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燕国公主  第四十一章 素颜(上2)

章节字数:3171  更新时间:09-12-08 19: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默默地把这诗句读了好多遍,直到要把素笺看得化了一般。他,是写给这个“莫问奴归处”的叫做素颜的女子么?难道,在我没有觉察的地方,还有着一个如此深情的耶律楚?

    “妾去也,君自珍重。”这个叫做素颜的女子,她是谁呢?她到何处去了?“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这又是怎样的浓情厚意与刻骨相思啊!

    啪的一声,我已合上了书,好半天却又打开书细细摩挲着这张素笺,直到一根红烛将尽。走出耳房,仰起头,正看见宫室正中悬挂的匾额:妃离宫。

    妃……离……

    顿时心头像有火苗蹿动,我向着外间喊了一声:“阿君!”

    阿君卧在外间榻上,闻声披衣起身,执着灯火入内,还有些睡眼惺忪:“夫人这样晚了还未睡么?”

    我问她:“服侍我之前,阿君你已经服侍了大汗很久罢!”她不知我为何发问,疑惑地应了一声。我又说:“那么你应当知道这妃离宫原先的主人是谁了?”

    我以为她会爽快回答,谁知她却露出为难的神色,斟酌了好一会才道:“夫人为何突然这样问?是听到了什么吗?”

    我更奇怪,便向她道:“你也是萧大人的人,有什么你定要对我知不无言,不然我在这宫里更难立足。”

    她点点头,诚恳向我道:“夫人放心,阿君对您一向是忠心耿耿的。只是这宫里原先的主子身份特殊。大汗曾有令,宫里决不许再提故王妃之事,违者无论是谁都立斩不饶。”

    “故王妃?”我想起萧史曾告诉我耶律楚有位死去的王妃。她死后,耶律楚对女人性情大变。“这妃离宫原先是故去的王妃所居?为什么会是这汉家女儿的摆设?”

    阿君却摇摇头:“其实奴婢来天福宫时王妃已经不在了,所以并不很知道。夫人若要详知,还是明日问萧大人罢。他在宫里宫外都有些眼线,应该清楚。”

    想要再问她,却是再不肯多说一言。知道她要我速去见萧史,然而我心里却很是抵触和他相见。长长的夜,我竟因此失眠。翻来覆去,眼前都是耶律楚那哀伤的字迹: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第二日耶律楚因平叛成功,遍赏三军,连宫里都人人得一份赏赐。他跟前的黄总管亲自带人送来赏我的一大堆东西。阿君稳重不言,而阿碧年少活泼,见了五色斑斓的一堆很是快活,高兴地数弄给我听,边唧唧喳喳地说道:“早间就向贴身服侍大汗的宫人打听清楚啦,妃离宫这边的赏赐和律妃那边一样隆重,大汗还添了好些滋补药材给夫人。夫人真是好福气……”

    我因晚间没有睡好,有些精神不振,只懒懒窝在榻上。她说一样我便随意要她分赏给妃离宫中各人。直到阿碧赌气把一个很大的赤金元宝塞到我眼前道:“夫人醒醒神罢,可没有这样败家的。这个是最后的没有人要了!”我这才恍过神来,忙叫她去谢恩。

    她去了不多时就回来了,却一本正经告诉我:“回夫人,大汗恼了!”

    我有些着慌,忙从榻上起来趿了鞋道:“什么事有不妥?”她越发严肃,手叉在腰间:“大汗的原话是,得了这许多好东西,真真却不诚心谢我。”

    我纳闷道:“咦,大汗怎知我不诚心?”“大汗说道,”她扑哧一笑,又摆出耶律楚平时冷淡的样子,眯着眼学他的腔调:“我忙得没空去看她,怎么自己不来谢恩?”

    她将耶律楚平日在众人前不苟言笑的样子学得十足十,我忍不住笑了去戳她的头。她嘻嘻笑着逃到宫室门口,向我招手道:“夫人快些去谢恩吧,时候不早呢!”说罢指了指外间的天色。

    我只得起来梳了头。阿碧拿了件鹅黄色的新鲜衣裳给我穿上。我携了她便往军帐里去。帐外仍是黄总管站着,见了我却摆摆手,悄悄道:“夫人来得不巧,大汗正发脾气呢,还是等等再进去罢!”

    话音刚落,就听见里头耶律楚的声音:“……什么大宛氏……立了这女子为妃靺鞨人就能听话不叛了?……再有异心我便灭了他整族,免留后患……”

    一个声音回答他,但有些轻,听不清楚。随即又是耶律楚的声音:“……早说过立正妃之事永不再议,怎么又敢提起来……”

    原来是为了议立正妃之事生气。只是为何发这样大脾气,还要灭人整族?我突然又想起他写在素笺上的那两句诗。这样生气,是为了她么……

    正胡思乱想着,帐里的人已经快步退了出来,是两个契丹官员模样的人,涨红了脸,大气也不敢出,出了帐就紧走几步自去了。想起他发怒的样子,我还有些胆战心惊,于是当机立断决定也一同溜走。谁知黄总管将我拦了一拦,已向内高声道:“大汗,妃离宫里的真真夫人来了。”

    真真夫人?听着这奇怪的不伦不类的称呼,我有些闷闷不乐。

    “进来!”是耶律楚清冷的声音。

    回到天福城,就不能像路上那么随意了罢。于是我挥手叫阿碧先回去,自己很小心地走进去,连头也不敢抬,一直走到他长桌前,才跪下行礼:“奴婢见过大汗,谢大汗恩典。”

    等了半日不见他叫我起来,忍不住抬眼偷瞧,却见他正端坐在虎皮圈椅上好整以暇地看着我。见我拿眼瞄他,虎着脸道:“好大架子,这半日才来!”

    我吓了一跳,支支吾吾地辩解道:“……不是……是……梳头呢……”他站起身来,走到我跟前,俯下身子道:“赏你的东西,可都还喜欢么?既梳了头,怎么不见你戴上?”

    我虚情假意道:“喜欢得紧哪!”他捏捏我的脸,饶有兴味地样子:“你倒说说,最喜欢哪一样?”糟糕,我哪还记得他赏了什么给我?突然想起阿碧塞给我的那个赤金元宝,便信口胡说道:“那个赤金大元宝最是喜欢。”

    他愣住,竟是一脸想杀人的表情:“那些个我特地叫人从周朝采办来的珠钗宝器都不喜欢,倒喜欢这个金元宝?”

    “特地从周朝采办来的……”我惊住了,手里撕绞着帕子,“是什么时候的事呀?”

    他拉我起来,抱我坐在他的长桌上,道:“征扶余前就叫他们去了。回来我一样样亲自挑过。契丹的首饰太过粗纩,与你娇弱样貌很不合。我见那对翡翠镯子玉色很好,特地叫他们做小些,戴在腕上一定很衬你肤色。还有那些簪子,我叫不出名字,但花形颜色都雅致,想你见了一定欢喜,巴巴地等你来谢我。谁知你和粗使驿的婆子一样是个粗人,单单爱个金元宝。早知道叫人拿钱堆满你那妃离宫。”

    我眼睛很酸,不敢看他的脸,低了头却正看见他右手放在我腰间,手上还深深留着在临潢时被我撞出的疤痕。我伸手摩挲他的伤疤,轻轻地说:“其实我想要的不是那些。”

    他扬起眉:“那你想要什么?”

    我抬头看他,想说的话却轻易从嘴边溜走。突然顽心大起,向他道:“我想要的你都能赏给我么?”他道:“只要办得到。”我说:“办得到。”说罢拿我的帕子结在他手上,拉在手里道:“我要绑住的这个,赏给我罢。”

    “鬼点子真多!”他伸手捏我的鼻子,温柔地笑了。我有点不好意思,拉拉拴住他的帕子:“已答应了我,可不许耍赖。”他却轻轻解下那帕子,迟疑了一会,敛了笑容道:“今夜不行,我要去赤珠那里。”

    我心头涌起一阵浓烈的酸意,连连眨了好几下眼睛。突然却又清醒过来,赤珠是他的侧妃,又这样美貌。他去了扶余这么久,怎会不思念她?

    我一声不响地从桌上爬下来:“那我先退下了。”他揽一揽我的腰:“你不高兴了?”我扭开脸,努力让声音更轻松:“没有,我贤惠着呢!”见他凝视我,便使劲推他:“快些去罢!我也乏了,要先回去了。”说罢给他行了个礼,便往帐外走去。

    快走出帐外时他突然叫我:“真真!”我立刻回头:“恩?”他立在原处没有动,轻轻地说:“我在朝中还须依仗右相。上京与临潢也还要借述律家之力……”我没有说话。他停了停,才道:“你是不明白的……去罢!”

    我便独自走出了军帐。

    春日的天福城晚上极是寒冷。风吹动我鹅黄色的外裳,带起一阵冰冷直达心底。走着走着,我站住了。因为我突然发现,脚尖前坠下了一点小小的水滴,洇开在泥地上,化成一滩潮湿的痕迹。那竟是……我的泪!

    我其实从不知道父皇宫里那些女人们的心情,甚至也并不了解母后的心情。女子们不择手段地争风吃醋到底是为了那个男子,还是为了男人手中的权势?又或者,只是为了自己?

    那么,我落下的这滴泪,又是为了什么呢?从那日萧史识破我的公主身份到今日,并没有多少日子,我的心境却已发生了这样大的变化。江山社稷,家国天下,恩怨情仇,都成了我心中淡淡的影子。

    我变成了一个望幸的女人,也许,还将要变成一个哀怨的女人。

    月色苍茫,徒然地拉长我的影子。独立月下,我风化成石。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