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曲尽笙歌散  第二章 初到

章节字数:1801  更新时间:10-05-02 14: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陌生的世界于我不过如此,没有了心里的那人,再怎么特别和不同的一切都毫无意义……

    ——风破

    -----------------------------------

    青年笑容不变,声音里却添了几分蛊惑的意味:“你……是谁呢?”

    老人终于开口了:“偷银偷心?”

    青年一愣,随即神色如常:“哎?别这么说嘛,直说我贪财又好色不就好了……喂!老头儿,你很狡猾嘛,还没回答我咧!”

    老人收起松香,把琴和弓弦收回琴囊,转身走向属于自己的客房。自始至终,不曾看过青年一眼。

    只是,留下了一句话。

    “一个讲故事的人,而已。”

    青年摸摸鼻梁,自语:“唉……原来不是可疑人物啊……‘讲故事的人’是吗?呵呵……”一边转身向外走,一边又笑起来,“哎哎……‘青萝’……有意思的事情要开始了呦!”

    —————————————————

    入夜。

    花哨装青年忽然从某处房间的满地文书中刨了条路出来,惊呼:“呀!迟了!”言毕,人已经消失在房间里。

    不久,距枫林小镇几百里的某员外府邸里有人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遭贼了呀——”随即又是一声与之相比音调只高不低的尖叫:“呀!小姐——”

    同时,身形已在数十里外的青年人猛然止步,却因为惯性太大向前“蹬蹬蹬”又踏了几步才停住,只是身体还是向前微倾,保持着向前冲的姿势。

    轻咳一声,青年人左手将长发轻轻一拨,直起身子,同时右手以让人眼花缭乱的速度迅速整理好因狂奔而凌乱的衣衫,一眨眼工夫,就恢复了英俊潇洒的姿态——当然,忽略他泛红的脸和正呼呼大喘的粗气的话。

    “咳……我来了!”

    音调上扬,显示出花哨青年愉悦的心情。

    不过,另一个人却没他这么好心情。

    “迟了!”

    随着来人冷冰冰的一声宣判,花哨青年的表情有向未知方向扭曲过去的趋势,不过,他对自己“训练有素”的脸有很好的控制力,一瞬间,就又恢复了完美的笑容。

    当然……眼角不要颤抖就更好了。

    “我……迟了多久?”

    抱着双臂背着一个细长布包的青衣人从树影中走出来,因瘦削而显得颇有棱角的一张脸在星光下有些模糊不清。不过,花哨青年明显看得清他。

    “你的脸色还真难看啊迟了多久啊我?”

    青衣人冷冷一瞥仍保持潇洒姿势的花哨青年:“有沙漏,自己看。”

    花哨青年扭头望向沙漏——琉璃制的,不知里面的细沙为何会荧荧放光的精致沙漏。

    那里面的沙已经静止——青衣人在花哨青年到来的时候做了些什么——而静止的位置是……

    “半寸……”

    花哨青年隐忍着什么的声音幽幽响起。

    青衣人冷哼一声算是回答。

    花哨青年深深吸了口气,回过头时,脸上的表情扭曲得近乎狰狞。

    “才半寸!!!你个变|态疯子死木头棺材脸凭什么这么拽!超过的时间只够那点沙子往下掉半寸你他|妈就说我迟……”

    潇洒不再。倜傥不再。

    花哨青年大声数落着青衣人的不是,数落着数落着,许多连市井无赖也要三思而后骂得俚语俗话也流水似的淌将出来,完全颠覆了那青年平时的形象。

    终于,“死木头棺材脸”也动容了!

    青衣人眉脚微微一抖嘴角轻轻一抽,就见一片银光闪过,花哨青年顿时哑声——青衣人的刀,在那个瞬间,竟从三个方向贴着他的颈部划过。

    他知道,那是对方连出了三刀。

    只因太快,才会像三柄刀一起攻来。

    明白了,这个死木头为什么那么拽……

    长长呼出一口气,花哨青年再度变回潇洒公子:“怎样,一路走来,风景如何?”

    青衣人对他这种变脸功夫显然已经习惯,一边用刚散开的长布重新包裹住手里的刀,一边略点了下头:“还好。”

    “那……”花哨青年眼珠一转,“明天去喝酒吧?”

    青衣人动作似乎顿了顿,但还是回答道:“随意。”

    “哎枫林小镇的酒很好的,一定要尝尝‘夷蛊’!”

    “可以。”

    “哦对了你一路南下见到什么有趣的东西了没有?”

    “没有。”

    “那,你出来时长老们有吩咐过什么吗?比如不许动刀不许开打?”

    “照旧。”

    “好吧好吧最后一个问题风破啊你多说一个字会死吗?”

    “……”

    被叫做风破的青衣人又一次变了脸色,虽然不怎么明显吧但那花哨青年也已经十分满意,不管怎么说,风破那张“棺材脸”可是让长老们都头疼的啊!

    拾起地上的琉璃沙漏,花哨青年扭头向枫林小镇方向走去:“走了啊,喝酒去喽!”

    风破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秦薷,你又干什么了?”

    花哨青年——秦薷,身子微微一僵,打个哈哈道:“哈,我跟你说哦我其实是去搜集情报来着只是顺便才……你闻到什么了是吧……”

    风破略一侧头:“香粉。”

    言毕,不理会笑容尴尬的秦薷,自顾自走了。

    秦薷笑容扭曲不已,心里呐喊:风破啊你个棺材脸就不要管我偷香窃玉的勾当了吧我说!还有……为什么你连那么淡的香粉味都能闻出来啊!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