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若梦  第27章 女人的悲哀

章节字数:2486  更新时间:10-03-18 12: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宫内,谢锦云是一连郁闷。

    “皇上。”鹤公公小声的禀报,“有。。。。。。。。。。”

    “朕说了,谁都不见。”

    “可是,皇上,人已经到门口了。”鹤公公有些为难,“天朝例律,王侯可以无召进见。”

    “寒绍?”锦云脸上的阴云少了些。

    “不是,是晋王的妹妹,上官小姐。”

    “是舞雩啊!”锦云不禁笑逐颜开,真是不错的变脸功,“白痴,还不快请进来。”

    门打开,确实是舞雩。一身素白的衣裳,绣着淡蓝的花纹,最外层的衣料似乎很轻,风一吹就盈盈的舒展着,乌发用一只金步摇挽住,别了些许白珍珠的发钗。没有过多的修饰,却俨然是坠入尘世的女神。特有的贵族气质,又淡淡的好像不食人间烟火。

    “舞雩,真的是你。‘锦云重复了六次,确定无误。他几乎是要把这个日思夜想的女子搂入怀中,再不放开。

    但理智占了先:“舞儿,朕让人为你备茶。”

    “不用,皇上。民女有几句话说了就走。”完全是寒绍风格。

    “什么事?”锦云痴痴的看着她。

    舞雩笑:“皇上猜不到我的来意?”

    “寒绍让你来为苏怡浩求情?”

    “哦!我哥?”舞雩低笑,“我一直来是自己想怎么做就是怎么做。而且,皇上,在朝廷上攻击苏大人的是我哥。民女知道苏海做了不少恶事,无意为他求情。不过是希望皇上让怡浩见苏海一面,就这样。好了,民女的话到了,告辞。”

    刚要起身,谢锦云已牵住她的手:“舞儿,等一等。你说的朕都答应。你说什么朕都答应。朕会安排,你陪一下朕,好不好?”

    舞雩将手抽回:“好。让怡浩先回去吧。”

    御花园

    “舞儿,这茶好吗?”

    “雀舌水芽所造,自然是好。这宫廷的贡茶可比黄金贵得多。”

    “舞儿的眼力很好。是否让御膳房煮些乌梅汤?宫中有冰块,很解暑的。”

    点点头。

    “那你等朕一下。朕去吩咐。你不要走开。”

    “好。”可是宫里这么多人,你干嘛要亲自去?

    “乖乖的哦。”

    舞雩简直狂汗,谢锦云是什么思维。但还是应了一声:“好。”

    对于谢锦云这就够了,喜滋滋的走远,寻思一个新计划。

    “惠妃娘娘到——”

    亭里的侍从纷纷下跪行礼。只有舞雩看着亭外湖中盛开的白荷丝毫不受影响。

    “纤儿,你不是说皇上在这里吗?”惠妃带着怒意责问身此的一个侍女。

    那侍女想闻声就跪下了,拼命扇着自个儿的耳光,连声讨饶。

    舞雩这才回过头,微微蹙着眉。起初她对惠妃的印象不差,如此看来不过是一个骄横的小姐,难怪谢锦云那么不喜欢她。

    聂婉情也看到了亭中雪衣的人儿,那般倾城的容颜,脱俗的气质。

    一个太监立刻领会过来,冲着亭中嚷嚷:“哪来的野丫头,见了娘娘也不下跪。”

    舞雩自然不会理会他,听一个公公的话,向一个不讲理的女人下跪?那简直是做梦。

    身侧的一个侍女推推她,小声的提醒:“小姐,是惠妃娘娘。惹了她是要吃苦头的。”

    舞雩冷笑,径自走下亭,手中是她的凝眸剑。众人都抬起头看眼前的人,美是美得出尘,但同样冷的叫人畏惧。

    走近才真正的认清,这一张似曾相识的美丽脸庞,婉情不由得吃一惊。是一个惹不起的人物。

    传闻中晋王的嫡亲妹妹上官舞雩。那个被朝中传得神乎其神的冷美人。也是谢锦云那一夜叫唤的人。

    “当真是要我跪?”

    惠妃没吭声。

    几个太监立刻跑过去,,正欲把舞雩强行按倒。舞雩只扫了一眼,凝眸已经出鞘,架在一个太监的肩上,闪烁着凛凛的寒光。

    那太监浑身哆嗦。在暗处的皇家暗卫也向后隐了隐,这把剑是晋王的,而使剑的人是上官舞雩。他们自然知道上官舞雩有毫不逊色与晋王的武功(不知道是同一个人啊。)现在说什么也不值得皇家暗卫去得罪天下第一权臣的妹妹。

    剑收回:“惠妃,敢问是否读过天朝的列律?王侯之家是不用向后妃行礼的。我的哥哥是晋王,还算不得王侯之家不成?要我下跪是吧?也要看看我哥和皇上同不同意。”

    “你,果然是上官舞雩。”惠妃开口,“晋王也真是的,竟敢让这样一个没教养的妹妹在皇宫中走动,也不怕冒犯了君王。现在倒好,敢教训起本宫了。”

    听惠妃怎么说,手下的太监大胆起来,尖着嗓子嚷嚷:“就是,对娘娘这么无理,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舞雩只是云淡风轻的笑,丝毫不生气的样子。可是暗卫队长已经紧张起来。晋王生气的时候也是一样笑着的。

    “右丞相的女儿若是有些风度怕是更得圣恩。”

    “你怎么敢如此藐视本宫。来人给我打。”惠妃几乎气急败坏。

    一圈人将舞雩围住,可是谁也不敢动手,晋王的妹妹,性子有与晋王又是如此相似,动手的话,下场不过是死。

    晋王的神话,那个比死神更准确的人,可以轻而易举的夺走任何人的生命,就像一场游戏,他指定的人,从无幸免。

    可是出手的并非舞雩,而是谢锦云。只不过那一记本会打在惠妃脸上的耳光被舞雩拦下来而已。

    惠妃睁大眼睛,泪水从那张美丽的脸上划落,模糊了精致的宫妆。舞雩也是愣了一下。她是第一次亲眼目睹了做为一个女人赤裸裸的悲哀。舞雩从未想过要锦云插手她与惠妃之间的结怨,毕竟他们才是夫妻,她不过是个路人而已,无意破坏他人的婚姻。

    “舞儿,惠妃没伤找你吧?”谢锦云轻柔的笑,“朕给你煮了乌梅汤哦。朕自己煮的,都没让御膳房的人插手。你尝尝。”

    舞雩后退几步,摇摇头。脸上是一派冷漠。

    谢锦云当然以为惠妃在让她觉得不自在,或者,惠妃已经伤害了舞雩。他是一国之君,对舞雩是可欲而不可得,加上舞雩的行事风格,他见面的机会很就少的可怜。以他的性子,当然不可能容许惠妃的妨碍。

    “惠妃你先回去,若有什么事,等下朕再同你算帐。”

    惠妃狼狈的离去。

    “乌梅汤,朕第一次下厨。你尝一口,”谢锦云献宝似的将一个小碗搁在桌上,拉她坐下,“味道不好的话,直说无妨,朕重新做就是。”

    舞雩无奈,只好拿起那把精致的小匙子喝了一小口。

    皱皱眉,和意料中的一样难喝。

    “好不好喝?”谢锦云无比期待。

    敢情他自己没有尝尝就端给她了。

    “舞儿?好喝么?”谢锦云再接再厉。

    “还好。”好喝才怪。

    “真的。那朕以后天天做给你喝好不好?朕做错了好多回,这是最好看的了,怕你等不及,就先端来给你了。”

    她才不想以后天天有这酸掉牙的汤。但舞雩还是很给面子的喝了个七七八八:“皇上,舞雩来有好一会儿了。”

    “朕会让人通知寒绍。你不用急。”

    “该回去了。”

    谢锦云再舍不得,也是知道舞雩的性子,不敢强求:“朕送你。”

    “不用,皇上,如果您肯给我和我哥一个面子,那就请你去看看惠妃吧!就算你是真心不喜欢她,也请你记住她的背后可是整个聂氏家族。”

    “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