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燕国公主  第十三章 被俘(下一)

章节字数:2660  更新时间:09-12-08 19: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抵达上京,我才发现,契丹人并不如我想象的都住在毡帐里。上京亦有着非常雄伟的皇城与宫殿。

    我们被带到一个大寨里清点人数,除却死在路上的,还有二十三人。若不是雪如和瑶琴她们一路尽力保护,我大概也早就死在路边,成为野狗的食物。

    寨里还有不少其他女子,都被绑着双手,木然地站着。

    不多时,又进来几名契丹人,还有一个老婆子。他们拿进来一个大桶,轮流叫我们洗脸。洗完一个,老婆子便看一看,嘴里嘟哝一句,旁边就会上来一个契丹兵,把这女子带到大寨的一边。洗的人太多,大桶里的水污浊不堪。一个契丹兵按着我的头往水里一浸,老婆子便把我归到了其中一边。

    不多时雪如也被带到我身边。而瑶琴却被分到另一边去了。

    等所有的女子都被分配好后,老婆子站起来,指着瑶琴那边数十人大声说了句什么,那些女子突然惊叫大哭起来,有的人就试图挣脱,往外逃去,但立刻就被契丹兵的鞭子制服了。

    我惊惶失措却又不知发生何事。身后一个穿灰衣的女子低声说:“她们……要被送去浣衣局了……”

    浣衣局?宫里也有,替宫人洗衣晾被的地方。但是那些女子的表情却如要她们立刻去死一般。

    “浣衣局不是洗衣之所……是契丹狗……寻欢作乐的地方。”那女子道。

    我猛然看着对面的瑶琴,她仍惊恐而茫然。

    “不!”这惨痛的叫声还未来得及从喉头逸出,契丹兵已上来把我们拖走了。

    我们被推进另一处毡帐,帐里有几个面目凶悍的契丹女人,都长得高大粗壮。

    一个契丹女人说了句什么。她身旁一个汉族女子低声道:“叫你们老实一点,不然丢出去喂狗。”

    旁边还有几个汉族女子,叫我们脱了衣服在大桶里洗澡。水很冷,洗完澡她们又拿了羊皮衣服叫我们穿上。出了毡帐,我们被带到了一处矮房前,十人一间,被关进了猪笼般的牢房。

    除了我和雪如,刚才那个灰衣女子也在,另外还有几个年轻的姑娘,谈起契丹人,都是咬牙切齿。原来,这几个也都是汉族女子。契丹人袭击了边关的村庄,她们都是被抢来的。

    几个姑娘说到家里人的惨状,都是痛哭流涕,听到大周和亲的队伍被抢掠,更是又惊又怕:“想不到契丹人猖狂若此!”

    她们不知道我是公主。如果知道,还不知会作何感想。

    灰衣女子会说些契丹话。她告诉我们,白天听几个看守说,我们这些挑出来的女子明日都要赏赐给各级将领和官员。

    “耶律炀自己可能也会挑几个。”她愤愤地说。

    “耶律炀?”

    听了她的话我才明白,那个下令杀害真真的红袍男人就是契丹王耶律隆光的儿子耶律炀。在数月前的一次战役中,耶律隆光遭周军诱伏被杀。为了报复,他的儿子临潢王耶律炀带兵扫荡了边关一带,杀伤无数平民。我们的队伍不幸碰上了他。

    “耶律隆光还有一个小儿子叫耶律楚,更是杀人不眨眼的魔王。他被封东丹王,周人却都称他黑鹰王。一年多前,契丹与周军幽州会战,他率五万黑鹰军,竟将十二万周军杀得片甲不留!”

    是了,正是那一战之后,大周急于向回纥借兵,才有了和亲之议。我惊讶于灰衣女子年纪轻轻,却对周与契丹战事了如指掌。她却神情肃穆悲凉:“家父,正是幽州节度使楚玉将军!”

    此话一出,我又惊讶又伤感。从边关到皇宫,谁不知楚玉将军之名!他一生作战无数,勇不可当。早年与奚作战,曾一日连下十九城。驻守幽州十多年,敌人闻风丧胆,不敢来犯。只可惜威震三关的一代战神,竟会死于契丹人之手,尸骨无收。

    呜呼,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连将军的女儿,竟也沦落契丹人之手,任凭宰割。

    突然,牢房外喧哗起来,响起一阵脚步声和男子粗鲁的吼叫声。“咣!”一声,牢门开了。

    门外是一个淫笑着的契丹肥猪,后面还跟着数名士兵。他嘴里叽里咕噜地说着契丹话,淫荡的眼睛在我们身上来回搜寻。

    “小心,他是这里的牢头,是来找女人取乐的。”灰衣女子低声说道,身子往阴暗的角落里缩了缩。

    牢头恶心的眼神逐个审视了牢里的女子一遍,女子都瑟瑟发抖。最后,他的眼神落在了我的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

    我的心一阵狂跳,恐惧到几乎无法呼吸。这肥猪却喘着气钻进了牢房。亵衣里还藏着裴冕给我的尖刀。洗澡时我把它藏在浓密的长发里,竟没被发现。此刻,我的手偷偷向亵衣里摸去。

    他长满长毛的手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嘴里的臭气呼哧呼哧地吐在我脸上,就要把我往外拖。我正待拔刀,却被人一把推开了。

    雪如站了起来,双手按着那人的手臂:“她身子有病,不能跟你去。”

    契丹肥猪冷笑了一声,显然能听懂汉话。他转过头,色迷迷地打量了雪如一番,说:“她不能去,你陪本大人玩玩。”

    我几乎是咆哮着对雪如叫道:“你疯了!”

    她平静地看了我一眼,又转去对着契丹人:“好!我随你去。”口气里有着冰冷的决然。

    我扑上去抓住她:“你不许去!我跟他拼了!大不了一死!”

    雪如却转头掰开我紧抓她的手指,尖利地喝道:“你忘了公主临终怎样嘱咐你!”

    她从未敢这样对我说话,我一时竟未能抓紧她。那契丹肥猪立刻把她带走了。

    夜很黑很黑。一声尖叫突然划破寂静。那尖叫声很钻心,很压抑,是彻骨彻心的痛。这声音在低矮的牢房间回荡,引得我浑身一阵痉挛。

    突然嘈杂起来,如水沸腾一般,夹杂着男人的怒吼狂呼。什么东西被摔碎了,谁在发狂地撕打。顷刻间灯火通明,一阵混乱之后便有一派沉闷庞杂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沿着长长的廊庑传来。

    我把脸贴在牢房的门上,从两根木头中间伸出手去。从这里我看见他们将鲜血淋漓的雪如一路拖行过来,重新扔进牢房。

    她倚着墙角半躺,身子底下贮了一汪血水,凝结起的头发糊在前额上。血,沿着前额上的伤口滴滴地淌下来。我想按住她出血的伤口,却发现她浑身都在渗血。她眼睛无力地闭着,只有嘴唇微微地抖动,一张一翕地发出低低的声音:

    “我把他……阉了……”她的声音里有着巨大的愤恨和不甘。我抱紧她,心像一张网在渐渐收紧,紧接着如同潮水滚过,开始了万箭钻心的疼痛。

    “你何需如此!其实我……”我哽咽着说不下去。她吃力地伸手掩住我的嘴:“听我说……没时间了……不能再服侍……从现在起……你是真真……活下去……答应我……”

    她的声音渐次变得更低。我像要快溺死的人:“不要死,别丢下我一个人!”

    有好一会儿,我都以为她再不会回答我,直到她突然又抓紧我的手:“能活着……真好……”她的手心里握着一个小小的用青丝编成的如意结,“替我交给……淮南王……”

    淮南王是二哥景宏的封号。雪如她,是什么时候,对二哥有了这样的心意?亦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俩有了这一段情事?

    然而知道这一切都无谓了。她死了。

    外面出现了一些极其暗淡的光亮,薄薄的晨曦像雾一样漫进来,彻骨的寒凉,仿佛无数条小蛇穿过我的身体。

    她的尸体被拖走了。灰衣女子轻握我的手,眉宇间满是心痛与赞叹:“你的姐妹,好一个烈性女子。”

    我握紧如意结,用沾满她鲜血的双手贴在胸口尖刀藏匿的位置,似保存着最隐秘的誓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