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国家卫士——职业杀手

热门小说

为爱而战  为爱而战之疑云未解2

章节字数:3371  更新时间:11-03-23 22: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天一早,便有卫兵前来通知我们,说是要进行战斗综合总结会议,我很郁闷,不是说好有几天的休息时间的么?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了这样的结局呢?战斗综合总结会议,这算是什么事情啊,再说了,我作为现场的指挥员,参与这样的会议,我是理所应当、职责所在,但让我们集体参加就好像有些过分了。

    但上级的命令我们还是要执行的,无论有多么的难以理解,我们的天职还是‘服从命令’,这一点是不可能发生变化的。

    我在昨天逛了一下下后,感觉也已经好了许多,想想也是啊,我是个军人,就算我能从振湖明手中将满和愉长官争夺过来,但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会不会死在接下去的某此行动中,呵呵,要是我真的那么不幸的跑到了阎王爷的地盘上去混饭吃,那满和愉就算就不能得到幸福的,我也会为此愧疚…所以,我也就有理由让自己放弃我所心爱的女孩了,感觉自然就会比之前好很多了。

    呵呵,我和振湖明都是一线的军人,鬼知道谁会先死呢,要是满和愉真的那么不幸的话,那我也就爱莫能助了,在我的理解中,杀手部队的阵亡率是远高于T军别的单位的,而北京站本部的阵亡率则是相对较低的…

    当我们到达指定的会议地点的时候,振湖明少校已经带着T军所有参与了这次战斗的队员(我们的指导员郭翼奇中校和负伤的、阵亡的弟兄们一样,并不在此,也不知道郭翼奇中校在本次任务中的真正使命到底是什么,呵呵,就连一个振湖明就让我惊讶不已了,要是在爆出了他的真实使命,我想我会受不了这种打击的,所以,还是算了,我也就只当是他没有参加过这次行动咯…)在等候我们了,这家伙,在爱情上胜我一筹也就算了,T~M~D的,他就连军事职务都比我高,唉,我怎么就什么都比不过他呢,真是气死人了,那什么‘情场失意赌场得意’是谁说的,也不知道准不准,要是准的话,我现在就和他赌上一把,当然,军人是不可以参与赌博的,再说,我本人也没有赌博的恶习,我要和他赌的,是别人不敢玩的,我此时想和他赌命,看看谁会先死!

    当然这事情也不能在这会儿说,话说,可能这一辈子都不能说出口,呵呵,估计我只能在心里念叨一下了,要说上海站的杀手部队,不要命那是出了名了,在T军内部,量谁也不敢和我们玩‘赌命’的游戏,不管规则如何。当然,我可是个极其‘怕死’的人,我可以说是全上海站最怕死的,但在上海站杀手部队光辉的照耀之下,至少在外人看来,我也是个要钱不要命的家伙。

    其实,我们并不是什么‘要钱不要命’的人,我们最看重的,还是杀手部队的荣誉,这荣誉的价值可不是我们的生命所能比的…

    当我还在Y~Y着怎么弄死振湖明的时候,那家伙主动的走来问候了我们,特别是我,呵呵,简直是特别礼遇啊!

    当他和师兄他们问候过之后,特意的向我敬礼道,“小文长官,属下恭候多时,请长官及弟兄们都随我来。”说完,还做了个‘请’的姿势,唉,看着都觉得变态,一个挂着少校军衔的家伙,称一个准尉为‘长官’,这到底算是这小子调侃我呢,还是因为我们的任务还有最后的一些程序要走,所以,出于我还是本次任务指挥官的缘故而可以的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的呢…

    按理说,我们现在还在任务的交付环节,所以,我确实还是这里的指挥官,不管他振湖明是少校还是别的什么官,在本次任务中,也就是我的‘马前卒’而已。哪怕在其他人看来并不合理也罢,就让他们当我现在是在自欺欺人或者其它的什么,(比如说,‘发挥阿Q精神’之类的…)我都顾不得这些了,最后还是以一名直属指挥官的姿态的接受了他的邀请。

    我对着他微微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假装帮他整理了下肩章,然后回答道,“中士,这肩章好像有些不对啊,你该不会是戴错肩章了吧?”说完还故意的将他的肩章摘了下来,塞到了他的手中,然后才说道,“劳烦带路。”呵呵,我这动作很是挑衅啊,但振湖明毕竟也算是个有绅士风度的家伙,并没有因此和我计较什么,反而赔笑着带我们前往了会议室。

    我看到他这样的表现,心想这小子可真是识大体啊,城府很深,呵呵,就算是我们明着竞争,我在爱情上败给他,这会儿我都不觉得有什么委屈了,这样的人,以我的个性,确实是不可能在这方面赢他的,更何况,我们的竞争,还完全不在一条起跑线上…

    当然了,正真让我感到害怕的,是这次行动的作战参谋,话说,当我看到她出席的一瞬间,我就觉得自己是个受害者,一个被欺骗了感情的受害者,当时,我听到她‘不行了’的消息的时候,我可还真是义愤填膺、满腔热血啊!可谁又能想到,她居然还能是这次战斗的作战参谋!

    当然,这位作战参谋就不用我多说了,呵呵,她自然就是我心爱的满和愉长官!唉,话说,话说,她和振湖明两人还真是一对啊,我现在都在怀疑,她和振湖明少校是不是都是北京艺术学院或什么北京影视学院毕业的高材生了!居然能把戏演得这么的到位,我还真是服了。

    不过,他们二位到底有没有为我考虑下啊,难道他们真的觉得,将这么‘纯情’的一个少年,玩弄于股掌之间,是件值得他们高兴的事情么?呵呵,有机会,我一定要搞清这个问题的说…

    唉,算了,我算是彻底的心灰意冷了,别说是什么战斗汇报工作了,现在,我就是连搭理他们(包括整个北京站,呵呵,我尽管十分的生气,但还是觉得这件事的幕后黑手应该是北京站,要是没有后台老板的支持,他们在怎么样坏,都不会来‘欺负’我的…)一下的心情都没有…

    我起身对坐在我一旁的师兄罗浩洁说道,“师兄,夺我指挥权的人是你,下令杀死所有目标的人,也是你,这一次,就你来负责汇报这件事情吧,我稍稍的休息会儿,没事别打扰我。”当然,罗浩洁也不是傻子,他当然知道我这么做不是想转嫁责任,而是希望避开满和愉长官和振湖明少校而已,所以,他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但还是加上的附加条件的,他稍稍的思量了下说道,“我来帮你挡着你不想见到的人和事,这没问题,但还有些人,是你必须亲自去面对的,别在这里充当木桩子哦。”说完,他便强制性的拉着我坐了回去。

    但直到会议结束,我也没有遇到任何罗浩洁师兄所说的‘必须要我自己面对的人’,呵呵,这家伙从来就不会放空话的,他既然会那么说,就必然不是什么没有影的事情,说不定,这个所谓的‘必须要我自己面对的人’,会在别的场合出现么?话说,我也只是让他挡住眼前的事情啊,按理说,他也没有必要对接下去的事情提前N久就向我发出警告啊!

    当然事实证明,他的警告并不算提前了N久,在会议结束之后,上海站的成员被要求在这里多留几日,一则是等待我们负伤的2位兄弟的康复,二则是北京要弄个什么欢送宴会之类的,反正是对我们表示感谢,我还真不知道,上级部门还要向我们表示感谢的,这倒是新鲜事呢…

    话说,我本来就心情不好,正恨着这个北京站呢,这会儿让我多留几日,这几日,对我的忍耐性而言,确实是个很严峻的挑战啊!

    不过,事情的关键还不是这个问题,问题是,当我们回到北京站为我们安排的寝室的时候,满和愉长官和振湖明少校居然已经在那里等候我们了,准确的说,他们二人是在等我…

    我不想理会他们,呵呵,本人可不敢和‘北影’等名门高校的人才相提并论啊,难道他们还嫌欺负我不够么?还要双双的出现在我面前,让我在伤心、心痛一次?

    不过,罗浩洁还真是够绝情的,他见到这样的场景后,做出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和他们二人打过招呼后,带着我们的人‘撤离’了,唉,关键时刻,我的师兄还真是不够给力啊!

    当然,我也不能将自己独自留在这里,鬼知道我自己会不会失控,我是个军人,荣誉永远的高于生命,我宁可死,也不想在他们面前表现出脆弱的一面…

    于是,我在罗浩洁带人离开的一瞬间做出了个决定,一个相当不成熟、相当无奈的决定。

    “桃骏,你留下帮我招待下客人。”我在他们准备离开宿舍的一瞬间,用及其微弱的声音向我的师弟桃骏下达了和我‘陪葬’的命令,呵呵,与其说这是命令,还不如说是我的恳求更为贴切…

    桃骏是不敢违背我命令的,因为我是他的老大,真正的老大!呵呵,虽然,我深知这样做很为难他,但是,而我这会儿也已经没有其他的法子了,我的大哥不给力,我就必须让我的小弟来帮我挡一下!至少,由他在,我和那两位不速之客还都能保持着一丝军人之间特有的情感,还不至于让我发狂吧…

    罗浩洁也奈何不得我什么,毕竟上海站的规矩就是如此,他虽然是我的带队师兄,但他却管不到桃骏的事情,所以,最后,他也只能偷偷的叮嘱了桃骏几句,带着其他的人,离开了寝室。

    而现在,整个寝室中,也就只留下了我们四个人而已。呵呵,由于我强迫桃骏留了下来,所以,对特意来访的满和愉和振湖明而言,这场面一下子就变得有些尴尬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