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女舍诡影  第四十章 爱与恨

章节字数:4796  更新时间:09-08-27 14: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旁若无人的继续说道:“我猜那种香大概只是对被中蛊的人才有影响吧?要不然我们宿舍的人为什么会没事?”

    王莉笑了笑,道:“你很聪明,比我想的要聪明的多!”

    “谢谢夸奖!”我淡淡的说道,“其实我并不聪明,最少我一直想不明白的是,你是怎么给我们下蛊的,还有为什么你不害怕我会报复你,最重要的是你到底对老姐做了什么?为什么她陷入了重度的昏迷之中?而且,我奇怪的是,你我并无恩怨,为什么你会给我下蛊?”

    “怕?”王莉依旧笑着说道:“我为什么要怕?我又没害人?你不是好好的站在这吗?再说你说我下蛊,别人会相信吗?呵呵……”

    “那你能解开我的疑惑吗?我知道,你今天找我来肯定是要告诉我什么的,对吧?”我并不恼怒,仍然淡淡的问道。

    “对!”王莉仰起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看着我缓缓的说道:“怎么样给你们下蛊,当时我可是绞尽了脑汁的,后来你猜我发现了什么?那就是你们晚上会出去买西瓜吃,这就给了我一个灵感,其实很简单,我知道沈为定喜欢占占小便宜,而且你们每次都是固定在一个地方买的,所以我就去和那个你经常买西瓜的老板套套近乎,让后就和那个老板说是你的朋友,掐准了时间然后我买了一只西瓜交给老板,让老板给你们,但是不要说出是我送给你们的,所以嘛……你知道了吧?那蛊虫正事下在了西瓜之中!”

    听了王莉简单的讲述,我倒吸一口凉气,这个女生真是不得了,心思缜密不说,而且计算的格外精准。我恍然记得在某个晚上,老板神秘兮兮的给了我一个西瓜,说是不要钱的,用来感谢这几天对他的生意的照顾,当时并未起疑,只是觉得有点受宠若惊,不过抱着“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的思想觉悟,我们还是收下了,原来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嘴馋和占小便宜啊!

    再次的认真的看了看王莉,看她清清纯纯的,怎么能想得出这么周密的计划的。可能是最近疏于练习,王莉对我赤裸裸的目光视而不见,而是继续的说道:“至于你?我听说所有的馊主意都是你出的对不?哼哼……谁叫你那天在厕所呆着不走的,我以为你听到了我的咒语声,所以才唤醒了你体内的蛊,不过,那并不是你们所说的什么情幻蛊,而是情幻蛊变异而成的幻蛊!”

    郁闷~我撕心裂肺的再心底喊道,那天我的确什么也每听到啊,只是听到了奇奇怪怪的女性的呻吟声,当时我的心思早就想入非非了,哪有注意力听你说的是什么。以上的话大概只能在心里喊一喊了,要是说出来我怀疑她是同志,还不得和我拼命啊!

    “你就不怕我们报复你吗?”我说道,当然是转移话题了,咳咳……我可不想再这个女厕所问题上多做停留,毕竟……嘿嘿……心照不宣!

    “不怕!第一,我没有任何的恶意,只是做做噩梦而已,又没有什么伤害,再说了,幻蛊还有一个功效,那就是遗忘,再中蛊一个星期后这个蛊虫就会慢慢的消失掉,而且蛊虫的分泌物是对人体有好处的,说不定你们还得谢谢我。等到蛊虫完全消失的时候,你们就会忘掉期间所发生的一切,所以我不怕!”

    “什么?”我疑惑了,问道:“你骗人的吧?没害?那我老姐现在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又不是我干的!”王莉撇撇嘴说道。

    “好,我暂时信你,不要让我查出来是你干的!”我恶狠狠地说道。

    “我说不是我就不是我,要不是我,你那所谓的老姐绝对不是现在的状况而已,要不是我察觉到了她体内的蛊虫受到外来力量的影响,发狂处于爆炸的边缘,然后用我的精血来安抚母蛊,我会因为失血过多来到这里?哼……不识好人心!”

    这下我无语了,本来就是你下的蛊,反倒成了功臣了?不过她的话还是让我知道了一些事情,那就是还有另外的人在捣乱。而且她说的话应该是真的,看她的样子,脸色苍白毫无血色,明显就是失血过多的样子,而且那天她应该是在跟踪我和老姐,然后去救人的,这就能说明她还是心地善良的。

    怪不得我当时跳了下去,肯定是因为她的身上带有母蛊的气息,导致我不能自控,后来,她还在石椅下拿出一个盒子,如果没猜错的话,那里面装的应该就是母蛊了!……

    王莉看着我低头沉思不语,倒也不急。良久我回过神来,看着王莉,问道:“我相信你了,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对付我们?”

    王莉叹了一口气,幽幽的道:“其实现在想想也没什么,只是当时一时想不开而已。在冯和沈为定分手之后,看他每天消沉的样子,完全没有我第一次见到的时候那种自信干练,你不知道我当时的心有多疼,好想代替沈为定来安慰他,可是听着他的诉说,听着他们曾经的快乐和痛苦,我却觉得我并没有资格去代替她。所以当时我的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让他们符合!可是我找了你老姐,她还是拒绝了。虽然我知道我管的有点宽了,课时你不知道我当时心里有多么的痛苦,明明喜欢的人就在面前,我却一直想要把他推给别人。那种矛盾和挣扎,是你们所不能想象的。后来我渐渐的钻到了牛角尖之中,怀疑沈为定之所以和冯分手是因为你的存在,我怀疑你们有一腿!”

    靠……我一下站了起来,被这个清纯的女生的那一句“有一腿”给弄蒙了,差点被自己的口水淹死,急忙的道:“你个丫头可不要乱说啊,她是我老姐来的!真想不明白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的心中都在想些什么!”

    王莉也注意到了自己所说的,霎时间,苍白的脸蛋上升起了两团淡淡的红晕,急忙的说道:“啊,对不起,这个我知道,我跟踪了你们几天晚上,发现的确是我乱想了!”

    “这还差不多,继续吧!”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我的母亲是苗人,从小就教了我一些苗族的养蛊种蛊和控蛊的方法,后来不经意间,我从小养的情幻蛊不知道为什么变异成了幻蛊,也就是一母二公的情幻蛊,有更强的致幻作用,所以就给你们一人用了一只,现在想起来还真是可惜啊!”王莉不无可惜的说道。

    我自然知道情幻蛊的贵重,不过现在我关心的并不是这些,而是老姐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于是不等她再说下去就问道:“那么,我老姐现在是怎么回事?”

    王莉翻翻白眼,道:“你老姐?是不是陷入深度的昏迷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中了狂龙香了,此香乃是用百年的大蜈蚣磨粉加入曼陀罗等秘药制成,要知道蜈蚣乃是蛊中帝皇,乃是一切蛊虫的克星,再加上曼陀罗有催眠和麻痹的作用,作用就是使蛊虫惊恐发狂,最后自爆产生超强的蛊力,甚至对周围的环境都会产生影响,不过一般都是在午夜阴气最重的时候才能借助阴气发作的……”

    听着她的讲述我头都大了,蛊力?阴气?是什么玩意?出现一个蛊就很难理解了,还出现这么些个怪力乱神的玩意,着实头大!我猛然想起了今天早上看到的人都成了国宝的景象,大概就是所谓的蛊力爆炸产生了影响,让所有的人都做恶梦了,难怪二胖早上那么奇怪,原来如此啊,还有昨晚的宿舍的异象,感情吊坠发光实在抵御狂乱的蛊力啊!阿门……为这些受了无妄之灾的哥们哀悼!

    “那要怎么治?”我忙问道。

    “嗯!很简单!”王莉摇头晃脑的道:“世间的事物一物克一物,鸡就是蜈蚣的克星,去买一只大公鸡,在她的耳边打鸣七七四十九遍即可醒来!”

    这样也行?这是我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想法,紧接着又浮现出,本大仙拎着一只活蹦乱跳的大公鸡,走在满是人的医院中,在众人的窃窃私语和扫地的大妈的骂声中,留下一泡热腾腾的鸡粪,大踏步进入病房的景象!激灵灵的大量个冷战,我颤声问道:“没有其他的方法?”

    “有!”

    我大喜,王莉继续说道,“等到49天之后,她自然就会醒来!”

    我无语!正在我不死心的想要再问的时候,门口传来一个女声:“你是谁?在这站着干嘛?”

    我和王莉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却见我关上的门不知道何时被推开了小小的一条缝,一个男生站在门口,正是冯颖,而那个女声,则是刚刚带我来这的护士小姐,此时她正掐着腰满脸的严肃的盯着冯颖!

    冯颖满脸的不知所措,这时候王莉开口说道:“护士,他是我朋友!”

    “哦?”护士上上下下的看了看冯颖,语重心长的道:“下次直接进去吗,在门外偷听干嘛?”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看着冯颖站在那,我很知趣的对王莉说道:“哈哈……那个,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哈!”反正我已经知道了我想要的一切,再呆在这里也是没什么用的,何况,我向来是不做电灯泡的,直觉告诉我,冯和王莉只=之间会发生点什么,而且很可能就是现在!

    和冯颖擦肩而过的时候,我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而他则是很尴尬的对我笑了笑朝里面走去!带上门,当然了很有经验的我留了一道窄窄的缝隙,足够里面的声音传出来了!

    里面先是安静了一会,紧接着听到一个男声说道:“你怎么这么傻?”

    “我愿意!为了你……”

    ……

    嘿嘿……正在我听得乐不思蜀的时候,一双手拍到了我的肩膀上,我吓了一跳,回头看去,却是刚刚的那个小护士正睁大着眼睛看着我,眼睛里满是疑惑。我示意她不要出声,指了指里面,小护士一看,顿时眼睛一亮,也学着我竖着耳朵听着!

    听了一会,心忧老姐的我留下了小护士独自一人在那偷听,我则打车直奔菜市场而去!

    后来才知道,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鸡可以装在袋子里带进去嘛。只是解释给众人听却是最大的麻烦,不得不动用我的三寸不烂之舌把还在里面的唐群和吴雅静忽悠了出去。

    往事俱备,只欠鸡叫,可是怎么叫公鸡大白天的叫唤倒是难道了我,忙了半天一声也没叫!倒是后来老廖来了,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公鸡死命的叫唤,没一会就叫了一百多声!后来老廖告诉我,他是给公鸡打了雄性激素,所以才会叫唤个不停的!

    靠,学医的就是学医的,果然不是盖得!果然,世间多怪事,在我和老廖惊诧的眼神下,老姐慢悠悠的醒来。老廖顿时大喜,不复刚来的时候神情沮丧的样子,大概是在那些医生那得到了不好的消息吧,连我为什么要公鸡打鸣都没问!

    很郁闷的看着老廖在老姐的身边嘘寒问暖的,有点不爽的靠了过去。醒来的老姐,好像把所有的事情都忘掉了,对于自己又到了医院很是不解。不过我并不准备把这件事告诉她,还是不知道的好!

    “对了!老姐你认识朱清吗?”老廖走了,我和老姐闲聊的时候,我问道,因为我忽然记起来那次他拍了我的肩膀,之后老姐就说咋那里闻到了香味。本来以为只是老姐胡闹的,可是经过王莉一提醒,我就想起了这件事,于是问道。

    “认识啊!我的前前任男朋友!你问他干嘛?”老姐疑惑的说道。

    “哦,没什么,问一下,那天碰到一个人叫朱清,他好像认识我似地!”心底咯噔一下,更是肯定了我的猜测,不过我却掩饰着说道!

    “嗯~”

    ……

    下午出院的时候,我顺便去王莉那想要看看她,说声谢谢也不错啊!推开房门,却看到王莉和冯颖紧紧的依偎在一起,正在说着一些悄悄话,看到我进来,则是触电般的分开了。我意味深长的看了看二人笑笑道:“恭喜啊,难的有情人!”

    然后盯着王莉说道:“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们也该走了,以后不要在这么做了哦?”

    “不会了,想做都不行了!”王莉则是红着脸说道,神情间居然有一丝成熟的魅惑!

    我一愣,冯颖也愣愣的看着我们,不知道我们在说些什么,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电灯泡不是我想做的,于是我很快就告辞了。听着背后的房门吱吱呀呀的关上了,我恍然大悟,“哈哈……冯颖这小子,牛!”。须知,苗女饲养情幻蛊的一个重要的条件就是,必须是处女之身,以处女的经血喂养,这也间接地告诉了我那天KTV厕所那令人想入非非的呻吟是怎么回事了!如果说不可能再养蛊了,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了,王莉不是处女了!

    带着老姐回到了学校,事情既然已经过了,就先安静了几天,接着我找到了灵异协会,还好方悦最近去当什么客座顾问去了,不在学校,找到许博,才了解到朱清的一些事情!

    原来朱清也是灵异协会的一员,不过却是早已毕业一年多了。问了下他的现况,得到的答案让我大爽,原来这小子加入了传销组织,并且很快的爬到了核心的位置,不过最近那个传销的老窝被警察一锅端了,这小子现在正在蹲大牢呢!没个几年出不来的!

    大概这就是所谓的恶有恶报吧~我暗暗地想到,举头三尺有神明,当真不假,大概这小子把下蛊的本事用到了传销上来控制人心,才能爬的那么快。至于他为什么会懂得这些法术,我却是毫无兴趣,用我的话说:管我屁事啊!

    在学校,我有过上了被老姐敲诈的悲惨生活,不过,现在还有一个人分担了我的重担,那就是老廖,哈哈……看他那摸着钱包,咬着牙装大款额样子,我就爽到每边!

    就这么平静而无聊的生活,一直持续到……

    (第一卷完)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