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  第六章 秦影

章节字数:1124  更新时间:09-07-01 08: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倚着男人,进门。门在身后碰撞,男人急不可耐,一双汗涔涔的毛手上来就要剥秦影的衣衫。

    大爷,何必这么着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奴家尚有稀罕物儿,同大爷一同享用,保管大爷用了以后,欲仙欲死。秦影媚笑,堪堪推开男人那猴急的手,水葱也似的指头从怀里掏出一只羊脂玉的瓶。

    什么好玩意?男人按捺住内心的燥热。

    秦影打开瓶塞,幽香扑鼻。

    秦影小心翼翼的往酒杯里撒上些许,鲜红的粉末,倒酒,摇匀。粉末融化,氤氲,像那洞房花烛点点落红般羞涩放荡。

    大爷,喝了它!秦影举起酒杯,凑到男人唇上,吐气如兰,喝了它,保管大爷比神仙快活!

    男人望进秦影的眼睛,男人酥软在了秦影的眼眸里,不由自主的张口,秦影一点一滴把鲜红的汁液灌进男人饥渴的喉咙。宝贵的药,得来不易,一分一毫都不能浪费。

    汁液残留在牙齿上,一似饱满开裂的石榴,有红似白。

    男人醉眼朦胧,搭在秦影腰肢的手垂了下去,脸庞带着诡异的笑。

    秦影把男人扔到床铺上,看着药力渐渐发作,男人独自呻吟,辗转,战栗,床铺咯吱咯吱,却只是一个人上演的春宫好戏。

    秦影冷笑,放下帐幔,再不看那男人丑态百出。

    这是聂琳琅都不知道的秘密。

    小镇的人只知道,锻被楼,是个好去处。锻被楼里的秦影姑娘,端的好手段,伺候得男人快活似神仙。

    却无人知晓,秦影在这污浊的销金窟里,险险操控着这瞒天过海的把戏。

    帐幔后面的呻吟停止了,只剩粗重的喘息。满屋子汗臭的迷乱味道,秦影动手把自己的衣衫发髻揉搓的七零八落,涂了胭脂,润了红唇,一似欢爱过后的慵懒颓靡。秦影掀开帐幔,偎进男人怀里。男人悠悠醒转,那如梦似幻的高潮迭起,男人丝毫不怀疑是现下怀中的女子所赐。

    男人心满意足,秦影依旧媚笑,拢了发丝,起身,唤了池溪溪打来热水,收拾这满屋春色。

    秦影同聂琳琅讨了池溪溪做贴身丫鬟,只因这丫头,一双清朗却又倏忽之间似曾相识的眼睛。

    竟似那日从柴房抬出被弃尸荒野的女孩儿。

    我救不了你,我也救不了自己。假若何日能脱离这是非之地,我愿日日为你超度,求的一点功德,以图来世再不要沦落这烟花之地。

    你!你在干什么!

    耳畔忽又响起那日那个认错了人的呆头鹅暴怒的呼喊。

    何日有谁也会在乎我在做什么?

    暗暗的攒了不少金银珠宝,只求能有一日,趁着容颜未衰之时,遇得良人,安安稳稳的做个农妇,足矣。

    农夫,山泉,有点田。(不好意思,小小恶搞一下。)

    眼前又闪现出那个呆头鹅呆头呆脑的神情。

    既是认错了人,必是他心上的那个人儿,同自己有几分相似吧。

    坐在菱花镜前,望着镜子里的另一个自己。思及此处,脸庞竟微微有些热,心中暗自诧异。见惯了风月场的人,竟还会有了羞涩?

    起身开窗,让窗外的春风吹去心中燥热。

    只是偶尔一面邂逅,擦肩而过,谁会记得谁。

    洗面,梳妆,提着裙摆,缓缓下楼,烟视媚行。

    楼下贵客满盈,正是那数不尽的金银珠宝在朝自己招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