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曲尽笙歌散  第二十八章 隐脉

章节字数:2790  更新时间:09-11-28 11: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欺骗对手之前先要欺骗自己,虽然不知道理由,但那些隐匿者,显然做得很好。

    ——姜姮

    ----------------------

    恢复“正常”的风破给出答案:“他去了西域。”——那个,据说是他爱的人曾隐居过的地方,他的故乡。

    姜姮眉一挑:“西域?那儿可离‘城门’不远,他就不怕再被纵偶师下手?”

    “不要紧……”回头看姜姮一眼,想起这家伙对自己和阿萝做的事情,心里一个不舒服,原本好好的解释就变成了有挑衅嫌疑的“一个咒术就好。”

    一个咒术就好?!

    姜姮愤愤然。

    你小子故意说的这么轻松就是想气死师姐是吧?如果不是我灵力受限……哼!

    青萝不解——风的师姐在气什么?

    秦薷见状做好心状道:“其实呢,放心让他离开是因为作为人偶,只要一次解除纵偶术,再中招的可能性就很小很小了,所以这个咒术也并不难。”

    所以?

    青萝眼中仍然写着疑惑。

    “呃……风破说话这个语气吧……哈哈哈……”

    哦……

    青萝了解地点点头。

    这个语气……很嚣张。

    不过,重点不是这个……

    “现在,你们对到底是谁在做这些事情有没有什么头绪?”

    秦薷冷哼:“那家伙倒有点本事,我们只知道他能用红莲火和纵偶术,并且,很强。当然,如果会用纵偶术的话,也有可能他压根对红莲火一窍不通,只是他的人偶很擅长这招而已。”

    “哎……话说回来,会用这种手段获得‘被记住’的机会,想必那人一定不太正常吧?就像原来的十长老一样……”姜姮一手扶着下巴,“我们或许应该想想魇城有哪些人精神不大正常的……”

    不正常?

    秦薷打了个寒战。

    姐姐,你有资格说别人不正常么?

    你,就比谁都不正常!

    青萝皱皱眉:“不管魇城怎样,那人自己怎样,做这种事,都不可原谅!”

    阿笙忽然插口:“那个夏清玉,真的就是阿爷说的……芦月?”

    重任呢望向阿笙,见她神色犹豫,不由奇怪。

    “怎么,阿笙认得她?”青萝问道——也对,岩、芦两个寨子相距也算不得远呢……

    阿笙点点头:“算是吧……小时候见过的……阿爷说,我知道怎么用蛊怎么对付芦家寨的巫蛊之术就能帮到你们……不过,真的要跟她打起来,也挺麻烦呢!”

    看着小脸皱成一团的“弟妹”,姜姮心里好笑:这还没对上那个幕后黑手呢,你就嫌麻烦了?

    “说起来……”青萝抬起头,望向岩家寨方向,“那位蛊神山鬼,是个很让人佩服的人呢。”

    “不错。”风破点头应声:能够操纵红莲火——虽然并不完全,能看穿自己身上的“业”与“障”……

    “不简单的老头儿呐……”发感慨的是秦薷,“唉,真是的,现在的那些老头儿为什么都不肯安安分分地待着呢?”——尤其是那个迦兰紃,麻烦死了!灵书执笔?才不干呢……

    阿笙听见“相公”在“夸奖”自己的阿爷,心里一阵得意:“那是当然喽!阿爷可是南疆最强的人呢!”

    最强?

    哼!

    姜姮挑挑眉——会有我……师弟们强吗?

    ——显然,阿姮姐姐自觉忽略了“南疆”两个字。

    “那个人,连‘隐脉’和‘厉家’的人都敢动,不简单呐……”青萝嘟嘴叹气,“那天的‘隐脉’前辈,在生前可是‘镜’之门的高手呢……”

    姜姮阿笙闻言都是一怔:“隐脉?镜?是什么啊?”

    秦薷也道:“呐……小青萝呀,我们不太了解这边的事情呦!你可得说清楚才行呐!”

    风破瞥了好友一眼。

    不清楚?那季琅嬛的事他又是怎么知道的?懒得解释给人听就找这种借口?

    ……算了……这家伙就算知道,也不会知道的比阿萝多的……

    青萝没太在意地摆摆手:“说了也没什么……不过,有点复杂就是了……”

    “‘隐脉’,是中原武林一个比较古老的……嗯,门派吧……存在的时间已经很久很久,据一个不太可靠的说法,在所谓的‘江湖’出现之前,‘隐脉’就已经存在,几乎堪称中原武林的鼻祖。正因为存在得最久,是江湖上的‘老前辈’,‘隐脉’承担下了武林规则的制定和守护的使命,其中就包括约束强者,那些力量强大的过分的人会被划入‘有危险’的范围,被‘隐脉’的人暗中监视,一旦这种力量开始有了异动,‘隐脉’便会加以约束……手段嘛……很多,甚至包括直接‘抹杀’。

    “嗯……时间久了,‘隐脉’有了许多分支旁系,方便起见,一位前辈首领在‘隐脉’中分出‘七门’,其中就包括‘镜’,其余六门分别是‘泮’、‘白’、‘苍’、‘朱’、‘碧’、‘玄’,‘七门’分管不同事务,而‘镜’分管的,就是对危险力量的抹杀,当然啦,如果不是那些人已经做了什么天理不容导致江湖大乱,而且,最重要的是,非隐脉者已经无力解决的事,镜之门是不会出手的。这一门啊,人数最少,暗杀术倒是最精,前日那位前辈,是前代镜之门中外号‘苍龙’的,几乎已经是那时候镜之门中最强的……没想到,死后却不得安宁,还要对同是‘隐脉’中人的晚辈下手……”

    青萝嘟嘟囔囔地抱怨起来:“那家伙太讨厌了……本事还真大,连那位前辈的尸身都找出来……”

    姜姮不甚在意:“那也没什么,纵偶师能凭死者尸身周围尚未散尽的力量气息寻找出最强的人偶……倒是你说的这个‘隐脉’,让我很惊讶呢!那么……‘泮之门’又是管什么的呢?”

    青萝眨眨眼,偷懒似地解释道:“简而言之,就是不用那个什么灵书而用人力的灵书执笔啦!”

    “话说回来,其余几门,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反正,都很低调,就算在武林中有名号也往往是名气不算太大的那种,不过据说偶尔也是会有例外的,最近一个大概就是萧云鼎了吧……哦对了,还有秋芷哥哥呢!萧云鼎是‘玄之门’里一位剑师的后人,秋芷哥哥嘛……”

    “我们知道。”风破语气生硬地打断青萝的话头。

    “啊?哦……对啊,师父她应该对你们说过……”青萝想起她青嵋师父在司徒家对那一大群人说的话,“师父还说要把哪个师姐嫁给他来着……”

    秦薷忍不住偷笑起来。

    这丫头,在某些方面还真是……不怎么聪明呐……

    虽然至今只是听过某人的事迹而未曾见过本人,风破已经决定——要讨厌那个家伙!

    姜姮不知司徒青嵋想嫁出去的便是自己的“弟妹”之一——话说她要是知道了这天下还能安稳么——眨眨眼毫不在意地跳过了这个话题,好奇道:“我说……你们司徒家又是哪一门的人呢?你跟那个季琅嬛关系不错的样子,难道……泮之门?”

    此言一出,其余三人也都好奇起来,阿笙已经一跃而至:“青萝,你那么厉害,该不是镜之门的人吧?”

    我哪里像杀手了?

    青萝无奈地看了阿笙一眼。

    这个热情又天真的……呃,她好像比自己还大一点……姐姐,眼睛都不看事的吗?

    唉……我司徒家被人归到镜之门里……这还真是头一遭。

    “不是的。”摇摇头,青萝想了想,自己忽然也有些好奇起来,“能确定的是,司徒家不属于镜泮两门,不过,青嵋师父她倒是在镜之门修行过一段时间……以前从来没有人问过师父我们是哪一门,师父也就不提……对我们来说,‘隐脉’的身份,除了必要时必须协助行动,还真的没什么特别的。”

    阿笙讶异:“你不是镜之门的人?那,阿姮姐姐怎么说你能一招杀死那个什么龙呢?你也说他是前任镜之门最强者不是么?”

    “这个啊……”青萝抬起左手,支着下巴,“怎么说呢?算了……借青嵋师父的话来说……”

    “司徒青萝,是现在隐脉的最强者……

    “这句话,大概,还是有几分道理的吧……”

    啊,她可不像师父说得那么笃定呢。

    仅仅是……大概……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