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方金鼓向长安  第四十章 暗恋

章节字数:2551  更新时间:10-05-06 22: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阿爷说过,即便死亡也无法阻隔爱情。

    ——岩笙

    --------------------

    风破闭上眼睛。

    手中的这柄刀有过许多名字,每一个,都有不同的涵义。

    战,意味着守护暗之一族,为它而战。

    无名,意味着自由无拘。

    破军,意为破尽千军遗世独立。

    破,意为刀的原主已经挣脱规则,打破了所有桎梏。

    而接过“破”的他,为何却要为魇城的规则活着?他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所谓奉刀,便是接过某人的刀,以我自己,做他的刀。

    这柄刀的原主明明是暗神寒夜而非魇城,为何他却为魇城给自己套上层层枷锁,连本性也不知藏在了何处?

    “你刀即是你心,你心当以你名……这柄刀……”

    “风破。”

    他缓缓睁开眼睛,眼神清明。

    无论过去如何,无论曾经叫什么名字,只要还在他手里一天,只要这柄刀尚且属于他,就当以他的意志为意志。

    这十四年,是他自误啊……

    林秋芷点了点头。

    不错,那柄刀,应当名为风破。

    呵……不枉我费心提点,你终于明白了……

    想到“费心提点”四字,林秋芷的笑容忽然僵了一僵。

    这些提点,虽说也有为青萝着想的意思,更多的,却是为了日后与魇城的那个人正面交锋时让他不要从自己的阵营里反出去吧……

    如今,他的目标尚且与青萝的幸福无所冲突,但是,若真如琅嬛转述姜姮的那句话一般:有一日,隐脉当真需要用子弟的感情和幸福来做交易以换取所谓的大局,我们的选择……隐脉的选择,究竟会怎么样?

    沉思中的林秋芷扯开嘴角,试图露出更自然的笑容,却发现这个动作有些难度……

    ……真是的,他是哪里不正常啊,居然会有这样的感叹?

    日后的事情与他们何干?眼下的事情还没完呢……

    难道是因为那个家伙二哥的到来,让他变得不正常了?

    ……哼……

    风破忽然后退半步拉开架势:“再战。”

    呦你小子没完了还?

    林秋芷垂首而笑,眼中有利芒闪过。

    好……就让我来试试,你究竟有多强!

    右偏殿中,有人拳来刀往,打得不亦乐乎。

    “鸣鹤!”

    齐仲彦被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人吓了一跳,定下神来才发现青萝正抱了一团不知什么布笑嘻嘻地看着自己。

    “呐,鸣鹤,墨爷爷怎么说?”

    “……呃……”

    “该不会很严重吧!”青萝顿时一脸担忧之色,“你身体本来就不好,要是再生病……这可怎么办……”

    “不,我没什么。”在能够思考之前,宽慰的话语已经出口,“我的病已经快要好了。”

    然而他面前的人虽然有些天真却不好骗,仍是紧皱着眉:“可我怎么看你脸色不太好的样子?”

    “想起一些……一些不太好的事情。”齐仲彦笑得勉强——对她说谎,还真是件困难的事情,“不是生病的原因。”

    对着那双眼睛,他有种想要把心里的一切都说出来的冲动。

    何况,昨天他……

    齐仲彦的解释和脸上勉强的笑容却让青萝有了“原来如此”的感觉,见他仍维持着有些僵硬的微笑,不自觉地伸出手……

    捏了捏他的脸。

    被这个动作吓了一跳的齐仲彦后退了一步,怔了半天才张张口想说句什么来排解一下——他认为——很尴尬的气氛,却见面前的少女并没有把目光放在自己身上,而是在看着他身旁的石壁,但心思也明显不在那里。

    “小时候,青嵋师父看我笑得太假了就这么捏我的脸,不过……呵呵,不过最近都没有这么干过了呢!”青萝笑得有几分怀念。

    ——那是因为“小狐狸笑三式”已经练得炉火纯青让人看不出假来了啊小青萝!

    “呃……”齐仲彦不自觉地抬手碰碰自己脸上被她捏的地方……那里似乎还残留着她手上的温度呢……

    ……不对!现在他在胡思乱想什么啊!

    强行把心神收回来的齐仲彦决定赶紧换个话题:“那个……你手里的是?”

    “这个?”青萝举起手中那一大团布,见齐仲彦点头便解释道,“这个是衣服啦!天都绣坊的人送来的!”

    ……天都绣坊?

    齐仲彦想起在苏州时,化名“红拂”的某人曾到那里去买过什么:“就是你买了丝巾的地方?”

    “嗯!嗯?”青萝这才想起一件事,“那时候你派人跟踪过我们是吧?”

    “我……”

    “没关系啦我是说你当初为什么不去调查天都绣坊呢?”青萝眨眨眼,颇为好奇地问。

    摇摇头,齐仲彦坦然承认失败:“调查过……凡是跟你们有接触的人我都调查过,但是,一点异常也没有查出。”

    “哦……”青萝感慨地发出一声叹息,随即用深沉无比的语调道,“隐脉是不可战胜的……妙音姐夫这话说的还真对!”

    “你找我……就为问这个?”齐仲彦想想青萝的行为——来找毒王“墨爷爷”,然后跑去不知哪里拿来这套衣服,最后又突然冒出在他面前……嗯,明显是有事情来找自己的啊……

    青萝挠挠头,半日才下定决心似地抬头问道:“你现在有空吗?我有事情要问!”

    “呃……嗯?”

    秦薷觉得自己很倒霉。

    被师姐揍了,踩了,践踏了,这都没什么。

    被风破那混蛋忽略不理了,这也没什么。

    可是……

    人来人往啊……怎么就没一个人关心关心趴在地上的他?连那个勉强能算是有良心的季琅嬛也只是问了一句就销声……

    他的命啊!苦啊……

    终于还是认命地,在无人帮助无人关怀的情况下自己动手爬起来……

    拍拍并不存在的灰尘,无视经过的路人们怪异的神情,秦薷以最快的速度给自己整理了一下遗容……呃,仪容,又恢复了“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光辉形象。

    只是,心里还是有那么点不舒服……

    一丁点!真的只是一丁点而已!

    为什么就没有人关心一下呢……

    从被人夸张地关怀到那个人消失后的无人理会——苗人少女出乎意料地让他很快习惯了那直白热烈的关心言辞……

    ……呵呵,现在,他只是受不了这个落差罢了!

    他!秦薷!才不会为了这点小事就忧郁得不能自已!

    唔……忧郁一小下还是可以的……

    所以……

    “没有人问我一句理我一下可怜的秦薷啊可怜的我哦……”

    原本,他只是想嘟哝一下就算完的。

    可是,他偏偏就听到,有人回应。

    【呐,相公,阿笙就很关心你啊!】

    他故作哀怨的表情僵硬了一下,正在抚弄头发的手也顿住了。

    刚刚那个……是幻觉吗?

    阿笙……阿笙?!

    跟着青萝走到一处水池,齐仲彦看看周围,不由讶异:“这里是……”

    “这里是碧渊湖底。”

    “哦?”

    “你看,我们头顶上就是碧渊湖哦!那些透明透光的都是大块水晶,琢磨光华成砖样,将湖底凿透出适合大小的洞再把晶砖嵌入……很漂亮吧?还能看到鱼呢!”

    齐仲彦顺着青萝的手指向上望去,果见天顶上有些透光之处,仔细看来,竟真有游鱼,想来这是碧渊湖底的一块巨大岩石,上面无泥无沙,才能使日光照射进来。

    “很美……”从未见过这般奇景的齐仲彦看了半日,才喃喃说出两个字来。

    “哈!那是当然!”青萝骄傲地仰起头。

    回头看着一脸得意的青萝,齐仲彦的眼神中漫出几分连他自己也没有注意到的宠溺。

    果然是呢……

    跟从前一样的有活力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