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燕国公主  第二章 惊变(中)

章节字数:2424  更新时间:09-12-08 18: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殿下,前边已到虚池驿,请下车休息。”一声恭敬的轻唤把我从记忆中拉回。隔窗说话的是册命使裴冕。多日行路,确是十分劳累。

    驿站已老旧,然而中厅的屏风上,却还留着前朝宜芳公主的墨迹:

    出嫁辞乡国,由来此别难。圣恩愁远道,行路泣相看。

    沙塞容颜尽,边隅粉黛残。妾心何所断,他日望长安。

    宜芳出嫁,也该是和我差不多的年纪吧,她对未来,也必如我一般惶恐,才会题下这样的诗句。然而,“他日望长安”只是梦幻。她出嫁不过九个月,就被其夫君李延宠残杀,化为白骨冤魂。抚弄屏风,隔着多少年月,似乎还能感受她当时的悲愁。

    “主子,你身体大有损伤,精神也不好,快别看了,躺一会儿吧。”侍女真真搀扶着我。

    为行路方便,我只着便装,躺下倒也方便。脱下发簪,拿在手里把玩。这根玄紫色的发簪是分别那夜裴青赠予我的。收起是支簪子,拉开却是支紫笛,十分精巧。从前,这是他母亲裴夫人心爱之物,几乎从不离身。轻轻抚笛,泪水弥漫了我的双眼。本以为,可以一直牵着手走下去……

    三年了,母后的死一刻未敢忘。那本是宫里极普通的一日,她却不知因何事触怒父皇,竟突然被幽闭上阳宫。

    我与景昊惊慌失措。整整几日,都没有一点母后的消息。母后宫中的女官内监不断被抓走,被拷打,被虐杀……我反复求见父皇,得到的回答都是不见。

    当我向柳贵妃求告时,她哭得比我更伤心,更凄婉。

    外祖父被夺官外贬。裴丞相上书被责令闭门思过。

    这一切,发生在短短的十天之内。

    我决心要见父皇。

    我知道他每日在含元殿早朝后必去紫宸殿办公,接见近臣。那天,我是纵马去的。被簪子狠扎入臀部的汗血宝马冲力惊人,一直从围栏外冲入殿中,把殿内的一应摆设全冲撞了个稀烂,还撞倒了两名侍卫。

    如果我不是公主,早被殿外的宫弩手射死。侍卫们见我直撞进殿,一时不知该举刀还是放行。我因此竟成功了。

    父皇气得浑身发抖,伸手便给我了一巴掌。

    那是父皇第一次打我。

    我抱着父皇的大腿求问他母后的事。父皇却愈加狂暴,咆哮着:“十余年来,朕待你母后如何?她原本不过小吏之女,如今母仪天下,父亲兄弟皆为高官,却做出这样淫贱之事,将朕置于何处……”

    什么样的淫贱之事呢?我无法接受,一遍遍地说:“不会的,一定是弄错了,是有人诬陷母后的,父皇明察……”

    父皇却用手指钳起我的下巴,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可怕的字眼:“怪道你,一些儿也不像朕……”

    因我冲入紫宸宫的行为,连累管马匹的内监被处死。父皇将我禁足于梦仙宫内。孤独的夜晚,我整夜想着父皇的话。

    第三天的半夜,门却猛地被撞开了,进来的是裴青。他的脸色铁青:“弄玉,快去看看你母后,皇后她,她……”

    我赤着脚就冲出去了。

    母后的寝衣上浸透了鲜血。旁边簇拥着的宫女们告诉我,她夜里从上阳宫私逃出来,跳下了忆凤楼。

    我到得太迟。她们说母后坠地后一时未死,还叫着我和弟弟的名字。

    我抱着母后,想把她身上的血擦去,却发现寝衣下的身体上布满了伤痕。有些是用锐器戳的一个个洞,有的地方像是被烧过一般,一片片黑焦色,皮肉都结在一起,有些地方已经腐烂,脓液和血水混在一起。

    我的耳边嗡的一声,不过十几天,她竟被折磨成这个样子。

    过了好一会儿父皇才姗姗来迟,身边跟着泪眼朦胧的柳贵妃。我冲上去抓住父皇大喊:“父皇你怎的忍心如此残害母后……”

    父皇一把把我推出了很远。

    却没有倒在地上,原来是裴青从后面抱住了我。

    我疯了似的还要上去,却被裴青死死地抱着,无法动弹。我想要说话,他却把我的嘴紧紧捂上。我拼命挣扎都挣不开,就死命地咬他的手,一直咬到血流进我的嘴里,他也还是不松手。

    我挣扎得太凶了,父皇又把我关了起来。一个人呆在内宫里,等眼泪都流干,头脑完全清醒,我才深悔自己的冲动。

    如今,最危险的只怕是景昊。他只有五岁,失却了母后的护佑,他的太子之位岌岌可危。如今后宫里能保护景昊的,也只有我了罢。

    过去总觉得宫里每个人都宠着自己。现在才知道,没有了母后,我与景昊多么孤立无援。

    我被关了三个月,最后是二哥给我开的门,告诉我父皇终于对我息了怒。

    二哥还告诉我,因了裴丞相和一干老臣的努力,父皇保全了我母后的死后哀荣,对外宣称我母后急病而死,仍以皇后礼下葬。

    我冷冷地说:“但是母后衔冤而死,何时才得昭雪?我甚至都不知道,她究竟因何而死!”

    二哥扶着我的肩头,很严肃地看着我:“现在最好的事情是,你与景昊都得以保全。你知道你二人是几位老臣拼了性名保下来的。”

    我想起被我咬伤了手的裴青,二哥踌躇了一阵,说:“这小子不让我告诉你。他是御前侍卫,那日却无召私入后宫,放你去见母后,父皇发怒,令廷尉责打了他二十鞭,贬他到北衙禁军去了。不过你不用担心,他毕竟是裴相之子,过一阵父皇息了怒,自然召他回来。”

    我颇伤怀,深悔自己无端带累他。二哥安慰我说:“他没事。他本就不爱在宫里转悠,早就想到外头去了。只是你们再不能像从前那样常常玩在一处。现时的情形,父皇也不会令你们早日成婚。”

    从前的二哥,嗜酒好色,玩世不恭,现时站在我面前的他却完全不同。他目光深沉,神情凝重。“弄玉,二哥也要走了,以后你与景昊在宫中要多加小心。”原来这三月,边关颇不平静,如今契丹与奚联合起兵反周,还斩杀了和亲的两位宗室公主。二哥奉了父皇之命要去边关效力。

    我拽了二哥的手不放他走。他按着我的肩头,也唏嘘连连。临别回首,二哥的声音忽然压得极低:“特别要防备……柳……”

    毫无预兆的,天就塌了。突然间,我得独自面对来临的一切。

    我去看望景昊的时候,他正坐在殿前一个人发呆。见了我只是闷闷地问:“母后她,真的离我们去了么?”

    我黯然点头,正想安慰他,他却咬牙道:“等我将来登基,必得将害我母后之人全部灭族!”

    我心下暗惊,忙掩了他的口:“景昊,你听着,我要你再不许提起这事。从现在起,除非为姐知道,你不可私自出东宫。除非太监给你试过毒,否则什么东西也不能吃。到别的宫殿去请安或赴宴,不要真的吃东西。”

    景昊吃惊地看着我,眼睛瞪得很大。我抱紧他:“从现在起,就只有三姐与你相依为命!我要你答应我,好好地活着,耐心地等着。母后的仇是一定要报的,但你先要活到有能力替她报仇的那一天!”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