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乡知青  032不要喊媳妇(参赛求枝枝)

章节字数:3132  更新时间:21-12-24 20: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顾妈妈看着被社员们团团围住的儿子,忍不住高兴地笑了,儿子被人认可,她这个做母亲在心底油然而生许多骄傲。

    再看看站在自己身旁盯着顾安学目不转睛的薛墨,顾妈妈忍不住有些好奇薛墨说话是什么样。

    上一次来前进大队的时候,顾妈妈为了试薛墨是不是真的不傻,拿小学课本考过他,证实了薛墨脑子没问题这一点,就是薛墨怎么都不开口。

    大概是顾妈妈的眼神太过专注,薛墨被她看了一会儿,转头也盯着她。

    顾妈妈直接问:“薛墨,我听安学说你愿意说话了?”

    没有用会说话,而是“愿意”一词,意思是薛墨之前不说话不是不会,只是不愿意,这表达的意思不同。

    过了好一会儿,顾妈妈都以为薛墨不会开口时,她看到薛墨张嘴,喊了一个让她想不到的称呼:“妈。”

    在顾妈妈愣住时,薛墨继续说:“我和安学好,妈放心。”

    这是薛墨头一次在外面开口说话,经过这段时间在家里的练习,薛墨说话时那种生涩的感觉没有了,他的嗓音低沉,音量不高不低,给人一种很靠得住的感觉。

    因为大家如今都知道了顾爸爸不满意薛墨,不确定顾妈妈对薛墨是什么意见,所以顾妈妈和薛墨那边大家也分神关注着。

    于是乎,薛墨一开口,其他人就像被人按下了暂停键一般,转过头呆呆地看着顾妈妈和薛墨,纷纷怀疑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

    好一会儿,才有人反应过来:“是薛墨在说话?”

    “墨小子说话了?”

    “是不是我最近没睡好听错了?”

    “薛墨他不傻了?”

    薛母的反应最快,她昂着脑袋环视一圈:“我家薛墨本来就会说话,之前不说话是他不想,谁要是再说什么,别怪我不客气!”

    早在薛墨第一次开口说话时,薛母就恨不得把这件事告诉全大队的人,奈何一出门薛墨的嘴巴就像被缝起来了似的,搞得薛母只能憋着。

    总算等到了儿子在外人面前开口,薛母无需忍,以后要是有人再敢说她儿子不好的话,她不仅要理直气壮地怼回去,还要把人骂一顿!

    有了薛母开口,其他婆子媳妇很快反应了过来,连忙跟着说道。

    “就是就是,之前我看墨小子干农活是一把好手,就觉得薛嫂子说的没错,要真是傻的,别说干农活了,不在家捣蛋都是好的。”

    “我也是,一直都觉得薛墨这小子是不愿意说话,我家那男人也是个不爱说话的,天天家里就我一个人说,他十句话能回一句都算好,男人不爱说话正常得很。”

    ……

    顾安学惊讶地看过去,之前他用了不少办法,没能让薛墨开口,他妈说了什么?

    薛墨也看向顾安学,他的表情没变化,但看向顾安学的眼里带有几分笑意,他三两步走到顾安学身边,主动伸手将顾安学的手拉过,在众人背后十指相扣。

    别看薛墨长期做农活,手心里有一层茧,但他的手指修长有力,是顾安学一直很喜欢的那种,平时在家拉着对方的手欣赏时没觉得有什么,这会儿他突然不好意思了起来。

    当着大家的面悄悄牵手,如果是在后世不算什么,但是在这个年代这个举动很是大胆。

    看着顾安学偏过头露出来的红耳朵,薛墨低头,在顾安学的耳边轻声说:“媳妇。”

    顾安学猛地抬头看向薛墨,头皮一紧,这句“媳妇”是在喊自己?

    但是紧接着,顾安学眉头皱起,他是喜欢男人没错,薛墨的长相、身材确实都是他喜欢的类型,由于他在这个世界的双儿身份,时不时被人喊一句“薛墨媳妇”他也没在意,可薛墨他真的明白吗?

    顾安学脑袋里闪过两人平时相处的画面,想着自从那次试衣服他看薛墨呆住后,就一直有心逃避一件事。

    心情有些烦躁,顾安学踢开脚下一颗小石子:“薛墨,你知道媳妇是什么意思吗?”

    薛墨一直看着顾安学,他没有回答顾安学的问题,而是问:“你不喜欢?为什么?”

    没有理会薛墨,顾安学问意识里的系统:“花露水,你能检测薛墨的智商和情商吗,需要多少闪耀值?”

    平时非常积极从顾安学身上收取闪耀值的系统这一次慢吞吞地回答道:“宿主,系统可以提供测试智商和情商的题目,题目针对普通人,特殊人无用。”

    顾安学继续问:“什么叫特殊人?”

    这个问题系统装死没有回答,顾安学突然想起另一件事:“花露水,把我目前获得的闪耀值明细给我看。”

    顾安学仔细地浏览下来,他目前已经积累了三千多闪耀值,夏布加工厂和扫盲班的人提供的闪耀值普遍比较多,基本都是二十多三十个,普通社员多的十几个,少的几个。

    但是全部看一遍后,顾安学发现来自薛墨的闪耀值一个都没有!

    越想越觉得奇怪,过了这么久顾安学早就弄清楚了闪耀值的获得途径,他不相信天天同自己接触的薛墨会对自己的言行没有任何触动。

    毕竟同样朝夕相处的薛母就提供了遥遥领先的闪耀值,足足三十七点,连相处少一些的顾妈妈也提供了十几点闪耀值。

    “系统,为什么薛墨没有数值?”难得的,顾安学叫系统的时候没有用带着调侃意味的“花露水”。

    就像刚才一样,系统再一次装死,意识空间里一片安静。

    好一会儿顾安学从沉思中回神,他发现薛墨还在看着自己,眼神专注,他可以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满满的信任。

    被这样看着,顾安学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心头乱糟糟的,他把系统的怪异暂时放一旁,叹了口气对薛墨说:“在你不明白媳妇是什么含义之前,不要轻易说出口,知道了吗?”

    这句话也是顾安学在告诫自己,他在这个世界是做任务的,完成任务就会离开,把薛墨当弟弟照顾就好。

    如今薛墨根本不明白什么是喜欢,顾安学觉得自己如果真的对薛墨有想法,那也是够禽兽的,啧啧。

    心情烦躁地揉了把头发,顾安学自我宽慰,有没有可能是因为他一手把薛墨从最初自我封闭的状态拉出来,所以他对薛墨其实是护犊子的感情?

    胡思乱想一通,顾安学把这些想法甩出脑海,他现在暂时不想看薛墨,考虑到上午被自己气走的顾爸爸,他同王爱国说一声后,一个人去了县里。

    再说上午一气之下离开前进大队的顾爸爸,他记得回县城的路,一个人走着,他越想越觉得妻子肯定瞒了自己很多事。

    虽然冷静下来后回想自己说的话确实不太好,但他拉不下脸道歉,干脆拿着介绍信住招待所,在县城安顿了下来。

    虽然顾爸爸对顾安学的气没有消,但是他想着自己来昌清县的主要目的是看顾安学鼓捣的夏布有没有问题,安顿好后就走到县城制衣厂附近想打听情况。

    作为省城制衣厂的采购人员,顾爸爸辨认布料的本事自然不错,昨天他看过了前进大队的小厂子产的夏布,说实话,比他之前想象的更好。

    抛开私人感情,顾安学折腾出来的夏布不错,厂子的手续也没什么问题,顾爸爸觉得二儿子顾安学有点本事,在乡下真整了点名堂出来。

    心情复杂地回到招待所,顾爸爸看到了在招待所门口等着的儿子,他皱着眉头走进去。

    “爸。”顾安学喊人,“上午那会儿是我冲动了。”

    “怎么,你这会儿又想要看到我了?”顾爸爸虽然高兴儿子找自己认错,但是想着薛家,他依旧不是鼻子不是眼睛的看着顾安学。

    “我向您道歉。”顾安学想着顾妈妈说的,顾爸爸在第一时间知道夏布和他有关后就立马请假来找自己,作为父亲关心儿子,担心自己出事。

    看着顾安学诚恳的样子,顾爸爸心里的气总算顺畅了一点,他微微颔首:“来了就上楼坐会儿,有什么事进屋说。”

    父子两人上楼,顾爸爸坐下喝水,等着顾安学开口。

    “爸,我不知道妈没有把我结婚的事告诉您,以为您是知道了还去薛家找茬。”顾安学把话说明。

    见顾爸爸的神情又是一变,他继续说:“和薛墨结婚是我的决定,希望您就算不祝福,也不要反对。”

    顾爸爸被顾安学的话气得忍不住:“呵,你是不是因为不能留城里故意找个乡下小子结婚好气我和你妈?”

    “不是。”顾安学摇头,不管是他还是原主,都不是因为赌气结婚。

    “你少骗人,你妈上次回去同我说过,你和薛墨以前根本没什么接触。”顾爸爸显然不相信,“说什么你被他抱过就要结婚这种鬼话是想哄谁?”

    顾安学的态度不变:“爸,不管怎么说我和他结婚真的是我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我不会和他离婚。”

    顾爸爸气急,脱口而出:“那如果你有机会回城,你离还是不离?”

    如果是原主在这里,肯定立马回答离,但是现在人已经换成了顾安学,他摇了摇头:“我已经想好了,以后扎根农村发展,回城了我能做什么?进厂子做工人?我现在在农村也能当工人,甚至还是厂长,我何必折腾自己回城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