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燕国公主  第十四章 被俘(下二)

章节字数:2881  更新时间:09-12-08 19: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日,我们被带到王帐里。临潢王耶律炀已换过貂裘,端坐在兽皮王座上,眼神带了一丝冷淡和嘲笑看着下边列成数排供他挑选的汉族女子。他的身后,恭顺地垂手而立着数位侍姬,皆秀曼光丽,紫帻青袍,金束玉带。

    “哪一个是楚玉的女儿?”他懒洋洋地问身边的侍从。

    一个侍卫立即抓住灰衣女子,把她拖到耶律炀面前。

    耶律炀居高临下,盯视着灰衣女子,暴发出一阵大笑:“楚玉自谓一代军神,威震三关,女儿也有落到我手中的一日!”

    “威震三关”是我父皇亲笔书写,御赐给楚将军的匾额。十多年来一直悬挂于幽州雄关之上,耀示着将军的无上光荣,直到幽州会战被契丹大败。

    灰衣女子厌恶地侧过脸,扬起娇小的下巴。

    耶律炀在王座上换过个姿势:“去换过舞衣,给本汗侍酒。”

    灰衣女子冷然道:“不必换过,这就给大汗侍酒。”端过侍女送上的酒杯,款款踱上阶梯,走到耶律炀身侧,一声断喝,“畜生,你好好喝吧!”话音未落,满满一杯酒已泼在耶律炀脸上。

    他登时大怒,一脚踢倒这灰衣女子,吼道:“好贱人,敬酒不吃,要吃罚酒么!”

    灰衣女子从阶梯滚落,却毫无惧色,仰起脸:“我父亲乃当世英雄,我身岂能受辱?”

    耶律炀鼻中闷哼一身,嘴边却勾起一丝轻蔑的笑意:“好烈的小贱人,你是还不知道本汗的厉害!”他几步踱下,把脸凑到灰衣女子的脸前:“乖乖听话,饶你不死,否则把你扒光了吊在城楼上示众。”

    而他的这番话却只换来灰衣女子一口唾沫再次喷吐在他脸上:“我只恨自己不是男儿,不然定杀光你们契丹狗,为父雪恨!”

    他笑意顿消,真的发怒了,大口喘气,口角开合处,似吞吐万丈火焰,熊熊烈焰喷吐到这灰衣女子的躯体,要将她焚毁、吞噬:“来人,取本汗的铁钩来!”

    侍卫取过一根丈余长的铁竿,顶端带了一个尖钩。耶律炀单手握住,举到灰衣女子鼻下,脸色发黑:“再问你一次,给不给我侍酒?”

    灰衣女子迎着钩尖站直,眼神化作一支箭簇,向这带来无尽仇恨的身躯射去:“要杀便杀,何必多言。这一口唾沫,吐得我着实舒坦!”

    耶律炀冷笑一声:“只怕等一会你要求我杀你!”

    一旁侍卫早已取了滚热的火盆。那铁钩在火中烧得通红一片,滋滋作响。两个契丹侍卫牢牢把灰衣女子架住。她嘴里还在激烈地怒骂着:“猪狗不如的东西,若我父亲不是因为……”周围众女早已战栗无人色。

    耶律炀取出长钩,突然就猛力向灰衣女子扎去。在一片惊叫声中,长钩像一支长箭洞穿了她纤弱的右肩,猛地把她钉在了身后的墙上。顿时血流如注,伤口处冒起缕缕烟雾。她惨叫一声,立时昏死过去。

    “把她扒光了!”一群侍卫立刻上前,三两下就把灰衣女子的衣服全部扯下。她白色的身体十分瘦弱,身上有很多细碎的伤口,想是这一年躲避契丹人,吃了不少苦头。鲜血汩汩流下,似为她遮住最后的尊严。

    看到她布满血污的身躯被整个钉在墙上,几个胆小的汉女已委泥于地。

    “等她醒了,把她扔到大寨里,让寨里的汉子把她奸够了,奸烂了,再把她的皮剥下来,钉在帐外,教不肯顺从的女人们都看看清楚!”仿佛还不解恨的耶律炀转过身来,指着她对地下的众女喝道:“再有不从,以此为戒!”

    女子们哀哭连连,伏地磕头,谁敢不从?

    “七日后本汗与东丹王饮宴,共议战事。帐中旧舞已腻味了。你们中可有善歌舞者?”耶律炀若无其事地重新坐回王座,一旁早有侍姬上前为他擦拭脸上水迹。

    汉女们早已吓软,谁敢应声。

    他微皱了皱眉,加重了声音又问道:“有吗?”

    “回大汗,奴婢能舞。”我越众而出。

    “你?”他盯着我的脸看了一会儿,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你是那个漂亮的侍女!”

    “是,”我低垂视线,宛顺道,“大汗好记性,奴婢原是舞姬。”

    “哦?”他显得颇有兴趣,“你会跳什么?”

    我眼波流转,轻倪他一眼,复又低头:“奴婢会舞梨花。”

    他仰头大笑:“好,好,你果然当得起梨花美态,还很识时务。”

    我耐心等待了七日——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眼下白粉轻敷,遮住青色作啼状。双颊胭脂斜飞,晕染的是晓霞妆。螺黛细描入鬓,画出两弯却月眉。眉心花钿偎贴,剪出一朵梨花白。唇上朱笔一点,勾勒欲滴浅绛红。

    如墨玉般长发披下,蘸取玫瑰膏细梳,再绾成望仙髻,斜簪上镏金点翠嵌白玉薄翅蝴蝶,逶迤垂下的是细小的珠泪点点,触角铃铃。

    开箱启笼,取出带来的云裳舞衣,心中千山万水。这些本是我陪嫁之物,被契丹人抢去,如今为作新舞,又赏赐于我。

    缀满晶石的抹胸裹身,露出雪白的颈项和清瘦的锁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轻泻于地,使得步态愈加雍容柔美。臂上挽迤着丈许来长的素白长袖,用白玉跳脱牢牢固住。双足踩进金缕舞鞋,鞋沿磨蹭着足上的伤口,丝丝的裂痛。连日奔波,足上满布冻疮、新茧与伤口,若不是白袜笼住,端的是触目惊心。

    立于镜前,娇颜,冰肌,眸凝春水。然而,华服掩不没泪意,艳妆遮不住悲愁。

    我缓缓将带着体温的紫玉笛钗从胸口取出,插于发间。

    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东丹王来了!”忽听周围舞姬齐齐欢呼,心中暗生疑惑。随她们向帐外凝望,帘帐启合处带进一阵凉风,从头到脚一个激灵。又开始下雪了。远处一列兵队冒雪而来,皆一色黑色铠甲,为首一骑高擎大旗,旗上一只黑鹰飞扑,尖牙利爪,状甚恐怖。身后跟着一辆马车,八匹高头大马,通身墨黑油亮,前额却是赤白。我心下纳罕,知是绝世好马。

    马车里坐着的,应该就是杀害楚玉将军的凶手了吧!

    几个舞姬已偷偷议论起来。我无甚兴趣,只远远坐在火盆前。然远远几句,还是落进耳中。

    ……

    “……契丹最勇猛的男人……战无不胜……相貌举世无双……”

    “……就怕自带美人来……”

    “……只纳处子……从来只度一夜……”

    ……

    她们越说越高兴,声音也越来越响。一舞姬突然兴奋立起:“你等都没想到吧,上几月东丹王来,大汗让我给他侍酒呢!”

    众人皆惊呼羡慕不已,纷纷催她讲后来怎样。

    这舞姬却颇为失望的样子,叹了一口气:“他只是让我给他倒酒,从头到底连正眼也没瞧过我一次。不过,退席后赏赐倒是颇丰。”

    另一舞姬笑道:“东丹王身边还能少得了美人?只说他那身边的述律赤珠,就以美貌闻称于草原。他能看上你这样的?”

    这舞姬咬牙道:“看不上我这样的?就看得上你们这些小妮子了?”

    笑她的舞姬不慌不忙说:“你可别恼,其实不是你不好,东丹王不喜欢汉女,从来不碰汉人……”

    这些汉族女子似乎在这里都有好几年了。被掳而来,失身于敌。时间长了,却也能如此心安理得,还能谈笑风生,更能痴心与契丹豺狼。真不知耶律炀如何调教的她们。

    正说得热闹,管事从帐外急匆匆进来:“还在这里闲聊!就要开席了,歌舞可都准备好了?快去后帐候着!”

    顿时大家鸦雀无声,慌忙去了。

    后帐是歌舞饮食的准备之处。在这里,隔着帘子能隐约看见王帐内的情形。此刻,所有人屏息凝神,不敢稍有懈怠。

    “大汗到——”长长的传报声后,耶律炀在众人簇拥下走了进来。一看见他,我就想起前几日灰衣女子的惨相,心里悲恨莫名。

    “东丹王到——”随着这声传报,身边的女子们都瞪大了眼睛。

    紧跟着耶律炀走进来一个年轻男子,身材比耶律炀更为高大,紫黑色的貂裘长袍,腰间束着鹰纹宽带。

    恍若猛然间被雷电击中,我突然在巨大的震动与惊诧中几乎无法立稳,双腿不自禁地打颤。

    谁轻推了我一下:“刚才我们说着他,你不屑一顾,现在自己倒发痴了……”

    我愣愣地没有动,胸中有与往事重逢的快意与惊疑。

    这走向王座的男子,分明是——

    裴青!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