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难忘  第十四章

章节字数:2676  更新时间:09-08-07 08: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四哥,你没事吧。”

    男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女孩也越来越焦急,她蹲在他身边,轻轻地帮他擦拭不停冒出的细汗。

    “追兵怕是不久就会找到我们,你快走!”男子命令道。

    “我不走,我们一起来的,死也要一起死!”女孩倔强地不肯走,从小她都对听他的,但是这一次,她不能。

    “你!不走我就不认你这个妹妹了。”男子生气地威胁道。

    女孩依旧倔强地蹲在他旁边,纹丝不动。

    “你……要是被他们抓到了,会死的,知道吗?”男子见威胁没有,语气软了下来,生死他不在乎,但是他不想连累妹妹。

    “她不会走的,草原的儿女是不怕死的!”女子的声音响起。

    那男子惊讶的朝着声音的源头望去,但见一袭白女子微微含笑,一派清新,如同她手上带着泥土的嫩绿小草。

    那女孩也是惊讶万分。

    他们惊讶她竟然还会回来,他们更惊讶这个女子跟他们讲的不是汉语,而是他们民族的语言,虽然带着奇怪的腔调,但却的确是他们的民族语言。

    他们的惊讶在浅菊意料之中,她没有理会,只是款款朝他们走去,把手中的植物递给那男子,道:

    “把它吞下去。能解你的毒。”

    看着两个惊讶万分的人,她只是笑笑。

    “族人?”女孩奇怪望着这个会说他们的语言的女子。

    浅菊沉默地摇摇头。

    其实她说的也不算突厥语,是土耳其语。古突厥语属于阿尔泰语系,其语法和发音大致与现在的土耳其语相似。

    浅菊的爱好是学语言和研究毒,以前学的八国语言当中正好有土耳其语。好久没用语言了,今天浅菊忍不住来试试。看看史书的记录是否正确。

    “你怎么知道我们是突厥人?”受伤的男子戒备地看着浅菊,刚才他们明明说的是汉语。由于从小接受训练,他们的汉语很熟练,与汉人无异。他记得刚才他们说的一直都是汉语,这个女子怎么会……

    “这个。”浅菊纤长的手指轻轻地指着男子腰间的狼形腰牌。

    原始的突厥人为黄色人种,后来随着突厥的西扩,逐渐与白色人种通婚融合,才渐渐地以黄白混血人种为主,像二十一世纪的土耳其、阿塞拜疆、塞浦路斯、摩尔多瓦、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

    不过这些都是唐以后的事情了,浅菊此时所处的时代突厥汗国刚刚兴起,突厥还未西扩,突厥人为黄色人种,外表上与汉人无异。

    浅菊之所以能判断处他们是突厥人,是因为历史上以狼为图腾的民族只有突厥。在汉人的文化里,狼是残暴的象征,汉人不可能佩戴狼形腰牌。

    而突厥族的起源和狼有关。与其起源有关的两则历史传说都与狼分不开。

    一说,突厥本是匈奴的一支,后被邻国所灭,当时有一个10岁的小男孩,士兵见他年小,没忍心杀死他,便将他砍去双脚扔到荒草中。后来,小孩被一只母狼救去,长大以后与狼结合;邻国国王听说这小孩已长大,怕有后患,便派人将他杀了,杀他的人,见他身旁有一条狼,也想一起杀掉,狼逃跑了,逃到高昌北边的山洞里。在那个山洞里,狼生下lO个小男孩,他们逐渐长大成人,各自成家,繁衍后代。其中一支,生活在阿尔泰山一带,阿尔泰山形似作战时的头盔,当地人称其为突厥,所以他们就以突厥为族号了。

    另一说,突厥原在匈奴之北,其部落首领有兄弟17人,其中一个叫伊质泥师都,为狼所生。泥师都娶二妻,一妻孕生了四个男孩。大儿子名纳都六,后来被推为部落首领,定国号突厥。纳都六有10个妻子。纳都六死后,10位妻子带着自己的儿子来到大树下,约定所有的孩子向树跳跃,谁跳跃得最高,谁为首领。纳都六小妻所生阿史那年幼敏捷,比所有的孩子跳跃得都高,遂被推为首领。这一说法,也说明突厥族为狼所传。

    所以突厥人崇尚狼,以狼为图腾,他们的旗帜就为金狼图。

    “你想活的话,就把这个吃了。”浅菊淡淡地对这个满脸狐疑的男人说道。

    那男人什么也没说,接过浅菊手中的草药,一口吞下。反正不吃也是死路一条,这时候也只有试试了。

    须臾之后,那男子脸上的青色渐渐退去,疼痛之感也渐渐消失了。他奇怪地看着眼前这个女子,他真没想到药效如此之神速。

    那男子欲起身对浅菊表达感激之情,可能这一动作牵动了溃烂的伤口,伤口传来的疼痛感让他只能勉强坐起来。

    “你的毒虽然解了,但是伤口在毒物的作用下已经溃烂,需要一段时间方可恢复。”

    浅菊冷静地再次查看那个男子的伤口,然后对着周边的草地凝视许久,拾起一些有助于恢复的草药,用石头磨碎,给他敷上。

    一种清凉的感觉从伤口传出,原本疼痛灼热的感觉渐渐缓和,消失。男子顿时觉得舒服了很多,他惊讶地看着这个外表柔弱,医术高明的白衣女子。她的医术,怕是连宫中的御医也不一定能比得上吧。

    从男子逐渐舒缓的表情中,浅菊知道她从地上捡起的草药发挥作用了——中医的特点就是只要你善加利用,物物皆可为药。

    “谢谢你,姑娘。”一男一女的声音不约而同。不管这个女子是什么身份,对她的相救,他们心存感激。

    浅菊对他们轻轻一笑

    “不要谢我,是你们自己运气好,恰巧需要的药这周边都有。”

    从他们的情形来看,他们应该是潜入汉地打听什么情报的。

    “姑娘是汉人,为何救在下。”那男子有点不解。

    浅菊笑而不答,她也不是刻意救他的。在现代,她是一名医生,但是她并不是那种爱心泛滥,立志救死扶伤的医生。她只是对解毒感兴趣,正好这山间又有能解毒的草药而已。

    那受伤的男子更加不解,在他们突厥,汉语讲得不错的虽然不多,但还是有一部分的,因为他们有专门的训练。可他从没听说过,汉地还有能把突厥语讲得如此流利的,这个女子到底是什么身份……

    浅菊显然看出了他的心思,提醒道:

    “与其揣测我是什么身份,还不如想办法刚快离开这里比较实际,你的毒已经解了,身体虽然还有点伤痛,但你一个大男人应该还是可以忍受这番疼痛的。”

    浅菊若有所思地看着远方,刚才那个女孩说过他们已经在这里耽误了三天了,三天的时间,足以让他们的敌人找到蛛丝马迹了。

    “你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追你们的人怕是不远了。”浅菊平淡地说道。

    那男子再次用手撑住地面,努力向上一挺,竟也能站起来了。

    一旁的女孩满脸激动,急忙上去扶住重心有点不稳的哥哥,生怕他跌倒。

    浅菊也优雅起身,但并不是走向他们,而是转身走向后方的湖泊,站在湖边看看清澈见底的湖水。

    “姑娘不和我们一起走?”男子见浅菊并没有和他们一起上路的意思,奇怪地问道。

    浅菊转过身对他们点点头。

    “姑娘,你住这附近吗?”那个女孩问道,她想浅菊不跟他们走,肯定是因为她是这附近的居民。

    而那男子却不这么认为,这附近方圆几百里根本没有人家,她不可能是这附近的居民。

    只是,他们被困在这里三天三夜都不见一个人影,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你们走吧。不要揣测我了。”浅菊不想解释,只是提醒他们快点离开。

    浅菊不是不想离开这里,只是她不想和他们一起走。她从那男子的狼型腰牌中知道这个男子应该是突厥的贵族——在突厥只有贵族才可以佩戴这样的腰牌。而她并不想和身份如此特殊的人有所联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