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燕国公主  第二十三章 侍寝(上)

章节字数:2867  更新时间:09-12-12 10: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是你的吧?”“是!”我心里一阵惊喜,盯着紫玉笛钗。

    突然发现他正不动声色地打量我。“这支笛钗,你从何处得来?”

    我警觉起来。他为什么这样问?为什么对这支紫玉笛钗这般在意?莫非他已对我的身份产生了怀疑?

    那场烧死真真的大火……

    我心中转过千般念头。“这是燕国公主赐予我的。”犹豫了半日,我决定还是这样回答。

    他微微蹙眉:“燕国公主?是那位前往回纥和番的公主吗?”

    “是。”

    他沉吟片刻,又看向我露出袖笼的手。我手上长了不少冻疮,青紫一片,夹着几道血口,委实触目。我有些窘迫。女子的手,本该是红袖末端的一段神韵,或为柔荑,或为纤素,皓腕玉镯,兰花轻挑,它是女子的第二张脸。

    “一路上,吃了不少苦罢。”他执起我的手。

    我如触尖针,忙欲把手缩回来,却被他牢牢捏住,扯不出来。

    “你……”

    “你应该叫我大汗。”

    有一个问题始终盘桓在心中,终于就冲口而出:“如果是你……拦住了我们,会杀公主吗?”

    他思忖片刻,微微颔首:“恐怕……也会。大周若与回纥连成一气,于契丹十分不利。”

    我的心底泛起苦意,微微涌起的希望也破灭了。

    “你对公主,似乎很是忠心?”他的目光掠过我的脸。

    我垂下眼睫,遮住泪意。

    “很恨契丹人吗?”他轻声问我。

    我咬紧了牙:“是。”

    “也……很恨我吗?”他的语气温柔,几乎像是耳语。

    我不防他突然这样说,准备好的唾骂之语竟一句也说不出口,只是愣愣地看着他。

    他抬起手,轻轻抚过我腮边垂下的发丝。“这也许真是天意……”他的手有些微的颤抖,把紫玉笛钗重新插在我发间,“既是你心爱之物,还是戴着吧!”他像是在和我说话,又像是喃喃自语,看向我的眼神又似看向未知的什么地方。

    突然就觉得这样的气氛太过暧昧。

    “去准备一下罢,”他温和道,“今晚……要你侍寝。”

    像被推入进最深的冰湖,彻骨的寒意和窒息悍然入侵:“……什么……”

    他似乎没看见我震惊的表情,低下头继续写字。

    我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连话也说不利索:“你曾说……不喜欢汉女……还说……更不喜欢……别人碰过的汉女……”那夜的情景,零零段段,在我脑中闪过。

    他抬起头,神色平静:“我确然不喜欢汉女。但是……也许可以为你破例。”

    “我不愿意!”我勃然大怒,“我绝不会为你侍寝!”泪珠毫无预兆地冲了出来,急速地坠落,像我此刻的心绪。

    他的眸子骤然转成了蓝紫色,欺身向我靠近:“不愿意……为什么?侍寝之后,我可以纳你为侍妾,令你成为天兴宫半个主子。即使是契丹贵族女子,这也已是无上的恩典!你一个汉女,还有什么不满意?”

    我扭身从他身边逃开,却险些被自己的裙踞绊倒。他伸手用力抓住我的手腕,把我拉向他,几乎要把我的手腕折断。

    我疼得倒吸一口冷气,感觉自己已经接近疯癫的边缘。“别碰我!”我一边往后退缩,一边狂乱地怒骂着,“半个主子?呸!我不能忍受这样的耻辱!”

    一瞬间,他那怒火中烧的眼睛似乎要把我溶成灰烬。他粗暴地把我拉到坚硬的胸前,双手死死地卡着我的胳膊,把我举起来踮着脚尖:

    “听着,女人!如果这是欲擒故纵的把戏,那么也已经玩得过火,因为我的耐心已经用完!”

    “畜生!”我毫不示弱地说,“所有的契丹男人,在我眼中,都是一样的畜生!”

    他突然放手。我跌倒在地上。

    门帘声响,一人闪进帐内。我转头看去,是那日在大殿里的白衣男子。我泪眼朦胧,他的容貌仿佛隐在水帘后,看不清楚表情。

    耶律楚对这进来的男子视而不见,他的脸阴沉到极点:“反抗我的人都只有一个下场。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清楚。三日后到我寝宫里来,你便是我的侍妾,否则,就是一个死字。”

    绝情的话语和粗暴的态度令我更痛恨他:“我死也不会向你屈服的!”

    回到养伤的殿室,我瘫倒在床上,任由泪一滴一滴从眼角滑下,洇入凌乱的发丝,在枕上汇成一滩湿漉。

    “你怎么了?”阿君关切地问我。

    我无力地摇头。

    她却像知道什么,怜悯地握着我的手:“等你想通了,就没有这么难受了。”

    三天……

    恶梦不失约地再度侵袭,整夜让我在过度的惊悸中时梦时醒。当寒凉的月色逐渐消沉,我突然忆起,今日是母后的忌日。

    拿着好心的阿君给我的烛火和烧纸,我慢慢走向长河边。

    我曾是金枝玉叶的公主,我曾以为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姑娘。

    四年了,血仇未曾雪,身却已残破……

    长河滚滚而去,却载不动,一腔愁绪和恨意……

    纸钱撒向长河,逐波而去。燃起烛火,女儿不孝,只能这样祭奠母亲……

    身后突然有人向我高喝。

    我茫然回首。那个被耶律楚唤作赤珠的女子正站在不远处,身边站着数名侍女。她今日穿的是高襟黑底红色阴纹宽袖外衣,更显得浓艳娇美,然而神色倨傲,盛气凌人。一个侍女正指着我大声用契丹话喊着什么。我虽早已会契丹语,但她语速太快,我听不清楚,只能愣愣地看着她。

    那侍女见我没有反应,立刻怒气冲冲地转头对着其他人说了句什么。几名侍女鄙夷地笑起来。那赤珠的眼神扫向我,浓丽如宝石流霞的双眼闪过一丝厌恶。突然以手捂鼻,做出要咳嗽的样子,说的却是契丹话。侍女们一听,都看向我刚才燃烧纸钱的地方,小小的烛火还未燃尽,几丝青烟袅袅升腾。

    数人快步走到烛火前,做势就要掐灭火苗。我忙上前挡住:“你们要做什么?”

    然而我一人根本不敌她们。烛火被掐灭,烧剩的黄纸被狠狠地践踏,带着黄土一齐被踢进长河。

    我气愤已极,转身看向赤珠:“以强凌弱,以多胜少,算什么英雄?”

    她无声无息地微笑,袅袅婷婷地向我走过来。她的身材极为高挑,居高临下,瞟了我一眼,突然就扬起手来。

    “啪!”地一声,我脸上已挨了重重一下,火辣辣地疼。她手上戴着硕大的宝石戒指,尖角刮擦在我面上的肌肤,带出了一道血丝。

    “你一个淫贱的汉女,也配这样和我说话么?”她的声音陡然变得森冷,“还不跪下!”

    几个侍女冲上来,七手八脚地把我按跪在地。

    那赤珠近身来,仔细打量了我一番:“一身妖气,果然是个狐媚子!就凭你,也敢勾引大汗!”

    我瞪着她:“你这般寻衅,是因为他许久不到你帐里来么?真是可怜!”

    她的粉脸顿时变色,双目圆睁,伸手要掐我的脖子,却又在半路收了回去,换上了一个邪媚的笑容:“你不就是仗着有几分姿色么!今日我就把你的容貌全部划毁,看你还怎么狐媚!”她伸出小指,上面套着金丝玳瑁护甲,尖端闪着冷冰冰的寒光。

    我惊慌失措地拼命挣扎,想要躲避那尖利的护甲。可是众侍女牢牢抓着我,使我无法动弹。

    “啊——”

    就在护甲将划上我面颊的一瞬,一个清冽的男子声音响起:“律妃娘娘请慢!”

    却是那个白衣男子立在几步开外,向赤珠恭敬地行了一个礼。

    “萧史!”赤珠挑起秀眉,“你可不要来管本宫的闲事!”

    我叫弄玉,而他,叫作萧史。这世上真有男子叫这名字?仔细看他,腰间果然别着一支碧箫。

    那男子粲然一笑:“下官不敢,只是大汗正使我唤这女子前去。娘娘若此刻伤她……”

    “什么?大汗唤她?”赤珠嚷道。

    萧史深鞠一躬:“绝不敢欺瞒娘娘。”

    赤珠忿忿地放下手,向周围侍女使了个眼色。众人放开了我。

    她倾身到我跪着的身边,带来一阵浓烈的香风:“今日算你运气!大汗面前若敢胡言乱语,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萧史又向她鞠躬道:“多谢娘娘!”

    赤珠带了众侍女,很不情愿地走了。

    直到她们的身影完全隐没。萧史才向我伸出一臂,示意我扶着他胳膊站起来:“下官来迟,累殿下受惊了。”

    我身子一软,跌坐在自己脚跟。

    殿下!

    他方才称我:殿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