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乡知青  013要结婚!要一起(参赛求枝枝)

章节字数:3092  更新时间:21-12-05 19: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顾妈妈离开了前进大队之后,大队的生活恢复成往日的样子,忙碌而平静。

    顾安学一直留意着游珍,他以为游珍会在一计不成之后再生一计,没想到游珍居然什么都没做,就好像对方知道自己不是之前那个会被她骗得团团转的顾安学了似的。

    让系统帮忙留意游珍的动向,顾安学终于等来了今年的春种结束。

    连续高强度劳作了近十天,由于没有农用机械,也没有足够的牲畜帮忙,所有的工作全都靠人力完成,顾安学总算是体会到了曾经学的那句“粒粒皆辛苦”。

    薛母之前答应了找人做细软的亚麻布,她心里一直记着,等到她估摸着农忙快结束时,就找上了她知道的织布手艺最好的人家,约定做出最好的布。

    顾安学耐心等待着,既是在等亚麻布,也是在等省城顾家的消息。

    这时间他没有闲着,休息了一天就找上薛母和薛墨,提出去领证结婚。

    薛母惊喜不已,刚想一口答应,顾妈妈的样子突然在她脑海中闪过,她犹豫着说:“安学,你爸妈那边同意这事了吗?要不、要不然咱再等等?”

    “婶子,说实话,我爸妈目前是不同意的,要是非要等他们同意黄花菜都蔫了,我的事情我自己能做主,和薛墨同志结为革命伴侣是我的想法。”

    说着,顾安学看了眼站在旁边,不知道是没听懂还是听懂了不愿意做出回应的薛墨。

    薛母也看过去,或许是在母亲的眼里孩子没有缺点,她打心底不觉得自家大儿子不好。

    薛墨自小就听话,就算当年发烧后整个人大变,也只是不再开口说话而已,她教他什么,他学得很快,这些年他自己挣的工分足够养活他自己还有余。

    可不管薛墨挣的工分多少,在大队的社员心里他就不是个好归宿,更不用说城里的人了,顾家是肯定看不上他们薛家的。

    顾安学知道薛母的想法,他看向薛墨:“薛墨同志,你愿意和我结婚吗,如果你愿意就拉住我的手,咱们去县城领证,以后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这段时间,顾安学经常找薛墨说话,他也不确定薛墨的智商到底在什么水平,干脆像教小孩一样带着他,其中一件事就是让薛墨拉自己的手。

    就在顾安学以为薛墨会像自己教的那样拉自己手时,薛墨突然上前一步,将顾安学抱了个满怀。

    这个举动让在场的另外两人都惊呆了。

    一股肥皂中夹杂着青草的味道充满顾安学的鼻尖,不知道怎么了,他的心跳突然加快,握了握拳让自己保持镇定,抬手拍拍薛墨的背。

    薛母呆呆地看着眼前相拥的两人,突然泪流满面,她心底涌出一种欣喜,这多年了薛墨对周围的人和事一直无动于衷,这是他第一次自己主动做什么!

    “婶子,我……”顾安学看到薛母震惊的样子突然觉得有些不妥,伸手推了推薛墨。

    结果他不仅没推动眼前这个又高又壮的家伙,还被抱得更紧了,顾安学无语:“薛墨同志,你抱太紧,我要透不过气了。”

    说完,顾安学随口胡诌:“婶子你看,薛墨他想和我结婚,我也想和他结婚,我爸妈他们的意见影响不了我们的生活。”

    说这句话的时候,顾安学抬起头,努力把脑袋往后仰,想看看薛墨的表情。

    顾安学见眼前这个家伙脸上表情波澜不惊,忍不住在心里嘀咕,要不是自己腰上的手臂一会儿紧一会儿松,或许自己还是会以为他没反应呢。

    不需要顾安学多说,薛墨的反应已经让薛母打消了大度地劝说顾安学不结婚的想法,她直觉顾安学会成为让薛墨变好的关键。

    把薛母说服,顾安学拿着介绍信,带上薛墨去往县城。

    路上,顾安学回想刚才的事,开玩笑道:“薛墨,刚才我要是被婶子说动了,不和你结婚,你会不会难过呀?你想想,我妈之前……”

    顾安学单独和薛墨一起的时候话总是很多,一句接一句地不冷场,但这一次,他的话没说完,突然听到另一个声音:“要、结、婚!”

    这个声音闷闷的,还有些沙哑,一字一顿听上去有些怪异,但吐字清晰,叫人知道说的是什么,也能从语气中听出他的坚决。

    诧异地转头看向薛墨,顾安学比刚才被抱住还惊讶:“薛墨,你?”

    面对顾安学,薛墨眼睛一眨不眨的,再次张嘴:“要、结、婚!”

    亲眼看到、亲耳听到,顾安学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反应。

    两人接触以来,顾安学一直觉得薛墨会说话,一直认为薛墨不是傻子,但他以为眼前这一幕会等很久,没想到这么快。

    薛墨见顾安学没有反应,他眼里闪过一丝委屈:“要结婚,要一起。”

    他第三次说的话比前面两次顺畅,好像是找到了说话的感觉,只是说的字少,显然不愿意多言。

    顾安学回过神,像哄孩子一样想也不想就答应道:“好,结婚,咱两现在就是去结婚,走走走,咱们快去快回,等会儿回家了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婶子。”

    大概是感觉到了顾安学的态度不够认真,薛墨眼里的委屈更甚,但他不知道应该怎么说,站在原地不愿意走:“要一起!”

    顾安学诧异地看向似乎是闹脾气了的薛墨,他眨了眨眼,认真地道:“是一起呀,等我们结婚了,我就搬出知青点和你还有婶子住一起。”

    这一次顾安学说话看着薛墨的眼睛,说得不带一丝敷衍,薛墨总算满意了,跟着顾安学继续往县城走。

    结婚领证的步骤顾安学之前就找人打听清楚了,到了县城之后没一会儿就拿到了两张盖章的“奖状”。

    顾安学有些说不上是什么感觉,上辈子他活了二十几年没有遇到喜欢的人,一直单着,死了后绑定系统,在这个不知虚实的任务世界反而早早结婚。

    感慨片刻,顾安学把心头的想法抛开,结婚就结婚吧,大不了以后把薛墨当弟弟照顾呗。

    扬了扬手上的结婚证,顾安学对薛墨说:“薛墨,以后咱们就是革命伴侣了,这个是你的,现在我先拿着,回去之后让婶子帮你收好,不要轻易拿给别人,知道不?”

    薛墨没说话,他盯着顾安学手上的“奖状”,眼睛一眨不眨。

    “想看?”顾安学见他那样,故意把结婚证拿在他眼前晃了下,又快速收起,“想看就告诉我,不然不给你看。”

    薛墨抿了抿嘴,他刚才已经把结婚证的样子牢牢地记在心里了,不想再说话。

    哄了好几句都不见薛墨有反应,顾安学放弃,还以为有了之前那一出让薛墨说话会容易,没想到一朝回到解放前,这家伙又成闷葫芦了。

    上午就这样过去,顾安学领着薛墨去国营饭店简单吃了顿午饭,又去供销社采购喜糖等物件后,才返回前进大队。

    回到薛家,顾安学一边把买回来的东西拿出,一边将薛墨说话的事告诉薛母。

    他以为薛母会很高兴,谁知道薛母听完后没有任何反应,在顾安学抬头看过去时,猛地转身跑回屋。

    顾安学不确定她是太高兴了还是怎么,犹豫一下带着薛墨跟上去,很快听到了薛母压低声音的哭诉。

    在门口站了片刻,顾安学把薛墨叫到一旁,将结婚证单独取出:“薛墨,等会儿婶子出来了你就去找她,把咱们的结婚证给她,我先回知青点了。”

    顾安学刚打算走,被薛墨拉住:“要一起,你说的。”

    看着薛墨满脸认真的样子,顾安学想到了路上他告诉薛墨的,结婚了会住一起,赶紧解释。

    “要住一起的,我现在回知青点收拾东西,晚点你和婶子一起来知青点接我,咱们一起告诉大家我们结婚了。”

    说完,怕薛墨不理解为什么,顾安学又说了一遍让大队的人知道他们结婚的重要性,只有大队的人知道他们结婚了,他们才能光明正大地住一起。

    说服了薛墨松手,顾安学离开薛家,回知青点收拾东西。

    知青点的人知道顾安学上午出去了一趟,只当他像以往一样去县城供销社买东西,见他双手空空地回来好奇问了一嘴。

    顾安学没有隐瞒:“我上午和薛墨同志领证去了,现在回来收拾东西,以后我要搬去薛家,这间屋子刘组长、张组长你们安排其他人住吧。”

    平地一声雷,知青点瞬间静了下来,大家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再说什么。

    顾安学没管他们的反应,径直回屋。

    知青们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他们没想到顾安学真的和薛墨那个傻子结婚了,还正儿八经地扯了证。

    人群中,游珍的眼神暗了下,她刚想说什么,张胜男就站了起来跟上顾安学。

    犹豫了一下,游珍坐着没动,低下头叫人看不清她的神色。

    其余的人在张胜男走了之后才开始小声讨论,大家都觉得顾安学冲动了。

    坐在人群最外围的陈敏内心十分煎熬,她没有心思听其他人说了什么,她的位置离顾安学的房间很近,然而她侧耳靠过去,却只能听到屋里顾安学和张胜男的只言片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