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燕国公主  第九章 出塞(中)

章节字数:2174  更新时间:09-12-08 19: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她却狂笑起来:“这种毒叫做牵肠散。今日服下,不会有事。太医也绝查不出来。但是它会留在你五脏六腑之内,慢慢发作,也许一年,也许更久,你的身体会一点一点地,被它灼毒,蚀穿……”

    我绝望地将酒杯向她掷去:“为何不给我一个痛快?”

    她敏捷地避过,让酒杯在地上砸得粉碎,却笑得更深:“你那日并非全然无功。给你一个痛快,让你父皇更疑我?不,本宫没有那么傻。”她偏过头,脸上现出恶毒的神色:“况且,你还有用……”

    我恨得咬紧了牙,手指紧攥,长长的指甲划得掌心生疼。“殿下!”我转头一看,是册命使裴冕。虽然长得并不像,但能常看见裴青的兄长,还是有一份亲切。

    “明日就要骑骆驼入大漠了,殿下的身子……”他有些担忧地看着我消瘦的下巴。

    我摇摇头:“不妨。”

    “殿下可愿与小臣一同走走?”

    坐了一天的车,确实很想活动活动,我调整心情,走到他身边。

    我们边走边看,夕阳很快消逝。它急速坠入沉沉的黑暗,天空顿时失去了全部色彩,一片宁静沉寂。当飒飒的和风徐徐托起永恒的古老的那轮弯月时,在这日与暮的交替中,连日所见都在我眼前闪过:阳关、古道、天涯路、大漠、落日、戈壁滩……禁不住低吟道:“天涯路望不尽悲欢离合,关山远阻隔伊人何方?”

    裴冕缓缓行在我身侧,轻声说:“我看公主近日的心境,似已走入迷途。”

    我被他说中心思,转首看他。他微一笑,如清凉的风:“其实冕应该谢公主对我裴氏一族的活命之恩。”

    我诧异道:“活命之恩?”

    他庄重对我一拜:“那一夜臣弟裴青擅闯公主营帐,幸公主重大义而弃儿女私情,否则……”

    我大惊,不由退后一步,好一会儿才勉强压抑住乱跳的心:“你……都知道?”

    他微颔首:“青是极重情义之人,又年轻冲动。前番公主被拘,他已差点犯下大罪,幸父亲将他锁住。此次殿下和番,我料定他必来。”

    似一阵狂风暴雨席卷我的心头。幸好我那日未肯与青同走。即便我们想走,也是天罗地网,无处可逃。我勉强一笑:“既然你知道,为何那一日不阻止他入帐?万一我真与他一同铤而走险……”

    他诚恳道:“一则,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深知青与公主的深情厚意,虽知他错,却不忍心阻止。这二则么,只有公主你亲口断绝他的心思,否则他绝不会罢休,说不定会一路追到回纥,闯下更大的祸事。”

    我的眼里蓄满了泪。我怎么能跟他走呢?我还有多少日子可以活着?那一日我的誓言“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不过是一种苍凉的安慰。也许,我能做的,只是在剩下的日子里,静静地思念他。

    家国事大,死且无恨。昭君、文成、金城、太和……我走过的不过是和她们一样的道路,体验的,也不过是和她们一样的心情。

    走出掖庭狱的第三天,我就被安排会见回纥使节。使团人数颇多,为首的却是一个年轻人。宫女一番歌舞之后,当我盛装从珠帘后缓步走出时,他上下打量着我,显得极为惊讶,也颇为失态。我忙以扇半遮面。他用回纥语说了一番话。旁边的内官向我解释:“他说,前日观公主画像,已觉美艳不可方物。今日一见,才知道画工该杀。”

    “为何?”我低声问。

    “因为他根本没有把公主的神韵和妙处画出来。”回答我的却是那年轻人。我吃惊地看着他,没想到他会说汉话。

    这人剑眉入鬓,双瞳似漆,相貌颇为英挺。然而他的眼神,却毫无顾忌地端详着我,先在我的脸上兜了个圈,然后,又慢慢地移向我锦茜红明花抹胸上露出的雪白的脖颈,再向下凝视我胸前微微的隆起。他这种占有者般的眼神我觉得很难堪,耳根发热,无意识地伸手拢了拢胸前衣襟。他却爽朗大笑。

    旁边有内官偷偷附耳告诉我:“这是登里可汗的第三子英义。”

    登里可汗就是我未来的夫婿了。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些恐惧地问裴冕:“我听说,回纥的习俗,父死子承其妻,可是当真?”

    他一时不言,似乎在斟酌着字眼,最后说:“公主放心,登里可汗年纪虽大,身体却很康健,是长寿之相。”

    他的话显然没有能够安慰我。望着我失神的双眼,他又幽幽道:“唐肃宗时,宁国公主下降毗伽阙可汗,一年后可汗死,公主无有生育。虽依回纥法,割面大哭,到底得返回故乡。其实公主也知道,家母早年也曾在西域多年,如今回到大周,还生育了青弟。公主吉人天象,将来可重回故土未可知。”

    裴青的母亲林夫人不仅貌美,还是名动长安的才女,也是我的恩师和未来的婆母。因她与我母后交好,母后倾慕她的才名,令她以丞相夫人之尊出入宫廷,教习我诗、词、歌、舞与琴艺。母后不在的几年,我更把她当作了自己的母亲。不过,她却不是裴冕的母亲。裴冕是裴丞相第一位王夫人所生。林夫人十多岁时曾被契丹人掳去,二十五岁才被赎回,嫁与当时还是吏部侍郎的裴丞相为妾,第二年生下裴青。几年后裴丞相原配王夫人病死,林夫人才被扶正。不过这段往事,外人几乎不知道。夫人自己,也很不愿提起。但她教授我的乐舞之中,却有不少西域之音。尤其一曲《胡笳十八拍》,委婉悲伤,撕裂肝肠。每每弹奏此曲,夫人无不凝视远方,泪流满面。

    “裴大人,”我郑重地托付他,“我是大周之人。将来若我死在回纥,别忘记把我的尸骨带回故乡。”

    裴冕微皱眉:“公主何出此言?你看!”他向着左前方一指。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看见了一株高大的树木,在银白色月光的照拂下傲然挺立。

    他告诉我:“这是胡杨,是沙漠的守护神。它一千年不死,死了一千年不倒,倒了一千年不朽。”

    这是怎样的树,有着这样不死的灵魂和不屈的生命?我带着感动和敬畏之心看着它。

    “也许将来公主归来之时,还能在这里看到它。”

    伤痛满溢在我的胸怀……也许他日魂魄归来,还可以入青的梦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