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燕国公主  第三十九章 微服(下2)

章节字数:3626  更新时间:09-12-08 19: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啪!”的一声鞭响,那汉子已惨叫一声,跌倒在地。他刚想张口,又是一鞭,面门上顿时皮开肉绽。

    身后已有人快步上前扶住我,是耶律楚。

    “畜生活腻了,竟然踢大汗的夫人!”一个护卫走过去,一脚把这汉子踢翻。

    那汉子一听这话,吓得两眼一翻,眼神在数人间空洞地看过:“大汗……”那护卫一把抓住他的头发,把他的头拎起来对着耶律楚:“睁开狗眼看清楚,你的狗命就要不保了!”

    耶律楚扶我起来。他没有说话,周身却散发出强烈的杀意,眯起双眼,冷冷地从齿缝里往外吐字:“哪条腿踢的?”

    那汉子突然趴在地上大叫大嚷起来:“小人有眼无珠啊!求大汗饶命!”见耶律楚连正眼也不看他,立刻转身朝我爬过来:“夫人饶命!小人家里还有七十岁的老母亲要养……”

    两个护卫上前,似乎已不用耶律楚再多说一句话,拔出佩刀就要砍那汉子的腿。耶律楚把我的头扭过来,不叫我看见。我却叫道:“慢着!”

    数人听了,手里停住。我忍着疼,向耶律楚道:“他虽踢我一脚,却并未犯死罪。他家里还有老母,莫伤他性命。方才护卫打了他两鞭,也抵得过了。”

    耶律楚黑着脸不肯。我拉着他袖口晃了晃,向他轻声道:“我知道大汗疼我,但我再不愿见杀戮之事。若杀这男子,反叫我心中更为不安。”

    我磨了半日,他终于同意,抬手向护卫们做个手势。两个护卫有些意外,把那汉子拎起来往后用力一扔:“快滚,蠢货,今天算你命大!”那汉子惨叫一声,挣扎着爬起来没命地跑了。

    “你受了伤,不能再走。我已要车来接,在这里等等罢。”耶律楚拉着我到旁边帐中坐下。帐里原先的人早不知躲哪里去了。

    我想起那孩子,便要护卫们叫他也进来。护卫们很是乖巧,一会儿时间,已在周围人家替这孩子张罗了衣裤,包扎了伤口,甚至还给他擦了脸。

    我温言询问他。这孩子聪明乖觉,十分爽快地回答着,倒也不十分怕耶律楚。原来他父母都在战乱里死了。他寄居大伯家。因他母亲是个汉人,大伯一家都甚不喜欢他,把他赶出来一个人游荡。方才饿了想到这帐里要些吃食,却叫这汉子打了一顿。

    不知为什么,我很怜爱这孩子,叫护卫们多拿些东西给他吃,又问他打算。这孩子耸耸肩膀说:“只好接着流浪。”我心里一酸,看着他已生满茧子的小小双脚,忍不住道:“你可愿意跟我们回去?”

    话一出就有些后悔。太唐突了!我还没有请求过耶律楚。谁知他已接过我的话说:“我看你勇敢伶俐,去我宫里头当侍卫,恩?”

    我赞许地点头。他这话说得着实得体,既帮这孩子,又不叫他觉得不舒服。果然,听到当侍卫,这孩子马上立起身来,两眼放光地看着周围几个护卫身上的穿着和佩刀,转身就给耶律楚跪下:“谢大汗!我还有点小,等我长大了,定把您和夫人保护得好好的,不叫任何人伤得了!”

    一番话说得我们都笑了。我想起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

    他顿时窘了,耷拉下脑袋说:“我没有名字,他们都叫我杂种,或是汉人的小崽子。”我很难过。我曾这样痛恨契丹人,原来在契丹渤海,他们也是一样地痛恨汉人,连无辜的孩子都不放过。

    耶律楚看了我一眼,对这孩子说:“既然你父母都已不在,我就赐你契丹最高贵的姓氏,叫做耶律休。望你休绝过往,重新生活。”

    这孩子称谢不已,再看耶律楚的眼神已是仰慕无比。说着话,马车已来了。我叫这孩子同坐,他却说:“我是侍卫,应该骑马跟随!”我赞叹他小小年纪,处事泰然自若,便随他自跟了护卫们去。

    刚一登车,耶律楚就拉了帘子,向我道:“给我看看。”“看什么?”我还没明白过来,他已上来解我团衫的疙瘩扣。

    我掩着胸口的扣子不给他解:“大白天的……大汗你别……”可哪里是他对手,三两下就叫他按着解开了小衣。小腹上果然已有一块颇大的瘀青,微微地发紫。他脸色铁青,语气颇有些严厉:“我要责备你。幸好我在,否则……你一直是这么不顾死活的吗?”

    我靠在他肩头,拉拉他的手:“你不要生气,我知道错了。”他搂住了我。我有些伤感地说:“我只是怜惜这孩子。我的弟弟,他……他如今也有这般大了……”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起景昊。他转过头来,略有些吃惊:“你家里……还有人么?”

    “有,”我说,“还有父亲,兄长,还有妹妹……”

    “你从前……也是显贵人家的孩子罢,看言行举止就知道,后来怎么进了宫里去,又怎么随了去和亲……”他紧紧地握着我的手。我却没有听见他的问话,而是想起了宫里的日子。

    景昊,我的弟弟!这些日子我常思念他,特别是当我得知裴青和仙蕙的婚事后。若裴相果真与柳氏结盟,那么景昊的处境将越发危险,但我却只能束手无策地等待。

    “三姐,给我看看好吗?”景昊仰着小脸求我道。

    彼时,我正趴在二哥的景阳宫里偷看母后绝不许我看的杂书。

    “三姐!你再不给我看,我可要去叫人了!”后面望风的小人不依了,语气也变得凶巴巴的。

    “去去去!你才几岁,你又看不懂!”我呵斥他,“快掏你的鸟窝去罢!”

    景昊发怒,捶胸顿足地表演一番,见我不搭理他,鼓着腮梆子跑了出去。

    跟班终于走了。我松了口气,继续翻着二哥的书架,从上到下地把他的书全翻得乱糟糟的,再没有找到什么收获,便爬到书架顶上乱摸。好极!终于叫我摸着一个檀木匣子。我掂着脚尖,把这匣子打开。里面黄色锦缎包裹着四四方方的什么东西。

    大喜!连忙拉开这锦缎,最上边是本画册,忙取出来看,却画了个妖艳女子,没有穿衣服,坐在床头上,摆了个奇怪的姿势微笑。

    什么怪书?继续翻。第二页是两个人叠在一起,第三页是两个人抱着坐,第四页……我隐隐有些奇怪的感觉,连带脸也莫名其妙地热了。

    这是画的什么呀……

    正翻得起劲,突然有人叫我:“弄玉,你在看什么?”我做贼心虚,一慌神,“啪!”手里的书掉在地上。

    我爬在架子上往下看,却是景昊这臭孩子把裴青拖来了。

    他举起小胖手揉揉鼻子,端起太子的架子:“裴护卫,三姐太霸道,我也要看她手里的图样子,她偏不给……”

    他话没说完,裴青已低头捡起我掉在地下的那本画册,只看了一眼,转头对景昊说:“方才我来时,见皇后娘娘立政殿那边正叫小太监们变戏法呢!殿下还不去看?这画本子有啥好看的,回来再看罢……”

    景昊最喜欢看变戏法,立刻屁颠屁颠地跑了。

    我还爬在架子上,准备继续发掘二哥檀木匣子里的画本。

    “你下来!”凶巴巴的语气,却换了一个人。

    “不下来,”我伸手去掏那匣子里第二本书。

    “啊——!”我一声惨叫,原来是裴青两步上来,揪着我的耳朵把我拉下了书架。

    我恼羞成怒:“你好大胆,敢揪本公主的耳朵!我告诉父皇,砍了你这只手!”

    “好!”他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最好把这春宫图也带上!”

    “什么春——”我捂着耳朵,大声叫道。

    “对,你可以再叫响一点!”他把那画本子在手里扬了扬,“好叫满宫里人都知道,晋城公主思春了,在景阳宫里偷看春宫图呢!”

    我们俩斗了半天嘴,他终于告诉我那画本子是二哥和他的妃嫔侍妾们看的,画的是男女之事。

    我虽不懂,但平日看父皇各宫里的妃子们轮夜侍寝,还是有几分知道的。

    “啊!——”我终于有些害怕了,“你千万别告诉二哥我看了这东西,快把它放回去罢!”

    “哼哼!休想,”这个家伙摆出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刚才是谁要告诉父皇,还要砍我的手呢!”

    死家伙竟然要挟我!本公主宁死不屈!

    窗外有几个宫女走过,裴青马上脸朝外叫道:“晋城公主——”

    我当场破功,扑上去死死捂住他的嘴,对他摆出个谄媚的笑:“好好的青,亲亲的青,你千万别说,要叫母后知道了,非剥了我的皮不可!”

    他斜了我一眼,又哼了一声,转过身去,把那画本子翻得哗哗响。

    我求了他半天,竟然都不应。我气急道:“你究竟想怎样!”

    他嬉皮笑脸地贴过来:“真想知道?”

    “快说快说!”我几乎要拜他了。

    “好,那你亲我一下!”他笑得更坏了。

    “啊?”我踌躇起来,脸顿时发起烧来,“不好。”

    他把那画本子举起来晃弄:“真不好!”

    我在心里把他骂了十七八遍,可还是斗不过他,只好妥协道:“好罢,只一下哦!”

    他顿时大喜,凑过来道:“快些快些!”

    我极其夸张地四顾了一下,又趴到窗子上张望了一番,才慢慢吞吞地挪过去。他端正地立着,笑嘻嘻地望着我,一手搭在佩剑上,品蓝色的侍卫服直晃我的眼,身上是少年清新的气息。

    我踮起脚尖,在青的脸颊上很轻很轻地啄了一下。他伸手想捉住我,可我何等机灵,一让身已跑开了。

    跑在景阳宫门外,再探了半张脸进去看。裴青还站在原处,刚才搭剑的手抚着被我亲过的脸。

    “坏蛋!”我叫他,很轻很轻地说:“你怎知道这是春宫图?你一定看过!”

    他大笑起来:“是啊,我提前操练呢!”

    我沿着宫外的长廊飞快地逃走了……

    “真真!”我终于听见耶律楚的低唤,抬起头来。他望着我满眼的泪:“你是想家了么?”

    我点点头,掩饰过去。

    他不知道说什么好,半晌才道:“若你想弟弟,我派人接他到这里来可好?”

    我几乎要冷笑出来,若他知道我的弟弟是当今大周太子……但我只是默默地摇了摇头。一时我们都很沉默,只有车轮滚滚地向前。

    走了很久,我的心情才平复下来,问他道:“契丹和渤海人,都这么恨汉人么?”他道:“契丹与周朝积怨已久,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叹息道:“这孩子就因为母亲是汉人,竟被这般欺辱,我若不是在你身边,还不知会怎样。”他把我搂得更紧:“你别怕,有我在。”

    我含糊地应了一声,把身体缩了缩。

    离天福城是越来越近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