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燕国公主  第四十六章 失欢(上1)

章节字数:2974  更新时间:09-12-08 19: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东丹的夜晚这样寒冷,她却只穿了单薄的寝衣,光着脚,披散着满头的长发。她的面容本是极艳,此刻却变得惨白,连嘴唇都失去了颜色。她孤零零地在漆黑的夜里不知跪了多久,身子一动也不动,像一朵开在深夜的雪白的昙花,摇摇欲坠。

    耶律楚本想来拉住我,看见述律赤珠的瞬间,却生生停住了手,步子带着迟疑和沉重走到她面前:“赤珠,你这是做什么?快些起来!”又向她身后不远处的侍从们怒道:“你们是怎么当差的,让律妃在这里跪着!”

    述律赤珠深深地伏下身去:“不要怪罪他们!是我定要跪着的。赤珠忤逆大汗,罪该万死。我被禁足宫中,日夜想着以死谢罪,只是想能再见大汗一面。今日完了心愿,我死也甘心了……”

    耶律楚用力拉起她道:“我何尝要你去死?你是多心了!我早已不怪罪你,快回宫里去罢!看你都快冻僵了……”

    赤珠却无力地摇摇头,脸上滑下两道清亮的泪痕:“……我夜夜盼着,只盼着能见一见大汗。我夜夜等着,看着灯油一点点燃尽,心也像被烧成了灰。我夜夜望着,望着天色黑了又明。大汗,你怎会知道从天亮等到天黑,又从天黑等到天亮的滋味?……”

    她的声音那般凄楚,连我都有些被打动。这个女子,她是真心爱着耶律楚的罢,她也只不过,是个可怜的伤心人。

    耶律楚站着没有动。夜风又起,扑打在帐上呜呜地响,似女子低低的啼哭。阵阵寒意使他惊觉,忙脱下身上的裘衣,披在赤珠身上,低声安慰道:“是我不好,叫你伤心了。你快些回去罢。等一会我叫巫医来替你看看,别冻出病来。”

    赤珠瞪着耶律楚,突然哇的一声哭了,扑上去紧紧抱着耶律楚的双腿,伤痛哀绝地说道:“大汗你还不明白吗?赤珠心里只有一个大汗,大汗就是我的天。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汗。你若是厌弃赤珠了,我宁愿冻死在这里……”

    耶律楚默然低下头,声音也有些颤抖:“赤珠,你……”手已抚上她的发间。赤珠抬起脸,捉住他的手,紧紧地贴在自己脸侧,她的面容哀戚如暗夜一般。突然发现了他手上的伤:“大汗,这是怎么了?流了这么多血……”

    他们这样深情地对着话。我只默默看着,好似一个不相干的局外人。

    冷不防,赤珠的脸向我转来:“是你罢,是你叫大汗这般伤心!我方才都听见了。你心里既装着别人,求你把大汗还给我。没有他,我便什么都没有了……”

    耶律楚此刻似乎有些走神。他立在那里,深深凝视着我。我木然看向他眼中。他那没有表情的双眼,却生生叫我看出了几分萧索和落寞。

    但是青……已经……家破人亡……

    “还给你。”我轻轻地说,转身投进了黑夜。

    高耸的宫墙里,我四处乱走。然而走来走去,都是高耸的宫墙。

    天空乌黑,没有月光,也没有星辰。走到树丛边,我对树丛说:“……你们可知道,他会有多伤心……”走到池水边,我对池水说:“……竟是我害了他……”走到高墙下,我对高墙说:“……早知是这般结局,当初就该一同远走高飞……”

    多渴望有人能给我回答,然而四周死一般的寂静,树丛、池水、高墙都不理睬我。

    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发现自己竟走到了天福宫中的佛堂前。契丹人信青牛白马为其始祖的传说,堂中供奉的是青牛神与白马神。我像渴极的人见到了大海,几步扑进了庙堂。

    青牛神面带微笑,白马神姿态端庄。任我怎样苦苦诉说,他们始终冷眼旁观着,一言不发……

    连神佛也这般势利么……

    我怒不可遏,大声嚷道:“你们是什么神佛,只知受人香火,却不知道睁开眼,看看这人世间,为何有这样多的痛苦……”

    双神仍是那般安详。

    我再恳求他们道:“睁开眼罢,我到底该怎么办?为什么不回答,我命令你们回答我……”

    四周却只有我自己绝望的回响。

    顷刻间我失去了理智。近身有数支烛台。我取过便向神佛身上掷去,一边狠狠地骂道:“你们不配高居庙堂。你们只知道粉饰太平,却不顾人间的疾苦。你们迟早有一天要被推倒,要被践踏,要被永远地遗忘……”

    黑夜中我疯了似地砸弄佛像,阵阵巨响引来了宫女侍卫……

    “夫人!夫人!快住手,神灵是万万不可亵渎的呀!”到后来,竟连阿君也赶来了。

    我对着她愣愣地笑:“阿君,我告诉你,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惟有从自己家里先自杀自灭起来,才能彻底灭亡!”

    阿君悲悯而诧异地看着我:“夫人……你在说什么?你今日是怎么了?”

    是啊,在这异族的土地上,有谁能听懂我撕裂肝肠的预言?

    我像行尸走肉一般回到妃离宫,从这个夜晚起彻底一蹶不振。想要联系萧史,他又因事出宫去了。每一日,我睁着眼从天黑到天明,又昏昏沉沉从天明到天黑。我很怕夜晚闭上眼睛,因为只要一睡着,就会梦见裴丞相一家的惨状。我几乎可以清楚地预见,不久就能听见弟弟景昊的死讯或者废诏。等泪已流干,剩下的只有深深的疲惫。我实在太累了,连呼吸都成为一种困难。

    这精心装饰的妃离宫,这染满血腥的妃离宫,这错付真心的妃离宫,不过是一座冰冷的囚笼。我躺在床上,木然地瞪着床顶。

    外间有轻轻的说话声,是阿君和阿碧。我不想听,细小的声音却仍断断续续地落进耳中。

    “……还睡着?……”

    “……恩,也不知那日发生了什么事,回来就不对了……”

    “……听说大汗前几夜都宿在律妃那里,昨夜点的是大宛进献的美女侍寝……”

    我向床里侧翻了个身,捂住头。

    “……那不是同从前一个样了?……”

    “……听说吵得很凶……只怕这妃离宫,都不会再来了……”

    “……你好好劝劝夫人……她这气性……”

    外间的两个人没完没了地讨论着,猜测着。我猛地坐起身子,下了床,走了出去。

    两人没想到我突然起来,都吃了一惊。

    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见到她们吃惊的样子,也有些尴尬,便随口说道:“……我去骑会马,你们……不要跟来……”

    我许久不骑步影了。然它见了我,还是一样的亲密。我把带给它的糖放在手里。它舔食着,舌头把我手心弄得极痒。我牵着步影出了马厩,骑着它在天福宫后的大片空地上漫无目的地走着。

    这是耶律楚与我同去微服游荡时送给我的马。我俯下身子抱住步影的脖子,大颗的泪珠把它的鬃毛溽湿。“步影,”我说道,“我多想和你一样是一匹马,可以任意地驰骋。或者身为七尺男儿,可以仗剑行走天涯,可以与仇人痛快地决斗一场,或战死沙场,马革裹尸……然而我却只能在这深深的宫墙里,等到心碎,等到身死。”

    步影默默地听着,听着我把心事全都告诉它。

    耶律楚再也没有来看我,也没有传唤我,像是彻底忘记了我。而我也一天天地越发不爱说话,只同步影一起在马厩后边荒凉的空地上整日溜达。

    这一日我又独自去看步影。它似乎已变成我唯一的知己。正想将它牵出马厩,却突然听见了女子的笑声,那般爽朗与欢畅——是述律赤珠!

    我生怕被她看见又生事端,忙隐到马厩的廊板后面。板上有条细长的裂缝。透过缝隙,我看见了两个并排而行的人。

    他们都身穿高贵的紫色。耶律楚穿的是墨紫的貂裘长氅,而述律赤珠穿的是绛紫色的络纹长裙,胸前垂着缨珞。他们都身材高挑,眉目俊秀,皮肤带着阳光的色泽。他们都散发契丹民族野性飞扬的气质。

    述律赤珠的手亲密地挽在耶律楚的臂上。两人越走越近,近得可以听见他们轻轻地以契丹语交谈着。而同我在一起的时候,耶律楚为了顾着我契丹话说得不太好,常常是说汉话的。

    耶律楚正偏过头,问着述律赤珠:“……上京那边没有什么动静罢……”

    述律赤珠含笑瞅着他:“大汗现在方想起来问我了么?你放心,舅父一直叫人盯着。”

    耶律楚点点头道:“多亏你舅父了。我很不放心那边……如今黑鹰军虽在东丹,我本部人马却还都留在临潢……母后她也在……”

    述律赤珠稳一稳他的手臂:“……那一位怕是更不放心呢……”

    他们这样地谈论着的事,耶律楚从没有和我说过。我突然觉得,他们其实才是合衬的一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