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燕国公主  第四十七章 失欢(上2)

章节字数:3113  更新时间:09-12-08 19: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走到马厩里,耶律楚自去看他的绝影,却回头突然看见了步影,瞅着它有些发愣。述律赤珠顺着他的眼神看去,笑容也有些勉强:“这是你那汉人侍妾的马罢!你睹马思人,不如今夜去看看她?”

    耶律楚没有说话,只盯着步影,眼底染上了一丝忧郁。

    述律赤珠背过身,摆了摆手:“不过,只怕她身子服侍了大汗,心里头却还想着别人。”

    耶律楚撤回目光,又恢复了淡淡的神色。

    述律赤珠软糯的笑颜中暗藏着机锋:“我也真有些好奇。什么样的人能叫她这么死心踏地,竟连大汗这样的人物也不放在心上。你如此宠爱她,她倒一些儿也不领情。那日她肆意顶撞大汗,如今却毫无悔意,也不来认错。大汗你可也真能容人。”

    耶律楚手抚着绝影的鼻头,低沉道:“……她的性子……的确是太过倔强……怪我宠坏她了……”又看着述律赤珠道,“她若有你一半的忠心和情意待我,也就好了……”

    述律赤珠走到他身后,从背后抱住耶律楚的腰,把脸贴在他背上,柔声说道:“我的忠心和情意,只对大汗一个人。只要大汗知道我的心,只要大汗把给其他女人的情分一丁点儿给赤珠,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耶律楚脸上现出不忍之色,伸手握住了述律赤珠抱着他的双手:“赤珠……我确是……太过冷落你了……”

    述律赤珠忽然巧笑嫣然:“那么大汗打算如何补救呢?”

    耶律楚转过身来揽住她的肩头,勾起嘴角的笑意:“今晚补救如何?”

    述律赤珠扭过头嗔怪地瞪了他一眼:“天福的女子们个个等着大汗补救呢?你可补救得过来?”

    耶律楚含笑调弄她:“她们哪有赤珠这样的好处……”

    述律赤珠的笑声从丰满的双唇中流出,像银铃般响起,一甩身已跑出了马厩:“大汗好坏,竟这样欺负我!我要回宫里去了……”跑出几步却又回过身来,浮起一个千娇百媚的笑容,眼中火辣辣的热情带动令人心跳的韵致撩拨着男人的情绪。耶律楚没有一丝迟疑,快步跟了上去……

    等他们去了很久,我还无法从廊板后面站起来,只觉得双腿颤巍巍的,像承受不起身体的重量。而马厩里四周的栏壁似乎都向我挤过来,要把我挤得粉碎。我伸手抱住自己的头,把双眼藏在黑暗里。

    数声长鸣惊醒我,是头顶飞过天际的大雁。我徒然向天空伸出手去——雁儿呵,你南去北来,曾聆听过昭君马上悲凉的琴声,曾带回苏武不屈的意志……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何时我才能拥有如你一般的双翼,离开这充满屈辱的异族宫廷,一直飞到天地尽头……

    此时,我很想骑着步影去尽情驰骋一番,便跨上它在空地上奔跑起来,一直跑到墙根无法再跑一步才停下来。这步影本是匹日行千里的神驹,却只能在宫墙里绕着圈圈。连它也很是不尽兴,仰起头来嘶鸣着……

    我抚摸它的脖子,轻轻安慰说:“我何尝不想挣脱这牢笼?可是你看,宫门是锁着的,我们跑不出去……”

    等等!我的双眼猛然间被宫门牢牢吸引。巨大的意外使我无法相信——

    马厩后边的那道宫门,那道日日紧锁并有人把守的宫门,那道隔开了外面整个世界的宫门,竟开了一道缝隙!

    是疏失?还是……

    一个念头闪电般地掠过我的头脑,这不正是我等候已久的机会?也许还是唯一的机会!耶律楚已去了述律赤珠宫里。他甜蜜欢情的时候一定不会想起我。而步影的脚力这般好,等闲侍卫的快马根本不是它的对手!等耶律楚知道的时候,我已经跑出很远了……

    是的,我要回大周去!即使不能成功,为了青,为了弟弟,也必须试试!只要踏上大周的疆土,我便可以告诉所有人,我是燕国公主,我并没有死!也许能为裴丞相洗雪沉冤,也许还看青和弟弟最后一眼……

    我的脑中一刹那灌满疯狂的念头。来不及细想,我牵动缰绳使步影对准那扇宫门,一个箭步便冲了出去。

    跑出门去是宫外窄长的曲径。步影的飞蹄溅起茫茫的灰尘。不过一会儿,宫墙已经远得看不见。我俯下身子,按捺住越来越快的心跳,催促步影跑得更快,直到我发现曲径的尽头,竟然——

    还有一道宫门!宫门下影影绰绰有几个兵士或站或坐。该怎么办?退回去就丧失了机会!

    咬住下唇,我夹紧双腿,马儿一跃,已飞腾上去。待兵士们发现我与步影时,我已冲到他们面前不远处。

    “快闪开,狗奴才!宫中太无趣了,我要出去逛逛!”我摆出盛气凌人的架势,挺起胸,对几个士兵嚷道。

    数人迅疾立起身来,刷地拔出腰间佩刀,还有几支弓箭对着我。当先一汉子叫道:“什么人?”

    我勒住缰绳,白他一眼,怒气冲冲道:“连我都不认识么?真是瞎了你的狗眼!”

    旁边一兵士定神看了看我,忽然像想起了什么,对那拦住我的汉子道:“她……她像是上回大汗平叛时带在身边的夫人……”

    那汉子听了,炯炯的双目扫过我身上的装束,又盯着步影端详了一番,才行了一个礼道:“大汗有令,没有大汗的令牌,任谁也不能出去!”

    “哼!”我对着他冷笑一声,“我的命令就是大汗的命令!我就是大汗的令牌!你拦着我的马,是不想活了吗?再敢拦着我,扫我的兴,我回过大汗,要了你的狗命!”

    他不动,只更恭顺地低下头:“军令如山,还请夫人不要为难!”

    我的目光傲慢地巡视着其他几个兵士:“你们也要拦着吗?”

    数人不作声,却也没有上前来拦我的意思。

    好极!说时迟,那时快,我飞起马鞭便照这汉子脸上狠狠甩去:“滚远点!”又一甩鞭,已冲过他身前。“夫人!”数人惊恐地叫道,待上来拉住步影,“夫人!别走!不行,快回来!”

    我手里紧紧地扭着缰绳。步影猛地朝旁边一纵,已躲过数人。几个守将措不及防,挥舞着手中弓箭,却没有人敢真的伤我。我放松了缰绳,然后用缰绳的末端狠狠地一抽马后臀,步影箭一样地朝宫外冲去。

    “快去禀报大汗!”有人大喊道。

    可是步影已经扬起一片灰尘冲出了天福宫。我回头一望,几名穿黑甲的士兵正翻身上马。还有数人正奔向宫中方向……我一抽马鞭,马儿已甩开大步,向着自由狂奔而去……

    天福城三面都是城墙。我纵逃出宫墙,也决斗不过城门守将。只有宫外那条我曾日日洗衣的冰冷长河,才是唯一可能的出路。长河两边都是大片荒凉的丛林。如果不过河,沿着河边一直向东跑,应该是回纥的方向。而渡过河一直向南,最终应该能到达大周地界。上次我曾沿着长河边逃跑,最终还是被猎犬扑倒。但今天,我有步影!

    “去罢!”我叫道,指引步影奔向了长河,决心渡过河去。

    此时已是春末,山间冰雪融化,水流比冬日时大涨。虽不如忽伦河那般惊涛骇浪,却也是急流奔突,深浅难测,堆起万顷琉璃。河中还有旋涡阵阵,煞是凶险。

    最可怕的是,我不识水性!但这也挡不住我要回到大周的决心!

    抽出腰间长带,我把自己紧紧缚在马背上。马鞭用力咬在嘴里,双手抓住步影脖上鬃毛,喝令它:“好马儿,我们过河去。”

    步影大步冲到河边,面对着阵阵急流,却突然左右摆晃马头,双足不肯前行!

    这如何行!再犹豫片刻,追兵就到了!毫不迟疑,我毅然拔下头上尖簪,狠狠地向马臀戳去——

    一声悲鸣,马身猛地一颤,向前一扑,已投进河中,溅起巨大的水花……

    彻骨的寒冷,巨大的冲力。水流阵阵漫过我的头顶,恐惧而无助的感觉……马身突然变轻浮了,一脚一脚都踏不到地……像浑身埋进雪堆,鼻子口中全无法透气,一张嘴便涌进水来……

    我尽力仰起脸,在浪与浪的间隙,猛烈地呼吸……胸口快要暴裂了……

    猛然间一个巨大的旋浪,我与步影已卷了进去。它奋力向前,刚游动数步又被水流冲下……

    “向前啊!”我声嘶力竭地大喊,又被浪流吞没……

    待它终于爬上长河对岸时,我们全都筋疲力尽,几乎瘫软下来。好半天我才吃力地仰起头,浑身都湿透了,长发、长裙,全都湿湿地滴着水。绑在步影身上的长带已经湿透,费了很大劲才解开。虽已经春末,可是东丹寒凉的冷风还是叫我浑身颤抖……伏在马背上,我觉得自己就快要昏过去,再不能前进一步……

    不知为何,我突然惊醒过来,感觉不对。抬起沉重的身体回望长河那边——湍急的浪流对岸,一骑黑马如闪电般越驰越近,扬起暴烈而愤怒的灰尘,弥漫在天地之间……

    是绝影!来得如此之快!

    不知为什么,眼中已盈满了泪。

    迅疾转头,我拼命拉紧缰绳,振声一呼,步影已钻进了茫茫的丛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