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曲尽笙歌散  第二十七章 名字

章节字数:2572  更新时间:09-11-28 11: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吾名即为吾魂……你所拥有的不是一个名字,而是一个灵魂。

    ——佚名

    ----------------------------------

    次日清晨。

    对于“风破那个死棺材脸”或者“小破这个傻孩子”的口才,秦薷姜姮不抱任何希望。

    正因此,两人在第二天醒后对风破昨夜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感到十分好奇。

    嗯……是什么样的话才能打动小青萝呢……

    唉……是什么样的话才能不把弟妹气跑啊……

    两人同时在饭桌上叹气。

    阿笙一口米饭就这么噎在嘴里。

    什么啊……我吃的太多了吗?

    再多……也不用叹气吧……

    不过说起来,相公那个“棺材脸”的朋友还有“棺材脸”的……呃,还不是他的婆姨……他们为什么还不起来吃饭呢?

    连我都快饱了诶……

    “早啊!”

    青萝悠悠然的声音响起的一瞬间,三人同时回头。

    由于脑子里刚刚还在转某个词,阿笙没怎么想想就道:“早啊‘棺材脸’的婆姨!”

    好!

    不愧是我弟妹!这一声叫得太好了!

    姜姮两眼一亮。

    看看,她会有什么反应……

    愣住了。

    表情松动了。

    有点……羞涩地,笑了。

    开口了!

    “那个……‘婆姨’是什么?”

    这就是风破来到庭院中听到的第一句话。

    是……妻子的意思……

    哪一个……是哪一个这么多嘴?!

    左手下意识地开始结起手印……

    “啊……”姜姮失望不已。

    不明白,居然不明白?那不是白问了?

    那……

    秦薷闭上了眼,扶住了额头。

    眼角,开始不受控制地跳动。

    姐姐……你在人家身上找什么呢……

    能让秦薷都有“受不了”的感觉……从某些角度来看,姜姮姐姐她实在是个高人。

    风破当然知道自家师姐在找什么,可他宁可不知道……

    不过还好,看青萝惊愕的表情,她应该是真、的、不知道……

    还在找……

    “灵术·圭束!”

    看着师姐顿时僵硬的身体和受了惊连忙跳开的青萝,风破努力地搜肠刮肚,试图找一个青萝不明白但是那、个、女、人、能懂的说法来解释。

    瞥到一边神情崩溃,已经快要被师姐逼疯甚至逼死了的某人。

    好吧,就这么说吧……

    “你以为……我、是、秦、薷、吗?!”

    挣脱了圭束的姜姮眼睛一眨,顺着小破弟弟的手指望过去……

    也对哦,这种事发生在秦薷身上比较合情合理……小破怕是没这个脑子……

    嗯!没错!

    我……我他妈招谁惹谁了……

    秦薷已经不仅仅是眼角跳动表情崩溃而已了,那张本来英俊潇洒“倾倒众生”的脸已经压根看不出表情的存在,扭曲成了一个团。

    我……什么叫做,咳,那个什么……难道我就是那种……淫贼?

    好吧,我承认我有点荒唐,可是……

    神色逐渐恢复却仍然尴尬不已的秦薷端起茶杯挡住微微抽动的嘴角。

    “早。”竭力放柔声音的风破转而朝向青萝。

    青萝理好衣领,笑笑:“早啊,风。”

    “噗——”

    秦薷一口茶水喷了一地,吓得阿笙连忙拿出手巾。

    接过阿笙递上来的手巾,秦薷擦干净嘴角的茶水,心里感觉那是一个复杂那是一个震惊……

    风破,你小子行啊!

    一旁的姜姮心里感觉同样复杂,同样震惊。

    只是,震惊的原因却与秦薷有些不同。

    “风”?她刚刚是这么叫小破的吗?

    那不是……不是连师父都没有叫过的……

    小破的本名吗?

    那是,连秦薷也不知道的本名啊……如果不是他入门时自己侍奉在师父身侧,恐怕这世上记得这回事的也就只有师父和他自己了吧……

    他,告诉了那个女孩儿?

    明明……

    秦薷似乎没看出来姜姮的心情与自己有何不同。

    “师姐……他们这是……风破他他他……他成功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

    风破觉得这两个人都在挑战自己忍耐的极限。

    有点控制不住的,想来一记千军破的感觉。

    连名字……连那个抛弃已久的,属于他自己的名字都告诉她了……

    七夕夜。

    搂住青萝久久不松手的风破如释重负般长长出了口气。

    “青萝,今后叫我……‘风’。”

    风破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怀念。

    “怎么,‘风破’不是你的名字么?”他怀中的少女仰起了脸,不解地看着他。

    “应该说……不完全是。”

    那是发生在十四年前的故事。

    “风”,还是个只有七岁的孩子,他所生活的魇城刚因叶倾城变了天地。

    风的父亲,全灭叶家的刺客,在倾城离去后拔剑自刎,留下幼年丧母的幼子孤独地活着。

    其实,真的不是很在乎……

    毕竟,杀手营的刺客有家人的就已经很少,有空关心家人的几乎不存在……

    可是不管怎么说,那个曾经还可以寄托思念与憧憬的“父亲”不在了——还是以这样一种方式。

    失去了最后亲人的孩子,还有什么呢?

    “我啊……还有什么呢?”

    感到怀中的少女倏然抱紧自己,风破安抚似地伸手摸了摸她如缎子般的黑发。

    松松绾着的双髻微微散开。

    “我,还有手里的刀。”

    ——所谓“奉刀”,即接过某人的刀,以我自己,做他手中的刀。

    那是暗族奉刀使寒夜说过的话。

    他是继她以后,唯一一个接受“奉刀”之名的人。

    魇城杀手营不是暗族,他也不够格成为“神”,但他明白,作为“奉刀”,他跟那个在诸神之战中大放异彩的寒夜是一样的。

    七岁的男孩,是一人连战七十四名好手仍未落败的天才——暗杀术的天才。

    即使十长老全部被替换,即是杀手营名义上已经被解散,“刀”,仍然是魇城所需要的东西。

    没有力量,没有做大事的能力,如何能指望外人“记住”自己?

    他接过师父手中的刀,获得奉刀的身份。

    ——上一位有“奉刀”之名的寒夜,是在以一柄刀挑战杀手营全部成员并获全胜之后,得到了佩刀:战。

    而,在她“弃世”之前,为刀改名:破。并把它留给了魇城。

    算是告诉曾经约束她、后来投向无泪城的暗族族人,她为之而战的理由已经消失,那些规矩,她要打破,毁灭……

    “接过这把刀的我,被交付以‘保护’、‘坚守’魇城的规则的使命。

    “想想,真不知是否是讽刺……”

    微微苦笑。

    “风破,是自那一日起,才出现在世上。”

    笑意渐渐隐去,取而代之的是无比认真的神色。

    “所以,叫我的本名,‘风’。

    “在你面前,‘奉刀’并不存在。

    “我,只是‘风’而已。”

    少女侧了侧头,双髻终于彻底松散,长发披开,落在颈间。

    “那……风以后也叫我‘阿萝’……好不好?”

    好啊……阿萝。

    如果,你希望的话。

    如果她希望的话,他可以这样唤她。

    不问这名字有什么意义。

    她想说的一天,自然会说。

    我只需要知道,我很爱你,而你也同样在乎我。

    姜姮回过神来,摇了摇头。

    这小子……

    算了,只希望他别再遇到那种事就好……

    “阿萝……”

    “嗯?”

    “当啷!”

    秦薷手中的茶杯落在桌上。

    你你你……你真的是风破吗?

    疯了……这世界一定疯了……

    唔,我还是找点严肃的话题来说说吧……

    “咳!那个什么,各位,问一句……苍松北阡陌他……”

    果然!他是风破!

    刚刚还柔和的神情转向冷硬和严肃,“死棺材脸”复生!

    秦薷放心地舒了口气。

    ——跟柔和却异常的风破相比,他宁愿对着原本的大冰块……唔,改变太快太大,他老了,适应不良……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