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苏谁惹雨缠绵  第十八章 荡舟

章节字数:2487  更新时间:09-11-29 10: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阳澄湖上荡舟还有密谈很好玩,可是,其实……我更感兴趣的是大闸蟹……
——青萝
--------------------------
    船娘竹篙在岸上轻轻一点,小舟荡开波纹几许,船桨激起细小的水花,随着小舟缓缓行至阳澄湖中。
    阳澄湖水面开阔,水浅处多生莲花、菱角等物,湖中盛产大闸蟹、鲜虾、桂鱼。七月时节,大闸蟹还不是最肥美的时候,故而小舟上便只有几碟新鲜藕片盒菱角,开船的船娘在湖中放下了船桨,洗过锅勺,开始为几人烹制新鲜打上的桂鱼。
    林秋芷极没出息地吧嗒着嘴好似饿死鬼一般狂吃藕片菱角,搞得其余四人心中郁郁不已。
    明明是秋高气爽清风吹拂湖中荡舟新菱鲜藕……为什么这么有诗意的地方居然会有这么个叫花子在?要不……不吃桂鱼了,咱改吃叫花鸡?
    吧嗒了半天嘴,林秋芷想起正事,向厨娘……啊,不,是船娘,摆摆手:“桂鱼好了么?”
    “客官慢等,还差些火候咧!”
    船娘软糯的吴语响起,林秋芷嘻嘻一笑:“那……弄些莼菜来尝尝?”
    “莼菜还是太湖的好呐。”
    “啊呀……这样啊。”说着无关紧要的话,林秋芷把手伸进船篷中一探,迅速打了个手势便又将另一碟儿鲜藕端了出来。
    风破挑起了眉——那船娘竟然笑着,借船篷的遮掩也打了个同样的手势,并递过了一碟腐干。
    “卤汁腐干也是好的,客官尝尝。”
    “嘿嘿,多谢。”接过瓷碟,也不管嘴里藕片正往下咽着,林秋芷便又塞进一片酱红的腐干。
    强压住嘴角的抽搐,风破尽量让自己不要像姜姮一样大翻白眼,看青萝时,却见她眼神也未有一丁点变化——果然,已经习惯这个半白痴盟主了么……想了想还是问道:“她是……”
    “一家人。”用扇子挡住嘴角的季琅嬛淡然微笑,“不过,为了防止有其他人窥探这里,这戏嘛……还是要演的。”

    真的不是因为你演戏已经上瘾了吗?
    风破暗诽了一句,也就不再说什么,毕竟“随时保持警惕”这种事情他也是知道的,杀手营里的训练可是……算了,往事不堪回首……不过……这么看来,这个“隐脉”还真是无处不在呢。
    这就是所谓的大隐隐于市么……小心地浸润和渗透,好像参天之树把根须深入地下,织成密集的网络,比地上的茎干枝叶不知强大了多少、复杂了多少,但凡根须所及之处,便都是它的势力范围,即便地上的枝干被毁坏,也似凤凰涅槃一般,还有无数重生的可能……
    隐脉……

    姜姮翻够了白眼,目光转向那船娘——中途经过林秋芷时拐了个弯,向天转了转——问道:“姑娘是苏州人氏?”
    “本地人呐……一家都是租舟子的。”
    真的么?
    姜姮忍不住怀疑。
    青萝仍板着脸,却开口道:“都是真话,‘我们’都不用假身份,只是还有一重人所不知的身份罢了。硬要说的话,应该是双重身份比较准确……”
    听见她家弟妹说话便将脸转过去的姜姮惊讶地发现,自家弟妹说话时嘴型和声音竟是对不上的:“这是……”
    “雕虫小技。”
    仍然对不上……按照这四个字的口型,能读出的四个字是……
    “喂!你这丫头!不许说我‘笨猪一只’!”

    ……哦,明白了……
    姜姮低下头来揉揉额角。

    “行了别玩了……都说说,发现什么了?”
    姜姮的手力猛然不受控制地加大——这家伙被食物塞得满满的嘴巴居然也是对口型的绝佳掩饰?!他难道是故意的?!真的……假的啊……
    风破想了想,用了最笨的方法掩饰:举起茶杯挡住嘴巴——没办法,奉刀大人在魇城之内时有什么事情能用得着这些?他是杀手,不是暗探。就算后来在“那边”当了一段时间将军……废话难道当将军的还要兼职斥候和线人吗?所以,最后的结果就是:杀手营首座、魇城武技最强一人、“那边”战无不克的大将军……对此类行事完全外行:“齐仲彦,血誓。”
    “森莫东思?”问话的是林秋芷,这回他吃的是糯米糕,不过,由于糕点粘牙,他的声音有些不清。
    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林秋芷问的是“什么东西”,姜姮一摆袖子,瞬间化身名门淑女,十分秀气地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抿了一口,然后以袖掩口,做擦拭茶渍状道:“与血滴主人誓约忠诚,违之,血滴主人可以轻易杀他。”
    用力咽下粘了满口的糯米糕,林秋芷方要开口便见姜姮微微摇了摇头,很聪明地闭上嘴巴,不再出声。
    “来下盘棋吧弟妹,别学某个人胡吃海喝……太不雅了。”说毕,起身自船舱中搬出棋盘来,“呦!姑娘这棋盘哪里来的?还不错呢……只是,怎么这么厚的灰呀?”
    “那是一位客官送来抵船钱的呢……说来也是可怜,那位客官被水贼劫了,身上连一文钱也没有,只剩下这么一张棋盘……我又下不得棋,只好闲放着咯。”
    “可惜。”叹了两口气,姜姮手指轻轻拂过棋盘,画下几个符号,又冲青萝道,“来,下一局吧。”
    青萝点点头,坐在姜姮对面,揭开装棋子的木匣,略显嫌弃地掏出丝帕擦净棋盘,也擦去字符,随即便将丝帕丢在一旁,看也不多看一眼。
    上面的字符是隐脉的暗语。在扬州的地下墓穴,几人将暗语手势字符等等尽皆教与风破姜姮以便联络,这是均觉——实在不枉劳累。
    棋盘上的字是:莲花岛,谛。

    在湖中的莲花岛,有人用了“谛”之术。

    能够轻易被姜姮发现,可见水平不高,不是人偶而能够使用灵术,应该便是与某人有着血誓的州官齐仲彦了吧……
    “谛”,即“谛听”,是古老而高级的灵术,使用者能够随心所欲地听到自己想要听到的任何声音,之所以被发明出来是因为有人想要用它来听取所谓的“天地之音”,以助于修炼——当然可惜的是事后这种方法被证明完全无用,“天地自然”格外钟爱能够感受它的孩子,但绝不允许作弊——在“修炼”这个功能被证明虚无之后,就被用于监视……啊,监听了,不过由于耗费的灵力甚至比某些攻击性的灵术更高,使用者只能专门进行此项工作,一旦被发现连自保之力也几乎没有,故而也与“泥足”并列,堪称最鸡肋的灵术之一了。
    既然耗费灵力这么多……齐仲彦还有可能再用别的灵术吗?
    当然不可能。
    所以……

    “书,禁言。”
    几个手势在宽大的衣袖中摆出,虽然对面的人连眼皮也没有掀一掀,但姜姮知道,青萝已经看见了自己的动作,果然,青萝点了点头,并在棋盘上摆下四子道:“我让你四子。”
    “哼,又瞧不起我!”“钟子期”无奈地摇了摇头,虽然嘴上说得好听,却还是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让子,“输了不要哭哦!”
    “不可能。”
    用平淡的声音说出的肯定之语,远比热血激动的“宣言”更能刺激人,当然,也更能撩拨人的火气,因为这种说法总让人有种“我在陈述事实你辩驳无用”的感觉……

    真叫人不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