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记西亭日暮》  第6章 西行漫记之异域风情

章节字数:2440  更新时间:11-04-20 07: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秋游继续中。

    旅途之上,各样的遭遇让我们雀跃不已。(‘我们’,指八个‘吉’和老爷我)【吐槽:八个‘吉’是小孩子,你都三十三了,惭不惭愧啊,不争气的东西~】

    豆翡翠问我:“老爷,记不记得每次你罚站,少爷都说让我买只吉娃娃狗看着你?你怕狗么?”

    富士山呵呵的笑,一脸悠哉的喝着茶。

    银儿也甜甜的笑:“老爷,你怕狗么?”

    我翻了翻眼皮,躲在一边不出声。

    清雅倚着床头打哈欠:“他两岁半的时候,抱着一只吉娃娃狗端详,被狗咬了嘴唇~”

    富裕哈哈大笑:“真逗~初吻居然被吉娃娃(狗)抢走了~”

    旁边八个‘吉’里的小八委屈的说:“我没抢老爷东西呀~”

    吉利打他的头:“笨东西,人家说的是吉娃娃狗,不是吉娃娃你!”

    直到这一刻,天真无邪的吉家小八才意识到:他喜爱敬爱亲爱的仕老爷给它起的是狗名。

    “不过~老爷两岁半的事少爷怎么可能知道?”金儿不解的问。

    再看仕家真正的户主,已然慵懒的进入了梦乡。

    “看我干嘛?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知道~”仕家名义上户主----也就是我,晃着脑袋一脸无辜。

    “切~”众人各自回床入睡。

    话说这一天,我们进入了滑滑丹国境内。(与苏丹,契丹等等齐名)

    “老爷~你看那个!”

    “哇~好漂亮~”

    “老爷,~你看这个~”

    “哇~好漂亮~”

    一路上,我和吉乐乐还有吉娃娃开心的像过年。

    下午时分,清雅把我拉到身边:“等会儿这儿的皇帝会接见我们,你不许惹事。”

    “好~”我满口应承。

    滑滑丹国的国主----富拉尔基,以最高的礼节接待了微服出游的仕清雅宰相。

    我推了推富贵:“哎~他也姓‘富’,是不是你失散多年的兄弟?”

    富贵气不打一处来:“老爷?我本来姓孙的好不好?‘富贵’是你非让我叫的好不好?”

    我撅着嘴赌气道:“亏我把富贵这么动听的名字赐给你的说~”

    富贵连忙换上一张笑脸,“哪有~老爷,你别气嘛,给你这个哈,别闹别扭啦~”

    “灶糖做的娃娃?”

    “嗯。”

    “呜~富贵最好了~”

    富贵干笑了两声。

    滑滑丹国的都城是很奇怪的形状,半圆形的古堡,外面涂着浓重的色彩。

    酒宴摆上,富拉尔基略尽国主之谊,为我们仕家老小‘接风’(其实只有我和清雅入席了,仕家的家丁,都在富士山老管家的带领下去了偏殿)

    清雅看着笑逐言开的我:“怎么看上去心情很好似的~”

    “嗯~因为我刚才吃人了~”

    清雅脸色大变:“吃·人?”

    “嗯,灶糖做的娃娃。”

    清雅长出一口气,“这个怪胎,差点被你吓死~”

    “清雅清雅~那孩子戴的是义眼吗?”我指着一个金发碧眼的妃子问。

    “她的眼睛从出生起便是蓝色的,里面并没有嵌着蓝水晶或是蓝宝石之类的东西,所以~你,不许打蓝眼睛的主意!否则肯定以杀人罪将你‘凌迟’喽~”清雅果然厉害,举一反三。我还没问出口的打算都了解。知我者清雅是也~

    富拉尔基朝我们深施一礼:“仕大人您肯赏脸做客滑滑丹国,实乃我朝一大幸事,接下来请允许我们用最高礼节来欢迎您的到来!”

    清雅颔首。我在旁边这个自豪啊。仕清雅,位居宰相,少年得志,意气风发,英俊潇洒,不怒自威。我一手拉扯大的孩子哟~嘿嘿~

    清雅仿佛读懂了我的心思,用眼神示意我:‘本大人是天赐恩宠,与你的后天养成无关好么?’

    我委屈的嘟起嘴心里暗骂,‘小没良心的,白眼儿狼~白养你了~’

    清雅抿嘴笑,我则赌气不看他。

    所谓的‘滑滑丹国最高礼节’其实就是由高到低依次按官职对客人三跪九叩,看着满殿的文武百官,少说也得进行两个时辰,我开始无聊起来。

    皇后行完礼了,大将军行完礼了,轮到妃子行礼时,我意外的发现:她们每个人的腰间都嵌着大小不等的夜明珠!

    眼睛一转,计上心头,我开始在每个妃子行完礼后扶她们起身,趁机往下揪她们的腰带上的珠子。一人揪一颗,半个时辰之后,我的锦囊装的鼓鼓的再也容纳不下什么了~

    晚宴盛况不表,单说夜深人静之后,我辗转反侧:不知当时我的举动是否被清雅瞧见,要是这次的宝物再被他‘充公’,我铁定得心绞痛。

    子时,有大内总管来敲门“仕老爷,您没熄灯,莫非是哪里不合适?”----门外的人关切的问。

    “嗯?我明明已经吹熄了灯火呀~”我披着衣服坐起来。

    门外的人诧异。“你的房间明亮如今夜月色皎洁。”

    他这一说我也注意到了,本该夜色朦胧才是,可我连手上的汗毛都能看清!四下环顾,我悲喜交加:把我房间照的如此明亮的,正是今天从富拉尔基的妃子身上揪下来的那袋子夜明珠!

    喜的是,个个都是真品,这下发财了;悲的是,这么光亮,难保清雅不会逼我‘消赃’。

    一夜辗转,最后,终于在卯时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仕家一干人等准备启程。

    滑滑丹国王富拉尔基和清雅一顿客套,最后在他们‘滑滑丹国的最高礼节’的祝福下,我们的马车出发了。

    吉娃娃说:“吉祥哥,我不懂,明明一大早我们就说要走,为什么都中午了才真的出发?”

    吉祥拍着他的头:“吉娃娃~有些事只要你稍微想一下就会懂了,所以,不要什么事都不经大脑好么?”

    吉娃娃乖巧的点头:“好的,吉祥哥~那么,可以告诉我了吧,这是为什么呢?”

    吉祥一副咬牙切齿状:“所以说~不是让你自己想了嘛~”

    吉利拉过吉娃娃,“小八乖~大哥不告诉你不是还有你二哥嘛~自从咱改完名儿之后,你大哥就不是你从前的大哥了,你二哥永远是你二哥~”

    我在这边无奈的叹了口气,倚在清雅肩上。“现在的小孩子,简直不知所云~”

    吉娃娃攀着吉利的脖子“那,二哥,为什么?”

    “因为三跪九叩费时间呀,我们从早上开始接受‘祝福’,等他们礼成时,就是中午了呗,人家也很不容易的说~所以,总得耐着性子看完嘛~”

    从滑滑丹国出来不过百里,天就已经黑了。

    吉星说:“果然外国人麻烦,要没有那什么‘最高礼节’我们也不用露宿野外了。”

    这时清雅过来,扳过我的肩,对上我的眼,‘温柔‘的说:“那么,你手里的夜明珠差不多也该交公了吧~”

    “呜~我昨天才拥有它们,今天就要交公,清雅~这是我一颗一颗揪下来的说~很辛苦的~”

    “怪只怪你和它们缘分太浅,好了少费话,快点拿出来!”

    我心不甘情不愿的往下解带子。“话说,当时你明明没看见,后来是怎么发现的?”

    豆翡翠无奈的拍拍我:“老爷,你也不看看,漆黑的夜色中,你腰上像挂了个灯笼似的亮,谁看不出来呀~”

    我终于有点相信:我不适合做‘智能犯‘这一点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