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乡知青  033薛墨的本事(参赛求枝枝)

章节字数:3034  更新时间:21-12-25 19: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顾安学逻辑清晰的话让顾爸爸的怒火一点点下降,他怎么觉得这孩子说的好像是这么回事。

    但是想着他今天在制衣厂附近转悠发现的问题,顾爸爸的话锋一转:“你以为你弄的那个小厂子能干多久?”

    “你爸我就是做衣服的,当我看不出来昌清县城这个制衣厂的问题,他现在突然衣服卖得不错,靠的是取巧,也不知道他们哪来的衣服样式……”

    顾安学一板一眼地说道:“嗯,那些衣服都是我和薛墨一起想出来的。”

    顾爸爸的话噎在喉咙里,一时间不上不下,因为顾安学的话让他太吃惊了:“你和谁?”

    “准确来说,为了让制衣厂用我们大队产的夏布,我和薛墨一起为他们设计了几件衣服,我们的设计不成熟,但是在目前看来效果似乎还不错。”

    “爸,其实我仔细想过,如果厂子只做夏布过于单一,夏天一结束厂子就完蛋……”

    作为来自后世的人,顾安学有超前的眼光,他的想法虽然好,但是他有些担心自己的计划触碰到某些红线。

    在前进大队,他是夏布厂子的主导人,他不能轻易对人吐露自己的担忧,他需要做那个站在前面引领大家走出去的人。

    顾爸爸的到来是不错的选择,顾爸爸在这个行业待了几十年,有丰富的经验。

    听着顾安学的话,顾爸爸对这个儿子的认知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顾安学对夏布厂的担忧居然和他想到的差不多,甚至因为顾安学可能思考了很久,比他想的还深,解决的措施也有,并且已经开始准备。

    顾爸爸听完后沉默了好一会儿:“还有一个问题,你提出来的夏布说白了就是把乡下的土麻布做得细软,除了前进大队,咱们省其他地方的人都会做,今年夏布只有你们,明年夏天,可能全省到处都是,到时候你怎么办?”

    这个问题让顾安学放松地笑了笑:“如果全省到处都产夏布那才是好事。爸,我问你,现在咱们国家的布是多还是少?够不够大家用?”

    顾爸爸想都不用想:“当然不够,不然为什么要凭票才能买。”

    “那不就得了,夏布产得多了,产量大起来完全可以运去外地卖,我是觉得做夏布的大队越多,越有利于夏布成为大家买布、做衣服的选择。”

    这句话顾爸爸略一琢磨就明白了是什么意思,他突然觉得自己居然还没有一个孩子看得透彻,如此他还有什么脸面挑儿子的刺,他清了清嗓子,心态平了下来。

    顾安学看着顾爸爸眼里的尖锐消退,才开口问出他真正想问的问题:“爸,我其实还想找些有本事的人帮忙,亚麻的种植可能需要生物系的教授,想要在织布上有突破,我想找那种有传承手艺的人,像以前织娘……”

    顾爸爸被顾安学的大口气吓着了,这孩子真的是越想越胆大。

    他压低声音呵斥:“顾安学,你把厂子好好办下去就得了,如果、如果你这个厂子办大了,我想办法说服我们厂领导也采购你们厂的布,其他的就胡思乱想了。”

    没想到自己刚提了个开头就被说,顾安学耸了耸肩,把剩下的话压下,看来现在的风声还是紧,以后再说吧。

    父子两人心平气和地谈论了一番后,顾爸爸对顾安学有了新的认知,对前进大队夏布加工厂的存在也稍微放心了些。

    因为顾安学说薛墨会设计衣服,第二天顾爸爸纠结一番,又来到前进大队,找上薛墨。

    “薛墨是吧,我儿子和你结婚,作为父亲,我不希望儿子的伴侣没有本事,那么,除了种地,你还会什么?”

    顾爸爸的话很不客气,他现在看到薛墨还是一肚子的不满意。

    在他心里,如果顾安学还是以前那个不成熟的儿子,结婚得找个沉稳靠得住的儿婿,现在儿子长大了自己就有本事了,那更应该找个能力配得上的,薛墨算什么?

    薛墨被顾爸爸问了一通后没动,顾妈妈在一旁看得有些担心,她知道薛墨以前是什么样,看着这个孩子一点点变好,希望这个命苦的孩子能生活得更好。

    担心薛墨被顾爸爸为难,顾妈妈心疼地拉住薛墨:“好孩子,别着急。”

    “安学做布,做衣服,我画图。”薛墨走回他的房间,拿出一摞纸给顾爸爸,然后还出一张空白的纸开始提笔画。

    从开始发现薛墨画画的功底不错起,顾安学就买了不少纸放家里,让薛墨没事就在家练习练习。

    这一次,薛墨没有画衣服的图,而是画起顾安学,寥寥几笔,就把青年弯腰在织布机前指导的画面描绘了出来。

    因为是简笔画,所以很快完成,薛墨开始画第二幅,是顾安学拿着木板在大队扫盲。

    第三幅,是顾安学在地里干活。

    薛墨画得飞快,可以看出他对自己笔下的内容了然于心,对画中人的观察细致入微。

    三幅画分别是不同的场景,但是不论是构图还是人物,都表达得很好,还把顾安学不同的神情画了出来。

    停笔看向顾妈妈和顾爸爸两人,薛墨抿了抿嘴唇,面上的表情没变。

    亲眼看着薛墨画画,顾爸爸和顾妈妈受到的震撼不小,要知道,画画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很多人有名师指导,有非常好的练习条件,也做不到薛墨这样轻松自如。

    像他们省城制衣厂的那些个设计人员,一个个眼高于顶,听说生产部的人找他们要设计不仅要说不少好话,甚至得塞点东西。

    再看薛墨的衣服设计稿,再看看他的速写,顾爸爸突然发现,虽然这些设计稿上的模特脸没有画出来,但是稍微对比一下就能看出笔下的人是他的二儿子。

    顾爸爸迟迟没有说什么,顾妈妈以为丈夫还是对薛墨不满意,心想要不她来说两句。

    薛墨先一步开口:“顾伯伯,妈,我以前不明事,糊涂度日,现在醒来了。”

    顾爸爸听了薛墨的话先是一阵触动,但是他立马反应了过来,眼前这个小子喊自己是伯伯,喊妻子却是妈。

    这可太气人了,明明是他不认儿婿,但对方这样一说,好像变成了儿婿不认可他。

    顾妈妈泪眼汪汪地看着薛墨,她是丈母娘看儿婿,越看越满意:“好孩子,明白了就好,以后好好和安学一起,孝顺好你娘。”

    当妈的只希望孩子过得好,薛家的日子不差,如今前进大队又开了厂,儿婿不傻、有力气有本事,还对儿子一心一意,顾妈妈是真的满意了。

    见顾妈妈和薛墨相处融洽,顾爸爸在一旁有气发不出,总不能让他对薛墨说,我虽然不认可你,但是你得一视同仁,也喊我爸吧?

    在顾安学不知道的时候,薛墨搞定了丈母娘,也让老丈人对他的态度开始转变。

    顾妈妈没退休之前是制衣厂生产部的工人,她一看衣服的设计就大概知道怎么做衣服,做出来是什么效果。

    所以她真的欣赏薛墨的天分,当即表示,等她回了省城就去书店找找有没有设计相关的书,到时候给他寄来,让薛墨好好学。

    对此,顾爸爸沉默着没反对。

    等到顾安学听人说他爸爸又去了薛家赶回去时,顾爸爸正一个人坐在一旁生闷气,顾妈妈拿着薛墨的设计稿动手做衣服。

    “爸,你没欺负薛墨吧?”顾安学脱口就问道。

    顾爸爸的心情更差了,瞪了眼顾安学拒绝回话。

    顾安学走到顾妈妈身边,眼神询问顾妈妈发生了什么事。

    顾妈妈笑着把刚才的事大致说了下,拿出薛墨的画稿给顾安学看:“小墨的天分很高,等我寄了书过来,他如果有不认识的字你教教他。”

    看了薛墨笔下的自己,顾安学抬头看向薛墨,正好和薛墨的目光撞上。

    薛墨开口:“这个你喜欢吗?”

    不知道是不是顾安学想多了,他感觉自己从那双黝黑的眼里看到了委屈,似乎还有压抑得很深,轻易不会冒头的依恋。

    心跳蓦地加快,顾安学低头,胡乱地冲薛墨和顾妈妈点头:“我知道了,这个画……还不错。”

    最后三个字在嘴里含含糊糊的,薛墨当然不满意:“什么?”

    顾安学想着薛墨委屈的眼神,鬼使神差地抬起头,看过去:“画得还不错。”

    话音落下,薛墨对着顾安学笑了,脸上的笑容不加掩饰,眸子在发光一样地看着对方,仿佛这就是他的全部。

    顾安学的心停跳了一拍,他慌乱地抢过画:“这些我拿走,以后没经过允许不准擅自画。”

    ***

    这天,顾爸爸留在薛家吃了饭,又和顾妈妈一起在薛家住了一晚才离开。

    从顾家父母的态度看,他们应该是同意了这门亲事。

    对此,前进大队不少人悄悄说薛家好运,不仅有了城里的亲家,儿媳妇还有本事,治好了儿子的傻。

    是的,那天薛墨当着众人的面开口后,他偶尔会同开口回答别人的话,大家彻底相信薛墨不傻了。

    作者闲话:

    看文的亲们圣诞快乐吖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