚集,节日突然都窝到一堆。一辆红色的小车随即出现,我忍不住好奇的探出头想看个究竟。车子突然停下,一个贵妇走下车来,怀里抱着一个婴儿,衣饰华丽,再看身旁的用人,语气凌厉。

    穆芸芸——我或许到死都忘不了,因为她,我失去了丈夫,浩儿没了父亲。

    最后,当看到黑炭幸福地从车里缓缓走出的时候,我赶紧在他没发现之前闪了。因为我相信他的嗅觉依旧灵敏,依旧能够发现我的存在。

    我身旁的乞丐重重的咳了声,引起周围所有人的注意,我突然自嘲那些不争气的想法:我依旧渴望他的关怀,哪怕已成往事!

    爸爸的电话惊碎了我所有的梦,他告诉我妈妈高血压,住院了!医生还发现她有了糖尿病……

    我匆忙挤上公车,再也没有诗意的绵想!

    在这之前,我一直责怪妈妈为什么没有来看我,尽管陆定远一再跟父亲表示浩儿是他的骨肉并多次誓言旦旦地跟他表示会给我幸福,可妈妈总觉得我的婚姻是她的心头之重,认为我个人的行为过于儿戏!所以我生产期间,妈妈一直也没看我一次,偶尔一两个电话,不过也是爸爸打的多。原来是她生病了,她怕我担心,一直没有告诉我……

    “嗯,小姐!你刚刚上车的时候没给钱!”

    我忽然想起刚刚上车过急忘记了刷卡,往口袋里一抹,晕!一卡通没带上,好不容易才在口袋里摸出一个银币,交到司机的手中,他才清冷的开口:“那女子是谁?做事这么冒失。”

    一位大姨应答她:“你看走眼啦!还女子?八成是生了孩子的!”

    这声音让我有一种羞辱之感,更加怨恨黑炭。

    司机无赖地说:“这是得姑娘亲自验证才有说服力,对吧?”

    我不搭理这类无聊的人!

    那位大姨继续叫嚷:“我是不会看走眼的!这方面女人最有说服力!”

    我轻轻地答:“你的确是看走眼了的,这损人的话你怎么就那么乐意?”

    “对呀!八卦!”车上一年轻女子仗义执言。

    这突如其来的羞辱让我更感激陆定远,他为我所做的一切不仅捍卫了我的尊严,更保护了我年迈的父母那点点脆弱的自尊。要知道,自尊是无价的呵!

    此刻,无助的我脑海里满是陆定远的背影,我开始信赖并依靠这个我生命里姗姗来迟的男人。为了不打扰他工作,我决定给他发条信息,他立马便回:“医院见!”

    谁知道冤家路窄,在医院居然也遇着黑炭,不张浩天——他再也不是我记忆中的黑炭了,只是一个深深地伤了我的身和心的男人,他们一家带着出生几个月的宝贝儿子来做检查。分别了半年后,我们居然以这种方式见面。

    穆芸芸依旧是那副德性,不,仗着儿子和老公,她更变本加厉了!

    “王妈,那位便是甄朵朵,居然未婚先孕。”见我一个人形单影只,穆芸芸恶意地刺了我的心。看来她对还很关注,黑炭被夺走也是她处心积虑的结果。

    那个叫王妈的佣人深谙主人的品行,殷勤而谄媚的接过穆芸芸的话道:“对呀,小姐!这念头,不要脸的人多着呢!”

    张浩天轻摇头算是回应,那垃圾!

    我没闲工夫跟她吵架,不过还是气愤地举起了身边搞卫生用的拖把……当它高高落在半空的时候,陆定远接住了它!否则那女孩和孩子都得遭殃,因为张浩天没有想到我会有此举动,而那个王妈早就躲开了。

    他来得正是时候,我委屈地落下泪水,靠在他的肩膀。

    “小姐,你说话嘴巴干净点,朵朵是我的合法妻子,你再无理取闹我高你诽谤!”说罢便义正词严地对张浩天说:“请你管好你的女人,旧爱是不如新欢重要,但不是因为新欢的得意就可以随意侮辱你的旧爱,这是一个男人最起码的道德底线……做不到这样,你就不配让朵朵爱了这么多年!”

    黑炭沉默,但目光死死地盯住陆定远,他大概在折磨这个男人到如斯地步的传奇人物,就算他爱慕朵朵,男人之间也不需如此吧?

    我知道他一定是这样想的。果然,黑炭徐徐地道:“对不起,不过我一向不管女人之间的事情!”

    “难道就跟你一样关系都没有吗?”陆定远发怒了。无奈的我一笑后拉着陆定远的手臂赶紧走人,却发现了黑炭的眼睛变的有些异样。

    妈妈端坐在医院的病床上,病恹恹的她脸上少有的笑意,俏脸上的无奈明显易见。头发只是简单地整理了一下,剩下的青丝随意的披散在肩上,却添了很多白丝。纵然没有刻意修饰,但仍掩不住曾经有过的容姿。

    陆定远第一次见我的母亲,他忍不住倒抽一口气道:“果真是明眸皓齿颜,怪不得穆叔叔夸阿姨你昔日可是明艳冠绝的校花……”

    我本以为母亲会大发雷霆,谁知道她忽然转性了似的,淡淡地跟我说:“你来了?来了就好好陪妈妈坐坐!”

    “嗯!”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妈妈,我与朵朵领了结婚证书!”陆定远认真地跟妈妈汇报。

    “定远啊!我也听说你了,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朵朵这证书已经拿过两次了!”妈妈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红,眼泪哗啦啦地落下。

    “对不起,妈妈!”陆定远显然没有想到妈妈会如此这般反应。我感受到了他焦虑的目光,与其对视,他一抬眸便让我觉得温暖万分。

    “定远!朵朵,你爸爸此刻正在重症监护室抢救!我知道他最想看到的是你风风光光地出嫁……不过,我不知道他还有没有这个机会!”

    “什么!”我大惊失色,我只知道母亲的身子经常不好,却没想到沉默的父亲背后居然埋藏着那么多的心事!

    “什么病!”陆定远问。

    “我也不知道,或许是医院不愿意告诉我吧,怕打扰了我的情绪!”妈妈说:“人家说父亲之间一定会有感应,我怎么对他一点感应都没有呢!”

    “妈,你别多想!爸爸是好人,老天是不会让他有事的,你放心好了!”陆定远安慰着妈妈,“再说了,这个家有我呢!”

    是啊!我们这个家实在是太需要男人了,一个可以顶天立地的男人!

    感谢上苍让我遇见了你!我的丈夫,我一生之中的依靠!

    “谢谢你,好孩子!”妈妈对陆定远的态度缓和了一些,估计定远身上透露出来的气息已经把她征服,赢得了她的信赖。我虽然心里难过,心里总算欣慰了一些。

    “朵朵,你陪着妈妈!我出去张罗一下。”陆定远说罢便去了解爸爸的事情了。

    “朵朵,我的宝贝女儿啊!这回你可没看走眼啦,人家说苦难是检验一个男人最有用的法宝,如果一个男人爱你,便愿意为你赴汤蹈火且爱屋及乌!你,嫁他吧!”

    “妈妈,我们不是已经拿了证书了吗?”说实在的,我不是很在乎仪式,陆定远之前很想到希腊旅行,我们已经商量好了要旅行结婚。

    “朵朵,你还不明白吗?如果爸爸能够醒过来,他最希望看到的是你的婚礼啊!”说罢母亲便伤心地哭了起来,我第一次见她如此悲痛欲绝,真心真意。

    “都是我的错啊!我因为过分的怀念穆天运,草草地嫁给了他,草草地和他生活了20多年,却从来都没有真正关心过他!等他病老衰弱了,我才觉得他才是我一生的依靠,而这样的日子不知道还会不会再来……”

    “会再来的!”我坚信爸爸那么爱妈妈,他会很坚定地活下去的。

    “所以啊,我不希望你拿婚姻儿戏,知道吗?爱上了一个人,决定和他好好生活了,就要好好待他!前阵日子,我收拾东西的时候,在一大堆旧物里搜出你爸爸藏了20多年的嫁衣,那是为我准备的,可我一直不知道……后来,我答应他在我们的纪念日穿给他看,谁知我们双双都离鬼门关近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