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方金鼓向长安  第五十三章 魔女养成

章节字数:2710  更新时间:10-05-19 20: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作为反叛者,我从不奢望忠诚。

    ——齐仲彦

    ----------------------

    想起自己童年时被面前这个家伙教训来教训去的倒霉情形,青萝就觉得怒火“蹭蹭蹭”窜上来,不过怒归怒,她说话的语调还是“天真温柔”:“我又没有错,为什么要认?我也没有过,哪里需要改?妙音师兄啊,我看你是没胆找秋芷哥哥比划两下才来找我出气的吧……难怪师姐们说柿子都挑软的捏,人善就要被人欺,叫我不要那么善良,免得受人欺负!我原来还不信,不过……哼……只要有师兄你在场的情况下,小妹我对这句话就是深以为然呢!”

    善良?

    妙音私以为这个词跟面前的小恶魔搭不上边。

    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哪里毒得过你!你这个小恶魔!小恶魔!

    “你,善,良?”妙音眯起眼睛,上下两排白牙闪着寒光,磨得咯吱直响,“你善良得把我苦苦寻来的宝贝梧桐木削成木剑玩儿?你善良得把我的玉笛打碎让太宗给你雕玉佩?你善良……你可真善良?”

    “人家小时候不懂事嘛……”青萝忽然那嘟起了嘴,低下了头,肩头一耸一耸,“再说,我不是也有赔你么……”

    ……嗯?

    妙音忽然没来由地觉得有股凉意在沿着他的脊骨向上蹿。

    他想起隐脉的一大笑话:由于得罪小青萝而被一干花侍教训的,九宫太祝,妙音……

    “小青萝”和“妙音”都在此处,那么,背后的脚步声就是……

    “妙!音!”

    一声暴怒的大喝证实了妙音的猜想。

    “妙音你太过分了身为隐脉六太之一就算是小辈也总该有点气度吧!”

    “何况你还是师兄呢!”

    “怎么可以这样欺负我们的小师妹!”

    “就是啊这简直太过分了!”

    “可恶!”

    “可恨!”

    “可耻!”

    ……

    一众花侍七嘴八舌地指责着已经冷汗满头的妙音。

    不过,冷汗的原因倒不是众人的指责——这对他来说其实都还没什么,重点在于……

    “妙音啊……我们疼小师妹你到底有什么意见,嗯?”

    司徒江蓠。

    扬州司徒家花侍,司徒青嵋大弟子,年二十六,有才干,精剑术,喜乐舞,好书画,貌甚美,性温和。自从入门,司徒青嵋便将一应事务尽数交予之,自此钱财账目毫无差错,赏罚奖惩略无偏差,故武功虽不是最高明,却在司徒家小辈中颇有威望。

    这些都不算什么的话,她的另外一个身份就十分算什么了。

    她是妙音的未婚妻。

    虽然以两人年纪来看“未婚”一词有些令人不解,不过两个当事人忽略一切异样眼光排除一切阻力坚决如此,倒是也没人能把他们怎么样——难道押去拜堂吗简直是开玩笑滑天下之大稽……

    在花侍们愤怒中隐含着一丝看好戏意味的目光中,妙音深吸一口气,挺直腰杆,回头,看着自家准夫人不清不愿地答了一句:“……没意见。”

    “那你干吗老是针对青萝?”

    虽然司徒江蓠的语调既不犀利也不尖锐,可妙音头上的冷汗偏偏就硬是多冒了一层。

    “我……”语塞的太祝大人心虚地眨眼,他十分不想告诉江蓠:这本来是在耍小孩子脾气,不满她关心青萝比关心他多……后来么,后来……也不知怎么就的变成了习惯……

    这种理由说出来的话,江蓠大概会直接取消婚约的吧?

    ……还是不说为妙。

    在对妙音极尽嘲讽鄙视只能事之后,众花侍安慰着正在“难过”的青萝离开了。

    被抛弃的妙音用极其哀怨的目光看了司徒江蓠一眼,却不小心看见……某个小恶魔挑衅般地扑在江蓠身上,楼主江蓠的左臂幸福地把头在上面蹭了蹭,十足像一只刚睡饱了的小狐狸……

    你……你你你……你这个恶魔!恶魔啊啊啊!

    正走向右偏殿的风破忽见青萝与一干花侍从那方向走过来。

    花侍们对这个从季师兄手里抢走小师妹的外人仍然投以白眼,不过鉴于从“那个姜姮”口中传出的“风破舍身为青萝挡了一记杀招”的消息,白眼的数量正在减少。

    青萝对风破笑笑。

    唔……那个笑容……

    算了,不管怎么说,现在看起来跟妙音对上之后吃亏的不是她……还是去看看秦薷吧,大概那家伙现在更需要……好吧,关心……

    隔了大老远就看见妙音正失神地站在偏殿门口,目光迷离,神情恍惚。

    ……都已经被打击成这个样子了啊……

    直到风破走到门口正要进去时,妙音才醒悟过来自己看到了谁,两眼顿时一亮,神情一扫萎靡,妙音抬手重重在风破肩上拍了一记。

    风破莫名其妙。

    干什么……被阿萝“欺负”了拿我出气?

    在风破眉头紧拧起来之前,一句热情至极让人无能消受的话已经从妙音口中冲出:“风破老弟!我支持你!为了隐脉和天下的太平,你赶紧把那个小恶魔娶回去不要让她再出来为祸人间了!”

    风破:“……”

    眼看妙音走远,风破才反应过来那句话说的是什么意思,摇摇头,在心里叹息这人已经被逼疯了的风破转身迈入大门,迎面便对上姜姮兴奋到闪亮的目光和秦薷奸诈无比的笑容。

    “小破弟弟啊,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哦!”

    “风破啊呵呵呵,我一点也不介意三天之后成亲的人多那么一个两个哦!”

    “嘿嘿嘿……”

    “呵呵呵……”

    风破的嘴角终于不可抑制地一抽。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同日。

    未时。

    丰隆惊异地看着面前的齐仲彦:“齐……齐大人?”

    “怎么,几日不见,不认得了?”齐仲彦双目微眯,笑容优雅。

    “不……”丰隆反应过来,向齐仲彦单膝拜倒,“大人!”

    “我已经不是大人了……”齐仲彦挥挥手,让丰隆起身,随即端起桌上茶盏,“说说看,你是怎么找来的?”

    “属下……追到长安,入城之后没有探到大人的消息,便出城来寻,在骊山附近遇见一个人,把……把属下带到这里。”

    有些好笑地看着丰隆身上无数的打斗痕迹:衣服上的破口,臂上的淤青,散乱的头发,满是尘垢的面孔等等。齐仲彦心知这所谓“带到这里”之前有多么长而艰难的一段时间是用来打斗的。

    “今后……你要怎么办?”

    “属下誓死追随大人。”

    “还真是干脆的回答呐……”齐仲彦有些感慨地抿了口茶水,垂落的发丝投下幽暗晦涩的阴影,遮掩了他的眼神和表情,“我现在可以明白的告诉你,那些雄心壮志,那些撼动整个王朝的计划我都已经彻底放弃,如今,我要的只是韩坤玥一个人的性命……为了要他死,我与林秋芷合作,我助他对付四大家族和要挟帝鶄,而他助我杀死韩相……如何,就算这样,你也还要跟着我么?”

    “是!”丰隆仍然毫不犹豫。

    “……为什么?”齐仲彦的话音中终于透出了疑惑,“我没有取得天下的志向,没有称帝称王的野心,你跟着我……可以说是前途暗淡呢!”

    我的生命已如风中残烛,随时可能熄灭,而你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云师丰隆,虽然并不了解江湖,但我也明白,像你这样的力量有多少人想要利用或者拉拢……

    作为一个反叛者,我从未想过从任何人那里得到忠诚……对这样的我,你居然仍旧决定追随?应该说这叫什么……江湖中人的意气用事么?

    ……真难懂……

    丰隆默然。

    他想起在苏州时,面前这病弱的年轻文士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那样的气势,让他甘心追随至死不悔——从初入江湖开始,他就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他所追随的,必然是被他承认的强者……面前之人,恰恰就是这样的人。

    或许这一切都不对:眼前这人的目标,未来,心情,誓愿……或许这一切都与他出入江湖时的愿望相差太远太远……

    可是那个时候……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