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燕国公主  第三章 惊变(下)

章节字数:2832  更新时间:09-12-08 18: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被禁足三月,竟错过了母后的丧礼。听说柳贵妃操办的丧礼风光而隆重。母后谥号“庄静”,以皇后礼葬入孝陵。

    独立母后的麟德宫里,说不出的萧琐肃杀。她最爱的梨花遍植宫院,如今却已落尽,被践踏成灰黄色的污泥。

    梨花虽然洁白,却太易受污,就像母亲。

    父皇的话还在我耳畔回荡,像一把骨刀反复钝割:“……她却做出这样淫贱之事,将朕置于何处……”“怪道你,一些儿也不像朕……”

    不,这绝不可能。

    母后昔日宫中之人,贴身的在这次事变中俱被打杀,余者分配别宫。

    在浣衣局找到了四个昔日的抬轿宫女,沉沉地低了头浣衣。我尚未张口,浣衣局的姑姑已道:“她四人多嘴,已拔了舌去!”心下一惊,待亲自检视,四人口内,俱生生切断了舌头。

    内监小林子原是母后殿外司礼太监,如今转去饲马。我令宫中姜公公找他前来。他一见我,脸色立时大变,一迭迭声道:“奴才不知,奴才什么都不知道,奴才天生蠢笨……”竟夺路而逃。我再欲找他,内监们回说小林子已在万荷塘里溺毙了。

    我的心却愈加澄明。

    每日去麟德宫焚一炷香已变成我的习惯。出了麟德宫,侍女真真与雪如随了我,慢慢地往梦仙宫回去。

    春光已逝,浓阴匝道,黄鹏啭林,点染出一片初夏景象。太液池边杨柳依依,已有了不歇的蝉声。我微觉臆闷,不觉脚步懒懒,远远看到一行人亦缓缓而来。

    走近却看到是柳贵妃并几个宫妃,俱是穿红戴绿。这姹紫嫣红,很是刺眼。我别过了头,闭了闭眼,方上前行礼。

    柳贵妃颔首应过。我方见她手中搀扶着另一位女子,看穿戴也是宫妃,容貌却是不识。

    见我微露诧异之色,柳贵妃小心将那女子的手交给一旁的姑姑:“这位是新进的齐美人,却是个好福气的!”

    我瞅着齐美人的身量形容,心下已明白了几分,忙打起精神道:“恭喜美人了!”

    齐美人亦含笑受了。

    我欲回宫,柳贵妃却执意要同我一起走走。

    她捏着我的手,仔细打量了我一番:“弄玉,你瘦了,打扮又是这样清寒,着实叫人不忍心。”

    因在孝中,我只着半旧白色长衫,插一支素簪,与她们立在一处,确是清寒。

    我默默前行。贵妃边走边望着远处,声音也飘渺起来:“皇后与本宫,真当有缘。十五年前,我们同时进宫,后来又一同生女,封为婕妤。再后来,她生下太子,贵为皇后,我亦受封贵妃。人皆云我姐妹二人已是贵不可言,人生还有何不如意?却不料她走得这样突然……”说到这里,她语带哽咽,再也说不下去了。

    随行的妃子见柳贵妃伤心,纷纷上来劝解。柳贵妃取出金黄的帕子,自己拭了拭泪,道:“今日可糊涂了,见了弄玉,本想劝解几句,自己倒弄出这一番话来。”

    我亦轻声道:“母妃如此情深意重,母后泉下有知,亦会感怀。”

    她的神情颇黯然。

    妃子们怕柳贵妃再伤心,忙把话题引到齐美人的孕上。柳贵妃这才打起些精神,拉着齐美人絮絮叨叨讲了许多固胎之法,又问齐美人吃的用的可都安好,十分着心。听说齐美人嗜吃酸脯,柳贵妃越发高兴:“爱吃酸的可是男胎之象。本宫与皇后当年怀胎时,俱爱吃甜,可不,诞下两位公主来了。”她又回头吩咐宫女道:“我宫里现有腌好的果脯,等会子就给妹妹送去。”宫女应声去了。

    且行且谈,又走了一会,到了一处颇雅致的宫室,侍从道:“朱颜宫到了!”柳贵妃拉着齐美人又叮嘱了好一会,才令人送她进去了,又令其他宫妃也散了。

    侍从提了宫轿来抬,柳贵妃却扬了扬手:“你等远远跟着,本宫与晋城公主走走。”

    “母妃待齐美人真好。”我诚挚道。

    柳贵妃执了我的手,娓娓道:“民间亦道,多子多福。你父皇虽富有四海,却膝下荒凉。他也每每为此伤神,常叹无子可替他分忧。你皇兄景宏虽好,却可惜是宫女所生。景昊虽为太子,却还年幼。齐美人出身名门,若能诞下龙嗣,也足可慰你父皇之心。”

    往前走是一大片假山怪石,点缀着浓密的青荫。地下青草如碧色绒毯,走上去悄然无声。

    假山后却传来几声冷笑。

    “什么暴病而亡,都是唬人的!我听值夜的碧珠说,皇后是跳了忆凤楼死的。跳下来的时候跟女鬼似的,浑身是血,可吓死人了!”

    “听说皇后入宫前就有了相好了,这些年两人未曾断过情,干着瞒天过海的勾当。还听闻太子和晋城公主都是皇后和那相好所生……”

    “乖乖,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皇上知道了还了得?怎么不见皇上有什么动静?”

    “圣上自然是要查清楚了再动手的。我听说圣上如今……”

    我的身体微微发抖。柳贵妃也气得一声大喝:“什么人,滚出来!”

    原来是三个别宫的侍女躲在假山后面嚼舌头,见了柳贵妃与我如同见了鬼一般。

    三人早已吓瘫,软在地上只顾求饶。柳贵妃盛怒道:“本宫与先皇后情同姐妹,怎容你们在背后诋毁于她,更何况太子与晋城公主也是尔等可以乱嚼的吗?本宫今日无心再听你们胡言,免得污了耳朵,又使公主伤心。来啊,拔去她们的舌头,再乱棍打死!”

    听到拔去舌头,我心里一震,没来由地立刻想到了四个浣衣局里的无舌宫女。后面跟着的侍从们早已上前。三人嚎叫着被拖着去了。柳贵妃尤自气结:“这班贱婢如此不知好歹!”又望向我说:“弄玉你无须理会!本宫明日就颁诏六宫,再妄议你与太子者,绝不宽贷。”

    她的声音略略有些刺耳。我才想起,母后不在,现时是柳贵妃统摄六宫了。

    “母妃,万万不可!”我接着说道,“宫中之事都是越传越像真的。若母妃下诏禁止议论我与太子,只怕宫中人更信这些传言。我且不论,太子的身份若被疑,将来必生是非。不如查清传言来自何处,方可从源头上除去它。”

    柳贵妃微颔首:“你是懂事的孩子。只是,委屈你了!”她眼中精光一轮,又道:“我听闻你最近正寻查你母后宫中旧人,可有什么收获?”

    我心中一凛,面上却不表露,只失望地摇了摇头,道:“父皇盛怒,母后宫中之人俱获罪,如今却难寻了。”说罢欲落下泪来。

    柳贵妃亦伤感道:“你父皇素来严厉,又颇多猜忌,宫中妃嫔一向谨言慎行,怕有闪失。而他对你母后,亦向来情有独钟。这次却不知听了谁的谗言,竟对你母后用刑。我百般苦劝俱无用,还道再罗嗦一并治罪。我本欲教宫中慎刑司详查此事,谁知你母后竟寻了短见……”

    “母妃怎知我母后是寻短见,不是被人推下的忆凤楼?”我注目于她。

    柳贵妃甚疑惑,哦了一声。

    我缓缓道:“母后被囚上阳,她遍体鳞伤,独力如何逃脱?我听闻母后那日坠楼前,原本父皇要前往亲审。许是有人怕他们见面罢。”

    柳贵妃走近我几步,惊讶道:“此话怎讲?”

    我颇踌躇,几番欲言又止,终于道:“浣衣局中四名宫女原是我母后宫中之人。虽被拔去舌头,却还能写得几个字。我才得知,母后曾有一封书信……”说到这,我猛然压住话头,再不愿说下去。任凭柳贵妃如何询问,我只道:“出来时曾嘱景昊在宫中等我,再不回去,他要来寻我了。”

    柳贵妃了然道:“去罢。”

    宫中的雨夜,灯影幢幢,雾霭沉沉。窗外是一片浓密的竹林,在风与雨的撕拉中幻化出如同鬼魅般的形状。取出笔来,努力静下心来写字。一笔一笔,沾满墨汁的笔尖在纸上翻转拖曳,如我此际烦乱的心思。

    真真进来时身上湿透了,头发也滴着水:“主子,四名断舌宫女都不见了……”

    我瞪视着她,握着笔的手微微颤抖。

    “失了这四人,如今却往何处去寻皇后的书信……”真真面容焦急。

    一滴水迹落在未干的墨上,迅速化开。我低头沉思,很久方道:“何曾有什么书信?不过是我试一试某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