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苏谁惹雨缠绵  第五章 彼岸

章节字数:2822  更新时间:09-11-27 10: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彼岸之花并非仅仅盛放在彼岸——即便此岸无花,也总有些枝叶的影子。

    ——司徒青嵋

    --------------------

    司徒青嵋独居的小院里栽了一株梅树,时值初秋,枝繁叶茂,细看去,竟有淡青色的果实隐在叶间。

    姜姮一进小院,先便皱眉道:“这梅树不是……”

    “咳!”推门出来的司徒青嵋打断了姜姮,“几位还是进来说话,青萝啊,进去沏茶,啊。”

    对师父这种说话随随便便的调调早就习以为常的青萝应了一声,冲风破一笑便先进屋去了。

    姜姮撇撇嘴——这个司徒青嵋,平常对哪个客人都这么随便么?

    风破见青萝的师父亲自出来迎,不敢失礼,便要行礼问好,孰料司徒青嵋摆摆手道:“先别管别的,进来说话,琅嬛啊,带客人们进来。”说毕竟然转身进屋,再不理三人。

    姜姮抱起双臂,用下巴一指屋门:“她一直这样?”

    季琅嬛苦笑点头:“先进去吧。”

    三人进入那间静室,见里面不过寻常摆设,奇怪的是,无论青萝还是司徒青嵋都不在内——或者说,都在某个他们看不见的地方。

    “咦?”姜姮一只手撑着下巴,“怎么,还有暗室暗道么?”

    季琅嬛不答,伸手在香案上轻敲两下,案上的铜香炉微微一动,再把香炉提起左转右转了不只几下,才见香案缓缓移开,露出地上门环来,门环周围不似别处铺以石板,而是几块一尺见方的铁板。

    姜姮伸手想去拉那门环,季琅嬛忙拦住道:“碰不得!”一面将门环前方的石砖一端向外一拨,斜着压下,门环所在的石砖吱嘎弹起,姜姮看那石砖一眼,不由倒抽一口冷气:与铜制门环相连的是一支铁弩,上有三支两三寸长的短箭连缀成线,最上一支恰指在门环下首,适才她若拉动门环,触发机关,三支短箭接连射出,全无防备的她哪里躲得过去?又见这石板抬起之后露出一层铁板,铁板正中有一盘龙浮雕。季琅嬛笑笑,右手两指按下龙角,将盘龙向一侧转动之后用力提起,四周石砖边都缓缓下落,只留下中央一根高高的铁柱,顶端便是已经被季琅嬛松开的盘龙。

    风破见那盘龙之下尚有几根长长的铁尺,此时是垂在铁柱周围,想必刚刚铁尺与地面相平,挡住石砖,使石砖不会自己下落,此时季琅嬛提起盘龙开动机关,铁尺便垂下不再挡格故而石砖落下,而原本由四块拼起的铁板亦落了下去。

    待石砖铁板皆不再动,三人向内看时,之间适才石砖已铺成一条石阶,季琅嬛笑道:“请!”说毕便走了下去,风破姜姮亦跟上。

    风破打量四周,发现石阶有十几丈长,待石阶到头,几人已在地下深处,面前是一条宽高各丈的甬道,青石砖砌墙铺地青铜浮雕嵌在其内,或异兽或山水,细细看去,竟还有人物花鸟,原来却是在讲一个故事,甬道上方镶嵌有琉璃珠,似乎是排成星图,只是,却与印象中“这里”的星图难以对应。

    姜姮深吸一口气:“你们……”

    季琅嬛只是笑,顺手一支嵌于两壁的铜灯道:“刚刚青萝所谓‘沏茶’,可不是沏两杯茶那么简单的。”

    姜姮收起惊异神色,挑眉道:“哦?这话怎么说?”

    “……机关?”眼神仍凝在天顶的琉璃珠上,风破迟疑一下后问道,“甬道内有多少机关?”

    风破的问题可以算是回答了姜姮,季琅嬛闻言点头道:“机关具体有多少我也并不清楚,毕竟我不是司徒家的人,不过我知道一点——若是无人先关掉或者毁坏这些机关,后来者恐怕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呢!”明明还是微笑的表情,声音也依然温和,可季琅嬛身上却就是透出了一股寒意,“这条道路通往的……可是‘彼岸’……”

    彼岸?!

    眼光扫到眼神一凛的师姐,再若有所思地看了季琅嬛一眼,风破有些不可置信地做出猜测。

    难道……“这边”还与迦兰有什么关系么?

    沿着甬道不知走了多久,三人终于到达一处石室。

    风破看那石室内高约两丈,宽阔无比,四壁石砖之间接缝极细,几乎难辨,石砖上也嵌有琉璃珠,却只在石室正中有一物发光,并无灯火。

    目光扫过发光那物,风破微微眯起双目。

    这是……

    鲛骨?

    再看石室内摆设,只有一张石案,一几数椅而已。几上摆着茶具,椅上坐着的是司徒青嵋,一旁站着正看那石壁的便是青萝。

    “阿萝。”

    青萝回眸一笑:“风,琅嬛哥哥,姮姐姐,你们都来啦!”

    司徒青嵋听见风破对青萝的称呼,眉一挑,瞥了风破一眼才到:“来,都坐……这茶还不错。”

    风破等人依言坐下,连青萝也坐在风破身边,五人围着一张石几。

    司徒青嵋伸手一指石壁,看着风破姜姮两人:“想必两位都知道这是什么吧?”

    姜姮一改往常轻松模样,敛容应声道:“星图……迦兰星图!”

    司徒青嵋微笑:“姜姑娘的反应很平静嘛。”

    “啊……连‘青火’都出现了,有那么一两幅星图,的确不怎么让人意外。”

    司徒青嵋笑道:“青火么……我本名司徒青梅……梅花的‘梅’,这名字就是来于青火,而青火,来自迦兰。”

    自听见姜姮说“迦兰星图”,青萝脸上就露出讶异神色,此时便开口问道:“迦兰?师父是迦兰人?”

    “不是……”司徒青嵋摇摇头,把目光转向徒儿,“隐脉的来历你可知道?”

    青萝摇头。

    司徒青嵋把茶杯一放,起身走至那石案前,伸手在案上一弹,便有一个暗格升起,内有一支紫玉笔。取出玉笔,司徒青嵋用它在石壁上一点。

    “这事情啊……要从几千年前说起。”

    随着司徒青嵋的话音,石壁上的琉璃珠竟都发起光来,几人这才发现,原来石壁上不只有琉璃珠,还有些极其细小的图案,若不是琉璃珠的光亮一照,那图案便与石壁一色,绝难发现。

    “这石壁上啊……便是当年发生的故事……

    “暗族杀手营,七绝的故事……”

    风破姜姮一惊。

    七绝?!是那个……七绝吗?

    传说中,暗族杀手营里仅次于奉刀寒夜的七名高手,也是传说中,诸神之战时,三圣一方实力最强的阵亡者……

    阵亡者,不该是死在那场大战中了么?

    怎么……

    “七绝,是指奉刀寒夜亲手教导的七名杀手,净、衡、岚、虹、鸢、真、透。七人以‘净’为首,而,那个七绝之首的‘净’,还有另外的名字……

    “迦兰净。

    “十五任灵书执笔,末代迦兰王。”

    “我们隐脉,便是七绝中除净、岚之外五人,留在这里的后人。”

    这一回,四个小辈均瞠目结舌,作声不得。

    原本被以为仅属于魇城和迦兰的往事,没想到,就在‘这里’也有那段记忆的留存,而且,竟还是以这样的方式……

    “震惊”这个词,分量还足么……

    无视了听众的反应,司徒青嵋自顾自继续讲下去:“诸神之战后,三圣弃世,诸灵均追随三圣而去者甚重,七绝诸人,除了‘岚’随奉刀……也就是暗神大人一道,余人都到了这里,没有再回去……啊,或许回去过吧,可我们不知道而已。

    “迦兰净对七绝诸人没有什么约束,只是希望如果诸人把尸骸留在这里,最好能归于一处,不现于世,以免这里的人发现异样,使得他们的后人被孤立在凡人之外……如今我们立足的,便是七绝的墓地。”

    “墓地?”回过神来的青萝奇怪地问道,“那为什么不见七绝的尸骸?”

    回答她的不是司徒青嵋,而是风破。

    “那边正在发光的……就是其一。”

    青萝望向石室中央发着蓝光的圆珠,怎么也看不出尸骸的样子,再看师父时,却见她点了点头。

    “这是衡的骸骨,衡是鲛人,鲛骨可以发光,所以鲛人出没的迦兰沧澜海也被称为‘辉夜’,死后的鲛人,如果骨骼未曾接触血液,便会逐年变化,最后坚硬如铁,在海中被潮水打磨圆润,称为魂珠……这个,大约是他的同伴打磨的吧……”

    青萝闻言打了个寒战——为同伴,打磨尸骨?!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