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曲尽笙歌散  第二十九章 最强

章节字数:2626  更新时间:09-11-28 11: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时我并不知道这二字的涵义,正如,给我这二字的人并不知道……我从未真正拥有,它们被赋予我的原因……

    ——青萝

    -----------------------------

    青萝清楚地记得,这次出发之前,青嵋师父把她唤到书房后说的话——每一句,每个字,甚至说话时的神态和语气。

    “青萝,你可知道,师父为何要你去办此事?”

    “……咦?”

    不知道啊当然不知道,这次的任务,明明不是可以用来给年轻弟子历练的事啊……

    “……司徒青萝,是现在隐脉的最强者。

    “青萝,要记住这句话,一定要记住啊……”

    那不是她小时候常常听到的说笑或者鼓励。

    师父的语调中,带着几分叹息。

    “最强者”,绝不是师父想要告诉自己的重点,似乎,这三个字,隐藏了很多呢……

    眨眨眼,不愿意继续思考下去的青萝摆摆手:“我去练剑了。”

    说毕,转身走出了小院。

    哎呀……怎么办呐……

    风破看着转身走出去的少女,心里微微苦笑。

    明明是我想要保护的人,却偏偏不巧让我有了战意。

    想要与她比试……却又不想对她拔刀呢……

    看着明显处在矛盾中的好友,秦薷摇了摇头。

    真要命……小青萝,连我,都很想试试你这个“最强者”呢……

    魇城奉刀、侍灯还有一个执笔后人。

    要是真的打起来,啧啧,会怎么样呢?

    一定很热闹吧……

    姜姮抬起左手,凝视左掌心被火焰灼烧留下的一道伤疤。

    这个弟妹,好像不能太接近了……否则,一个不小心忍不住交手……

    再怎么说,师姐弟三个可都是战士,都是魇城锻造的利刃。

    经不起挑衅——哪怕只是一个词而已;见到了强者,会很想交手;习惯于战斗,仿佛那就是他们存在的意义……

    “跟她交手”这念头搅得头都疼了,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小破啊……你看姐姐我要是跟青萝弟妹动起手来……”

    语调甚至是轻松愉快的。

    要是问得太严肃了,这小子会紧张的吧?

    不过,让姜姮怎么也没想到的是,风破瞥了——真的只是瞥了——她一眼,淡淡地应了一句:“她,不会输。”

    “真有信心。”看着师弟仍没有表情的脸,姜姮不由嘟囔起来,“你是说我堂堂侍灯有可能输?”

    “……连我,也不一定能赢。”

    此语一出,三人齐怔。

    阿笙有点结巴:“你……你不是什么奉刀……不是很厉害吗?阿爷说,跟你打起来他也未必能赢,可是……那个……你……你骗人的吧?”

    骗人?

    就算要骗人,也总是骗不了自己呐……

    那把剑,那把与她享有同一个名字的剑,是“灵器”,“这里”四方流散的“灵”居住在里面。

    得到使用它的权力的人,必定已经得到了那些灵的承认。

    怎么可能不强?

    凭自己那把刀……那把早已经“死亡”的刀,能赢吗?

    也罢,既然约好了中秋的比试,就在那时候……

    那时的风破没有想到,中秋时的比试完全没有按照他的想法进行,虽然两人刀剑相对的较量最终还是成行,一切仿佛拐了一个弯最终却到达了同样终点的道路,可那个弯,却实实在在拐得太大。

    同样的,风破也没有想到,那天,他因为青萝而起的战意,居然会发泄在了另一个人身上。

    原因?

    这个嘛……

    刚走出庭院就听到姜姮和秦薷叮叮咣咣的打斗声,还有青萝、岩笙的叫好喝彩声。

    唔……这两人是因为不能与阿萝交手才会打起来的吗?

    ……泄愤?

    青萝有点惊讶,虽说是知道“人不可貌相”吧可也没想到秦薷这个花花公子哥儿真动起手来这么不含糊,明明一看就知道他武功不及姜姮,却能仗着身手灵活把姜姮逼得几乎用上灵术……果然,魇城是个奇妙的地方啊……

    总出些奇奇怪怪的人……

    眼见姜姮手中之剑化作一道红光向秦薷当头劈下,一旁的阿笙不由惊呼:“相公!”

    秦薷身一矮,微微侧身,那一剑便收势不及,劈在地上。

    邪邪一笑,秦薷悠悠闲闲把手中折扇一扬,点在自家师姐颈边:“我,赢!”一边说着,还带着自负无比的神情,倚在了一旁的树上。

    “你小子……”握剑的双手忽然松开,姜姮的红剑“当啷”落地,“别太得意忘形!”

    “咔嚓”一声脆响,秦薷先前倚身的大树倒了下去。

    “啊——你过分了过分了啊啊啊——不是说好比兵器比兵器吗啊啊?怎么空手打啦?!我不玩了——”秦薷一见师姐弃剑早远远逃开,等姜姮真个空手打将过来,更是窜得比兔子还快。

    姜姮能放过他么?

    两手结起手印。

    “灵术·泥足。”

    看着一旁青萝变得愕然的表情,风破暗暗好笑:“姜姮是‘侍灯’,魇城里最强的灵术师,剑术……”

    不言而喻。

    可是……

    “她……空手打的时候……”

    “那个……”风破的眼角不易察觉地抽了抽,“她力气比较大……”

    “……哦。”

    了解,那棵树可是有一人合抱粗细呢,那么轻松地一掌就……

    那边秦薷平常引以为傲的轻功现如今是半点用处也无——所谓泥足,就好像给人在双足上挂了一层泥巴浆一样,借由增加人双脚的负重来限制对手的行动,对上灵力稍微强大一点的对手便几乎无用,如果对手是“灵”就更是白费力气,堪称是灵术当中难得的鸡肋之一……

    但是对于没想到对手会连灵术都用上,根本没有防备的秦薷来说,这个术,完全是克星……

    一步也走不动的秦薷眼巴巴看着师姐脸上挂起诡异的笑容,过去拾起佩剑,再一步步向自己走过来。

    血红的剑锋就这么贴在了自己的颈上。

    风水轮流转了啊真是……

    “谁赢啊?小,如,弟,弟?”

    都这时候了你还有什么可问的!

    “你……”

    “这就对了。”姜姮满意地收起剑,解开了师弟身上的灵术。

    秦薷立马一阵风也似地逃走,那句话后几个字才冒出来:“……个死女人耍赖!”

    “臭小子不想活了吗?!”

    无视暴怒的师姐和用上了灵术却在“侍灯”面前左支右绌的好友,以及,那边观战已经观得快哭了的岩笙,风破回头向青萝问道:“没有吃早饭,不饿么?”

    青萝微笑摇头:“不饿……在司徒家早饭其实都很晚的。”

    “哇——”秦薷高声惨叫。

    “我记得你说要出来练剑来着……”目光掠过疯狂打斗中的两人。

    青萝笑得纯真无比:“没关系,难得……姮姐姐有兴致。”

    姜姮的声音响得非常适时:“臭小子别跑!”

    “那,要不要先回去?”风破脸上出现隐隐约约的“太丢脸了”的表情。

    青萝的笑容益发天真可爱:“不用,这场打斗也很精彩啊……就算不练剑,好好观摩一下也算学习了啊。”

    “相……相公!”阿笙的声音已经带了哭腔。

    风破强忍住问青萝“你其实只是想看戏对吧”的冲动,咬咬牙,不再装作无视那场打斗:“还是先回去吧,他们还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

    “可是……琅嬛哥哥?”

    “嗯?”顺着青萝的目光望去,不远处站着一名长衫的青年书生,面色白净,眉目清秀,一股子儒雅气息,这不是……

    “季……师爷?”

    “风公子说笑了。”十四代“琅嬛太史”,隐脉泮之门首领,季琅嬛,缓步向观战的三人走过来,“好久不见了,青萝。”

    “琅嬛哥哥!”青萝扑过去,搂住了季琅嬛的脖子。

    风破的脸有些泛青。

    一边的阿笙回过头来,眨眨眼睛,不知死活地问了一句:“她不是你的婆姨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