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曲尽笙歌散  第三十三章 受笔

章节字数:2446  更新时间:09-11-28 11: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从名为死亡的神明手中,将你的灵魂交换回来,若神明索要代价……我愿交付一切!

    ——秦薷

    ---------------------

    “胡说!”阿笙大声反驳,“我没有那么做!阿爷也没有要向芦家寨复仇!阿爷说过,芦家寨的鬼师养大了他,无论如何,他不会对鬼师的家人下手!毁掉芦家寨的是那个怪人!”

    “骗、人!根本没有什么怪人!知道我在族人身上看到了什么吗?”小女孩微微冷笑,“蛊……岩家寨的金钟蛊!跟你给我看过的那只一模一样!”

    “你毁我芦家寨,还把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们,以为把我做成了傀儡就什么事也没有了吗?我难道不会反抗吗?你是不是忘了,你曾给我什么东西?”

    “……头发……我们交换过可以用来施咒术的头发。”阿笙从怀里掏出一个老旧的小小锦囊,“这是因为信任啊……你不是也这么说吗?”

    “可你用它把我做成了傀儡师的‘媒介’还让我去做那些奇怪的事情!你,根本只是想要折磨我而已!可你忘了吧……你自己的头发,也在我的手中!”

    “什么意……呃……”

    突然的疼痛从心口处传来。

    “你……阿月你对我用咒术?”

    “哈……怎么,你果然没有防备过这一点……你太小看我了!”

    小女孩忽然收起了杀气,咯咯地笑起来,仿佛刚刚的一切不过是梦幻。

    “阿笙,我们走吧。”

    忍受着剧烈的疼痛,阿笙愕然抬头:“阿月?!”

    “走吧……你陪阿月一起走吧……

    “黄泉路上太孤单,可一点都不好玩呐……

    “阿月等了三年,只为了今天哦!”

    小小的手向前平伸,轻轻收拢。

    “咯……”

    一口血喷出来,阿笙再也站立不住,跪倒在地上:“咳……阿月,你弄错了……那些一定是幻术……我从来没有……”

    “错?”

    幻境倏然消失。

    小女孩不见了,替她站在那里的人,是夏清玉。

    抬起右手,靠近幼时朋友的心口。

    锋利的匕首闪着冷冷的光。

    “无论对错,都要说再见了……阿笙……”

    追到城西的秦薷忽然心头一突。

    一直嗅着主人气味前来的福蛊忽然止了步,抽搐着身体,摔落在地。

    低级蛊与主人同命。

    这是秦薷知道的。

    那么……阿笙……阿笙?!

    穿透幻术造成的迷雾,秦薷看到的是倒在地上,已经失去神志的苗人少女。

    “……阿笙……”

    我已经听不见你的笑,可我,不想听到你哭……

    有什么东西被刺穿的声音。

    有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很清脆,很好听……

    仿佛挂在窗边的一串风铃……

    “叮……叮……”

    好疼啊……

    伤口的血好像流得慢了。

    是因为,快要流光了吧……

    最先想到的,竟是他的面容。

    那好像什么都不在乎的笑容之下,藏着……一只狐狸……

    一只一直在哭在舔伤口的狐狸……

    喜欢他,一直都喜欢。

    所谓的“喜欢”所谓的“爱”到底是什么啊……

    不知道。

    一点也不知道。

    只知道看见他心里就好欢喜好暖好暖……

    所以对他说:“我喜欢你,很喜欢。”

    啊……都快要没命了居然还是想着他……

    阿爷要是知道了,会不会说阿笙不孝顺呐……

    看不到我,你会着急吗?

    会……来找我吗?

    找不到了……会难过吗?会哭吗?

    想知道,很想很想。

    你啊,从来没有说过喜欢我呢……

    我能不能自私一下,希望你能在我死后发现你其实是喜欢我的呢?

    那你,一定又会哭了吧……

    突然觉得,好像,我什么都没有抓住过。

    喜欢的人,和朋友。

    阿月,我真的什么也没有做啊什么也没有,阿爷也没有……

    为什么你不信呢?

    不想被你误会不想被朋友恨着……

    可是,我好象已经没有机会解释了啊……

    伤口已经不再疼了。

    眼睛已经看不清。

    能感觉到天很蓝,还有一道道影子掠过。

    是飞鸟吧……

    来世,变成飞鸟吧。

    这样,就可以只为喜欢的人停留。

    有风在吹……

    身体好重……好重……

    有什么声音……

    好像有人在叫我:“阿笙……”

    好像有人抱住了我。

    好像……有什么拂过了我的脸。

    有点湿热,但很柔软,很温暖。

    好像有人说:“阿笙……我喜欢你啊很喜欢……”

    是谁的声音?

    有些嘶哑,却带着一丝天然的魅惑。

    是……你吗?

    如果是……

    如果是你在对我说这句话……

    要忘记,要忘记……

    我已经听不见你的笑,可我,也不愿听见你哭……

    所以……

    忘记……要忘记啊……

    怀中的少女睁开眼睛,却眼神空茫,似乎已经看不见任何东西。

    她带着血的手尽力抬起,摸索着,捂住了他的双眼。

    是他看错了吗?

    少女脸上,那欣喜又悲伤的笑容。

    怀中的血娃娃,真的就是那个快乐的阿笙吗?

    看不见,却能感到有淡淡的光在闪烁。

    心里突然很惊慌很不安……跟失去了她踪迹的那一刻一样……

    下意识地紧紧包住怀中的少女。

    捂住他眼睛的手轻轻颤动了一下。

    少女喃喃地说:

    “要忘记……忘记啊……”

    为什么要我忘记?

    为什么想被遗忘?

    作为魇城人的我一生追寻的“他人对我的记忆”为什么你要舍弃?

    我不愿意忘掉你啊……

    可是……为什么,我竟想不起你的脸?

    为什么,我无法回忆起你的声音?

    心里仿佛被掏走一块的空虚感觉是什么?

    手中渐渐冷却的温度是怎么回事?

    捂在眼睛上的手,软软滑落下去。

    他心里一惊,张开了口,却突然想不起自己要唤的是谁的名字。

    我想要唤的是谁?

    心里为什么会那么惊慌?

    我怀中的少女为什么浑身是血地闭着眼睛?

    又为什么,手中握着一朵血色的花,面带微笑?

    我是不是忘了什么?

    什么……很重要的事?

    那朵花,是不是忘忧花?

    我忘记的,是什么悲伤的事情吗?

    可是,回忆的时候,又为什么会觉得幸福?

    一抹红色的身影,还有叮叮当当的,银饰相击的声音。

    那是一直以来的同伴吧……

    是性格活泼的苗人少女……

    是……

    “……阿笙……”

    是阿笙,是我喜欢的女孩子啊……

    在想起的一瞬,记忆似乎又开始流失。

    不!我不想忘!我不能忘!

    我要记住……记住!

    同样的错我不可以犯两次……

    那没有萌芽的爱恋可以随时间淡去,可你,阿笙,我一定要留住!

    我,不能忘!

    秦薷紧紧抱住阿笙,太过用力的两手青筋暴起。

    由于情绪太过激动,灵力以惊人的速度流动,几乎失控。

    拉胡琴的老人叹了口气,在秦薷身旁坐下。

    “你终于还是找到了……‘记住’的理由……”

    镇魂歌响起。

    保护了阿笙即将消散的灵魂,也压住了秦薷即将爆发的灵力。

    “我……想要记住……”

    年轻人的声音嘶哑,却坚定。

    “把你的笔交给我……我将记住一切!”

    阿笙,我不想失去你,更不想忘记你……

    “条件只有一个,帮我留住她!”

    老人苦笑摇头:“亡者不能复生,要‘化生’,也难得很,接过笔的你,或许做得到。”

    “……吾迦兰如,愿受玉笔,为二十八任灵书执笔!”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