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乡知青  003婚事(2)

章节字数:3744  更新时间:21-11-25 20: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顾安学能猜到薛母的想法,他没有安慰薛母,而是在心里问系统:“花露水,你的任务是让我收集闪耀值,我问你,闪耀值怎么计算的?”

    系统迅速回答:“闪耀值取决于别人对宿主的认可,越多人认可宿主,闪耀值越高,达到临界值后判断宿主完成任务。”

    顾安学继续问:“那在乡下得到社员们的认可算吗?”

    “这是个人人平等的世界,不论是什么身份,只要他们认可了宿主就能转化为闪耀值。”

    “好,我知道了。”

    顾安学沉默着,薛母的心一点一点往下沉,就在她灰心丧气做好最坏打算时,顾安学开口了:“薛伯母,我有几个要求同你说明一下。”

    “第一点,我不想生孩子。”

    他只是来这个世界做任务,完成任务就要离开,就算他是个双儿,就算他和薛墨结婚了,肯定是没办法像薛母期盼的那样生小孩的。

    “第二点,我可能会回城,只是现在没机会,如果以后我有了回城的机会,薛家不能从中阻挠。”

    在顾安学原本的世界,下乡的知青们最终是回城了的,只是不清楚这个任务世界会不会像他所了解的那样。

    如果不能按照政策回城,大队和公社的人就这么多,等大家都认可了他不知道闪耀值够不够,到时候顾安学也可能会想办法回城去。

    “第三点,我现在还没有想好以后做什么,如果我有了想要做的事,希望薛伯母不要反对,当然你放心,我想做的事不会让你和薛墨同志为难,也不会对大队有害。”

    顾安学认真考虑过了,就目前而言,留在前进大队,作为知青想要让队里人信任他、认可他不容易。

    接着原主做下的蠢事,和薛墨结婚也许是个突破口,至少这些护短的社员会把他当成一份子。

    就是这样做对薛墨太不公平了,顾安学不想利用薛母的一片慈心,更不想伤害薛墨这个无辜的人。

    看着薛母那难受的样子,思索利弊后,顾安学嘴里的话换成了告诉薛母自己的底线。

    这番话虽然说得冷漠,但只要薛母答应并且做到,顾安学就会在完成任务之前把薛墨当亲人照顾,就算回城也会带上他的。

    薛母都准备放弃了,没想到峰回路转,顾知青又愿意和大儿子结婚,她顿时高兴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顾安学见薛母呆住了,提醒道:“薛伯母,我这样说了你还愿意吗?”

    薛母这才反应过来,赶紧答应:“好好好,这些我都没意见。”

    顾安学提的要求薛母不觉得有什么,不想生孩子就不生吧,双儿怀孕、生产都不容易,何况顾知青同大儿子没感情,不愿意生孩子是正常的。

    至于说回城,从前进大队这些年安排来插队的知青就能知道,没有哪个知青不想回城,城里的生活不是乡下能比的,如果顾安学真有机会回城,薛母觉得自己没脸去阻止。

    最后那个要求更简单,薛母心想,顾知青多半是想要计分员一类的轻松活,她豁出这张老脸,在大队干部跟前天天哭,一定想法子让大队给顾知青安排个轻松的活。

    平复下激动的心情,薛母还是有点担心:“那啥,顾知青你还有什么想说的没?”

    薛母觉得,顾安学如果有什么要提的想法最好是今天一次性说完,不要今天说好了明天想法又变,她年纪大了禁不起这样天天刺激。

    顾安学摇头,既然现在是他做的结婚这个决定,那他说出口了就不会再反悔,反正他现在已经和薛母说开,不担心以后情况有变薛母心里有疙瘩。

    “嗯,那我这就回去准备了,咱们挑个好日子早点摆酒?”薛母笑容满面又小心翼翼地问。

    顾安学再摇头:“薛伯母,摆酒先不急,我得写信回家告诉我爸妈这件事。”

    薛母的心又提了起来,人家是大城市的工人,如果顾知青告诉了他们,未来亲家会不会不同意?他们会不会看不起自家?

    顾安学见薛母一脸担心,解释道:“薛伯母,我就是通知一下我爸妈,不论他们同意不同意,我都会同薛墨同志结为革命伴侣,毕竟我的户口已经在前进大队了。”

    这番话的言下之意是,顾爸爸和顾妈妈他们就算不同意也奈何不了儿子,谁叫顾安学的户口已经随着下乡迁到前进大队了呢。

    薛母同顾安学又说了几句才兴高采烈地离开。

    之前,顾安学找上门开口就说要结婚,薛母高兴归高兴,心里一直是虚的,这会儿两人把话说得这么明白,她反倒觉得像是吃了颗定心丸,终于可以把心彻底放回肚皮。

    薛母走后,顾安学拿出笔纸,思索怎么写信告诉顾家这个消息,以他对顾家爸妈的了解,他们肯定不会同意。

    左思右想之下,顾安学决定实话实说,先从原主的立场分析,明说结婚是因为他不想再干农活,然后诚恳地认错,说自己知道错了,结婚后一定安心过日子,希望顾爸爸和顾妈妈能理解,最好也支持。

    如果这样写信顾爸爸和顾妈妈还不接受,那就没办法了。

    一会儿后,顾安学刚把信写完,就听到院子外面传来争执声,他挑了挑眉,慢条斯理地将信收好。

    外面的声音顾安学熟悉,正是住在他隔壁屋子的女知青。

    因为前进大队的知青里只有顾安学一个双儿,所以他是单独一个人一间房,剩下的女知青们住在他隔壁的几个房间,男知青们则住在知青点另一侧的房间。

    因为原主他整天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出门,他稍微熟悉一些的就是隔壁屋的人:张胜男、游珍和陈敏。

    其中,游珍、陈敏是同原主一年下乡的新知青。

    撺掇原主嫁人的就是游珍,原主一直没看出游珍的算计,还把会主动同他说话、安慰他的游珍当朋友。

    在游珍的搅和下,脑子直、脾气暴的陈敏特别看不惯原主,觉得原主矫情,一身臭毛病。

    而另一位张胜男则是老大姐,她是六年前下乡的,比较习惯乡下生活,平时对大家都挺照顾,是女知青这边的组长,也管着顾安学这个双儿。

    只听游珍柔柔弱弱地提议:“哎,安然都晕倒了,他之前没做过这种辛苦的活,肯定是累着了,我们等会儿多煮一个鸡蛋给他补补身子吧。”

    游珍一开口陈敏立马嚷嚷起来:“什么累,他干活的样子大家都见过,一天能干两小时活就算好的,公分那么少还厚着脸皮和我们一起吃饭,我们这样累死累活的算什么?”

    张胜男眉头皱起:“陈敏,别这样说顾安学,我们都是下乡支援老乡建设的知青,在队里没有亲人,应该团结起来才对,顾安学身体不好,我们多照顾他一点就好。”

    “什么没有亲人,顾安学他马上就要结婚了,他在队里就要有婆家了,怎么都用不着我们知青照顾吧。”

    ……

    张胜男还想说陈敏两句,一抬头就见顾安学从里面打开了院门,神色平静地看着她们说:“张组长、游珍、陈敏,我不吃鸡蛋。”

    “我的工分确实没大家多,但是我每次也吃得少,如果你们觉得我占便宜了,那以后我们就分开吃饭吧。”

    一下子,陈敏的脸色涨红,她自认为自己没说错,顾安学怎么有脸说她。

    “顾安学,陈敏,你们都少说两句。”张胜男不赞同地看向顾安学,她感觉顾安学这样说话过于计较了,大家住在一个屋檐下,何必整日争来吵去的。

    “安然,你误会敏敏了。”游珍满脸关切地上前,拉住顾安学的衣袖,“安然,我们都知道你刚才晕倒了,提前下工回来关心你。”

    “呵!”游珍的话让陈敏觉得自己牺牲大了,提前下工就会少挣公分,她抬高下巴一脸倨傲地对着顾安学,“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事实上,陈敏是不愿意回来的,谁叫住一起的老大姐和心善的游珍都担心顾安学,她们两人走了,她不想一个人留下干活,这才跟着回来的。

    顾安学轻轻甩开游珍的手,对上陈敏:“张组长回来看我,我相信,你陈敏会回来看我,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还差不多。”

    “安然,你别这样说敏敏。”游珍再次拉住顾安学,然后转头可怜巴巴地看向陈敏,“敏敏,安然的身体不好……”

    顾安学皱眉:“我怎么说她了?游珍同志,我没聋,刚才你们在门口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好人吕洞宾会这样在背后说人坏话?”

    游珍的小心思顾安学原本不想理会,大家吃饱穿暖都u容易,她怎么还有心思搞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事?

    但游珍现在的行为让顾安学特别腻味,表面看着是替他着想,实际上说的话却不是那么回事。

    真关心自己,要提议煮鸡蛋就早点说呗,干什么故意到了门口才说,好让他听到后和陈敏大吵一架?

    这样一来她游珍倒是成为了最无辜的那一个,两边都觉得她没错,是另外一个人的问题。

    张胜男同他们相处了这么久,见他们又吵了起来只觉得头疼,总归打不起来,吵两句就吵两句吧,等几个小姑娘再长大点就会知道,这些都不重要。

    顾安学突然的针对让游珍没反应过来,他趁机甩开游珍回屋,懒得同这两人多说,反正以他们的关系不可能从这两人身上得到闪耀值。

    陈敏见状认为游珍又被顾安学欺负了,跳着脚跟上去打算再理论两句,但是她一进屋就发现了屋里的味道不对。

    先前薛母担心顾安学身体不舒服,一进屋就把窗户关得严严实实,这就导致了屋里面条的味道还有残留。

    站在门口仔细地嗅了嗅,陈敏脸色一变,激动地大喊:“顾安学,你偷吃东西!”

    自认为抓住了顾安学小尾巴的陈敏冲进屋,抓上顾安学就要往外扯:“张组长,顾安学偷吃咱们的面条还有鸡蛋,我在屋里闻到味道了!”

    春耕之前,队里给大家分了一些去年存下的大米和面粉,分量不多,就图个安慰,鼓励大家今年好好干活。

    知青们自然也有,大家舍不得一下吃完,除了分粮那天吃了点,剩下的打算留着等春耕忙完了再好好吃一顿。

    另外,知青点同队里其他人家一样,合一起养了几只母鸡下蛋,人多鸡蛋少,没有人能吃独食,平时都是攒几天再做个炒鸡蛋或者鸡蛋汤一起分。

    所以,这会儿在屋里闻到了面条和鸡蛋的味道,陈敏的第一反应就是顾安学偷吃。

    顾安学一个不察被拉得踉跄两步,站稳之后他冷冷地看向陈敏,他真的要被气笑了。

    陈敏被顾安学冷冷的眼神看得愣了下,她很快反应过来,梗着脖子道:“你瞪我做什么,你偷吃大家的东西还有理了?”

    游珍在旁边:“敏敏,安安不是那样的人,屋里的味道肯定不是那样来的。”

    “不是那样是哪样,顾安学哪有白面,肯定就是他嘴馋偷吃,这次看你怎么说!”听到游珍说也闻到了味道,陈敏越发笃定。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