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记西亭日暮》  第9章 君心似我心

章节字数:2435  更新时间:11-04-20 07: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回家时,已然是隆冬时节。

    清雅每天早出晚归,处理大量公务,一如过去一样,是我朝中柱石,稳固着君王的天下,是我府中的当家,掌管着我一家生活。

    一个落雪的晌午,清雅难得的在家休息半天。我怕扰了他的“忙里偷闲”,便和八个‘吉’一起去花园的雪地消遣,免得吵到他。

    吉娃娃们兴高采烈的玩儿着。

    望见这一场苍茫,我拽了拽披风,朝花园的湖边走去。已然结冰的湖面,晶亮的冰雪闪着光芒。湖畔的人儿,任发丝被风拂乱,思绪,却飘的很是久远:

    十年前,与清雅的相遇是在河边。他当时一袭白袍,像极了仙子,我的第一反应是便是:跑过去虔诚的吻了他的手。“请实现我的愿望吧,仙人~~”

    少年眼光由诧异变为好奇:“你的愿望是?”

    “我要幸福。”

    少年轻笑着,“那种东西~~”

    我双眼放光的拉着他不放手。少年的眼光瞟向远方。“我想想。”

    一阵清风拂面,少年不知所踪。这也是更加坚定了我认为他是仙人的原因之一。

    第二次见面便是这里,这个湖,当时还没有仕家的府坻;这里,只单纯的是个湖。他身着红装,俊美无比。我跑过去抓住他的手:“仙人,你下凡了是么?请实现我的愿望吧~哎~不对,你在地上呆这么久,还有法力吗?”

    他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我,尔后反手拉起我:“从今以后,无论去哪里,都要呆在我身边,我便给予你想要的幸福。”

    我想都没想便答应了。而我们第二次相见,和初识不过事隔两月。

    现在想来,当时十二岁的少年,能给予我什么呢~迷信害人不浅。

    清雅随我姓仕,对于他的过去,我知道他是大师兄的徒弟,是当今天子同父异母的弟弟。其它的,喜怒哀乐却完全无知。

    清雅从未和我分享过他的过去,我想,可能正如这少年纯净无杂质的眼神一般,他的过去,也是那么简单。

    我和大师兄从小到大都在一起修行,清雅似乎很了解我的过去,多半是大师兄茶余饭后散播的。

    虽说我和清雅的师父都从师学艺,但当时师父传给大师兄武功,却只教了我些医术和音律,这也是为什么我每次都被清雅吃定的原因。男人,不学好防身术是不行的呀~~

    清雅十五岁当上了宰相,然后,这个湖,便因着仕府的修建,化身成了宅中一景儿。除了清雅和我之外,没有人明白仕府选址的标准。

    我不喜欢与人为伍,在遇见清雅之前,常想隐居山野,远避这世俗的喧嚣。清雅出现之后,虽有些不情愿,但终究得承认,我的人生对于他的依赖,已然至深。没了他在的话,我觉得可能我会失心疯。

    “老爷~少爷叫你去回廊那里饮酒赏雪”富士山唤我。

    “难得半天清闲,清雅不休息的吗?”

    富士山摇头,一副无知相。

    我去了,见清雅散漫的侧卧在榻上,白色的裘皮显得他是那么的高贵雍容。我坐下,我们一起喝酒。期间说着一些有的没的。

    渐渐的,雪变大了,成片的降着,清雅喝了不少,似乎微醉。“千秋,你一直怪我吧?”

    “嗯,知道我所有的事,却从不许我提过去,明明小我十一岁,记忆力好于我的说~”

    清雅笑,起身揉着我的发“十年了呢,我们一起,十年了呢。事实上你该多少知道些的吧,我是皇上和平民女子所生,没资格成为皇室成员,很早母亲便辞世了,师父收留我。幼小的我,完全不知道活着的意义。只是听着师父乐此不疲的说着一个叫仕千秋的人,这个人有着说不完的趣事。开始,完全不知所云,之后,像听笑话一样罢了。再后来,已然觉得,仿佛与他相识的,是我而不是师父。十二岁那年,见到了,师父经常提到的那个笨蛋,亲近可爱的样子了。再后来,我终于发现自己存在的价值了,便是实现那个笨蛋的愿望,给予他幸福。一步一步的,名利地位都已掌握,衣食住行我努力的营造着,只是,千秋,说实话,你幸福了么?”

    清雅似乎更醉了,自背后拥着我,头倚在我的肩头,粗重的呼吸夹杂着阵阵酒香,总觉得,这样一来,我也要醉了。

    “幸福”这个词太宽泛了,衣食住行,清雅给予我的,岂止这一点点?只是,十年了,我终于发现,其实最让我开心的,并不是金钱名利地位,我真正幸福的,是有清雅在身边的日子。

    转过身,攀上了清雅的脖子“清雅~~”

    清雅拥着我,眼神迷离。将我拉向他,唇,轻覆上了我的。好似中了情爱的蛊惑,无论心里怎样排斥这同性之间的亲吻,但身体,却出卖了灵魂。

    清雅温柔的掀开了我的衣衫,动情的呢喃着“喜欢”之类的字眼,时轻时重的亲吻着我的锁骨,气息渐粗,体温渐增,我知道,理性所剩无几。这次,恐怕真的要堕落了。。。。。。

    “少爷!住口啊!!老爷做错事,你生气了不可以咬人啊~”吉娃娃不知什么时候蹲在了我们旁边!

    吉百万迅速的过来把吉娃娃拖走:“少爷,老爷,吉娃娃不懂事儿,打扰了两位的‘雅兴’我这就把他带下去打屁股,你们继续哈~”说完一阵奸笑。

    我脸红的像灯笼似的,情到深处的亲昵,明明没做亏心事,但却害羞如情窦初开的少女。

    吉娃娃挣扎:“哥哥~放手啦,不拦着少爷,少爷会失控的~万一下口狠点儿,咬死了老爷,好说不好听啊~~”

    吉乐乐过来帮着吉百万拖吉娃娃:“笨蛋,少爷是在亲老爷,不是咬!”

    吉娃娃更加挣扎:“我不懂哎~亲亲不是长大后和媳妇儿做的么?少爷和老爷----怎么回事儿?”

    吉家老大吉祥急忙封住了他的嘴:“小屁孩儿,你管那么多干嘛,说了叫你在一边安静的看着的,这下完了吧,‘打草惊蛇’了吧~”

    我羞的像要蒸发掉了一样,脸红心跳。

    富士山打草丛里站起来,指着八个‘吉’:“快回去原来位置,别在那儿耽误进程~~”然后满脸堆笑的朝清雅和我这边:“继续吧,少爷,老爷~~”

    清雅和我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低着头不敢看大家的眼睛。

    清雅没好气的说:“你们,统统给我去罚站!”----完全是一副恼羞成怒的表现了。

    话音一落,只见仕府所有的奴才纷纷从草丛里站起来,不情愿的往中庭走。想不到刚才我们居然被这么多人围观!

    富士山一副老者姿态:“我早说吧,‘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

    清雅抽着嘴角,心情俨然受了冲击。“千秋,你干嘛去?”清雅伸手拉着起身要走的我。

    “你不是说‘你们统统去给我罚站!’”

    清雅又好气又好笑的把我往怀里拽“是指下人啦~你”

    “我?”

    “你----当然是留在本少爷身边啦~白痴~~”清雅抱着我,轻咬我的耳垂。

    我缩着脖子眯着眼儿。“哦~”

    看着雪后晴天,我怎么觉得,多少真的有些醉了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